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轴 奇人立国 第28回 惊爆内幕(2)

    刘项和王由二人说着进入军帐,看见绑在柱子上的贼老二嘴里堵着破布,衣服已经被扒去,上鞭痕道道,血迹斑斑。www.两个眼珠子死死瞪着二人,嘴里呜呜的似乎在说着什么。

    王由对刘项说:“兄弟,人犯就在此地,你看是他不是?”

    刘项点了点头,绕着贼老二转了两圈,装模作样地观察了一番,对王由说道:“大哥,是他没错。”

    王由接道:“那就好。兄弟,你看他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刘项头回头看了一眼贼老二,旋即转过不去理他,答道:“管他说什么的。咱们现在就对他动刑吧!”

    贼老二一听要动刑,脑袋摇晃的更加剧烈了。想他一生杀人无数,却从来没有料到有朝一会死在一个臭未干的黄毛小子手里。更何况他本就对听从鲁国的使唤心有不甘,替人卖命,好处没捞到,反被自己的老大背叛了要去做替死鬼,真是冤死了,任谁能咽得下这口鸟气?

    但刘项却不管他那一,只管高声吩咐下面兵士准备刑具。回头见贼老二仍是挣扎不止,不耐烦的冲上前去猛一巴掌拍在贼老二的脸上:“你他妈能不能安静一会儿?”

    实际上他这一巴掌势大力小,本来就没想往死了打,将将把贼老二口里的破布抽掉。贼老二嘴里一松,立刻哇哇不绝的喊叫道:“二位将军莫要杀俺!俺说,俺全都说!”

    刘项与王由对视了一眼,扭头对着贼老二恶狠狠地说道:“说什么你说?问你了吗?先前叫你说你不说,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想要知道的一切,晚了!动刑!”

    刘项一声大喝,早有几名兵士分别提着水桶、刀具等刑具自帐外行入,齐声道:“遵令!”作势就往贼老二扑来。

    贼老二眼看着自己失去了最后的求生机会,哪里还绷得住?也不管让说不让说了,连连疾呼道:“俺知道鲁国的进攻计划!将军饶命啊!俺知道他们的路线!”

    刘项和王由听到进攻计划,均是暗暗一惊,当下大手一挥:“等等。”

    众兵士得令,退到了一边,刘项缓缓凑到贼老二面前,死死盯着他的眼睛轻蔑地说道:“鲁国的进攻计划?哼,你一个小小的山中土匪,怎么可能知道这种机密的事?死到临头了还在撒谎,你是怎么想的?”

    贼老二急忙答道:“俺没撒谎。将军有所不知,这种事虽然是军中机密,但是俺在鲁**中有线人,哦,就是那个被俺老大死的三弟,是他亲口告诉俺的!”

    刘项闻言怒道:“我没问你这个!鲁国的计划,你们老大已经亲口告诉我们了。用不着你再重复一遍!”

    贼老二答道:“将军息怒,俺老大跟你们说的那些,只是一小部分,俺三弟得到的报才是最详细最准确的!”

    刘项闻言一皱眉头,扭头想王由看了一眼,王由微微的点了点头。刘项扭头问道:“你三弟已经死了,空口无凭,我凭什么相信你?”

    贼老二答道:“俺有证据,俺可以带你们去看。将军也可以把俺老大叫来,俺跟他当面对质!”

    刘项问道:“对质什么对质?这里轮不到你提条件。有什么证据赶紧说,要是有半点虚假,我马上就剐了你。”

    贼老二看看王由,又看看刘项,吧唧了两下嘴,开口说道:“鲁国这次领军的军师叫做公孙无知,他以前是齐国的皇族,俺三弟从前是专门给他养马的马夫。五年前齐国内部突然动乱,齐王说公孙无知意图谋反,要诛他的九族,公孙无知带着几个人逃到了鲁国,家人都被杀了。手下干活的佣人有一小部分逃了出来,他们没敢叛逃他国,一部分跑到了余粮,另一部分跟着俺三弟上山找俺一起当了山贼。”

    刘项听的一知半解,喃喃说道:“什么公孙无知?怎么会有人叫这种名字?大哥,咱们国家有他说的这事么?”

