第一卷■【时家】■ 第四章 初试身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野火烧 书名:元婴剑
    此次比武分两个阶段:循环赛、决赛。weNxUemi。Com

    比武场上靠近时震天等人所在看台的地方,划出了一个直径两丈的圈,交战双方在圈内打斗,首先出圈者判负,对方获胜,一刻钟胜负不分判和。

    循环赛中,与每个对手交战三局,胜一局积四分,和一局积一分,负不得分。这样每人需战九局,最高可得三十六分。胜局比和局高三分,是鼓励他们争胜而不是保和——时家对子孙弱强食的教育,在最终比赛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时寒循环赛的对手依次是雪寒、冬寒、霜寒。

    首先对战的是时寒和雪寒……

    演武洞十几丈之上的地表,白雪皑皑,渐渐升高的太阳洒下不甚强烈的光芒,厚厚的积雪直到回大地才会渐渐消融。

    此时,养生洞中,老仆人福伯早已收拾完餐桌把洞内陈设仔仔细细打扫完毕,正在自己卧室的铺上盘膝打坐。

    突然,福伯耳朵一动睁开了眼睛,眼中出一丝警惕的目光,因为他听见大厅里有脚步声。

    这让福伯十分惊讶,因为以他的听力,养生洞外十丈之内麻雀呼扇翅膀都能听得见,可这脚步声却突然在大厅内出现,根本没听见来人是怎么进来的!好像这位不速之客原本就在大厅里,只是现在才走动,让福伯故意听见他的存在。

    福伯抬头向门框上的镜子望去——这面镜子是养生洞内专门的设置,可以通过反看清大厅内的景物。

    福伯一看之下,目瞪口呆,立即从上跳下来,跑向大厅。

    大厅之中,时未央静静地坐在中间的座椅上。

    福伯跑过来,“扑通”跪在时未央前,恭声道:“老爷!”

    时未央起扶起福伯,笑道:“阿福,你不必多礼!先说说最近一年来的况吧。”

    “是,老爷!”福伯起恭立一侧,道:“五少爷为人精明,基地上下井然有条,死士训练一刻不曾放松,当年的五百死士经过十年弱强食的淘汰,时至现在,还剩一百零八名……”

    时未央食指在座椅的扶手上轻轻叩击,不时的微微点头,当他听到“寒”字的时候眼睛一亮,却听福伯道:“四位孙少爷中,霜寒今年夏天最先打通十二条正经,雪寒、冬寒紧随其后,立冬之前也打通了十二正经,内功修为都达到四层境界,是三流顶级的内功高手。”

    福伯顿了顿,见时未央微笑点头,继续道;“霜寒天资聪颖心思机敏,实力应该最高;雪寒生木讷修炼刻苦,实力略微次之;冬寒顽皮修炼稍懒,实力应该不及雪寒;至于时寒……”

    福伯皱起眉头,偷偷瞥了时未央一眼,见时未央投来平淡的目光,于是吸了口气,继续道:“时寒修的是外功,异常刻苦,又因为自气感超强,体强度应该相当于四层金钟罩,远超过另外三位孙少爷,再加上他心思灵动缜密,外功招数往往有独到之处,应该有实力和霜寒一搏!”

    时未央孙心切,脸上不自主的流露出一丝欣慰。

    福伯暗松一口气,继续说道:“总之,四位孙少爷的实力虽稍有差距,但差距甚微,倘若全力相战,胜负难测……”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福伯才将基地的近况巨细无遗的向时未央汇报完毕。

    时未央豁然起,道:“阿福你辛苦了,培元丹又专门给你捎来了几颗。”说着,时未央递给福伯一个精致的小瓷瓶。

    福伯连忙双手接过瓷瓶,眼里满是感激,连声道谢。

    时未央拂袖笑道:“不必多礼,来,让我看看你的修为到了什么境界!”

    说着,时未央伸出食指点在了福伯的天灵**上,而福伯一动不动。

    这天灵**是人的灵根所在,更是人体第一大要害,暴露与人相当于把命交出。福伯一动不动任由时未央点中天灵**,要么是对时未央绝对信任,要么是实力悬殊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一丝真气从时未央的指尖缓缓流出,如一缕轻烟不动声色的流入了福伯的经脉,先流过了十二正经,又转入跷、阳跷、维、阳维四脉,最后流过任脉回归丹田,盘旋少许,又从丹田出发流入督脉,真气从督脉流回丹田气海之后,再也找不到没有流经的经脉,于是沿上行经脉返回天灵**,而后散出体表,被时未央吸回指尖。

    时未央收回悬在福伯头顶的右手,平淡的说道:“只剩下冲脉还没打通,现在是十一层‘阳周天’境界,很好!你不必急躁,培元丹给你充足的供应,你有大把的时间,必须打通冲脉进入‘小周天’,你知道吗?”

    “不必急躁!”时未央意味深长的望了阿福一眼,再次叮嘱道。

    福伯深深地点了点头。

    时未央衣袖一扬,向洞外走去,边走边问:“他们进去多久了?”

