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付宝儿 书名:怪剑情侠
    引子

    唐朝后期,关于唐明皇修建别宫的藏宝图,落入了皇亲国戚之手。他们互相争夺,后来落入了一代忠良襄阳王之手。因此,襄阳王遭到臣所害满门抄斩。襄阳王手下晨、王、韩、陆四大护将,因救主不成四散而逃。

    襄阳王垂危之际,将藏宝图交给了四大护将中侠肝义胆、功力最高的韩廷玉手中,让他取出宝藏造福百姓。

    自此,韩廷玉隐姓埋名,漂泊四海。

    江湖中,出现一群份不明的黑衣杀手,为祸武林......

    一蓬莱血案

    蓬莱岛气沉沉,布满了杀机。

    在小岛的一处礁石上,坐着一对抱着婴儿钓鱼的夫妇,旁边还有两个家仆。

    “娟妹,这些年来,我一直有一件事瞒着你,你不会怪我吧?”

    “生哥,我知道你不告诉我,一定有你的理由,我是不会怪你的。况且,你不说,我也不想知道,只要你对我好,我就满足了。”

    “不,娟妹,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告诉你。”说完男的扭头对两个仆人道:“吴伯、小六,你们先到那边等我们,我们一会便来。”

    “是,庄主。”两个仆人应声而去。

    “生哥,到底是什么事啊?如果有难言之隐就不必说了。”

    “娟妹,这些年来你一直没问我的世,我也没告诉你,你不怪我吧?”

    田氏摇了摇头道:“怎么会呢?这和你的世有关系吗?”

    白铁生点点头,面向着大海说道:“娟妹,其实我是....”

    “生哥,其实我们夫妻恩,逍遥快乐的生活,你的世并不重要,即便你原来是杀人王又或是无恶不作的大魔头,在我心中,你永远是大英雄、我的好丈夫.....”

    白铁生十分感动,他忙将这母子二人抱在怀中说道:“娟妹,其实,我并不是什么杀人王,更不是什么大魔头,我原本是襄阳王座下一员大将,朝廷的.....”

    “庄主,庄主...不好了,出事了,你快回庄看看吧?”只见曾和白铁生学过武艺的杨六匆忙赶来,气喘嘘嘘地说道。

    “杨兄弟,你别着急,快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庄主,刚才不知从哪来的一群黑巾杀手持剑进庄了,他们气势汹汹,看样子来者不善啊,你快去看看吧。”

    “啊,你们干什么?救命啊....”正在这时,从山庄中传出了惨叫声和呼救声。

    白铁生一听不好,忙道:“娟妹,我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你要记住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要好好的生活下去,将剑儿养大**。”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黄色的小锦囊,塞给妻子道:“娟妹你一定要好好保存,千万不要落入坏人之手,杨兄弟,他们母子二人就交给你了,快带她们离开,千万不要进庄。”说完纵掠入山庄中。

    田美娟从丈夫的话中已经感觉到事的严重,哪里肯丢下丈夫独自逃走。她来不及看锦囊中装些什么,便塞入婴儿的襁褓之中,抱着孩子便往山庄跑去。

    “嫂夫人,你不能回去,危险。”杨六忙追了过去。

    田氏与丈夫感深厚,二人是庄中最让人羡慕的一对夫妻,如今她知道丈夫有难。又岂能一走了之呢?

    蓬莱山庄中横七竖八地躺了很多尸体。有老人、小孩,还有怀六甲的孕妇。田美娟和杨六看后,眼泪直流。这些人都是和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乡邻,大家犹如一家人一样,现在看到她们惨死,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杨六看后,放声痛哭忙道:“老天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呢?....”

