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游戏初始 第三百三十六章.萌生的念头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算尽天机 书名:宇宙之匙
    尤子浩被木婉素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得一怔一楞,连旁边的零舞叶也小嘴微张,一副吃惊的模样。

    显然,她也清楚火凤学院的辉煌历史,这是一间华夏骄傲著名的女学校,她们游戏里就是叫火凤公会。

    尤子浩神色恢复如常,平静地问道:“她们会长是谁?”

    “影子哥,你见过的。”小梨子搭话说道:“她是窈窕的会长,湘水湄姐姐。”

    “嗯?”尤子浩想了一下,记起了那个妖娆狐媚的尤物,然后若有所思地问道:“她也是火凤学院的会长?”

    “是啊。”小梨子点头。

    “哦?那样有意思了!”尤子浩嘴角勾起异样的笑意。

    “什么意思了?”木婉素被他这一说,高兴的心大减,疑神疑鬼的问道:“你认为她们和我们联盟目的不纯?”

    “不可能!”零舞叶吃惊地说道:“她们如果以火凤学院的名义,起通告支持紫气东来,那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她们比任何人都乎火凤这个名誉,不会做出自毁信誉的事。”

    “我也相信水湄姐姐。”小梨子认真的道。

    “真是三个女人一台戏。”尤子浩故意叹了叹息,引来三位俏动人的女子白眼,他才接着说道:“我的意思是湘水湄这个女人,手段很了得,也很有魄力。”

    尤子浩说道:“单是一个火凤学院的全体女学员,加上以往毕业那些女学员,再以火凤学院的名气游戏里招收人员,而综合以上三个条件,组成一个四五人的纯女公会很容易做到”

    小梨子、零舞叶、木婉素都专注听着尤子浩说话的内容,也确定了湘水湄这个女人有目的,心里也随之思考她有什么目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湘水湄应该是火凤学院历代年轻的校长“向水湄”。她好像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从小到大的学习经历都是跳级而上,整个人生的成绩都是完满的一分,外界称她是个奇女子。所以她当了两个公会的会长,一切很合理,至于她目的嗯我要想想”

    尤子浩曾经为夏龙学府的学员,自然了解学府对头的一些有关信息,他也看过现实之那个向水湄的相貌,比起游戏这个湘水湄,有种似是而非的相同。

    就是说,接触她游戏或现实之的一面,只觉得她美丽动人,绝对想不起另一个和她相似的人。

    如果,现实和游戏都接触过她,那就会有一种重合与朦胧不清又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建立自己人物,肯定花了很多心思调整容貌上。甚至,掺合了一些视觉学术,例如看一个事物的达到催眠的心理效果。

    湘水湄虽不是智商极其变态的妖孽,但她智商比一般人高是肯定的,重要她是一个博学多才的人,脑子里拥有很多杂乱的事。

    脑子就像一个房间,记忆就是一件件物品,没必要的物品好不要放房间里,因为想找寻的时候,翻动太多物品,造成不必要的时间。

    湘水湄却没有这样的麻烦,想记起就记起,不想记起她不会去记得。

    她本来可以找好的工作,只不过那样大脑会超负荷,她才成为一个轻轻松松的校长角色。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简单追求,这是她有特殊本事,而所追求的简单生活。

    “她是向水湄我们也猜到。”木婉素说道:“虽然她没有说火凤学院的校长份,但从名字上也不难猜到,只想不到有这样一个传奇人物跟我们合作。”

    谈到湘水湄,小梨子和零舞叶都表现出对她的崇拜。

    “对了!”木婉素像是记起什么事一般,说道:“湘水湄让给我给你带个话,她说承蒙你上次那番说话,让她重评估了紫气东来的价值,也是她跟我们合作的缘由。”

    “我说过什”

    尤子浩忽然想起,曾经胡多多村为木洪解决麻烦,跟铁头公会和魔镜公会生冲突战斗,甚至威胁过湘水湄,叫她不要曝光那段战斗视频,否则袭杀胡多多村的玩家,把账记他们三个公会头上的事

    “那时候自己威胁过她,现以德报怨,那是不是高尚了点呢?”尤子浩好点好笑地暗忖:“她大概想我面前讨回面子,以及想我记下她的人!”

    “可是她的目的,真的是这样简单了么?”

    尤子浩沉思不做声,三女见他凝重的样子,也静了下来。

    “窈窕公会,火凤公会,共同点都是女等等!她们两个公会如果都是女那么!”尤子浩出一声惊叹:“湘水湄这个女人,果然好大魄力,也好大野心!”

    “为什么这样说?”“她怎么了?”“影子哥,说清楚一点啊!”