    王由点了点头说道:“不错,确有此事。让他接着说。”

    刘项嗯了一声,扭头对贼老二说道:“你接着说。”

    贼老二接着说道:“公孙无知自叛逃鲁国之后,在鲁王的暗中支持下不停的招兵买马,一心想要报仇。去年的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怎的遇到了俺三弟,于是把俺三弟请到鲁国住了几,谈得甚是投机。俺三弟回来之后又介绍俺老大跟公孙无知单独见面。公孙无知许以重诺,想让俺老大跟他们里应外合夺取莱芜地区,俺老大当时就答应了。只是往后的详细计划俺老大却没有多问,毕竟俺们是山贼,拿了钱办事就行了,行军打仗的事俺们就是问了也弄不明白。”

    刘项点了点头,接着问道:“嗯。这么机密的事,那个什么无知连你们老大都没有告诉,你三弟是怎么知道的?”

    贼老二一口气说了一大堆,口干舌燥,自己还在柱子上绑了一个晚上,难受不堪,动了动子看着刘项示意松绑。

    刘项回头看了王由一眼,王由对帐中兵士说:“给他松绑。置座。”

    众兵士得令,七手八脚的将贼老二上的绳索揭开,又找来个木凳子让他坐下。贼老二接过一瓢凉水咕嘟咕嘟喝了大半,这才又开口说道:“这事说来也凑巧了。在公孙无知和俺们老大见面的时候,俺三弟在外面守候,时间长了,就想找个地方撒尿,路上正好碰到了公孙无知手下的两员虎将在商议军事,此二人一个叫颜盾,一个叫孔蛟龙,以前在公孙无知的家里出出进进免不了使用马匹,时间长了,俺三弟就跟他们俩混熟了关系,彼此都当兄弟对待。他们听说俺三弟是去帮助公孙无知的,都很高兴,于是邀请俺三弟一起商议了些许军事。俺三弟听完了之后,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回来了也没敢宣扬,只告诉了俺一个人。”

    王由听到颜盾的名字,心中一惊,口中喃喃说出了声音:“颜盾……怎么会是他?”

    刘项闻声转过头来,疑惑的问道:“大哥,您说什么?”

    王由缓过神来,答道:“哦,没什么。你接着问他吧。”

    刘项点了点头,对贼老二说:“不对吧?你三弟既然知道了这么重要的机密,为什么连大哥都瞒着,就只告诉你一个人?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只有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如果被我发现你还在撒谎,后果你自己知道。”

    贼老二连连点头,答道:“这件事关系到小的命,不敢有半句谎话。将军有所不知,俺三弟跟俺,乃是一同胞的亲兄弟,可俺老大却是俺在山上拜认的外姓干哥,彼此之间不免隔了一层。俺还有个亲大哥,只是小的时候生了重病死掉了,这个就不提了。俺三弟当时跟俺说,先听老大的话好好配合鲁军,等到事成之后,一起杀了老大,俺们兄弟俩就可以称王称霸了。没成想俺三弟他……竟然被那个畜生死了!三弟呀……”

    贼老二说到此处不哽咽了起来,继而嚎啕大哭,把那贼老大恨得咬牙切齿,后悔当初太过于听他的话了。此人虽然行为彪悍生猛,无奈也是中人,自昨夜贼老三被杀开始,只要一想到三弟,就不自的老泪纵横。

    刘项听得不耐烦,一声断喝:“别哭了!我再问你,你刚才说有证据,是什么证据?”

    贼老二把脸上浊泪一抹,开口答道:“俺有公孙无知写与俺三弟的书信一封,上面详细交代了进攻的时间和路线,大致的意思也是答应事成之后杀了俺老大,推俺和俺三弟为土匪首领,并且赠给多少多少银钱等等。这封信是三天前收到的,俺们接到书信立刻就行动了。”

    刘项见贼老二上被扒了个精光,除了数道鞭痕之外,哪里还有别的东西,急急问道:“那封信在哪呢?”

