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轴 奇人立国 第18回 暴力分子

    第18回暴力分子

    只见祭天场一角的木栅栏后面,影影绰绰的窜出了百余陌生人,个个手执刀枪,在火把的照映下散发着吓人的寒光。www.那百余陌生人也是个个面露凶光,杀气腾腾,没等场中匠人们反应过来,便已推翻了木栅栏,向着人群冲杀过来!

    那木栅栏本是为了防止野兽冲入,哪里能受得了人为破坏?一阵砍砸之下,俱都散落在地。更有甚者,那伙人前面冲锋,后面剩下几个在木栅栏上浇了些油,一把火点着了!

    土匪!

    一个念头在刘项脑中一闪而过。体还没来得及赶上大脑的节奏,那百余土匪便已然冲入了人群,砍杀了二十几个匠人了!祭天场中一时之间四肢乱飞,污血横溅,火光四起,哀号震天。见过打群架的,可没见过这样的集体大屠杀。更何况那些膘肥体壮的土匪正在对付的,是个个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

    刘项瞪着血红的双眼,本能地喊了几句:“杀人啦!报警!快报警!”,便猛然跌坐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脑中空空如也什么也反应不过来了。

    刚刚还念叨保佑万民避祸灾,这马上就来了**,真是讽刺死人了!看来人定胜天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眼见土匪们越杀越凶,己方死伤越来越多,别说没有警察,就是有警察这会儿报也不赶趟儿了!

    刘项正在愣神之际,人群之中忽闻几声模糊的大叫传来:“小爷们儿!小爷们儿!”

    刘项扭头一看,却是几个颇为面生的匠人手持镐头、铁锹等劳动工具正朝自己冲来,一到跟前,不容分说架起刘项便往祭天场的另一侧挤将出去,边走边说:“小爷们儿,这是土匪来抢山了,铸造大人命令俺们带你先行逃走,万万护你周全,你别往后看,快快跟俺们走!”

    感动啊!这些匠人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了,竟然还不忘保护我这个外乡人。听到“铸造大人”,刘项心中顿时血沸腾,心思也稍微活络了几分,忙拉住边的匠人们急停站住:“不行,各位大哥,我年轻,自己能跑。王老伯岁数太大了,你们赶紧回去保护他!”

    感动啊!这小爷们儿自己的命都快保不住了,还不忘先去保护老者。几个匠人此时倒是与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小爷们儿心意相通,心中本就不放心铸造大人的安危,闻听他如此说,草草感谢了几句,给刘项指了条明道,便都纷纷向那祭台方向窜去。

    刘项远远望见王铁匠正神坚毅地站在祭台之上,台上台下已有好多汉子护住了他的躯,木匠大哥鲁塘也在其中。转头再看,原本从祭天场一角冲出来了那群土匪,此时正在人群之中乱撞,一步步向着祭台方向近,想必他们的目标,正是那祭台上的铸造大吏!

    刘项正待定神思考,突然又听闻后又有阵阵叫杀声传来,扭头一看,好家伙,只见刚刚几个匠人给他指的那条出路方向,也有百十来个手持刀剑的土匪点燃了木栅栏推到一侧,朝人群之中冲了进来。刘项只觉背后一阵发凉,幸亏哥哥反应慢半拍儿,要是真听了那几个大哥的话朝那个方向逃走,说不定早就被剁成馅包饺子了!

    眼下两拨土匪左右开弓,前后夹击,势万分紧急,刘项四下巡视一番,自地上抄起一截木棍,便朝着后来那拨土匪的薄弱侧翼冲去。

    虽然没有打过群架,但是各种层出不穷的电子游戏和诸如《古惑仔》、《斯巴达勇士》等等中外群殴猛片早已将他们这一代人熏陶成了准暴力分子,深知遭到突然袭击时,必须做到两点:一是保持镇定,冷静分析敌我趋势。二是找准时机,专捡对方的软肋孤注一掷地猛攻。

    刘项一边跑,一边仔细观察着那一群土匪的阵型,只见对方虽然人数不少,但是密度并不高。也许他们是因为想要速战速决,在诺大的祭天场中迅速控制局势,所以战线拉得过长,一百多个土匪,竟然抻出了五六十丈远,三两一伙儿,四五一撮儿,只顾着往前方冲杀,与另一拨土匪在祭台处汇合,却忽略了后方防守。这个时候如果集结一部分力量闪到对方后路向前推,个个击破,想要扳回局面应该还是有希望滴!

