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游戏初始 第五百九十七章.释放的情感(下)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算尽天机 书名:宇宙之匙
    “是我刚才唐突了你?”尤子浩伸手抓住了她那一只绷紧得冰凉的纤柔如玉的小手,误以为刚才她坐下的时候,自己看了她那一抹惊艳的美/,让她产生了厌恶。

    因为尤子浩清楚血衣有怎样的灵敏,猜测她肯定察觉了自己投向的那一道目光,所以才会在意不接受自己的礼物。只是,尤子浩猜中了一半,却猜不透她真正心思。

    血衣被尤子浩拉住,停止了离开的脚步,不知为什么被拉住手的一刻,她心中那种烦乱之意渐渐平复了下来。

    “这是我一直渴望的恋?”

    血衣不是从小就如此冷漠,她少女的时候也有怀,只是她有过被亲人遗弃,差点堕落万劫不复的残酷经历,渐渐才有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淡。

    她静静地站在尤子浩面前,这次他的目光不敢乱看了。

    “好吧。我眼睛不该乱看,刚才很抱歉。”尤子浩话锋一转,厚着面皮,解释说道:“不过,我是抱住欣赏目光,不含一丝猥琐,而且你那里感,有真材实料,简直是完美的……”

    “住口!”血衣语气愠怒,但她吹弹破的玉颜上出现一抹羞涩嫣红,淡漠之色然全无。而她那醉人的羞神态,美艳得简直惊心动魄,惹人无限怜。

    只是她没有转,尤子浩错失她流露真实绪的绝美脸庞。

    尤子浩依然牵住血衣的纤柔小手,心中了然她没有甩开手,证明了她不是真的生气,而是脸子抹不开面子而已。

    血衣很快压下芳心的羞臊,泛红双颊也渐渐恢复白皙清美,话语也变回淡淡的道:“你是不是可以放开我的手了?”

    “血衣,你该真正找个人牵住你的手,做你一生的依靠。”尤子浩放开她的手,心中清楚她格冷淡的原因,但她一直不跟人相处,也许只会孤僻渡过生命,她已经没了一个美好青期,如果下半也是孤独的活着,那对她实在太不公平了。尤子浩唯有时不时给她做心理引导,以往有时候跟她通信聊天,其实也是为了化开她心中的一个死结。

    但正是有了一直以来的契机,以及刚才发生的事,彻底打开了血衣的心房。

    她轻轻转过子,淡雅颜白如琼脂,神态平静,眸子冷澈,纤细腰肢微微直立,材修长矫健,体态苗条柔美,仿佛是一朵绝壁上的蔷薇,独立,清冷,出尘。

    “我说过,我是你的。其他人牵不了我的手,也进不了我的心。”

    血衣的声音清脆冷冽,仿若剑鸣,充满了坚定不移的念头。

    “我不是你的理想对象,也没有你所想的好,你也不要为了报答当年的恩,有什么以相许的古怪念头……”尤子浩犹豫了一下,看她毫不动摇的认真神色,不想耽误她的感,只能老实说道:“我已经有三个女人,如果你不介意,我也是不介意的。”

    尤子浩最后的说话,看似很厚脸皮,其实他是以退为进,他看得出血衣有着一种独立冷傲,根本不可能同意与三个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感,所以才说出了这样的话语,好让她打消一直以来的念头。

    而他所说的三个女人,也是没有骗血衣,一个是姚诗惜,一个是木婉素,最后是陈菲菲,三女都是他心中不能舍弃的人。

    可是尤子浩不知道血衣对他的依赖是多么的深,不然血衣不会在他以前的房间,一直居住到现今,一个环境的影响,同样是在加深血衣心中的感,渐渐发酵成生命不能缺少的病态感

    “那好。”血衣清丽如雪的脸上,没有一丝犹豫神色,眼眸变得灵动柔和了起来,仿佛有些东西轻轻地解开了一线。

    反而,尤子浩愣了一下,还以为自己听出错,神经兮兮地问道:“你说的‘好’,该不会你真的不介意吧?”

    “不介意。”血衣眼眸越发水柔,芳心中涌起以往无数渴望的感。

    尤子浩见她神色有了生动变化,以及感受到她上一层封闭保护自己的冰冷外壳,开始渐渐消融,仿佛有着一股醇香柔和的暖意流淌了出来。

    “好似将话说的太满了……”尤子浩感受到额头上,好像布满了汗珠。

    血衣上的冷傲是对别人,她对尤子浩的冷漠,也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

    她本来一个花季少女,在最美好的生命之中,却遭遇了肮脏冰冷的黑暗子与无对待,这是她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而尤子浩在关键时刻救了她的生命,同时改变了她生命的轨迹。因此,尤子浩理所当然成了她,难以忘却的依靠。

    英雄救美是很老土。

    但是,当美女遇上比丧失生命,更加可怕的事发生,就算不是一个高大威猛的英雄,而是一个简单不过的普通人救了她,她也会将这个普通人当作心灵上的依靠,甚至是归宿。

    更何况,血衣活一直活在尤子浩的过去之中,加深了她对尤子浩的感,可以说她是最了解尤子浩过去一切的女子,连青梅竹马的木婉素,已有肌肤之亲的姚诗惜,以及确定了甜蜜关系的陈菲菲,她们三女加起来都不如血衣了解尤子浩的多。

