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纵横大陆 第二章 战斗 突破 遇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小小笔记本 书名:六道诉说
    洛特历:二三七八七年

    经过三年季度的交替,现在到了寒冷的严冬,现在已经到了快中午的时间,林镇忙碌了一早上的人们开始往家中走去,在小镇东边的树林中到处堆满了积雪。

    前方还是那棵树下的空地上,现在那棵树经过三年时间的交替看着比一点茂盛了许多,空地上看不到一丝积雪看来是因为常常的踩踏的效果,地上应经常的踩踏变得凝实无比。

    那片空地上站着一位穿黑色背心棕色长裤,黑色长发扎于脑后,一双明亮的黑色眼睛里带着一丝倔强和一丝坚韧的英俊少年,和三年前一样他还是站在那两手收于腹部,两腿微微下蹲,继续坚持不懈的锻炼着。

    那少年正是林哲,相比三年前林哲变得成熟了许多,体变得更加强壮,十五岁便有了一米六的高了,唯一没有变得大概是那眼中的坚韧和倔强吧。

    现在林战基本不会来看林哲了因为他相信林哲就算没人看着也可以坚持下去,林哲自从父亲不来看着他后边的更加努力了,他自从上次听了父亲的话后就变得更加向往那强大的力量了。

    过了大概两个小时左右,林哲看了看时间停了下来,因为自从修炼了斗气后,这种修炼对体起到的效果便微乎其微了。

    林哲拿起旁边的毛巾后擦了擦头上的汗气,他靠着那棵树坐到地下,自从修炼斗气后他就找不到修炼体的好方法了,现在他也很苦恼到底该怎么办?突然,林哲放松的体紧绷了起来,他屏住呼吸侧耳慢慢听去“咔、咔”等声音从后方传来。

    就在这时林哲猛的从地上高高跃起,在空中林哲看到,自己刚刚休息的地方冲过一只疯狂的野猪,那只野猪没攻击的目标后迅速向后退去,警戒的看着四周。

    林哲在空中迅速调整动作,在落地的瞬间林哲猛的向野猪方向冲去,他躲开野猪的攻击,闪向野猪的右方后迅速对着野猪颈部用腿部大力的攻击了一脚,攻击完后他迅速向后闪去,等林哲站稳后看向野猪只见那只野猪倒在那里已经没了气息。

    林哲慢慢走到野猪边,他先没有靠经他先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看了一会野猪,突然那只刚刚没了气息的野猪暴起嗷嗷大叫的冲向林哲,可是林哲岂会如它的愿,林哲只是轻轻测了下子便闪过了野猪的攻击,他的腿部如同长鞭一般扫向野猪的颈部,只听见卡啦一声那野猪转过来想继续冲向林哲,可是才走了几步嘴角开始渗出鲜血便倒在了地上,那只野猪看着林哲凶残的叫了几声便真正的没了气息。

    “呼,要是没有经验的人看来就要上你的当了,现在该去哪呢?对了先回家看看吧”林哲看了一下野猪终于死了后松了口气,他侧着头想了想后对自己说道。

    林哲沿着那条路慢慢向家中走去,当走到小镇街道上后看着人们都开始为一年一度的洛特节做着准备,心里想到了家中神秘的管家,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那天以后,自己就再也没看到管家的影,问了父亲父亲只是在低头沉思,搞得自己那几天很是疑惑。

    走进家门,林哲向自己房间走去,进了房间林哲去换洗了一下。

    他拿起书架上的书开始看了,林哲一般没事的时间很喜欢看书,他拿起一本书翻开,那本书上面写着《大陆记事》,林哲随便翻开一页看到,‘洛特历:二三零零零年,大陆经过长达一千年的战乱开始慢慢统一起来,最终大陆出现了三大帝国和九个王国一百多个公国,虽然一些小的公国之间还是有些小的摩擦,但因为三大帝国的存在没有发生什么大的战争,而小公国的存在也为三大帝国打开了一个缓冲带,现在看来只要没有大的事出现三大帝国还会保持和平的’。林哲看到这里就放下了书。