    三女连忙问道。

    尤子浩轻描淡写地说道:“若我们紫气东来想做华夏玩家的第一公会,那么湘水湄想做的是,华夏女玩家的第一公会,她想把火凤的荣誉,流传到游戏世界。”

    三女呆滞了片刻,然后唧唧喳喳地讨论湘水湄这个奇女子。

    尤子浩不多大兴趣听八卦,三女的无视之下,返回房间里面,顺便走到了会议桌那边,看了一下唱诗几女编写的通告进展。

    他看了几眼草稿的内容,上面的言辞都很锋利,也挑明了加入紫气东来的好处。

    只不过,唱诗想善美,想多写几个通告,再商量挑出一个合适的通告,作为这次冲击灭紫联盟和整个玩家圈子的武器。甚至她把紫气东来的名声提高到让所有公会,都无法超越的高上。

    尤子浩没打扰她们一群女子的工作,刚走出几步的时候,一把柔胆怯的声音叫停了他。

    “影影子长老”黄昏千秋粉装玉琢的双颊,染上羞涩胆怯的红晕,眼睛飘忽,声音柔柔软软的道:“我我想跟你单独谈谈,可以么?”

    两人简单一问一答,惹来旁边一些女子的注意,她们都知道黄昏千秋慕这位血战士,都调笑说出了一两句怂恿她的话语。

    黄昏千秋精致小巧的脸庞渐生羞红神态,微微低下了头,白皙小手紧张地捏着一片衣服揉弄,牵动前两只浑圆饱满的玉兔子,颤颤巍巍,让人浮想联翩。

    “哦?”尤子浩转过看着这个人的小萝莉,一时之间也猜不到她打什么主意,便问道:“你想到哪里谈?”

    “外外面”黄昏千秋细嫩白腻的双颊有如温润的红玉,愈羞的楚楚动人之态,羞美得不可方物。

    她羞涩低声的话语,瞒不过后方那几个漂亮的女成员,她们笑出善意的鼓励话语。

    “加油喔!千秋!”

    “千秋,想到什么就勇敢说!”

    “嘻嘻千秋成功记得告诉我们!”

    几个女成员笑得花枝招展,而黄昏千秋羞得脸颊几乎渗出血滴,活脱脱一个美艳的小娘。

    “那走,我正好有事出去。”尤子浩神态如常,根本不介意几个女成员的说话。

    他的淡然,让几个女学员兴致收敛,黄昏千秋低着头跟他后,心又纠结又愠怒得要死,这家伙太不给她脸子了,自己好像也太了点。

    尤子浩跟姚诗惜和沈白白打了声招呼,又私聊和木婉素说了一声,然后和黄昏千秋往房门口方向走去。

    坐沙上的姚诗惜,多看了几眼尤子浩和黄昏千秋离开的背影。

    尤子浩和黄昏千秋一前一后,出到外面灯光柔柔的宁静走廊。

    “好了。”尤子浩背靠墙壁上,目光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面容幼颜,材却火爆感的小女孩,说道:“你有什么事,现可以说了。”

    黄昏千秋深呼吸一口气,前两只丰满过人的玉兔几乎蹦跳而出,让人有一手接住不释手蹂躏一番的冲动。

    尤子浩是个正常的男人,很自然扫了几眼她那丰满的部,想起姚诗惜那对惊耸**,自己还亲手把玩过,目测觉得姚诗惜的部比她大上两号,只不过她占了材的便宜,看来起来动感十足,诠释一个童颜**的惑称号。

    她的紧张和害羞仿佛平定下来,天真无邪的眸子,盈盈闪烁,脆生生的问道:“你是不是很怀疑我的份?”

    黄昏千秋表面单纯,但内心已经把尤子浩鄙视了好几十次。

    因为刚才他不掩饰的目光扫黄昏千秋的部,嘴上还泛起那龌蹉的笑容,让黄昏千秋厌恶至极。

    其实他想起那次跟姚诗惜亲,把玩她那两座豪大白花花的峰,泛起回味的笑容,而不是意她这个小女子。

    但不可否认,尤子浩龌蹉的思想,很值得黄昏千秋鄙视。

    “算是。”尤子浩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但黄昏千秋心里对他印象,已经归于伪君子那类人。

    “为什么”黄昏千秋可怜兮兮,惹人怜

    “不为什么,你一定要个理由,那就是我这个人不容易相信人。”尤子浩眯着眼睛,若有深意地说道:“我不知你是什么份,公会里不乏份显赫的人,他们也提交了份资料,你值得打这么深的掩护么?”

    “这家伙”黄昏千秋心暗恨,但小嘴巴却委屈地说道:“我家里况有些特殊,不许私自公开自己的份。而之前我也怕受到怀疑,才会让家人帮忙做了假的份资料,但我想不到”

    “现无所谓了。”尤子浩打断她的话语,淡淡地说道:“反正战事一过,你也离开紫气东来,这些话就不必多说了。”

    “可是可是”黄昏千秋涨红了脸,拳头紧握仿佛用全的力气,同时也鼓起大的勇气一般,紧闭着眼睛,冲尤子浩大喊了一句:“可是我喜欢你!!!”