    贼老二答道:“那封信一直在俺三弟上,你们可以去他的尸体上找。”

    刘项略一思量,顿觉不对,开口骂道:“你他妈放!这种密谋的书信,看完了就应该立刻销毁,你三弟还放在上干什么?就不怕你们老大发现吗?”

    贼老二答道:“将军说的是。按道理是应该立刻焚毁。只是那封书信上清清楚楚写着公孙无知的承诺,又加盖了皇族特有的印记,俺三弟是怕事成之后对方反悔,所以留着那封信做个凭证。”

    王由闻言不由得苦笑起来,想这些土匪真是傻到家了,公孙无知现在已经是叛国之人,皇族的印玺早就失效了。何况他连国家都可以背叛,还会遵守这小小的一纸承诺么?当下派了一名军士出去寻找贼老二所说的书信,然后对贼老二开口问道:“除了这封书信之外,你还有什么证据?”

    贼老二点头答道:“昨夜俺们屠杀匠人活捉铸造大人,只是鲁国的步骤之一。另外他们还要求俺们凿断进入莱芜北麓矿区的必经山路,阻断齐**队的救援路线。如果俺猜测的不错的话,你们的那些匠人进山时走过的那一段山路,现在已经被俺们的人给破坏了。将军可以派人去查看。”

    刘项闻言大惊失色:“什么?后路也给阻断了?他们这是要关门放狗哇!”刘项越想越气愤,一个箭步窜到贼老二的面前掐住了他的脖子问道:“你们这些卖国贼糊涂蛋,你们把后路断了,到时候鲁国的军队长驱直入直接涌进莱芜矿区,能放过一个活口吗?你们就没想过自己要往哪里逃?还说什么许以重诺给你们多少多少好处,这他妈最简单的兔死狗烹的道理你们都不懂吗?”

    “这……这这……”贼老二听刘项如此说,心中也明白了过来,一时语塞答不上来了。被他掐得满脸通红喘不上气来也不敢反抗。

    刚才王由所派的那名军士自帐外走了进来,递给王由一封染着血污的书信。王由打开看了一眼,忙上前将二人分开,将刘项拉出帐子,一边走一边低声的说道:“二弟,贼老三上果然有公孙无知的书信。上面说等他们得到咱爹之后,立刻自曲埠发兵北上,分左右两股兵力直取莱芜。如果得不到咱爹,则将在半个月内发兵强攻莱芜,迅速占领北、东、南三个矿区,一次投入兵力十万人,往后还有后续部队跟进!!这封信是三天前收到的,所以咱们最多只有十几天的时间了。”

    刘项慌忙接过王由手里的书信,仔细看了两眼,开口道:“大哥,这上面还说,公孙无知已经买通了王上边的高官,在必要的时候将会里应外合主动打开国门。可见鲁国这次不仅仅是单纯的军事侵略,而是一次有预谋有内幕的亡国篡权计划!”

    王由重重点头:“是啊,这件事实在是太大了,俺马上派人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临淄禀报王上派兵驻防。若是再稍迟片刻,国家危矣!”王由说着重重的拍了拍刘项的肩膀,面露感激地接着说道:“二弟,这次多亏了你的急智善谋,想到了这么个审讯的方法,咱们才能够得到这样重要的信息。不然的话,我大齐国也许就是到了血流成河亡国失地的时候还是蒙在鼓里呢!”