    “恩,我们国家属于蓝月帝国的巴斯节王国,父亲是王国的男爵,虽然我知道国家中的一些事只是不知道帝国是什么样的呢?有时间一定要去看看”林哲坐在那里有些兴奋的说道。

    林哲做那那里想了一会,他突然发现今天没看到妹妹不知道跑哪去了?他起出门向前庭走去。

    刚进到前院便看到一位金发脸上带着点慈祥笑容的美丽女人,林哲慢慢走过去对那女人说道:“母亲,你看到妹妹了吗?我已经好一会没见到她了。”

    林哲的母亲温柔的对林哲说道:“恩,你去问问你父亲看看他看到了没有,你妹妹年纪还小要是出门会遇到危险的。”说完便想后院走去。

    林哲听了母亲的话回应了一声后,皱着眉头向家中的书房走去,今天他总感觉不对。

    等林哲走到说房门口,他轻轻的敲了下门后说道:“父亲,我可以进来吗?”

    “是林哲啊,进来吧”林哲推门而入,看到父亲坐在那里那书,这时他心里的感觉越强了他有些着急的对林战说道:“父亲,你看到妹妹了吗?”

    林战放下书后对林哲说道:“怎么了,我并没有看到你妹妹,你去找找看不要让你妹妹遇到危险。”

    “是父亲,我先走了。”说完林哲便想推门而出,走到一半他突然停下对林战说道:“父亲,就是我想问,为什么我在一阶巅峰已经停滞不前一年多了,还是不能突破呢?”

    林战听了林哲的话转头看向窗外,他用微微追忆的声音对林哲说道:“你以为进阶那么容易吗?是你没经历过生死啊,突破突破只有在生死之境突破啊!你去吧,等你以后就明白了。”说完便挥手让林哲出去。

    林哲听了父亲的话心里还是很不解,但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妹妹就先放下心里的疑惑向外走去。

    林哲走在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上心里有些着急,他就在街道上开始寻找,等着了快一小时还没看到妹妹后他心里更加着急了,他走着走着走到了小镇通往山上的小路,这时他看到一名中年猎人从山上走下来,他连忙跑了过去对着那名猎人问道:“大叔,你有没有看到我妹妹啊。”林哲在镇上没看到妹妹他怀疑妹妹跑到山上去了。

    那名猎人听到林哲的话连忙恭敬的对林哲说道:“是林哲少爷啊,我刚才上山的时候看到林月小姐正在向山上走去。”说完便紧张的看着林哲,他一个普通的平民可没多少机会看到贵族啊。

    林哲听了那猎人的话心里更着急了,他连忙对那猎人说声谢谢后就向山上跑去,隐约可以听到后的猎人说不用谢。

    林哲一路沿着小路向山上跑去,边跑边大声叫着妹妹的名字,林哲跑了好一会才因为太累站在那气喘吁吁的休息了一下,他站在那里休息心里着急的想着妹妹到底去哪了,希望不要出事才好啊。

    就在这时看林哲听到一阵隐约女孩的哭声,林哲体一震,他确定那是妹妹的声音他顾不上休息就快速的向哪个方向跑去。

    林月今天因为在家里无聊就出去玩耍,等她走到那条山路时她便兴致勃勃的向山上走去,可走到半途不小心扭伤了脚,就在那里休息,等天慢慢暗下来时,她便有些害怕了,这时他听见了哥哥的呼声,他想往那边走去可是脚扭了走不动,就蹲在那里哭泣。

    林哲听到妹妹的哭声,心里一惊不过心里的担心终于放下了,他走到那里拨开树枝看到了一阵心惊胆战的画面,只见妹妹蹲在那里可能是看到了自己所以不哭了只是向自己挥着手,而妹妹的后他看到了另他心惊的东西,那是一只狼,只是那是狼足有一只小牛犊大小,浑披着深青色的毛发,慢慢的向妹妹移动,眼中闪烁着凶残的眼神,当那只狼看到自己后眼中闪过十分明显的玩味。

    林哲看到那狼的目光便知道那是一只魔兽而且看他上散发的威压便知道那是一只二阶魔兽,林哲疯狂的向妹妹跑去,一边大声的喊道:“快过来、快过来,小心后。”只是妹妹一转看到那只狼便吓的一动也不敢动只是在那里大声哭泣着。

