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小畜生的危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文与逸上已经有近两百块灵石,所以他也不准备再去挖灵石矿藏,毕竟这不过是给低阶修士一个赚灵石的机会,跟种植看护灵草一样,只要你有足够的灵石,你不去,自然有其他人去,因而这几文与逸足不出户,专心致志参研着《符箓》。wenxuemi。com几下来,整本书竟然都被他一字不漏的背了下来,只是上头有许多符文形状难记的很,不然就是这本书丢了,也没关系。

    期间,黑子也来过一次,不过明显不像以前那般说说笑笑,虽然也不提起那的事,但是文与逸知道,黑子恐怕是发现什么漏洞了。文与逸要归还他灵兽袋子,可黑子却是说什么也不要,理由是灵兽袋比起狼魃王廉价很多。既然如此,文与逸也不做作,不在强硬要归还灵兽袋。黑子待了一会,觉得没什么话好说就离去了。文与逸望着黑子的背影,心中感叹,既然有了隔膜,恐怕也当不了兄弟了。

    等黑子离去,文与逸平复了一下心,忽然想起好久没看腰间灵兽袋里头的小畜生了,袋子上头的线一解开,随即而来的是一团红霞,红霞一卷而过,被吸回芥子袋后一头似貂非貂的小东西出现在房中。

    “小畜生,醒了!”文与逸脸上一喜,不过马上又心揪起来。小畜生仿佛并没有听到一般,双目紧闭,直直的站在那里。

    “吱”小畜生眼睛突然一睁,喉咙中发出一声不同平常的叫声。文与逸骇然发现小畜生那双眼睛如同充满血液般通红,上的毛也全部根根竖起。皮毛下肌如同蚯蚓钻土般扭曲起来。

    文与逸此时竟然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然想起了灵兽袋,解开袋子后红霞依旧,将小畜生卷了回去。可灵兽袋只能让灵兽沉眠,恐怕丝毫不能缓解小畜生上出现的这种况。

    “伯父。”文与逸额头见汗,在屋子里乱转几圈后终于想了起来,是因为小畜生服下了那颗丹药后才沉睡的,而醒来就是如此况,恐怕现在能帮助小畜生的就只有南宫天行了。

    什么都不顾,就往城主府冲去。

    “站住,没有城主命令,金丹期修士不可以进入城主府。”守在门口的是两名筑基后期的修士,穿戴着盔甲,手持大枪,见筑基中期修士往里头闯,大枪一横,拦住急匆匆的文与逸,浑盔甲鳞片一抖,发出哗哗的撞击声。

    “我是八护法手下唐逸,有急事见城主,往两位帮忙通报一下,城主定会见我。”文与逸心急如焚,要是这两人在拖延时间,恐怕他就要硬闯进入了,虽说礼数不可废,可小畜生对文与逸来说更为重要。

    那守卫二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其中一人一收大枪,便往里头走去。

    不到半响,那名进去的守卫便很快的跑了出来。低声对另一人说了什么,而后便领着“唐逸”往城主内府走去。

    虽然上次来过,但是城主府很大,其中亭台楼阁林立,迂回小道也是很多,还是绕的文与逸不知道东南西北。

    “伯父。”一进入南宫天行书房,文与逸便急声叫道。南宫天行正如以往,端端正正的坐下自己位置上,而那名叫做南宫非云的站在一旁恭敬地说些什么。

    “非云兄!”文与逸原本房中就南宫天行一人,也每个顾及,不过陡然见到南宫非云自然有些不自在。

    “贤侄,这么急找我有何事?难不成八护法要对付你。”南宫天行微微笑道,他虽然知道郑冰对自己有意见,但是还不会沦落到欺负小辈的地步,所以就打趣说道,见文与逸眼神闪烁,明白过来,说道:“非云是非嫣兄长。非云你先退下。”

    “哦,原来是非云大哥。”文与逸吃惊不小,怪不得感觉这南宫非云如此面熟。南宫非云朝文与逸笑了笑,随后退了出去,还掩上了门。

    文与逸缓过一口气后急声说道:“伯父,我那小貂服用了你的丹药后一直昏迷到现在,可是......”也不在说下去,灵兽袋上绳子一解,小畜生又出现在地面上。

    “这小东西好像走火入魔了。恐怕那枚丹药药力太强,这小东西一下子吸收不了。”南宫天行望了小畜生一眼,就知道症结所在。手中光芒一闪,往小畜生上一压,小畜生竟然又沉沉睡去。

    “那......那该如何是好?”文与逸语气有些急促。

    “慌什么?堂堂七尺男儿就是大山崩而面不改色。”南宫天行一声呵斥,不过见文与逸如此担忧,语气缓了缓说道:“这小东西要渡过此劫,也是不难,如同炼气修士筑基,只要你替它寻来如同慕华城古井灵泉水那般灵物,便可以助它一臂之力。否则,除非我下在这小东西体内的制不解,它便会一直如此沉睡下去。可一旦解开,过上几天,还是免不了体内灵力太多,子承受不住而死去。”

    “古井灵泉水?要是小侄还在慕华城,这灵泉水也并非得不到,只是,如今我乃是慕百越眼中之钉,哪里弄得到灵泉水。”听其伯父一说,文与逸心头凉了半截,后悔当时将小畜生**了忌山。

    “天地宝物,功效雷同的不知凡几,和桑雪峰某处会有凝结一小潭寒冰水,其中其中有几滴极寒冰珠比灵泉水功效还要强上一些。不过......”

    “不过什么?”文与逸听到有这等灵物,自然心中一,但不见了下文,急忙出声问道。

    “不过传闻寒冰水旁长有九叶雪莲,而这段时间正好是雪莲结子的时候,恐怕你取到那几滴冰珠也不见得是一件易事。”

    思量半响,文与逸回道:“小侄要的是寒冰潭中的冰珠,与那些前去夺宝的人并无厉害冲突。”

    南宫天行平淡道:“难不成那些夺宝修士真的信你?”

    “不管这些,凡事都得试上一试。我这就动,望伯父替我看着这小东西。等我取了极寒冰珠就回来。”文与逸眼中坚毅之色一闪,便要推门离去。

    “贤侄一切小心为上。”南宫天行嘱咐道。

    “恩,我明白。”从南宫天行的话语中感觉出一丝关怀之意,文与逸心中一暖,应了一声便离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