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寻战机 佑清昌平会八路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朱太林00 书名:新郧山一兵
    二十四、寻战机佑清昌平会八路

    诗曰:

    政见不同难苟合,几曾合作暗悬隔。

    争天夺地再翻脸,戮弟屠兄又历戈。

    黑夜红星正闪烁,青天白不协和。

    重开内战事难定,枪炮悲妻互诈讹。

    上回说到一九四五年农历腊月上旬的一天,62团全团出击,乘车直奔西山,寻找八路军作战。经过了解,在安家庄和大台子庄,**的两个步兵营同时被消灭。团长李佑清部署道:“高营长,命令你营去安家庄,另外,从2营抽调一个步兵连配属给你,归你指挥。3营和2营余部去包围大台子庄。务必消灭这两股八路。”

    高楼珍命我的一重机跟着他,着去占领安家庄南面制高点,把守主要路口。其余机枪配属各步兵连分别绕道去包围安家庄的东西北三面。

    围困两天后,不见八路军动静。高楼珍不知咋办。正着急,祝庆桢跑来见高楼珍道:“营长,咋办?我们不如攻进庄去。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也不知3营他们怎么样了。”

    高楼珍道:“攻进去?不行。我们不明里面的况,弄不好,会遭八路的埋伏。一旦打起来,会伤及老百姓。退,没有命令,不能退。真是进也不能退亦难啦。”

    祝庆桢想了想道:“营长,既然八路军化装成老百姓迷惑了**,我们何不能也化装成老百姓进庄去侦察,如果遇到八路军,就说我们是老百姓。如果遇到老百姓,就说我们是八路军。你看行不?”

    高楼珍赞同道:“嗯,我看可以。你去安排。不过要叫他们小心。”

    晚上,月明风清。石富庭带领两名士兵脱掉军装,换上便衣,头戴礼帽,腰间藏着手枪,偷偷摸进庄去。庄内静悄悄的,百姓们家家都关着门,不见一点光亮。石富庭摸到一家门前,仔细听听,屋里好象有动静。他轻轻敲门,半晌,屋里有人问道:“谁?”

    石富庭悄声回答:“是我,老乡,八路军,自己人,快开门。”

    门半开,石富庭急,一脚踏进门里,一把抓住老乡的衣领,掏出手枪,指着老乡的脑门厉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不?告诉我,八路军哪去了?有多少人?”

    老乡答:“不,不知道,我们不知道。”

    石富庭进一步问:“说实话,不说实话,老子一枪崩了你。”

    老乡吓得直哆嗦,结结巴巴地说:“八,八路军早就走了。”

    “到哪儿去了?”石富庭问。

    “到八达岭去了。”老乡答。

    得到了消息,石富庭一步跳出门外,回到连队。高楼珍听了汇报后批评道:“石排长,你不能这样对待老百姓,另外,你暴露了**的行动。”

    石富庭不解地反问道:“暴露了又咋的?难道我们还怕八路不成?”

    高楼珍严肃道:“怕到不存在。问题是你这样做破坏了**和老百姓的关系。人家**,八路军真是会哄老百姓。以后,不能再这样对待老百姓。”

    石富庭道:“我见老乡不说实话,有些着急,不知咋办才好。”

    祝庆桢道:“你应该说你也是八路军,来找自己的队伍。怎么事先教给你的话,都让你给忘了呢?”

    没有上级的命令,62团不能随意行动。便暂驻西山待命。几天后,李宗仁要在皇寺充检阅21师。21师所属各团集结皇寺。腊月十五,21师六千多人接受李宗仁和军长候镜如的检阅。

    候镜如原是21师师长,升任军长后,仍关心着21师的发展。检阅时,他讲道:“我是21师的人。21师是一支装备精良,英勇善战的部队。我希望大家都要精诚团结,英勇作战。共同完成党国交给我的剿共大业。”受阅后第三天,21师离开皇寺。汽车把61团送往顺义县,62团送到昌平县。

    腊月二十三,小年,部队也吃灶饼。当晚是我班罗德顺值班站岗。八点多钟,我正准备休息,罗德顺领着一个人进来道:“班长,这个人要见团长。”

    灯光下,见来人农民打扮,四十岁上下年级。我问:“老乡,有啥事儿?”