    那只狼看着妹妹不敢动索直接暴起冲了过去,那张血盆大口散发出一阵血腥气味,林哲在那狼冲到妹妹前时心里一阵疯狂,他速度突然提升赶快冲到妹妹边把妹妹向旁边推开,自己从背后拿出一只匕首刺向狼头。

    只听见“碰”的一声那匕首成功的刺刀的狼头上,只是让林哲心惊的是匕首和狼头竟发出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手上传来的一阵剧痛让林哲知道了那狼有多么的强,林哲快速退回一边警戒的看着那狼一边大声的对妹妹喊道:“快离开这里,回到家去,去把父亲叫来,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啊!”最后几乎是吼出来的。

    林月刚开始还有点楞,后面听到哥哥的吼声,眼中闪出泪水,但她知道现在得赶快会叫叫来父亲,不然哥哥就危险了,她拖着扭伤的脚忍着痛苦向家里跑去。

    林哲看到妹妹走了心里才放心下来,他一边警戒的看着那只狼一边慢慢的在手中聚集斗气,当他看到那只狼眼中闪过一阵嘲笑时,体一震居然被一只畜生嘲笑了,林哲心里一片恼怒,他大吼一后向狼冲去他高高跃起腿如同长鞭一般扫向狼的颈部,只是那狼向后退了一步就躲过了而后马上也高高跃起张开血盆大口冲向林哲。

    林哲和那狼在空中同时击中了对方,只是林哲知道自己失败了。

    落地,林哲体一阵颤抖,他的左肋下开始渗出血迹,他用左手捂住伤口,体微微下蹲,警戒着狼的袭击,那只狼被林哲攻击后只是在头上留下一个小小的豁口,他围着林哲一阵低沉的吼叫好像在笑林哲的不自量力。

    林哲知道自己不是那只狼的对手,但他没有选择逃跑,他知道就算自己能逃出去,妹妹也会被抓住当成这只狼的点心,所以他不能逃就算~~~死去!他现在因失血过多精神开始恍惚了,这是那只狼猛的暴起把林哲扑到下,林哲心里想到自己的梦想,他心里对自己吼道,你以后不是梦想成为传说中的‘天阶’吗?要是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要,还怎么成为那‘天阶’啊,想到这林哲右手发力用手臂挡住咬向自己颈部的血盆大口,他突然大吼一,只见他上闪过一阵十分明显的光华,然后他猛地推开那只狼从地上跳了起来。

    林哲现在感受着体内那比以前更加雄厚,更加凝实的斗气心里想到了刚才父亲的话‘只有经历生死才可突破’看来自己以后是二阶战士了啊,但现在还不是想那些的时候,还是先解决眼前的事吧,林哲体猛的暴起冲向刚刚从地下爬起的狼,他速度比刚才快了三倍有余,他的腿带起一阵‘唔唔唔’的风声提向狼,这次那狼没有闪开一下便被林哲提到了空中,林哲紧接着就是一刀刺向了狼的心脏,那狼体在空中猛地一抖,瞳孔一阵收缩而后恶毒的看了林哲一眼便倒下了。

    林哲看着狼终于倒下了,才放松下来他吸了一大口气,刚放松下来左边肋下便一阵剧痛,他看看被血染红的衣服苦笑的说道:“看来这衣服不能穿了,现在回去吧,要不然等会失血过多就走都走不动了”说着他集中了一下精神准备向家中走去。

    就在这时那只倒下的狼突然暴起扑向林哲,林哲以为狼死了就放松了精神,谁知还没死,被那狼咬住襟,林哲向后退去想甩开狼,可那狼就是死死咬住不放,突然林哲脚下一空就这向下落去,这时林哲才想到刚刚没注意地形,现在看来要掉落悬崖了,他称精神还清醒看向那狼只见那只狼,已经剩最后一口气了现在它放开了林哲在空中用幸灾乐祸的眼神看了一下林哲后便断气了。

    林哲看着上面越来越远的山涧,他伸出右手想抓住只是再也抓不住了,他闭上眼睛想到了自己的梦想,想到了妹妹父亲母亲最后居然还想到了那神秘的管家,最后意识便沉入黑暗,只是他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什么东西挂住了。

    (小小笔记本:这时从新修改的,大家知后事请看下会章节)

重要声明:小说《六道诉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