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初涉修仙界 第一百三十五章 孤岛,乾坤宗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北冥海上飘着一座小荒岛,空中俯瞰而去,四周皆是湛蓝的海水,一片蓝色中点缀着一点土黄,仔细分辨,还能在上头发现蚂蚁一般的小东西在蠕动,空中也有一个个小黑点。weNxUemi。Com

    蛇头人站在洞口,给人感觉十分寒的小眼睛不断地眨着,减了几分森,平添几分和气,当然,旁边众多修士是不敢和一位蛇头修士来近乎的,光是元婴修士这一份,就使得他们恭敬的站在此地,喧哗吵闹,那里敢打架斗殴。更别提蛇头人一脸蛇皮鳞甲,面目狰狞不善。

    “各位道友。”蛇头人声音夹杂一丝灵力,有些聒噪刺耳的声音传遍了又聚集起来的近百名修士耳中,其中的金丹修士只感到有些难听,可是一些筑基修士却脑袋一沉,口发闷,仿佛被大锤锤了一下般难受。

    蛇头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使得一些低阶修士有些不适,继续说道:“我乃是乾坤宗看山灵兽。我宗宗主上感天意,运用大神通开辟此幻境。在下奉宗主之名将此幻境借给无修炼之地的的散修们,以让众多四处奔波,无所依仗的修士们有一处安立命之场所。此地不设门派,仅仅为各位道友提供一处落脚之地。想要居于此地的道友在这玉牌上留下个烙印,便可以进去挑选修炼场地了。”

    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修士低声讨论着,原本听说此地出了宝贝,前来想要浑水摸鱼,谁知道传言黑水寨修士占据了入口,可是现在去迸出个蛇头元婴修士,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于是乎交头接耳说个不停。

    蛇头人见竟然没有人过来留下自己的灵识烙印,也不急,一声吆喝:“这幻境中有五大,偏小屋更是多,但是适合清修了仅仅只有几十处别院而已,晚了可就没了。”

    蛇头人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出来时二人将这幻境的探寻了个边,屋子倒是许多,可是最适合修炼的地方却只有寥寥数十处而已。而其他地方,应该是当年五行让筑基期炼气期修士还有一些打杂的外事弟子居住的地方,这几十处适合静修的地方当年应该只有金丹后期修士才有资格居住。

    此话一出,马上有一名老汉模样的修士踏剑飞了过去,嚷道:“老夫活了一大把年纪,现在便求个安稳住所。”老汉边灵气波动并没有掩饰,比起金丹中期顶峰还要厉害一点,只是还没有进入金丹后期。蛇头人点了点头,袖袍一挥,一块巨大的玉牌朝老汉飞来,老汉也不废话,分出一缕灵识投入玉牌,然后朝蛇头人一拱手后大摇大摆进了幻境,所谓的乾坤宗宗主以大神通者开辟的幻境。这个名字也是蛇头人和文与逸合计出来的,不敢称其为五行门山门,于是捏造一个子虚乌有的门派,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有了带头羊,心中有所异动的散修纷纷朝玉牌飞去,也有一些修士祭出一张张传讯符,可能是在通知其他散修,也可能是门派中的探子汇报探听结果。不过仅仅一会儿,便有近二十名金丹修士进入了幻境,筑基修士少些,不足十人。如此一来,其他散修和有门派的修士都心急如焚,不管是想要得到一处安立命的散修还是想要进入幻境一探虚实的门派修士,都知道蛇头修士所说的幻境一旦被瓜分完,那他们便没有机会进入这幻境了,于是乎,天上来来去去的传讯符愈发多了。

    在蛇头人障眼法帮助下使用了土遁术带着薛玲远离洞口的文与逸看着蛇头人摆出了一副倨傲的有趣模样,不由有些奇怪,这被关了千年的蛇头人竟然如此好玩。眼角余光瞥到薛玲,竟发现她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不过等他盯着薛玲嘴角时,并没有发现薛玲在笑,这名女修脸上依旧是麻木神

    也不再去管这蛇头人如何折腾,文与逸一拍芥子袋,取出了墨鳞云。薛玲眼睛一亮随后又黯淡下来,这明显又是一件奇异灵宝,可惜即便自己看到了又有何用?

    文与逸用混杂着的灵力催动了墨鳞云,带着一脸毫无表的薛玲,朝灵沙岛群飞去。他需要一处安静场地,好好修炼五行术,否则以后对敌时,混杂着的五种灵力会拖累他施法速度。记载在玉简上的五行术则有着如何使用五种混杂灵力甚至将五种灵力归于一种的法诀,只是五行归一却是十分之难。连第二位五行尊者,被人偷袭至重伤,最后在玄冰煞气浓郁之地,施展五行归一,想一举突破瓶颈,可最后还是留下一张纸条后死去。

    五行炉应该是第一位五行尊者从地下取来后布置在幻境入口做阵眼的,五行炉中一缕残魂便是是第二位五行尊者的残留下来的,只是被文与逸这不孝徒孙一发怒,直接抹杀了。

    墨鳞云乌气滚滚,载着一男一女,朝灵沙岛群飞去。

    到了他花费了一百灵石租来的洞府口,文与逸取出二刀玉简,往光幕上一照,随后便和薛玲一同进入了洞府之中。

    洞府很是干净简洁,主间里除了香木大、桌椅外,还有还有两个小间,一间为打坐炼气之密室,不过基本上修士都不会再进密室炼气,因为主间便已经够隐蔽了,何必多此一举。一间为蓄养灵兽的房间,不过文与逸也不会使用,毕竟小畜生要是呆在外头,便会一直趴在他肩头,那里会把小畜生养在畜兽栏中。

    叫薛玲坐在木上,薛玲也不反对,怔怔的坐在木上。

    文与逸低着头,看着薛玲,脸上没有什么感流露,只是淡淡问道:“恨我吗?”

    薛玲抬头,看了一眼面前鼻直口方,弱冠书生一般的文与逸,轻轻的点了点头。

    文与逸微笑:“想要杀我吗?”

    薛玲摇头,随后叹息。蛇头人教给文与逸的血咒制十分厉害,纵然薛玲恨文与逸恨得要死,可是并无杀他之意,所以薛玲现在脑中全是一团浆糊,剪不断理还乱的感夹杂。

    “你好好休息,我闭关一些时。”随后单薄影便进入了那间打坐炼气的密室。薛玲心中一暖,又是一酸,随后眼中温烫泪珠滚滚而下。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