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炼制冰雷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文与逸端坐于房中,一呼一吸十分平静,呼吸间,眼可观的一道道白气被吸入鼻中,在孟城中,天地灵气比其他地方浓郁了二三成,所以此时文与逸也是感到十分畅快。

    “呼呼”连吐两口浊气,才优哉游哉的睁开了眼睛。此时,文与逸脸上是一副不悲不喜的表

    炼制符箓,也是比较危险的事,一个不当,就是符箓爆炸,砸死制符师的结果,所以很多时候制符师在制取符箓时都会焚香静坐,将杂七杂八的心思压下去。文与逸没有特指安神的香,不过是静坐了片刻,为了更好的制出冰雷符。

    冰雷符虽然号称是冰雷,其实就只含有水属而已,至于雷这种天地间最为暴烈神奇的一种能量,文与逸丝毫都没掌握,如何炼出雷符。不过是因为这冰雷符爆裂时如同打雷,所以便称作为冰雷符。

    “这巨雷符也有记载,属于中等级别的符箓。不过要收集雨天打雷时的雷罡之气,恐怕等修为精进了才炼制的出来。”文与逸口中念道。

    “起”文与逸手一点旁边的上好符纸,就有一张呼哧呼哧飞到了他面前。手一抓面前那张符纸,一团白色雾气便包围了起来。

    炼制“简单”的符箓大致分为三个程序,一是洗符,符纸要想承受的住后头灵气的灌入,只靠在符纸上画上符文是不过的,必须按照炼制符箓的属来增强这符纸的承受力,文与逸炼制火球符时,便用火山橡的汁液来洗符,这样,符纸便能容纳更多的灵气。现在用玄冰煞气来洗符,就是为了使这符纸更适合容纳冰寒之气。

    团团雾气抱住这符纸片刻,被文与逸手一挥,吸了回去。而那张符纸也明显跟方才不同,颜色有些发白。

    文与逸捏着这符纸左看右看,看了半天才说道:“看来玄冰煞气用来洗符效果还不错。”说完,手一摸,抓起紫金笔,顺滑毫毛笔头一蘸,马上吸饱了飞在空中的灵血。

    这些灵血自然是那头灵兽上流下来的,除了第一次联系制取火球符和炼制幻影符符用去了一半,还有和火灵斗法时用去一丁点外,倒是还剩下很多。方才用煞气托住的灵血不过也就十滴而已。

    脑中回忆《符箓》上所画的冰雷符横竖勾,手上迟迟不敢落笔,这一阶段是最为关键的“摹文”,一点一画都得跟记载上一模一样,否者这符箓铁定没法炼制成功。

    终于,紫金笔缓缓落了下去,笔尖一着符纸,马上换了一个模样,如同奋笔疾书的儒生,一气呵成写出一副狂草作品。到最后收笔前夕,速度放慢了下来,文与逸体内煞气沿着手臂灵脉,朝符箓中涌去,这被称为是“灌灵”,顾名思义将灵气灌入符纸。

    “呵,这次竟然没有出什么事,看来我炼制较低等级的符箓已经丝毫没有问题了。”文与逸嘴角一敲,对自己成绩很是满意。

    也不看炼好的冰雷符,手朝那一沓符纸一点,想要继续炼制更多的冰雷符。

    一口气炼了八张冰雷符,感到体内煞气接近枯竭,才停了下来,额上微微见汗,“看来这冰雷符需要的灵气也是很多,不知道威力如何,是否真的像它的名字一样,猛如雷霆,能震得邪物魂魄都都战栗。”天雷,蕴含的雷罡之气对邪魔鬼怪的杀伤力比起浩然正气还要巨大。

    将九张冰雷符藏在袖子里头,正要收拾放在外头的灵血瓶子,文与逸念头一动:“这灵血能炼符,不知道我这包含至寒之气血液能不能炼制符箓。“如此一想,再也压制不住用自己血液制符的冲动,便取过一张符纸,洗符,随后食指尖出一滴输入了玄冰煞气的鲜血,用紫金制符笔一蘸,便往符纸上画去。

    “灌灵”,文与逸心中低喝一声,将丹田处最后一点玄冰煞气输入符文内。感觉煞气一点一滴输入到符纸中,感觉十分激动,好奇这符箓炼制出来时怎么样的威力。

    丝毫不奇怪为何文与逸的血液能炼制冰雷符。灵兽的血并不都能炼制符箓,只有特定灵兽体里头流淌的才是灵血,灵血的最大功用就是比丹砂更能储存灵气,而文与逸体内的血液丝毫不会排斥玄冰煞气,自然,此刻文与逸的血液就是灵血。

    “不好。控制灵力真的枯竭了。”文与逸眼皮狂跳,猛地一运转功法,硬生生将煞气流入符纸的渠道切断。

    “嗯。”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无比,整个子竟然摇摇坠,坐不稳。一咬牙,急忙将其父亲传给他的功法运转起来,一丝丝至寒之气从天地灵气中北剥离出来,补充到文与逸丹田之中。

    过了大概半柱香时间,脸色才好转,不过依旧苍白无力。

    “看来我得血正好适合炼这冰雷符。”文与逸苦笑一下,将掉落在上的冰雷符捡起,仔细跟其他符箓对比了一下,除了符文颜色不同外,丝毫没有任何差别。灵兽的血和人的血自然有些差别。

    “嘿,看来这冰雷符是炼制成了,到时候随便找个地方试试这冰雷符的威力。”如此一想,便继续盘腿打坐,运转功法起来。

    直到第二天,黑子急匆匆的赶来,叫醒了入定中的文与逸。

    “什么事?难道八大魔门打过来了。”被叫醒的文与逸有些不满,修士一旦入定,最好不要任何人打扰,否者弄得不好,收了惊吓刺激,功法运转出了偏差,轻是修为全废,重是命丧黄泉。

    “魔门?”黑子一愣神,马上反应过来,嘿嘿一笑道,“唐逸不要见怪,我是有急事找你。我师妹要出去一趟,抓头灵兽,缺个人手,我就想到了你。”

    “恩,抓捕灵兽?难道你师父不会给你们抓灵兽?”文与逸微微讶异,通常低阶修士的灵兽都是高阶修士抓来,再给于低阶修士。

    黑子摸了摸脑袋,无奈说道:“我师父他年纪大了,什么杂七杂八的事都是我们师兄们去做,他老人家基本上就不管事。”

    “那为何找我去,你师妹不是筑基后期了么,随便找个人都比我强。”文与逸那里那么好说话,非要一问到底。

    “我师妹还叫了那个鹰钩鼻修士,我怕我斗不过他,拉上你有个帮手。其他人我不放心。”黑子憨憨一笑,竟然有几分羞涩。

    “原来是怕那鹰钩鼻修士夺了他师妹,那这个忙就一定要帮,也是成全一桩青梅竹马的好事。”文与逸也是一笑,说道:“好,我便要看看那鹰钩鼻哪有那么大的能耐,能从我手中夺走你师妹。”

    “你手中?”

    自知失言,文与逸也是嘿嘿一笑:“你手中。”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