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涉修仙界 第一百四十七章 毛遂自荐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近海门离白云阵遮掩小山不远的,那里靠近海岸,附近皆是渔民,近海门门中修士大多皆是在此地渔民的子女中挑出,而且此地渔民也都知晓有如此一个道观,观中道长神通广大,其中还有三名道长还能飞天遁地,对这三名半仙道长充满着敬畏。wENxuEmI。cOM

    而此时,近海门三位白发飘飘,仙风道骨的道长却是愁眉苦脸,都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近海门掌门听了自己徒的讲述,顿时将出门在外的另外两位金丹修士招了回来,聚在一起商量着,可是商量半天还是没有个头绪,也不知那“前辈”到底什么意思,不过听其语气,这前辈应该是金丹后期修士了,莫非真的要做近海门客卿长老?

    近海门掌门李开河一阵心烦意乱,朝另外两个老头说道:“这位前辈说我近海门要多出一名金丹后期客卿长老,你们说,这人图什么?图名?已经是金丹后期了,只要多出席几次修仙界中大会,按照其年纪轻轻,那里会没名气?图利?这小旮旯里哪有什么宝贝?莫非......”

    担任近海门左护法一职的吴正德闻言,捏了捏下巴上几根虽长却是稀稀拉拉的白胡子,摇头晃脑道:“老夫认为并非如此,灵泉所在你知我知,钱何老匹夫也知,可除却我等三人,谁都不知道我近海门有一眼灵泉。”

    右护法钱何听吴正德说自己是老匹夫,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骂骂咧咧说道:“吴老头,你少给我称老夫,百里外小山上那位金丹后期前辈说不定岁数比你大了许多,到时候一句老夫说不定就将你命断送了。”

    吴正德一听有理,也不和钱何斗嘴,嘿嘿一笑,说道:“那是,那是。”

    李开河叹了口气道:“这灵泉一事,就我等三人知晓,我三人又不会透露出去,此人定不是为灵泉而来,到时候再随机应变吧,只要近海门没有灭门之忧,我等三人也不必如此担心。”

    吴正德和钱何听李开河如此一说,也不再言语,告退后回自己休息的地方去了。

    在张大友回门派禀告这事五天之后,一道不起眼的遁光呼啸而来,看门弟子得到掌门嘱咐,马上传讯给掌门,李开河一听可卿长老到了,急忙召集了自己两位师弟,以及数名筑基弟子,慌慌张张出了山门前来迎接,等文与逸来到了这便宜邻居家门口,近海门掌门率着门中拿得出手的修士全部站在外头,恭恭敬敬排成一排,等他一落地,近海门修士齐刷刷作揖,恭敬说道:“恭迎前辈。”十几人齐声唱喏气势也是十足,加上众人说话时有意无意运上了一丝灵力,只把和文大哥同乘一柄飞剑的晏灵芝吓了一跳。

    张大友也拱着子,见当遇到的女被前辈载着过来,面皮一跳,随后看到小畜生还懒洋洋趴在前辈肩上,又是庆幸不已,随后又低下了头。

    文与逸也是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看到面前三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拱着子,自然有些不自在,急忙过去扶了一把,将近海门李开河直了子,朗朗说道:“道友快快起来,这可是要折杀唐逸。”

    文与逸当时在孟城便是用的这个名字,自己也觉得用这舒服,加上自己要去慕华城报仇,用真名也是不方便,于是一直在用这个化名。

    李开河和左右护法对视一眼,眼中不知闪现了畏惧震惊还有一丝兴奋。现在太封修仙界有风声,罗刹门二少主被杀,两件护灵宝被夺,罗刹门派出夫妇真君,也被斩杀,又失一件灵宝,罗刹门门主极怒之下派出三名金丹后期修士前去追杀,谁知这三名金丹后期修士狼狈逃回,如此一来,唐逸之名在太封大陆修仙界开始流传出来,名头不下于一个大门派掌门,如今又如此一位修士担当门中客卿长老,可能是大难,但也可能是近海门崛起的大贵人。

    而其他低阶修士显然也听过唐逸,脸上表生动到极点。李开河显然也意识到人多口杂,顿时下了口令,此地修士皆是近海门核心弟子,有了口令,自然也不会随意乱说,以免给近海门带来灭门之危。

    随后李开河才对文与逸说道:“我名为李开河,这两位是李某的师弟,左护法吴正德,右护法钱何。唐前辈.....”看了文与逸年轻的面庞,顿感尴尬,顿了顿改口道:“唐道友,屋里请,李某和两位师弟正有事请教唐道友。”

    文与逸看到低阶修士们一副怪异模样,心中好奇,但此时也不是问及此事的时候,便随着李开河以及另外两位金丹老头进了道观。一进道观乃是大,供奉的是近海门祖师。一干人等进了近海门议事内,随后筑基修士全部退出,内里头只剩下文与逸,晏灵芝和三位近海门高层修士。

    “唐道友,实不相瞒,道友名气太大,李某唯恐树大招风,因而在外头下了口令。”李开河不等文与逸问道,便挑起了话头。

    晏灵芝一听文大哥名气很大,料想唐逸又不是文大哥真名,不免小女孩心,一时好奇说道:“文......闻得太封大陆上厉害修士不胜枚举,唐大哥也有名头?”

    李开河正想解释,一旁吴正德便插口道:“怎的没名头,灭杀罗刹门二少主,夫妇真君重伤三大真人,夺三宝,可是大的吓人。”

    晏灵芝一听,眼睛唰得一亮,还想追问,文与逸咳咳两声后,吴正德便知道唐道友不想让晏灵芝知道许多,只得缄默不语。不过光知道这点就足够了,晏灵芝对文大哥的儒慕之又深了一分,随后乖巧的站在一旁不语。

    随后李开河接口道:“唐道友,近海门这道观小啊。”

    钱何也说道:“正是,此地一无充沛灵气,二无天材地宝,三无洞天福地。近海门还真的一无所有。不知道唐道友所说的那位金丹后期修士为何乐意来敝派当客卿长老。”

    文与逸见三个老头战战兢兢,也有些不忍,端起茶几山瓷杯喝了一口清茶,润润嗓子说道:“三位道友放心,那金丹后期修士正是唐某,唐某并无什么图谋,就是想借贵门派安置一下妹子而已。不过为了使妹子住在这近海门名正言顺,唐某才毛遂自荐,希望能当贵门派客卿长老,至于我能给贵门派的好处,嗯,我为近海门炼制几件灵器如何?若以后近海门有什么危机,我定会在力所能及时,出手相助。”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