    正在这时,前面又传来了惨叫声,田美娟急忙往前奔,她的泪水更多了,因为惨叫声是从她的府中传来的,她奔入府中,杨六也紧随而来,只见府中管家刘伯已倒在血泊中。

    “刘伯、刘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他继续往前走,只见在走廊的拐角处,又有两个家仆和丫环倒在地上,全都是一剑毙命。

    田美娟疯狂的叫道:“爹、娘,生哥你们在哪啊?”杨六想拦住他,但根本不可能。

    府中染满了血迹,后院的花园中,白铁生正血奋战,有十几个黑巾杀手正在围攻他,黑巾杀手个个剑法精妙,一看便知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一流杀手。白铁生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他渐处下风。地上躺了很多尸体,有府中的仆人,也有让白铁生毙于剑下的黑巾杀手。

    田氏抱着儿子跑进大厅一看,不口中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差点昏死过去。

    只见大厅的两张太师椅上,坐着两位老人,他们怒目圆睁,尸体被刨开,肠子及腹中的东西淌了一地,死状凄惨恐怖,惨不忍睹,他们正是田氏的双亲。

    田氏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摇晃着双亲。但他们早已气绝多时,无论她怎样哭喊,两位老人也再也无法醒来。田美娟恨恨地说道:“爹娘,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们报仇的。”

    正在这时,只听“啊”的一声惨叫从后院中传了过来。

    田美娟心中一惊,忙喊道:“生哥...生哥...,你在哪啊?”便喊着边跑向后院。

    后院中,杨六正与一个黑巾杀手拼斗,十分的激烈。只见他剑法绝妙,得到了白铁生的真传。而白铁生右手持剑,左腿跪地,鲜血从大腿上流了下来,显然刚才的那声惨叫是从他的口中发出的。

    田美娟的出现,使白铁生有了生存下去的**。此时,婴儿大哭起来,白铁生心头一震,大急道:“娟妹,你为什么要回来,快带剑儿离开这里,快啊?”

    “不,生哥,我要和你在一起。”

    “娟妹,快走,快走啊,我求你了.....”

    “不,生哥,我们夫妻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

    “娟妹,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剑儿,快带他离开这儿,快走啊。”

    田美娟看了看怀中的婴儿,忙道:“生哥,我们一起走吧。”

    “哈哈哈....,小夫妻的吗?今,你们一家三口谁也别想离开这里。兄弟们,快将他们拿下。”黑巾杀手纷纷扑向田美娟和白铁生夫妻二人。

    “庄主,快带嫂夫人和少主离开这里,我拦住他们。”

    白铁生左腿中剑,他剑尖点地形站了起来,左手拉着妻子说道:“杨兄弟我们先走一步了,你小心点。”说完手持血剑杀向黑巾杀手。

    白铁生,江湖人称“血剑”,他从小便修习血剑秘笈,剑法高绝,此时加上他的坚强毅力和狠命冲杀,手中长剑便如一条蛟龙,顿时杀出一条血路,拉着妻子向庄外奔去。

    十几个黑巾杀手紧追不舍,白铁生虽然受了伤,但他轻功绝佳,而且毅力非比常人,不一会便拉着妻子来到海边,黑巾杀手个个持剑追来。

    田美娟自小便学习一些功夫,虽然功力不深,但是勉强能躲开黑巾杀手,眼前茫茫大海,自己虽然精通水,但儿子才刚刚两岁,怎么办呢?

    “哈哈哈...,韩廷玉,看你往哪里跑?”

    田美娟听后看了看白铁生,然后含泪吼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蓬莱山庄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们为什么这么残忍,非要赶尽杀绝呢?”

    “哈哈哈...,小美人儿,实话告诉你,我们与蓬莱山庄并无仇怨,都是因为他,你难道不知道吗?他是朝廷要捉拿的钦犯,你们包庇钦犯按律当斩。”说着他用手指着白铁生。

    白铁生看了看六神无主的妻子,然后又道:“你们要抓的人是我,为什么要乱杀无辜呢?真是畜生,你们竟然连一个孕妇都不放过,你们还算是人吗?”

    “哈哈哈...,韩廷玉你骂吧,现在让你骂个够,蓬莱山庄的人包庇你全部该死。”

    “你们真是连畜生都不如?”

    “哈哈哈...骂的好、骂的好,韩廷玉好久不见了..”话音未落,只见在黑巾杀手的背后,出现一位白发蒙巾老人,从刚才的法和笑声中可以看出此人的功力绝高。

    “你是何方高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呢?”

    “哈哈哈...韩廷玉,你还不配知道我的份。”

    “老贼,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手下不杀份不明之人。”

    “哈哈哈...韩廷玉,你不要管我是什么人?只要你交出小羊皮,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否则别怪我手下无。”

    “小羊皮?小羊皮我有的是,你要哪一块?”说完从怀中抓出一把羊皮有十几块之多。

    “韩廷玉,你最好不要戏弄老夫,否则嘿嘿....”

