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赌王在赌场上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称王称神几十年,除了赌术炉火纯青之外,他还是一双炉火纯青的双眼。

    他看人一看一个准,刚才只坐了一会,他就看出了彭雨琴看楚江的眼神,有(情qíng)人看有(情qíng)人,即使再掩饰,也有(情qíng)意绵绵的时候。

    “我……不同意!”叶倾城看见赌王咄咄((逼bī)bī)人的样子,也(禁jìn)不住开口,冷冷道。虽然她对楚江的印象不怎么滴,但是这两三个月,他为了她,为了倾城集团所做的事,还是有目共睹的。

    撇开以前的不说,就在一小时前,在郊区别墅的谈判桌旁,当噬月教的人朝叶倾城开枪的瞬间,楚江毫不犹豫就扑过来为她当了一枪。就冲这份(情qíng),叶倾城觉得应该为尴尬中的楚江说点什么。

    “他是你的什么人?”赌王又一次淡淡望了叶倾城一眼。

    “他……是我的专职司机。”叶倾城被赌王一问,一时之间找不到别的词,只能这么说。

    “哈哈——”赌王仰头笑了笑,“我活了七八十岁了,还是第一次听说,上司不同意下属订婚的。难道他签的是卖(身shēn)契?”

    “他……是我的未婚夫。”叶倾城深吸了一口气,再一次道。

    “哦,未婚夫?”赌王听后不得不重新打量起叶倾城。刚才楚江说他跟叶倾城在试婚阶段,赌王可以不信,但是此刻由叶倾城亲口说出,赌王还是有几分相信了。

    因为他能看出像叶倾城这样的冰山般的女人,轻易不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样吧,年轻人,我同意你连她一起娶了,甚至包括她。”赌王指了指叶倾城和彭雨琴,然后对楚江道,“只要我的孙女为大房,这已经是我最后的底线了,不管你是否同意,这件事(情qíng)就这么定了。”赌王的手放在桌面上,轻轻敲打着桌面,脸色坚定。

    “啊!”

    众人又不(禁jìn)微微惊呼出来,看来赌王也真的豁出去了,竟然先同意楚江纳妾了。这对于赌王来说,可不是一般的让步。

    如此强势之下,如此让步之下,众人都把目光投往楚江。只见他微微一笑,也斩钉截铁道:“老爷子,这个世界上,能替我做主的,只有我的父母和师傅。现在我的父母都不在了,唯一能给我做主的只有我的师傅。您活的比我长,是我的长辈,所以我叫您一声老爷子,这是我看得起你。如果你再这样咄咄((逼bī)bī)人,那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多说什么了。别人怕你什么赌王,老子我,可不怕你!”

    楚江此言一出,包厢顿时陷入了沉静。

    所有人的心脏都扑通扑通跳着,叶倾城他们甚至都摒住了呼吸,这种安静是一种山雨(欲yù)来风满楼的安静,你想想看,楚江断然拒绝了澳市金字塔尖人物赌王是说亲,这个赌王在澳市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都是正常的。

    像赌王这样的人物,在澳市跺跺脚,澳市也应该震三下吧。

    他们就这样看着赌王,仿佛过了很久,赌王悠悠开口了:“好,好,好!你和当年二十多岁的我很像,我当年就是有着如此的(性xìng)格,才有了今天的成就,今天看到你,就像看到当年的自己。刚才我可能带着或这或那目的((逼bī)bī)你们成亲,但是从此刻起,我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你了。年轻人,后生可畏啊。既然你做不了主,那我就找你的师傅,让你师傅做主。咳咳咳……”

    赌王说完后,又咳了起来,咳完后突然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嘴巴,然后慢慢讲手帕藏进了口袋。

    赌王的话让所有人都一惊,这话看似在夸奖楚江,但是实际上,却是赌王让步了。

    这也是大家万万想不到的结果,楚江都这样断然拒绝了,按理说,赌王应该发飙的。

    尤其是了解赌王为人的刘白,摸了摸头,赌王爷爷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好了,师傅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竟然还不生气,只是说要找师傅的师傅?

    “找我师傅?”楚江嘴角微微扬眉,问道,“你确定?”

    “怎么了,如果我找到你师傅,你是不是还会找别的理由拒绝呢?”赌王似笑非笑问道。

    “不,只要老爷子能找到我的师傅,并且说服我师傅同意的话,我一定遵从师命!”楚江信誓旦旦道,心里却暗暗乐了。

    他的美女师傅,他自己都三年未见了,只是有事的时候,偶尔通个话而已,简直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赌王怎么可能找到呢?!

    既然找不到,这个婚姻也算不了了之了。

    楚江说完的时候,瞥了伍媚娘一眼,这个女人呢却偷偷背着她爷爷对楚江竖起了中指,然后嘴巴张开默念了一个字。

    草!

    楚江也是无语了,她看过的女人还真不少,但是想伍媚娘一样的,能将人(性xìng)的两面发挥极致的,还真是少见。

    这种人不去演电影,真是暴殄天物。

    赌王听见楚江这么说,也就不好再((逼bī)bī)下去了,看来接下来的(日rì)子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楚江的美女师傅。

    “媚娘,是吧,你竖着中指是什么意思?”楚江冷不防道。

    “你……”伍媚娘想不到楚江竟然敢直接说出来,瞪了一眼楚江之后,随后挽起了赌王的手,“爷爷,我的事儿,以后再说吧,先吃饭,好吗?已经十二点了。”

    “好好好,边吃饭边聊,大家都饿了吧。”赌王被伍媚娘一撒(娇jiāo),登时慈祥地笑了笑。

    刘白打了一个响指之后,范饭菜很快就端上来了。

    吃饭的过程很安静,赌王不喝酒不抽烟,基本上不吃(肉ròu),所以包厢很安静,也没有人划拳更没有人劝酒。

    一顿饭吃完,赌王擦了擦嘴,然后慢慢道:“小白,今天谢谢你的招待了,回去跟你爷爷说,明天晚上的一年一度的赌局照常。”

    “是。”刘白恭敬道。

    “哦,老爷子,明天晚上是你和赌神一年一度的赌局啊?”楚江顿时来兴趣了,这次他来澳市本来就抱着挑战赌王赌神的目的的。

    “是啊,你难道也想参加?”赌王淡淡瞥了楚江一眼问道。

    “老爷子,我能参加吗,我平时在赌场上,也是鲜有敌手,这次来澳市……”楚江忙不迭解释起来。

    可是楚江还未说完的时候,赌王却淡淡道:“我知道你在东井赌场的成绩,的确不错。可惜我和刘一手的赌局,非家里人不得旁观或参加。”

重要声明:小说《女总裁的逆天高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