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梦随风万里 第二章 彼岸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美丽的阿朱 书名:何明明月
    那女子仍然没有醒来,只见她美丽的眼睛兀自紧闭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说不出的可可怜。

    何飞云当即让她仰卧,解开她上面衣襟的两粒扣子,并双手在她口按压,按压了数下,仍不见苏醒,只得对着她的嘴进行人工呼吸,过了良久,那女子终于悠悠醒来,见一个陌生男子竟在吻自己,顿时又惊又怒,羞得满脸通红,一把推开了他,叫道:“你干什么?你是谁?”

    便在此时,何飞云只觉头上一痛,眼冒金星,后已经被人重重击了一记,只听后一人喝道:“臭小子,你在干什么?”

    何飞云暗叫糟糕,心想难道别人真的是在拍电影?却被自己胡混乱搅和了?可是拍电影可不像啊,这女子刚才的晕迷明明是真的,连心跳都几乎停了,哪有拍电影拍得这么真切的?那可是会死人的。

    何飞云回过头来,只见后面站着一大群人,都是古装,人人手执刀剑木棍,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心中不有气,心想纵然你们是在拍电影,也没必要这么嚣张吧?怒道:“你们干什么?”

    只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脸上神邪恶,狞笑道:“干什么?我倒要问你干什么?你竟敢动我家老爷的女人,我看你真是吃了狼子心豹子胆了,嘿,给我打!”

    “老爷?”何飞云心头迷惑,隐隐觉得有些不妙,难道自己竟然到了另一个世界了?就好像《寻秦记》里的项少龙一样?

    那些人已经一拥而上,纷纷揎拳掳袖,向何飞云打来,何飞云大怒,一个扫膛腿,顿时踢飞两人,右手一拳,正中一人的鼻子,那人啊呀一声,痛得蹲了下去,左手跟着挥出,又有一人被打倒。

    那为首男子怒道:“嘿,看不出,你还有两下子。他的,你要死吗?”冲上来,飞起一腿踢出,何飞云冷笑一声,挥掌击向他的足踝,啪的一声,只觉那人足踝甚硬,自己的手竟然隐隐生疼,便在此时,只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那人的脚竟已踢在自己脸上。

    何飞云又惊又怒,只觉脸上粘乎乎的,已经粘了一块黑泥,他说不出的恶心,已经知道此人实力非凡。他一向来打架总是占上风,平素三五个大汉别想近,想不到今天遇到了劲敌。

    何飞云虎吼一声,双拳如飞,打倒两个大汉,那男子迎面又是一脚飞来,何飞云子一斜,同时手用力一带,已经把一个大汉拉了过来,只听啊的一声,那一脚正踢在那大汉口,那大汉口中鲜血狂喷,哭道:“刚哥,你干嘛踢我呀?”

    那刚哥咬牙道:“蠢货,我是故意踢你的吗?还不快给我滚,我一脚踢死你。”

    何飞云就着这当儿,向后猛退,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逃之夭夭的好,可惜刚才没骑摩托车来,正要转奔走,忽听得刚才那个女子的尖叫声。回头一望,只见那女子已经被两个大汉拉了起来,正要绑上马去。

    “放开我!我宁可去死,也不嫁给他。”那女子拼命挣扎,但哪里挣得开?

    何飞云见她可怜,心中一凛,心想难怪她要跳河。顿时起了怜悯之心,当下猛然一跃,两足飞起,正踹在那两个大汉口,顿时把两个大汉踢倒在地。

    何飞云飞上马,顺手拉住那女子的手,用力一提,把她拉上马来,纵马奔驰。

    那马甚快,只听后面哄声连连,众大汉追了上来。

    何飞云虽然从没有骑过马,但因为喜欢飙车,马的速度与摩托车根本无法比,他学着电视上看到过的骑马样子,居然控马自如。

    奔出几里路程,后面的马已经追了上来,其时他们已经进入了座茂密的森林,何飞云恨恨一拳击在马上,那马吃痛,狂嘶一声,向前疾奔,何飞云抱着那女子,向旁边草从中跃落,一着地,何飞云一个翻滚,已经滚入深深的草从之中,同时张开右掌,捂住了那女子的嘴巴,适时的阻止了她的一声惊呼,只听见她的嘴中只发出轻轻的一声闷哼。

    蹄声得得,那刚哥带着众家丁急追而过,待得蹄声远去,何飞云才松了口气,松开了捂着女子的手,察看自己上的伤口,只见臂膀上到处是荆棘和利草划破的血痕,虽不伤筋动骨,却着实疼痛。

    “你受伤了么?”那女子看着他,眼中充满了感激,柔声问道。

    “不碍事。”何飞云皱眉道:“现在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那女子道:“大概是下午吧,可能马上就会天黑了。”

    “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问你这是什么时代?”

    “什么时代?”女子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看着他,眼神里满是疑惑。显然并不明白他这话是何意。

    何飞云心中也觉怪怪的,竟然问别人这是什么时代。可是他现在最想明白的就是这到底是什么时代?自己这一跤到底摔到哪里去了?

    看着那个城市,还有那些人,他明白自己绝不是在自己生活的那个时空。那么自己现在在哪里?他有些迷惘,有些惶惑,更多的则是惧怕。他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记得曾听人说过,死亡是渡向彼岸的舟楫,难道自己已经到达了彼岸?也许死亡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是变成了鬼,或者是灰飞烟灭?而是到达了另一个世界?

    还是,自己其实只是在做梦,现在自己就是在梦中?

    然而这一切又那么真实,实在不像是一个梦。

    他想了想,换了一种问法:“现在的皇帝是谁?”

    “皇帝是谁?”那女子更是迷惑:“皇帝就是皇帝啊。”

    何飞云叹了口气,看来这个女子什么都不懂,问她是问不出什么的。

    “你为什么要跳水?那些人是什么人?”他换了个话题。

    那女子露出恐惧的神,说道:“他们都是秦欢乐大老爷的家丁。秦欢乐大老爷想要……想要娶我,我死也不肯,我的爹爹妈妈都已经被他死了,我……我反正也不想活了。”说着眼圈一红,便滴下两行泪水。

    何飞云见她可怜,心中甚是怜悯,说道:“好了,你不用怕,我会帮你的。”

    “谢谢。”女子点头道:“今天你救了我,我做牛做马,也不会忘记的。”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荷花,大家都叫我小荷,你叫我小荷就行了。”

重要声明:小说《何明明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