    “否则什么...?我韩廷玉从不受人威胁!”

    “韩廷玉,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当年若不是襄阳王不识抬举,也不会惨遭灭门之祸,我劝你还是乖乖交出来的好。”

    “你们说什么?我不明白,小羊皮我有的是,你们想要来拿吧。”

    “韩廷玉,你不要不识抬举,现在你们一家人的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劝你最好与我们合作,不然我让你的妻儿暴尸当场。”

    “老匹夫,你敢,我毁了它。”说完他扭头对妻子道:“娟妹,快带剑儿走。”田美娟突然想起了他塞给自己的黄色锦囊。他转看了看海边,心中大喜,早上带来的鱼筐就在后,她快奔几步,将婴儿放入鱼筐中,含泪將鱼筐放入海中,鱼筐向海中飘去。

    白发蒙巾老人发现她的举动,纵向她掠来。白铁生纵将他拦住,白发蒙巾老人根本没将他放在眼中,迅速无比的拍出一掌,将他震出三丈外,摔在沙滩上。

    田美娟急忙纵掠到丈夫边,将他抱在怀中问道:“生哥、生哥,你怎么样?你没事吧?”

    鱼筐在海面上慢慢飘着,白发老人刚来到海边正要纵去抢,不知是老天相助;还是此子命不该绝。海上起风了,鱼筐顺着风势飘向海中央,白发蒙巾老人虽然功力绝高,但无奈他不懂水,此时,只能干着急,无能为力。

    “娟妹,你怎么还没走?剑儿呢?我们的剑儿呢?”

    田美娟听后,回头看了看海面上,两眼泪水直流,她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自言道:“剑儿,你千万不要怪娘,娘也是迫不得已的。”

    “娟妹,怎么你把剑儿....?”

    “生哥,我说过要和你在一起的,希望剑儿他吉人天相,能大难不死逃过此劫。”

    “娟妹,你怎么这么糊涂,剑儿他才两岁,这.....”

    “韩廷玉,你们夫妻说完了没有,快把藏宝图交出来,我留你们不死,让你们去救你们的孩子。”

    白铁生听后用传音入密的功夫问道:“娟妹,千万不要给他们,那东西呢?”

    “生哥,你放心,那东西已经随剑儿一起去了。”

    “这样也好,那我死也安心了,娟妹,你一定记住,只要有一线生机,你必须活下去知道吗?”

    “不,生哥,你死了,我也不会独活。”

    “娟妹,为了剑儿,我们韩家的唯一血脉,也为了蓬莱山庄的血仇,你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

    “生哥,你以为你死了,我还能活吗?”

    “娟妹,如果你不答应我,我一定会死不瞑目,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快走。”说完一掌将她推向海中。

    黑巾杀手刚要去追,韩廷玉忙将手中的羊皮抛向他们,黑巾杀手忙在四处捡羊皮,韩廷玉血剑顿出连毙十余人。

    白发老人和黑巾杀手顿时将韩廷玉圈在当中,田美娟看着丈夫一剑剑被刺中,她真想和丈夫死在一起,但丈夫的话语一阵阵在耳边响起“你不答应我,我死不瞑目,永远不会原谅你....”又想起了父母的血海深仇,想到全庄惨死的父老乡亲,想到了自己的宝贝儿子,她决定活下去,而且还要学到绝世武功,海面上溅起了水花,田美娟的影没入海水中。

    韩廷玉看到妻子的影在海面上消失,神微微笑了笑,倒在了地上。

    黑巾杀手搜查过韩廷玉的尸体,但是什么也没有找到,白发蒙巾老人神一怔,忙命人跳入海中,搜寻田美娟的下落,自己看了看海面上便挥袖而去。

    朝气蓬勃的蓬莱山庄,顿时变得凉凄惨。庄中三百多人无一幸免,当晚,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六月天的大雪十分罕见,显然老天爷再为蓬莱山庄的人鸣不平。

    自此,蓬莱仙岛便成了一个孤岛,只有滔滔的渤海陪伴着它,蓬莱仙岛在晚上经常传出凄惨的鬼叫声......

重要声明:小说《怪剑情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