    来人道:“我要见你们李团长。我有重要况报告。”

    我领来人去见祝庆桢。祝庆桢让我顺便把那人送到团部。团长李佑清让一名副官接见来人。副官道:“我就是李团长。你有什么事?请讲。”

    那人道:“我是板桥人,板桥来了八路军。”

    副官问道:“有多少人?什么时候到的?”

    那人答:“大约有几百人,是今天中午到的。”

    副官道:“这里离板桥有多远?”

    那人答:“约四十里路程。”

    副官道:“好,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那人笑道:“李团长,给点跑腿费。嘿嘿。”

    副官赏赐了那人后,把况汇报给李佑清。李佑清分析道:“几百人,不过一个营的兵力。很可能是地方武装,打游击,不可轻视。”

    这位半年后投奔了**参加八路军的李佑清打开地图一看,泰然道:“好你个八路军,胆子太大了。我们正找你找不着呢,你竟敢送上门来了。不管你是地方武装还是正规军,你只不过一个营。老子拿两团来围剿你。叫你有来无回。”

    板桥位于昌平县东北角,靠近顺义县。李佑清拨通了驻在顺义县的61团的电话:“我们在板桥地区发现了八路军,我们决定吃掉他。请你们予以配合。请你们于明包抄到板桥北边。切断这股八路北撤的退路。还可以阻击他们北来的援兵。万望配合。”

    61团立即作出部署,于腊月二十四晨,出动两个机枪连,五个步兵连,乘车向板桥北边包抄过来。于当天下午,占领了兴寿至渡河一线的主要地方。

    62团于腊月二十五凌晨五点起,六点出发。1营绕道板桥东边,2营主攻正南,3营绕道板桥西边。

    却说1营,向东北方向前进三十多里后,天已大亮。稍作休息后,高楼珍兵分三路,调头向西北前进二十多里,上午十点许,接近板桥。我的重机配属步兵2连走中路。八路军的哨兵已经发现了我们,立即组织火力向**开火。步2连顿时倒下十多人。

    我迅速占领制高点,选好有利地形架起机枪。双方枪声停。八路军大概不知道自己已被包围了,以为只有东路之敌,不过二百多人。他们没有重机枪,仅凭步枪和轻机枪向步2连冲过来。步2连开枪阻击。八路军见**仅用步枪,胆子更大起来,端着轻机枪向步2连猛扫。步2连连长非常焦急,转冲着我的机枪阵地破着嗓子喊道:“机枪怎么搞的,为什么不开火?”

    我立即命手刘明安:“打,快打!”

    刘明安瞄着八路军扫起来。军中有俗话,叫“百支步枪不敌一重机。”八路军倒下一大片。八路军发现我们有重机时,立即后撤,拐过山咀,避开了我们的线。营长高楼珍也走中路,带着八二炮排跟了上来。他命八二炮开炮。一发发炮弹飞过山那边,在八路军的阵地上爆炸。八路军伤亡惨重。

    却说2营、3营也正分别从南边和西边包围过来与八路军交上了火,八路军节节败退,方知自己被包围了。便迅速向北退去。

    团长李佑清赶到,命令全团分三路勇猛向北追击。

    八路军没有想到,北边有61团的两个营在等着他们。受到阻击,中午时分,集结在西市和上苑之间。已处在**南北两面强大火力的夹击之中。经过不足一个小时的激战,八路军伤亡大半,指挥官阵亡。活着的人包括伤兵在内不足百人,全部被俘。

    从被俀的人员和下午打扫战场时,八路军的尸体发现,八路军仍穿着单薄而破旧的军衣。很多人还穿着草鞋。

    李佑清命把八路军俘虏全部集中起来。他指着一位象是干部模样的人道:“你们闹腾啥子?你们**算什么东西?本人侵略中国时,老百姓受尽了罪,吃尽了苦。现在赶走了本人,老百姓刚刚过上平安的生活,你们又开始闹。还怕老百姓不够苦吗?好了,不说老百姓。就说你们自己,看看你们一个个,这寒冬腊月,数九寒天,穿的啥?冷不冷?苦不苦?吃的啥?饿不饿?看你们瘦的象个蚂蚱。一个个脖子没有一个茶杯儿粗,连自己的脑壳都撑不住,还要为**卖命。怎么能打胜仗呢?