    血衣太在意自己经历的旧事,变相加重意尤子浩在她心里的地位,她如今有时还在发恶梦,每次都撕心裂肺的痛,唯有想起尤子浩,才能得到安抚自己心中的创伤,渐渐她才形成了这一种病态的依恋。

    只是尤子浩对她只有好感,并没有所谓的男女亲密感

    当然这一切都是可以培养。

    “你不想接受?”血衣眼眸冷了下来,散发出来的气场仿佛变得压抑。

    尤子浩心中一跳,有一种感觉,如果现在拒绝她的话,也许她的冷漠变成真正的冰冷,完全封闭了心中一切感,无人能再走进了她的内心世界,甚至是——自己。

    其实,此时此刻血衣在自己的理解之中,她现在是向尤子浩坦白一直以来的感,想知道自己以往的守候是否值得?是否有意义?

    她比任何人都想知道答案……

    “不是接受不接受的问题,而是你觉得值得吗?”尤子浩感到头痛,早知不说这么多话,现在却不得不认真对待,毕竟血衣算是一个心理有问题的病人。

    “我明白了。”血衣一双眸子,犹如藏有两堆深深的冰雪……

    她不是纠缠不清的人,尤子浩的推搪,避而不答,以及他神色上为难,让她心中彻底受伤,渐渐泛起的痛楚,来得前所未有的猛烈。

    “糟糕!”

    尤子浩脸色一变,眼看血衣朝着最坏的方向变化,急之下,顿时顾不了太多,一手拉过她转离开的躯,将她拥进怀里中,搂住她柔韧纤美的细腰,在她一下子未反应过来,低头吻下她两瓣薄薄柔软的红唇,一片湿润的冰凉之感,。

    如此突然的一吻,血衣整个人变得安静下来,眸子的冰冷化成一泓暖水,洋溢出一阵阵如决堤的感之色。

    尤子浩和血衣两眸彼此相对,在她清澈的眼眸,看到了自己的目光,也看到了她散发出来浓厚的感倾诉,仿佛有一瞬间读懂了她眼中那一种、恋非恋的奇怪感,像是自己是她——生命中的影子。

    “原来我的影子已经深深镂刻在你心中,难怪你如此……”

    尤子浩微微用力搂实血衣的躯,深深亲吻下去,轻轻划开她的银牙,吸香甜嫩滑的舌尖,卷去那笨拙的丁香小舌,湿润润地带动缠绵,品尝那淡淡薄荷味道的清凉津/液。

    从这一刻,尤子浩清楚不是自己无法舍弃她,而是她无法舍弃自己,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她整个人生崩溃,二是她重获一个幸福的新生。

    这个控制血衣人生的决定权,就在尤子浩手中。

    双双唇分。

    血衣滴的樱唇,半闭半合,/喘细细,吐气如兰,明月剔透的清冷秀靥浮出胭脂红润,她有着以往没有过的女子羞色,但她神态并没有害羞之色。

    她眸光如水,柔柔软软,仿佛一淡然化成了一种温柔。

    此时,血衣卸去清冷伪装,透出的绝色美貌,如雪纯真别无杂质的神采,看得尤子浩心中一,心中惊赞:“她放在古代,绝对是个倾城美女。”

    忽然,尤子浩想起曾经有过的惊人猜想,那就是血衣游戏上的相貌,是不是已经调至最低程度?

    如果她现在的相貌已经是最低,那她不是变成普通路人相貌,还是如此清美动人,那她现实中的真实相貌,岂不就是一个美绝人寰的祸水级尤物?!

    “我可以来找你吗?”血衣低鸣具有感的磁之声,也是她最为人的地方,而且她现在话语中已经没有了冷淡,有了新的感变化,说话带有感与心意,更让尤子浩心神动。

    “你是说现实中?”尤子浩看着她清润白皙脸颊,双手依然搂在她纤柔的细腰上,如侣般亲密无间。只是她并没有反抱尤子浩的躯,但不代表她不喜欢,没有立刻推开尤子浩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而是她不懂放开自己,只想被尤子浩引导,其实她很喜欢在尤子浩怀中的温暖。

    “可以吗?”血衣神色温婉而安静,一双眼眸却闪烁一种新生纯净的期待光芒,同时也有一种隐藏在里面的担忧,让尤子浩不忍拒绝。

    如今她打开心扉,释放自己的感,子渐渐发生了变化,但这种变化也只是对尤子浩。

    ……

    两人正在谈的时候,灭紫联盟又是另一个光景,他们高层成群结队传送到巨熊镇上,每个人一威风凛凛,傲视千雄的架势,突如来临相谈议和之事。

    灭紫联盟根本没有预先通知紫气东来,对外也没有放出有意停战,议和的意向,而是直接找上门来,其实蕴含了多种深意与应变。

重要声明:小说《宇宙之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