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轴 奇人立国 第19回 撕票(1)

    第19回撕票(1)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刘项自人群中冲出之后,向着祭台方向边跑边观察,只见最开始冲进来的那一伙土匪人数虽已有所减少,但是个个杀意正浓,凶残至极。围拢在祭台周围保护着王铁匠的匠人们,虽不说不堪一击,但是苦于缺乏武器,在土匪们的刀剑之下纷纷流血倒地,人数减少的更快,已经剩下不到四百人了。

    再看场中其余匠人,犄角旮旯分散各处,呈一盘散沙之状,或受伤倒地,或边躲边战,虽然反抗力量薄弱,但个个奋勇向前,头并头,肩并肩,互相保护搀扶,竟然没有一个擅自逃跑。

    刘项口中疾呼:“铸造大人有令,手里没有兵器的都跟我来!……”一路跑一路喊,途中路过一个青年,正是当车马阵中奔跑报告铸造大人前方山路被雨水冲垮行进不得的小伙子。小伙子闻听刘项喊叫,脸上一阵疑惑,转过来向刘项问道:“咦?小哥,你刚才不是往那边跑了么?怎么又喊回来了?”

    刘项不容分说,揪起小伙子的脖领子就往前冲:“废话少说,你有武器没有?没武器就跟我来!”

    小伙子被他拽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紧紧跟在刘项的后,口中疑惑却没有减少:“咦?方才您不是说有武器的跟您走么?”

    “那个……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闪开!”刘项说着扭头看见小伙子后一个土匪正举刀砍来。刘项眼疾手快,忙将小伙子扒拉到一边,抬腿就是一脚,直直踹在那土匪的小肚子上,土匪呻吟之际子一低,刘项瞅准了他的面门抡圆膀子一梆子砸下去,将那土匪打倒在地,揪着小伙子接着往前跑去:“看见了么?我这招儿叫做‘撂倒大佛棍’,学着点!”

    小伙子面露感激之色,口中疾呼:“万分感谢救命之恩!小爷们儿的棍法,天下无敌!”

    刘项瞅准空当儿一路狂奔,自人群中挤出条血路来,直奔王铁匠站着的祭台而去。这一路上又划拉了近百名手无寸铁的匠人,抱着团冲到祭台下面正在抵抗第一伙土匪的众人后。

    刘项撂下他们,一气冲上祭台跑到王铁匠边,方才停下脚步,暴喘了几声,便伸手去拉王铁匠。

    “这边这边!那边还有一个!小心!……”此时的王铁匠只顾着指挥鲁塘所带领的一众匠人们奋勇抵抗,也没发现刘项到来,待刘项急急拉了几下他的衣服,这才发觉,转过来瞪着老眼一腔怒火问道:“小爷们儿?!你怎么还没走?便留下来一起送死么?”

    无奈场中喊杀声正盛,他说的什么,刘项是一句也没听清,扒着王铁匠的耳朵大声喊了几句什么。王铁匠先是一阵疑惑,然后又慌忙点了下头,又扭头关照鲁塘等人去了。

    只见刘项话声刚落,方才由他领导的那一小股部队已经汇聚成了一条洪流,消灭了剩下的土匪残余,正押解着十多个活着的土匪赶奔祭台上来。

    那带头的一名汉子,凑到刘项耳边大声喊着:“报告小爷们儿,后来的那伙土匪已经被俺们消灭,活捉了十七个,剩下的都不肯投降,全被俺们打死了!”

    刘项闻声面露一丝喜色,重重拍了拍那汉子的肩膀:“干得好!有思想!又前途!”话声未落,便抢先押过了那带头的贼首,一脚踹在他的膝弯儿处,那贼首应声跪倒。刘项接着拉过王铁匠的躯护在自己的后侧。又自汉子手中夺过一口戒刀,架在那贼首的脖子上。

    汉子见刘项如此做法,立刻吩咐押解着其余土匪的匠人们照方抓药。一时间十几个活捉来的土匪,一字排开俱都跪倒在祭台上,个个呈现待受斩刑之势。

    刘项见大家准备好了,凝神一运丹田气,对着祭台下面顾自砍杀的那另一拨土匪使尽全力气喊道:“台下的土匪,全都给我住手!”但是他一人的喊声毕竟太过微弱,瞬间便淹没在叫喊连天的杀阵中,连呼数声,竟然无人理他。

    刘项扭头对着台上的匠人们一挥手。众人得令,异口同声齐齐喊叫:“都他娘的住手!!!”

    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一声断喝,震动了台下的所有人,土匪们和匠人们暂时停下了厮杀,个个疑惑地注视着台上。

    台下那带头的贼首猛然看见刘项**之人,暴喝一声:“老三!”

    台上刘项所押着的贼首闻声,也忙扭头向场下找准方向,立刻回应:“二哥,快快救我……”刘项不待他喊完,反手一挥,用那碗口宽的戒刀刀面狠狠地拍在了这贼老三的脸上,直打得他牙齿崩落数颗,口吐鲜血不止,一边脸蛋子肿起了老高,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不要脸的土匪们给我听好了!你们的人在我手里,我数十个数,你们赶紧给我放下武器退后,否则我杀了他!十!”刘项对着台下的贼老二高声喝道,一语既罢,作势就将手中的戒刀往贼老三的脖子上蹭去。

    贼老二听到“十”,顿时浑一哆嗦,瞪着台上的刘项愣了片刻,发现他还没下手,这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倒数。急急抬起双手挡着后的众人,虎视眈眈的望着台上的刘项,思考着对策。台下的土匪们,虽然停下手脚,但个个面目狰狞,毫无罢休之意,待到此刻见到贼老二伸手阻拦,这才老实了许多。

    王铁匠一直站在刘项后,本来还是一阵疑惑,闻听刘项此言,便立刻明白了刘项这是在用绑架土匪的手段迫土匪撤退的计策,说着虽然拗口,心中却暗暗赞叹不绝,胆子也大了一些,微一沉吟,当下转到刘项的面前,对着台下的土匪们喊道:“尔等鼠辈听着,你们现在是公然跟国家对抗,后果不用俺多说,你们心知肚明。俺命令你们马上放下手中刀剑武器,速速退后,不然等到官兵到来,你们一个也活不了!”

    “九!”刘项手中的戒刀已经在贼老三的脖子上蹭出了一道细细的口子,虎牙紧咬,神坚定地数着。

    场中的匠人们在双方对峙的这一阵工夫,早已纷纷聚拢在了祭台之下,有武器的护着没武器的,虽然队列阵型不免混乱了些,但是已经不再是散落各处的散兵游勇,而是一个真正集结在一起的兵团了!众人见铸造大人已经对土匪头目公开叫板,不约而同纷纷高声呼应起刘项的数数声来。

    刘项低头大致扫了一眼,见还剩下六七百人的模样,剩下的,都已安静地躺倒在场中各处了,一股悲愤不涌上心头。

    “八!!”那喊声宛如山呼海啸一般此起彼伏,频频向土匪们撞击过去。饶是他们平里杀人不眨眼,此时心中竟也升起了三分惧意,个个盯着贼老二,等待着他的指示。

重要声明:小说《国战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