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御寇仇国军大捷红花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朱太林00 书名:新郧山一兵
    十一、御寇仇**大捷红花

    临江仙:

    枪炮声声战场惨,几多命匆匆。www.英名闪烁曈曈。今天享国泰,

    往事一重重。

    万里江山多壮丽,人民碧血苍穹。悲歌漫漫贯长虹。齐心驱寇,

    胜利颂英雄。

    上回说到35师离开松江坪,向距松江坪一百多公里的红花前进。由于劳冠英治军甚严,行军宿营,无人敢动老百姓的一草一木。沿途受到老百姓的拥护和称赞。

    那天近午时分,秋阳高照。部队正走得人困马乏,汗水湿透衣服,饥渴难耐。恰在这里,队伍正穿过一片橘园,橘子正熟,黄澄澄的,挂满枝头。人从树旁过,伸手可摘。然而,当三千多又渴又饿的队伍完全走过橘园后,,橘子竟没有损失一个,完好如初。令百姓们无不惊叹,无不称赞。听说有人找着师长,要送给他一筐橘子,劳冠英道:“老乡,我不能收。假若我收了你们的橘子,我怎么教育我的部下。橘子是你们的生活依靠,如果你实在要给,我就照价付钱。那行,把橘子收下,付钱。”

    三天后,部队到达红花

    红花位于长阳以东、宜都以北。东临长江,江对岸是白洋。白洋以北是猇亭。两地间驻着军的一个旅团,原来,军在湖北未能实现继续西进的计划,便改变方向,妄图绕道湘西北、鄂西南,向北发展,包抄重庆。陈兵长江东岸,伺机西渡长江。

    红花靠江边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单面街,名曰柳树街。为抵御军渡江,劳冠英把柳树街的防务交给了105团。许长轩奉命率部来到柳树街布防。各步兵连,各机枪班分段构筑工事,找好架设机枪的位置。根据不同的地形,挖战壕、修掩体。机枪连按班分散,有的把枪架在墙头上;有的枪从窗口伸出;还有的把机枪抬上房子,分段防务。我班分在柳树街北端的一个高土堆上。我们迅速挖好战壕,修好掩体。

    柳树街的守备力量可算得上雄厚。在一千多公尺的防线上,架设重机枪四十;步兵连步枪近千支;和一个8.2炮排三十门。团长许长轩检查防务阵地时,发现炮排过于集中,批评炮排排长道:“你没有打过仗?你糊涂啦?你把炮安放得这么集中。这样,容易引起鬼子注意。假如一发炮弹来,咋得了?赶快给我分散,分派到各步兵连去。”于是,8.2炮被分派到各步兵连。一个排一门。

    却说柳树街的老百姓,家家养狗。街上,满街都是狗。只要有一只狗叫,满街一片狗叫声。真是一犬吠形,百犬吠声。自从部队来到柳树街布防,挖掩体修工事。整条街上的狗叫声没有停过。当晚,就遭到军的炮击。炸坏了一些民房,好在没有人员伤亡。

    许长轩询问街上百姓:“老乡,我们来这儿以前,军炮击过这条街没有?

    老乡答:“据我所知,没有过。”

    许长轩很纳闷,和几个副官议论道:“军的消息怎么这么灵?我们上午到,他们晚上就知道了。用炮火袭击我们。”

    营长高平道:“我看,鬼子是在炮火侦察。看我们这边有啥动静。”

    许长轩道:“不管是什么况,命各阵地多加小心,严密监视江面上的动向,千万不能大意。”

    有位副官猜测道:“难道这边有鬼子的特务?”

    许长轩摆摆手道:“不可能,如果有特务,他会侦察到我们阵地的况,兵力和火力的部署。他开炮就会有目的。或者直指百姓的民房。从鬼子的炮火看,没有目的。完全是在盲目地**。说到特务,我们要防着鬼子这一手。从明起,柳树街上戒严,止百姓通行。两端多加岗哨。”

    第二天上午,许长轩又带着随从在柳树街检查江防,满街的狗又开始狂叫起来。半个小时后,军又开始炮击柳树街。虽然没有打中目标,一发炮弹落在许长轩不远处,炸起的尘土落了许长轩一。他立即意识到了一种可能。他分析道:“原来是这些狗在给军通风报信。一定是军听到了这边的狗犬声,料到这边来了部队,才开始炮击。但不明真相,进行火力侦察,看看这边的反应。我们不要理他,继续监视江面。今天下午,命全街的老百姓打狗。明天,若再听到狗叫声,就连人带狗一起抓起来。”