    “真恶心!”黄昏千秋说完这句话,心里充满厌恶反感,但为了演戏勾上这个色狼,自己也不得不下点猛药,多给他占点便宜,反正游戏的人物,如果是现实他就死定

    城堡顶端没有人会上到来,房间的隔音也很好,所以整条走廊安静到落针可闻,只有一男一女的呼吸声。

    前者平静自然,后者紧张急促,形成一个强烈对比。

    “哦。”尤子浩很平淡没有任何欢喜反应,简单的说道:“如果你说完,那我走了。还有你明天记得做好报工作,我上线之后,公会的私人频道给我汇报。”

    黄昏千秋整个人傻掉,仿佛一个呆愣的瓷娃娃,原地站着一动也不动。

    她不只是脸上表呆了,连心里那份高傲自信,也被尤子浩平淡如水的态,打击得霎时间反应不过来。

    尤子浩没有理会呆掉的黄昏千秋,他说完之后,撕破回程卷化为一道光耀的流光,穿梭空间返回了某个回程点。

    他回程卷亮起的光芒,把黄昏千秋呆滞思绪拉了回来,她没有气急败坏、没有恼羞成怒,只有无比的凝重。

    “是我低估了他,犯下了不该的急进错误!”黄昏千秋眼眸闪烁精光,水润嫩的双唇,勾起一个妖媚笑容,与烂漫的幼颜,反差一种成熟妖冶的异美,“这个男人,必须和他好好玩!”

    她不知道“玩”得太认真,也会玩出火的

    天色已黑了下来。

    尤子浩回程到巨熊镇野外,一边往野外的方向深入,一边低声咕噜:“那小妞想玩美人计,幸好本人经得住惑,不过那小妞材确实火爆人的。唉,可惜了。”

    男人嘛!花花心思怎么会没有呢?

    其实他对于美色的抵抗力还是很强的,只是一旦确定关系,他就没有所谓的抵抗力,或者说是随心所,不刻意压抑自己的**,譬如他和姚诗惜,木婉素亲也是如此,只要两人不是特别抗拒,他就变得为所为。

    至于黄昏千秋非常动人,尤子浩不否认。对于她来历不明,隐藏份太深,尤子浩很忌惮这类的人。

    因为不知道,他才严重戒备与不信任。

    尤子浩清楚白无常的报能力,虽然是简单的追查,但无法深入查到黄昏千秋这个人,说明她的份和零舞叶一个等级的。

    那就是,非富则贵。

    华夏国像叶天这种商业霸主的女儿,双手加双脚的数得过来,当然私生女除外。但是高官的女儿,隐密高几个级别,普通人都无法清楚,数量加不知道。

    尤子浩怀疑黄昏千秋不能说的份,偏于官方那边,另外也怀疑黄昏千秋,会不会是某个商业霸主的私生女。

    而这种不见的光的份,她确实是有难言之隐的苦处,但不是尤子浩信任她的理由。

    决定信任,起码有实质的证明,这是尤子浩心存有的底线,所以他心里防范黄昏千秋,不容易掉入她掌控的节奏。

    漆黑的夜空,繁星满天,阵阵微凉的风,带给野外森林一丝冷意,月色如水,皎洁的光华洒落绚丽的奇异森林,却带回了暖意。

    尤子浩飞速的影,掠过散彩光的如同路灯的植物,残留一个模糊不清的黑影。

    他深入森林的只是为了练级,现他的等级刚好五十级,打算到一级的怪物地盘,用一个晚上时间,把等级升到五十级,然后再去学习五十级和五十五级的技能,顺便换过的等级装备,一次过做好应战的准备。

    尤子浩不先学习五十级技能,和换装备都是因为不想做多余的事,反正不久又要换取,不如直接去练级来得爽快。

    怪物夜间实力比白昼的强,但经验也有所提升。

    尤子浩实力肯定有一级,他越五十级打怪,经验绝对非常丰富。所以他一个晚上,有充足时间把等级练上。

    职业一阶的等级,他有心升级,很快达到一级。但是二阶和三阶的等级,可不是那样容易练上。

    特别是一些等级关卡。

    尤子浩慢腾腾练级,不紧不慢,一来舍不得副本的高评价积分,与科技信封的惑,二来不忍心太超于木婉素几人的等级。

    等级超过太多,大家所做的事,就会变得很大差距,相处时间也就会减少。

    本来尤子浩是抱着轻松的心态玩游戏,自然想大家时刻一起,可惜事与愿违,这就是所谓的实力越强,责任越大的狗血英雄成长过程。

    无法避免,尤子浩只能施放野心,开始考虑是不是该把自己玩家份放到一边,以神使的份,真正融入宇宙之匙世界,或许获取的东西,比起副本得到的多。

    他开始萌生这样的念头,不过此时还是以紫气东来的战事为重。当有适合的契机,他或许会把这个念头实行。

    当决意打破一个囚笼,走出真正的世界,也许现只不过是一个大的囚笼罢了。

    不论如何,实力才是重要的。

    尤子浩临近十级夜鬼山魈的地盘,他也不挑怪,准备现这里打一段时间,若是经验不高不低,再去一级的怪物地盘。

重要声明:小说《宇宙之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