    俘虏们冻得直打哆嗦,有的站着,有的蹲在地上。谁也不说话。

    李佑清停了片刻又问道:“哦,还不知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说说,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总头目是谁?”

    一名俘虏答:“我们是华北部队的,我们的领导是聂荣瑧,聂司令。”

    李佑清傲慢地骂道:“什么聂司令,老子早晚要捍死他。我劝你们不要再为他们送死了。**没有出路,早晚要灭亡的。我劝你们参加**。告诉你们,我是**21师62团团长李佑清。现在我宣布,愿意参加**的,站到我的右边来。不愿意的,站到我的左边来。快要过年了,我不枪毙你们,送你们回家过年。过了年,就好好在家种田。总之,不要再跟着**干了。”

    俘虏们他望他,他看他。忽有一人道:“我愿意参加**。”说着话,他大步走到李佑清的右边。他叫曹士城,穿着两件单衣,破草鞋。由于他的带动,一下子站过来五十多人。剩下的站到了李佑清的左边。李佑清说话算数,真的把他们放走了。

    没想到这些俘虏中有人又参加了八路军。向他的上级汇报了李佑清的部队番号,姓名和职务。使李佑清提前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李佑清对愿意参加**的俘虏进行了分编。分编到1营的俘虏当中有一个十八岁的小青年,长得英俊,帅气,又机灵,被营长高楼珍看中,想让这个年轻人给自己当勤务兵。让原来的勤务兵去步兵2连当班长。由于步2连在此次战斗中阵亡了二十多人。

    却说那名小青年,名子叫肖正东。他很愿意给营长当勤务兵。大家都不叫他名子,都叫他肖八路。后来,都拿他开玩笑,叫他小八路。开始时,他很不好意思,子久了也就习惯了人们这样叫他。一直叫到和平解放,参加了解放军。

    那第一个愿意参加**的曹士成分到了我的班里。曹十成在八路军时,没有受过正规训练,平时不整洁,就连被子也不会叠。人却很忠实。我当班长,经常帮他叠被子,打被包。

    再说分编完了俘虏,吃过午饭,天色已近黄昏。高楼珍接到李佑清命令:“1营毋须返昌平,向东找地方宿营。若遇共军,立即报告。”

    正要出发,祝庆桢把我叫去问道:“朱世学,步2连连长在营长那里告你状,说八路军在向他们进攻时,你迟迟不开火,才使2连这次阵亡二十多人。是这样吗?为什么?”

    我解释道:“连长,步2连的人阵亡,我没有责任。八路军是分两起进行的。第一起,步2边在明处,八路军在暗外,八路军突然开火,2连没防备,一下子就倒下十多人。我当时在后边,听到枪响,就立即寻找制高点。第二起,八路军进攻时,我刚架起机枪。再说,机枪配属步兵连,受步兵连长的指挥。没有连长的命令,我也不能随便开火。当然,当时况很紧,步2连连长一吼叫,我就立即开火,打退了八路。要说责任,我有一点责任,只是慢了一点。”

    祝庆桢点点头。

    却说我们向东行军二十多里,天已经黑了好一会了。找了一个村子,准备在村子里宿营。高楼珍命令:“各连,无论是以排,还是以班为单位宿营,务必要注意加强警戒,不可大意。更不能欺负百姓。”

    天,又黑又冷,北风呼呼地刮着。大家冷得直打牙壳。很多人蹲在老百姓的屋檐下。我命人把机枪架到屋外场边,拉上子弹带。防止夜间八路军来偷袭。我坐在机枪旁边的子弹箱上休息。手刘明安坐在我旁边的另一个子弹箱上。

    石富庭见有一家屋里亮着灯,走过去问道:“老乡,我们能不能进来?”

    门大开,石富庭招呼道:“大家都到屋里暖和暖和。”

    大家刚进屋,突然,从另一个门里冲出三个人来。

    知三个什么人,且听下回。

    www.4442.cc 最新电影 ,等你来发现!

重要声明:小说《新郧山一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