    福伯面对时未央的背影,恭敬地答道“约莫一个时辰!”

    时未央点了点头,人影已经从洞口消失。

    时未央走出养生洞,悠闲地绕着这座山头转了个大圈,来到后山山脚下。这里是一面绝壁,绝壁底端遍布一道道裂缝。

    时未央走入其中一条裂缝。这条裂缝外表看起来不深,但里头却别有通天——原来这条裂缝曲曲折折的钻入地下,和演武洞相通!

    时未央顺着裂缝通道来到演武洞中一个秘密的角落,一眼就看见,时寒和雪寒正盘膝坐在远离比武场的地方,显然已经比武结束,正在打坐调息。

    比武场中,霜寒和冬寒正斗得火朝天,看台上时震天等人不住的微笑赞许。

    时未央可没空看这些,时寒和雪寒都在打坐调息,说明他俩斗了个两败俱伤!于是向时寒投去了关切的目光,然而转念一想,看台上时震天等人悠闲自得的观看霜寒和冬寒的比武,连雪寒的爸爸时立天都不向自己的儿子瞅上一眼,说明时寒和雪寒受伤不重,只需自己打坐调息便能恢复,于是放下心来。

    时寒和雪寒到底战绩如何呢?

    等比武结束,震天应该会把今天的战绩总结宣布一下吧?时未央一边想着一边把目光投向了正在激战的霜寒和冬寒。

    冬寒铁拳成锤,每一拳都力道惊人,带起一股虎虎劲风。

    而霜寒以守为攻严阵以待,每一掌都似严霜一般平白无奇,却散发着丝丝寒意。

    时未央看了片刻就知道冬寒全力进攻盈久必亏,霜寒以守为攻已立于不败之地,冬寒必输。

    果然,冬寒向霜寒肋下击出的一拳出现了漏洞,霜寒反应迅速,格开这一拳之后,右臂一翻,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中了冬寒后颈。

    后颈连接头颅与躯干,是人体要害!

    冬寒只来得及低头耸肩,极不雅观的卸去了稍许力道,仍然被余势极大的掌力击中,不闷哼一声,顿时感觉半边子一麻,脚下一个趔趄站立不稳。

    霜寒哪有迟疑?一脚踹在冬寒**上,把他踢出了场外。冬寒嘴唇亲地,摔了个狗啃屎……

    时顶天立即高声宣布:“第三局,霜寒胜!”

    时震天微微点了点头,对自己的儿子时霜寒颇为满意。时正天却立即老脸一黑,也不顾冬寒还没从地上爬起,就气恼的叫道:“没用的东西,就知道摔狗啃屎,你以后就吃屎吧!”

    冬寒此时半的麻痹症状还没消退,勉强站起,一边费力拍打上的尘土,一边哼唧道:“吃屎?我脖子都要断了,屎都没得吃!”

    霜寒闻言,连忙走近冬寒,一手扶住他一手帮他拍打上的尘土,还帮他扯了扯皱皴的衣角,嘴上赔笑道:“九弟莫怪,八哥一时失手,现在还疼吗?”

    其实霜寒心里明白,能不疼吗?要不是自己下手还算有分寸,那电光石火之际猝发出这一掌,非砍断冬寒脖子上几根筋不可。

    冬寒也知道霜寒已经手下留,脸上一阵臊红,推开霜寒的手自己直了板,说:“没事!”

    时未央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心想,看来霜寒确实技高一筹,力道收放自如,反观时寒和雪寒就稍逊了些,竟然斗得两败俱伤!

    此时,时震天从看台上站起了,朝着时寒和雪寒说:“雪寒时寒,你们也恢复的差不多了,都过来吧!现在总结一下今天的比赛!”

    时寒和雪寒闻言,稍作调息站了起来,来到看台前,和霜寒冬寒站在一起。

    时震天朗声说道:“今天,你们的表现都很不错,看到你们的进步,我们很欣慰!当父亲的在你们上倾注的心血,没有白费!不过,你们还得继续努力,你们四个之间,通过今天的比试,差距也显现了出来!”

    时震天顿了顿,说:“霜寒三局全胜,对应的,冬寒三局全败;雪寒三局两胜一平,对应的,时寒两败一平。”

    霜寒十二分、雪寒九分,时寒一分,冬寒零分。

    时寒此时,感觉大伯所说的每一个字,都像一块大石,把自己的心压向冰窟,他不咬紧了牙……

    在角落里**的时未央听到这个成绩,脸色也是变幻不定。

    “你们要胜不骄、败不馁!回去好好调整,准备好明天的比试!明天霜寒对雪寒,冬寒对时寒。”时震天说完,望了望边的诸位兄弟。

    时顶天看出眼色,立即起对时寒他们说道:“好了,大伯的话你们要牢记在心!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叔伯们还有要事!”

    时寒他们知道父辈们还要视察基地,于是也不多话,都作揖领诺,沿着垂直山洞的锁链爬回了养生洞。

    还有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一定要好好调整!时寒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说。

    ******觉得还行,请收藏+推荐,这是对野火最大的支持啊!************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元婴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