    于是,他叫来柳树街地方官,说明了原因,宣布了打狗命令。命令传到各家各户。老百姓不敢违抗,家家开始打狗。一连几天,柳树街很安静。军也没有炮击。为了老百姓的安全,百姓们也都奉命全部搬离家园。

    一天,长江东边,江面上汇集了很多船支,除了几艘汽艇外,大部分是木船,大大小小约有上百支。况很快报给许长轩。他火速赶来江边,举起望远镜遥望江面。一边观察一边说:“看来,小鬼子要渡江了。他们正在朝船上搬运武器,还有其它东西。船上怎么还有中国老百姓?不好,他们强迫老百姓为他们划船或为他们作掩护。”他放下望远镜,为难地说:“船上有老百姓,怎么办?打,还是不打?,打,难免要伤自己人。不打,军就会渡过江来。”他又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见汽艇上架有机枪和小炮。他再次放下望远镜道:“汽艇上好象没有中国百姓。”他想了想又道:“我料鬼子在渡江前,必先实施炮击,然后渡江。传令各连,各炮,各机枪阵地,一、命各阵地继续隐蔽好,二、作好战斗准备,战斗很可能就在今天下午或者今晚。三、如果鬼子开始渡江,集中火力先打他的汽艇。小炮、机枪都要瞄准汽艇打。不要打木船,以免伤着自己人”。

    有人道:“团长,那些中国百姓一旦落入鬼子手里,我们打与不打,他们都难逃活命。我们何苦照顾了百姓而放了鬼子。不如一起打。”

    许长轩道:“嗯,有道理。不过,敌人的火力都在汽艇上,还是要先打他的汽艇。木船是鬼子用来运送步兵的。战斗一旦打响,我们就顾不了那多啰。”

    命令传到各阵地,大家都焦急地等待着。一会擦枪,一会挪动一下子弹箱;一会儿看着子弹装好没有。我班里大部士兵只是打过枪,而没有打过仗。有些紧张,害怕。副班长刘立树很沉着。他在作战前动员:“弟兄们,当兵就是要打仗,打鬼子。现在,本鬼子要渡过江来。我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坚决堵住鬼子,不能让鬼子渡过江来。只要他们渡江,我们就把他们打死在江里”说得大家绪高涨起来。

    我补充道:“弟兄们,我们从四川出来,就是为了打鬼子。我们很多人没打过仗,不免有些紧张害怕。我劝弟兄们,不要紧张,不要害怕。要沉着,要冷静。一切听从命令。鬼子有汽艇,有木船。团长命令我们,先打汽艇。要瞄准打。”

    等过一个漫长的下午,鬼子没有动静。

    傍晚,随着夜幕的降临,军开始进攻了。果然不出许长轩所料,军首先对柳树街进行了猛烈的炮击。我命令道:“赶快把机枪抬下去,作好隐蔽。”

    炮弹都落在街上和民房上。**有一些火力点被摧毁。爆炸声震天动地。火光映红了附近的山岗,映红了江面,映红了全体将士的脸庞。

    大家,隐蔽着,等待着。

    炮击终于停了,我们很快抬着机枪进入阵地。借着星光,见江面上黑压压的,敌船已驶过了江心。虽说我教育士兵要趁着冷静,我自己却有些急躁,没等下达命令,就大声喊道:“打!开始打!”

    手彭天胜扣动了扳机,机枪立即怒吼起来。几乎与此同时,许长轩的枪声也响了。他的枪声就是命令,全团上百轻、重机枪、上千支步枪、三十门8.2炮,同时咆哮起来。子弹、炮弹狂风暴雨般飞向敌船。但由于天黑,分不清哪是汽艇,哪是木船,只有一个目标,照着黑影打。

    军遇到火力狙击,汽艇上的机枪也开始扫起来。双方打了好了一阵。突然,一发炮弹在我的机枪旁爆炸,手彭天胜当即昏倒,爬下不动了。另一名手赶忙上去,推开彭天胜,刚扣动板机,一颗子弹飞来,正中头部,当即牺牲。

    连损我两名手,心中悲急交加。我猛扑上去,抓住扶手亲自击。不料,没子弹了。我更加焦急,向后大声吼道:“没子弹了。弹药手,快,快点!”

    负责弹药的副班班长刘立树在后答:“来了。”他亲自换上装得满满的子弹带。然后道:“班长,让我来!”

