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轴 奇人立国 第14回雨中曲(3)

    鲁塘见找到了小爷们儿,也算不辱铸造大人的使命了,心中欢喜的很,也不去与他再多盘问这其中曲折,大步一跨,拉了刘项的手便往回走去。

    “啊!”刘项顿时感觉手腕处一阵钻心的疼痛,本能的将手抽了回来。原来是那鲁塘一只粗糙大手正好掐在了他的手腕伤口处,他一个干惯了粗活的木匠,手里哪里分得出轻重,登时便把那伤口捏出了鲜红的血汁。

    鲁塘被他这么一叫,吓了一跳,只见那小爷们儿正使劲捂着自己手腕,眼中似有泪水流出,心中一紧,忙将他胳膊抓起,向那伤口处看去。眉头一拧,厉声暴喝:“啊?!什么人这般歹毒,将小爷们儿伤得如此严重?”

    刘项强忍住了疼痛,自痛苦间勉强挤出一丝尴尬的笑容:“鲁大哥莫急,没什么人伤我,是我自己干的。”心想割腕输血这种事太不靠谱了,说出来谁信?况且昨晚的遭遇也太过离奇了些,到底是真事还是在做梦,一时之间就连自己都搞不太清楚,说更说不明白,索略去不谈了。

    鲁塘听闻小爷们儿说是自己干的,又是震惊又是疑惑,见那伤口长有寸许,深可见骨,光是想想那血流如注的场景便已毛骨悚然,这小爷们儿这是唱的哪出儿?连忙问道:“小爷们儿你疯啦?好端端的何故如此自残?莫不是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打算结果了自己命?”

    哇靠,演得这么真都被你看穿了,老子这导演当的真是失败。见鲁塘不依不饶连连问,刘项只能再发胡邹神功,干笑着答道:“没什么没什么,鲁大哥有所不知,在我的家乡有个习俗,每逢月初月末,都要举行一次自残大赛,谁自残的厉害,谁得到的票数就越高,奖励就越多。过年过节更是频繁,花样层出不穷,小弟我早已习惯了,鲁大哥不必担心。过两天就好,过两天就好。”说罢一抹额头冷汗,慌忙带路向前逃去。

    鲁塘听得云里雾里,不甚理解。这是什么奇怪的习俗,便拿自己的心血胡乱闹着玩么?一颗脑袋摇得拨浪鼓一般,跟着刘项的**后面把那驿店方向走了回去。

    一行几人行不多时,就见那得到消息的铸造大人王铁匠早已等候在了树林边上,见鲁塘跟着刘项回来了,心中一颗巨石这才落了地,脸上现出了安慰的笑容,朝着刘项等人迎了上去。

    “哎呀,我说小爷们儿,你昨夜倒是去了哪里,怎的连个招呼也不打一声?害得老朽担惊受怕了一夜啊。”王铁匠说着连连顿首,长长舒了口气。

    “呵呵,王老伯,您别担心,我从小走南闯北,风餐露宿惯了,睡在哪都是一样。”刘项嬉皮笑脸的打哈哈。

    王铁匠却是一本正经,脸上严肃的答道:“这话是怎么说的?小爷们儿你本来就有重伤在,自当好好休息,不宜着凉受寒。昨夜风大雨大的,你就这样冲了出去,若是遇到了贼人,或者再冻出个好歹来,可叫老朽如何……咦?”

    刘项将见王铁匠说了一半,话音停在半空,眼睛却紧紧盯着自己的上打量,这才想起昨夜为给那神秘姑娘止血,亲手将自己的一耐克扯了个稀巴烂,连忙干笑数声,顺口邹道:“呃,呵呵,我昨晚可能是酒喝多了,没事儿爬树玩,不小心蹭的。王老伯不必奇怪,我经常耍酒疯的。”

    但王铁匠似乎是没有听见他的说话,仍然盯着他的上,缓缓走到跟前,伸手将他的衣衫掀开,面露惊疑之色:“小爷们儿,你上的伤……”

    只见王铁匠手指之处,刘项前那些缠绕着的绷带已有些许脱落,原本伤痕累累的膛,竟如刚刚打磨过的铜镜一般,光滑白嫩,一马平川,哪里还能寻得半点曾受过重伤的痕迹?!

    刘项急忙脱下外衣扔在地上,唰唰几下将上缠绕的绷带尽数解了下来,转来转去,周上下竟然已无半点伤痕,就连那手腕处昨夜新受的刀伤,也已经开始结痂了。

    王铁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凑近了刘项的前仔仔细细的观看了半晌,又伸出小指头在刘项前的皮肤上轻轻戳了几下,无比认真的表抬头问道:“小爷们儿,疼么?”

    保守点说,以他上先前所受的那些伤,若是换做别人,即便不死也大有变成甲等残疾的趋势,就是吃上一百斤千年人参灵芝,也不可能像他这般体力充沛容光焕发精神奕奕的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项惊讶的程度不亚于王铁匠,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小爷们儿,你真乃神人也!”王铁匠的招牌夸奖再次袭来,听得刘项精神抖擞,自己竟也似有几分相信了,高声随和道:“是地是地,老子我真乃神人也!”

    鲁塘等在场的其余人等见了铸造大人与那小爷们儿二人如此**的惊叹,也都纷纷围拢在刘项的前。一时间,刘项的部成了展览文物,吸引着一圈老爷们驻足瞻仰,啧啧称奇,景好不壮观。众人指着刘项坦然露出的襟指指点点评议了半天,才将这话题依依不舍的撂下了。

    抬头看看高悬的暖阳,想想也该是上路的时间了,王铁匠收了惊诧的神色,恢复往常平静的语气对刘项说道:“小爷们儿,时候不早了,前方还有二十几里地便到了矿区,咱们还是抓紧启程吧?”

    鲁塘等王铁匠说完,急忙插嘴道:“是啊是啊,到了矿区,明便要施行祭天的仪式,实在是耽搁不得了。”

    祭天?刘项听闻鲁塘此言,心中一阵好奇。转念想想也对,这个时代充斥着封建迷信思想,挖矿属于采撷大自然资源,事先搞个仪式向上天的领导通报一声也是顺理成章了,就是不知那祭天仪式都有什么节目。走吧走吧,老子也跳一把大神儿。想罢便随着王铁匠等一行众人说说笑笑着往林外马场前的驿店行去。

    只是刘项一边走,一边还不能抛下心中的疑惑,思来想去,也只有昨夜梦中听得的那一曲妙音可以作为解释。没想到听那小妞弹琴,除了能够消解心中愁苦之外,竟然还伴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补血养颜之功效?唉,早知道把我那个iPOT带来录上一段好了。

    除了寻找刘项的那一百来个人正在陆续赶回之外,其余近千人的车马队伍却是早早就已经准备停当,此时呼呼拉拉的排在驿店门外的大路上,只等着铸造大人寻那小爷们儿回来,一声令下,便扬鞭启程了。

    *********************************************************************************

    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饥饿》分解……

重要声明:小说《国战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