    刘项本来就是一个寻死之人,自己想死死不成,不想死偏偏又有人来索命,妈的,逗哥哥玩儿么?命一条,想要拿去!死哪不是死?你要是豺狼,我就是疯狗,愣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想定之后,心中早无惧意。拎着木棍一边奔跑,一边口中大喊道:“铸造大人有令,手里有武器的都跟我来!……他妈的这是铸造大人的命令!”

    一路跑一路喊,待奔到土匪群的后,已经划拉了不下五六十个民兵武装力量。马不停蹄按照事先想好的既定方案,带领大家向前推去,首当其冲抡圆了膀子一棒子砸在最后一个土匪的头上,那土匪顿时脑浆迸溅,哼也没哼一声便栽倒在地。刘项后的民兵们见势也都纷纷开动,好几十个人对付三两个,任你是训练有素的士兵也招架不住。

    一番冲击下来,这一群土匪,已经堪堪剩下了不到四十人,待到发现况不对,回过头来观察时,刘项带领的小股力量已经冲到了跟前。

    这群土匪见势有变,也不再往前冲了,迅速集结,调转枪头便要与刘项等人开战。双方在一瞬间形成对峙之势。

    刘项手下格温顺善良的匠人们,经方才冲杀了一阵,已经个个杀红了眼,又受着刘项不停的歪理蛊惑,说什么“咱们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条浴血的火龙,铸造大人便是那龙头,他要是被土匪杀了,朝廷必定向你等问罪,到时候七大姑八大姨都得砍头。兄弟们,为了你们的家人,为了铸造大人,跟我……冲啊!……哎呀我去累死我了。”一番话虽然说得乱七八糟,不知所云,但是其中的厉害关系还是能够听清楚的,于是再次紧密地团结成一个以刘项为领导核心的微型兵团,向着那伙土匪虎视眈眈,伺机而动。

    那伙强盗本就杀人成,残暴不堪,眼见面前一小撮儿反抗力量个个都是手持农具的弱小平民,哪里还会放在眼里?想也不想,提着刀剑便向刘项等人冲来。双方将将快要碰撞在一起的刹那,不料这伙民兵却突然分做两股左右散去,在两侧攻击了一阵,又在土匪们后再次集结,与场中的其余大部分匠人们连成了一体,死死地将他们与前头的那一群土匪从中隔开,再也冲入不得。

    那带头的土匪见去路已被阻断,前方的同伙又渐渐呈现被人群冲散的势头,无奈己方却人数甚少,不敢贸然进。顿时暴跳如雷,咒骂之声不绝,瞪着一对熊眼注视着对方阵中一个衣着古怪、正拄着两腿不住暴喘的少年。

    辨认出他就是刚才反抗的小股民兵首领,忙对边的土匪大声喊道:“弟兄们,就是那个黄毛小子刚才带头捣乱,咱们先把他给宰喽,再去料理其余的熊包蛋!”

    众土匪得令,迅速呐喊着提刀向人群中的刘项杀将过来。

    刘项见对方势头朝向自己,吓得冷汗直冒,气还没有喘匀,便扭躲进人群中,口中连呼:“兄弟们,按照我之前跟你们说的方案反击!小弟我去搭救铸造大人去啦……啦……啦!”一腔指示拖着颤抖的长音,向那祭台方向越跑越远。

    方才受刘项带领的那一小撮儿队伍,自融入大部队之后,又有一百多名匠人反加入了进来。相比之下,眼前的三四十个土匪便可以说是少得可怜了。众人振臂疾呼,迅速分散开来,形成一个圆圈,将那伙土匪包围起来,一起向中央攻击,一时兵器铁器碰撞在一起叮当乱响,打得好不闹!

    *****************************************************************************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撕票》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国战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