    也许他考虑到因弹药迟了,担心我会发脾气。说着话,他一把推开我,抓住扶手扫起来。刚打一棱子,头部连中两弹,他爬在扶手上不动了。

    我大声喊道:“刘副班长,兄弟!”喊声悲切。

    刘立树没有答应,他已经阵亡了。正为刘立树替我而死而难过,又立即意识到,我班连续三人中弹,无疑问,敌人已经瞄准了我的机枪。必须调换机枪位置。便命令道:“这里不能再打了,赶快换个位置。”

    大家很快把机枪抬到预备阵地。

    没了手,我只好亲自手握扶手,猛烈地扫起来。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为死去的弟兄报仇,坚决不让敌船靠岸。也不顾船上是否有中国百姓,照着有星火的船支狠劲地打。

    战斗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江上的敌船越来越少了,敌人的枪声越来越稀疏了。

    军没有料到,他们会遇到这么强大火力的阻击。残余船只开始后撤。**停止击,任其退去。

    江面上一片漆黑,柳树街又恢复了往黑夜的宁静。

    许长轩命令道:“各连,各阵地,令人看护尸首。来掩埋。”

    到红花十多天来,为了防御寇偷袭过江,整提心吊胆,没睡过一个好觉。今晚,打退了寇的进攻。我安排好一些事务后,已是时到半夜。我的心放松了很多,正想好好睡上一觉,忽想起班里今晚两死一伤,心里又难过起来,怎么也睡不着。都是活生生的,眨眼间就死了?特别是感念刘立树,要不是他把我推开,那两颗子弹就打进我的脑袋。我今晚命不该死,是刘立树救了我。“刘立树,好兄弟,你是替我死的呀!你用自己的生命救了我一命,救命大恩何以报?只有永远地把你怀念在心。

    次中午,105团召开庆功大会。除安排少数人在江防瞭望外。其余部队以连为单位整齐地坐在黄草地上。九十八名阵亡将士的尸体停放在队列前面。这些尸体中,有连长一名,副连长两名,副排长两名。

    师长劳冠英也来到会场。会议开始,首先,全体起立,脱帽默哀,沉痛悼念阵亡将士。团长许长轩总结了此次战斗况后,师长劳冠英讲话。他讲道:“105团的全体将士们,你们是好样的。你们打退了军的进攻,打了一个胜仗。这是我们35师出川以来的第一个胜仗。也是我们94军自抗战以来的又一大胜仗。你们打出了我军的威风;打出我师的威风;打出了国家的威风。你们是**的榜样。我要把你们的战绩上报军部。嘉奖你们。”

    劳冠英停顿片刻后,又接着讲到:“下面,我向大家通报一个消息,湖南战场,军已经攻占了衡阳。驻守衡阳的中**队和军血战一个多月。战至最后,**外无援兵、内无弹药粮草,士兵无饭吃,就吃野草、喝凉水,很多人拉肚子,染上痢疾,无医药治。就这样,**将士奋力抵抗,消灭了军二万多人。一直战斗到全部壮烈殉国。现在,我命令,全体起立,脱帽,向在红花抵御寇的战斗中阵亡的九十八名将士们默哀!向在衡阳保卫战中牺牲的三千多名中国将士和三千多名老百姓默哀!”

    默哀毕,劳冠英拿出一张通令悼词,痛读道:“衡阳一事,千年万世,吾将永垂不朽。此事件,使我**悲痛,我民众悲痛。继续以我赴革命、抗战守土,乃我**之职责,全国大众之事。通令全党同志共守之。”

    读完,劳冠英继续讲道:“衡阳虽然失守了。但我**也给予寇以沉重打击,打死军二万多人。打出了国威,打出我中华民族誓死不当亡国奴的气节和精神。我35师全体将士也要报定决心,英勇杀敌,为衡阳之阵亡将士复仇,为红花之阵亡将士复仇。坚决彻底消灭寇,直到完成我们伟大光荣之任务。衡阳之阵亡将士将永垂不朽!红花之阵亡将士永垂不朽!”

    劳冠英讲完,一副官带领全团呼口号,他呼一句,全团跟着呼一句:

    “国家至上!民族至上!

    军事第一!胜利第一!

    意志集中!力量集中!

    铲除恶习惯!创造新精神!

    打倒本军阀!把寇赶出中国去!”

    精神感天地,口号震山河。

    最后,劳冠英发布命令:“大家要作好准备,35师要继续向敌占区开拔,去消灭寇。现在我命令,向湖南前进!”

    下午,以连为单位掩埋阵亡弟兄们的遗体。我因感念刘立树的救命之恩,亲自抱起刘立树的遗体,怀着一腔悲痛走向已经挖好的土坑,土坑里铺着他的被子,我轻轻地把他放下,最后看了一眼他苍白的脸,给他盖好,给他掩土。

    刘立树、四川开县人,经常说我是个好人,放了四川的逃兵。昨,他却以一个四川人的份,救了我一命,而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次,35师撤出红花

    知后事,请听下回

重要声明:小说《新郧山一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