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轴 奇人立国 第13回 雨中曲(2)

    第13回雨中曲(2)

    雨总是多物,

    一片浮云万点

    桃花正待润苞露,

    化作新红梦里陈。

    (PS:吟诗作赋不是不会,主要是嫌麻烦。偶有兴致浪几句作为题首,说的就是那么个意思,看官大人领会精神就行,以后自会理解其中寓意。战国时期确实没有七绝五韵唐诗宋词。文字嘛,摞在一起达到描写和叙事作用是首要,至于具体是横着摞还是竖着摞,用一句老罗的话讲,仁者见仁,者见了,呵呵。不必过多争论,以后不再解释了。)

    一场雨过后,空气清新,万物复苏。一抹抹新叶上的露珠里,正折着太阳的光辉,晶莹剔透,色彩斑斓。从那光洁的水晶之中,仿佛能看到一两只降落枝头的归燕,那黑黝黝的小眼睛忽闪忽闪,正在啾啾的歌声中,去见证那新一轮的生机盎然。

    巨岩下,桃花树前,一男一女并肩靠着树干卧坐着,女子的边倒竖着一个黑布缠绕的长方形物件,隐约露出了几根琴弦。男子的头歪在一边,无甚动静,仿佛仍在熟睡。那黑衣女子鼻息均匀,脸色看上去已经有了些许红润。

    暖暖的阳光照在二人的上,舒服至极。女子的双眼不堪那阳光的明晃,眨了一眨,便缓缓睁开了。

    受重伤,昨夜又淋了场雨,这时脑中顿觉一阵剧烈的疼痛。恍惚间正,却突然发觉自己的手上有些异样,低头一看,心下不一惊。只见她那小小的左手,正与边倒着的一名衣衫破烂的男子右手紧紧相扣,十根指头粗细分明,便如天生嵌在一起的一般。两人的腕间,暗暗的存有一丝血迹,只是已经干涸结痂了。胳膊和腿上,衣服撕口处可以看见三条紧紧系着的布条,已将诸多伤口处的血止住,见到此此景,女子脸上登时浮现出一抹愠红。定神想想昨夜遇刺致伤的遭遇,再联系眼前的画面,心中惊疑更甚!莫不是这少年公子将自己的血脉注入了我的体内,救了我一命?!

    黑衣女子神思慌乱之下,小心翼翼的伸出右手,探到那男子的鼻下试了一试,中一口长气,这才缓缓的舒了出来。

    坐在树下一夜,体都已经麻木了,女子原地没动,眉头轻拧,昨夜这少年公子几番寻死的景,再次浮现在眼前。见此人年纪轻轻,无病无疾的,难道是遇到了什么莫大的惨事,才会如此轻舍自己的生命?想到此处,黑衣女子摇头叹了口气,便轻轻地将自己的左手自那少年公子的手中抽出,晃悠悠站了起来。

    如此以命过命的大恩,本该当面隆重道谢,但念及自己的份,加之有要事在,又见那少年熟睡中的恬静模样,还有自己上这般狼狈的形,这诸多因由,却俱都叫她无从开口。想了又想,叹了又叹,终是没有将其叫醒,只是将那少年公子的体正了又正,完整的靠在树干之上,又从自己上解下了一块巴掌大的物什,揣与那少年公子的怀中。

    诸事已毕,执起了倒竖在一边的物件,注视着那少年的脸,轻轻的倒退了几步,定了定心神,终于脚上一发力,宛如一片扁叶似的腾在了空中,辗转腾挪间,已然飘出了丈余,于那大片桃花树尖几番起伏之后,便就消失无踪了。

    那女子人虽消失,后却留下一阵阵虚无缥缈的琴音。那琴音,宛如自己长了翅膀一般,由远及近,悠悠然绕树而下,围绕在那巨岩之下的少年边,恍如天籁之声,舒缓轻柔,绵绵不绝,经久不息……

    ……

    “小爷们儿!小爷们儿!”一阵阵叫喊声自树林外面传来,打断了刘项的清梦。缓缓睁开双眼,顿觉手腕上一阵疼痛。

    没死?他妈的,人头碎大石被人阻拦,割腕自杀还能自己醒过来了。人能衰到这个份儿上还真是不容易。好好整理整理可以拍一部惊悚电影了,名字就叫《完美**》!

    要说也真是奇怪,刘项自从醒来之后,除了手腕子上有些疼痛之外,上各处都感觉轻松了许多,心里也不那么难过了。昨夜梦中恍恍惚惚间的那曲妙音,听了叫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舒畅之感,仿佛你就有再大的苦难悲哀,也能叫它给化解了,直教人有一种……有一种忘记忧愁,好好活着的美好愿望。

    “小爷们儿!在这呢!俺找到他啦!”又是一声叫喊传来,似乎比刚才还近了些,听声音颇为耳熟。刘项揉着脖子眯缝着眼自树干后面探出半个脑袋远远望去,只见远远的正是木匠大哥鲁塘举着一根已然熄灭的火把向这边冲了过来。

    刘项见到熟人了,脸上神也舒缓了不少,拍拍**将,却感觉怀中似乎装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伸手入怀将其取出,却惊奇的发现此物乃是一块纯金打造的凤凰形状的令牌,那小小的金色凤凰盘桓在令牌周围,头颅高高扬起,栩栩如生,看了叫人好不喜。那令牌当中,不偏不倚正正嵌着一个浮雕小字:“罗”,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正皱眉沉吟间,猛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四下张望一阵,昨夜那女子却早已去得无影无踪了。想必这金砖应该是那个姑娘留下以资感谢的,这上面的罗字,也不知是她的姓氏还是什么指代。刘项心中顿时颇感欣慰,救活了就好啊,老子想死死不成,救人倒是一救一个准儿,还得了个金砖做的名片留作纪念,太他妈有收藏价值了,这买卖做得真值。心想以后没事就多往石头上撞上几回,没准就能成富翁了。

    一边**的计划着,一边缓缓站起来,拍了拍上的泥土。那鲁塘后跟随着几个人,正好奔到了刘项的面前。

    “小爷们儿!哎呀,谢天谢地,总算让俺找到你了。”鲁塘跑的满头大汉,眉开眼笑的盯着刘项说道。

    刘项歉意的一拱手:“鲁大哥,实在抱歉,昨天晚上我脑袋一时短路,犯了糊涂,跑了出来。叫你们大家担心了。”

    鲁塘急忙摆了摆手说道:“不碍事不碍事,能找到你就是再好不过了。哈哈哈。你不知道,昨夜你跑出去之后,迟迟不见回来,铸造大人急得直跳脚,即刻着令我等百余人,往这漫山遍野的岔路树林中寻你,算算时间,可是整整找了你一夜呢!你是迷路了咋的?怎么跑到这桃花林里来了?”

    刘项尴尬的挠挠后脑勺,冲出来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理由,断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了,只能胡乱编个借口说自己喝醉了,神智不甚清醒,也不知道怎么跑到这里的,坐在树下睡了一夜,这才醒来。

重要声明:小说《国战指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