    刘项一直安静的听着,没有再搭话,说实在的,王由下面还说了些什么他几乎都没听清。因为他此时的心中,已经成了一团乱麻。什么急智善谋?这种审讯手段在人家老美的《24小说》里面都用烂了,自己只是抄来用用而已,说出来惭愧的很。想自己一个艺术青年,一夜之间竟然变成了救主的英雄,又糊里糊涂的肩负起了保家卫国的使命,从手不缚鸡变成谋兵打仗,这个跳跃实在是太大了。要是光讲理论嘛,他自认才思敏捷,战争片也看过不少,为了拍戏大大小小的谈判更是参加了无数,所以摆活起来口才当不输于他人。可要说到真刀真枪上阵打仗,想想都知道自己到时候会被吓成什么鸟样子,保命都成问题,哪还有心思享受王由的马

    真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啊!刘项心里暗暗祈祷道。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入了王由的军帐。王由大笔一挥,顷刻间写就了五封书信,并叫来五名探子。将其中一封并与公孙无知的那封密信一起交给一名探子手中,令其挑选军中最好的良驹,往北八百里加急赶回临淄去。一封奔西交给正在余粮地区勘察农民暴动况的雷恩,令其即刻带兵赶回莱芜助防。另有三封分三个方向火速南下至各国境驻防部队处,请求兵力支援。五名探子纷纷得令离开。

    刘项待王由诸事吩咐已毕,这才再次开口问道:“对了,大哥,刚才那贼老二说到颜盾这个人的时候,您一直在叹息,到底是为什么?”

    王由叹了口气,解释道:“兄弟,实不相瞒,他说的这个颜盾,与为兄倒是颇有些渊源啊。”

    刘项闻言顿感好奇:“啊?大哥您认识这个人?”

    王由摇了摇头,苦笑着答道:“岂止是认识啊,俺与颜盾,曾经是共同学武的师兄弟。”

    刘项闻言眼睛瞪得溜圆:“师兄弟?还有这么巧的事?”

    王由点头答道:“是的。想当年俺与他同时在仙山拜在先师屠龙氏门下学习武艺,当年俺七岁,他九岁。俺们在一起学习了十年,后来他先下山走了。俺本以为五年前他随着公孙无知的家族一起被杀了呢,枉自悲伤了这么多年,没有想到他还活着,唉!”

    刘项看着王由的表,疑惑不解的问道:“大哥,您的师兄弟还活着,这是喜事啊,您怎么还唉声叹气的呢?”

    王由答道:“兄弟有所不知。颜盾当年在山上学习的是刚猛无的刀法路数,说他力敌千军绝不夸张。而且他在山上曾经亲手杀死过神虎,将虎胆生生挖出来吃了,那之后他的格就变得越来越执着,悍不畏死,没有什么能够让他退缩。遇到这么个对手,咱们真是有大麻烦了。”

    刘项听到此处,吓得一机灵,神虎是个什么动物虽然不知,但是力敌千军是什么况还是明白的,眼前立刻涌现常山赵子龙长坂坡上七进七出救阿斗的画面。想想王由这么憨厚的人不可能说假话,他这么形容自己的师兄弟,可信度没有一百也有**十。公孙无知手底下竟然有这种人物,而且还是虎将之一,可见这个人“无知”到了什么程度。

    “那既然大哥跟这个颜盾是师兄弟,是不是可以亲自去见见他,劝他放弃进攻呢?”刘项抱着最后的一丝希望问道。不料王由想也没想便摇起了头,说道:“唉,说起颜盾的世,也是颇为离奇。据说他一生下来就把他的母亲肚皮抓破害死了,于是被他的父亲弃在荒野,是公孙无知出游的时候将他救了回来,在家中养大,所以他跟公孙无知的关系,可以用死忠来形容。哪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刘项沉吟片刻,接着说道:“哦……唉,说不服就算了,大哥您跟他拜的是同一个师傅,又比他多学了几年,轮武功肯定不会比他差的,何况咱们背后还有齐国政府撑腰做后盾,知己知彼,有什么好怕的?”

    王由重重的叹了口气,说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公孙无知手下精兵强将多如牛毛,撇开颜盾不谈,那个孔蛟龙据说也是个十分难缠的角色,这两个人之下,又不知道还有多少厉害人物等着咱们呢,这场仗,可有得打了!”

    *******************************************************************************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国家宝藏》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国战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