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逆天改命之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南宫天行温和的目光久久注视着“文与逸贤侄”,文与逸自然不敢与其对视,微微低下头,看着怀中沉睡的小畜生。

    “贤侄,”南宫天行终于开口道,语气有些无奈,“当年你父亲即寒风兄弟曾留与我一信笺。”说着,南宫天行便从书架上取下一个锦盒,打开后正是文寒风亲笔书信。那铁笔银钩间洋溢着文寒风抹不去的书生儒气。

    打开信笺,看着熟悉的笔迹,仿佛看到那位长发至腰的男子语重心长,婆婆索索对面前的南宫天行说道:“天行,数年后寒风会有一场大劫,如若从此音讯全无,那寒风便是凶多吉少,不过小儿还未成材,寒风也是照顾不到他,以后要是有一名少年持着“天授”印章来寻你,那便是我儿,至于其名字,寒风怕天行刻意去寻找我儿,便不告知天行了。如若那少年还未筑基,便安排他去世俗生活,不要让他跨入修仙界,要是他已达筑基期,那寒风就拜托天行兄,替我儿解决一个棘手问题,至于其他,便让他自己一步步走下去吧!”

    “父亲......”捏着那封信笺,文与逸脸上惆怅一片,没想到自己父亲早在如此之久前便帮自己筹划好了,可自己却还不知。正应了那句老话,父重如和桑山,雄奇宽厚却道默默然无言。

    “文与逸贤侄,伯父对穆华城的一些事也有所了解,不过确实不知那逃离“小贼”便是贤侄,伯父即便有心为你除贼,可是也无能为力,虽说伯父为孟城城主,可并不能一手遮天,城中长老,护法皆是南宫世家的人,一旦伯父受人把柄,恐怕连这城主之位也是不保,其次,孟城与慕华城皆是大门大牌,一旦烽火连天,这太封修仙界就永无宁了。其三,修仙界并非文与逸所想的如此简单,伯父放在真正的修仙界中,也不过一名小卒而已,这修仙界还有许多你所不知的势力门派。”

    文与逸默然的听完这些话,微微点头,说道:“既然如此,还望伯父能助我一件事。”

    南宫天行见文与逸如此深明大义,也是感慨不已,唏嘘道:“贤侄直讲无妨,要是伯父能为你解决,定然不会推辞。”

    文与逸看了看怀中小畜生,语气勤恳的说道:“还望伯父赠文与逸一枚疗伤灵药,这小东西在闯傀儡阵时被傀儡刺伤,怕这跟了我却总是多灾多难的小东西撑不过这次重伤。”

    南宫天行一阵哑然,要是换成他人,不是法宝就是修行灵药,唯独这贤侄却是要一枚疗伤丹药,而且还是为了这头看似毫无用处的小东西讨的,看来的确不同于寻常修士。

    思考间,便缓缓从袖中乾坤中掏出一小瓶,瓶子上头没有瓶口瓶塞,好像是被硬生生捏在了一起。“吧嗒”一声将上头封住的瓶口捏碎,一颗霞光宝气,氤氲缭绕的五色丹药出现在南宫天行手中,看着这颗丹药,南宫天行叹道:“此药伯父原准备喂于自己的灵兽所练,耗费我整整一年时间才收集起各种材料物品,不过多年来却不曾遇到心中喜的灵兽,现在将这丹药喂给这小东西也是物尽其用了。”

    听南宫天行如此讲,文与逸才收起了鹜的面色,欣喜道:“谢伯父赐药。”可见这头小畜生在文与逸心中价值几何。

    南宫天行也不多说废话,手指一点,文与逸怀中的小畜生便长大了嘴巴,露出锋利得板牙。那五色丹药便被塞进了小畜生的嘴中,咕咚一声,沉睡中的小畜生喉结一动,便将灵丹吞入于腹中。

    感觉小畜生的子一阵颤动,而且手臂上传来的感觉愈来愈,文与逸才放下心来,对南宫天行说道:“伯父这灵丹果然厉害,那么快就有效果了。”

    南宫天行笑道:“这枚丹药虽然不是传说中可以白骨的仙丹,可对灵兽一流倒是有些奇效。若非对人无益,伯父早就服下这枚丹药了。”

    “难道丹药有人畜之分?”

    “这倒不是有严格界限,只是伯父炼制的这枚丹药是特意为灵兽准备,炼制时加入了一些只有灵兽才能食用的材料,所以这丹药得分人畜。”南宫天行逗弄了几下文与逸怀中的小畜生,看它实在没有反应,才将手背了过去。“贤侄是如何认识非嫣?要是非嫣钟于你,伯父倒是乐得**之美。”

    文与逸回想到那如同前生便已经相识相知的人儿,嘴角一翘,会心笑道:“谢过伯父美意,不过......恩......”想了片刻,才下决定说道:“非嫣虽然不厌恶小侄,但文与逸却是有自知之明,我们不过相识几,谈不上儿女长。况且如今的我在修为上也是配不上冰雪仙子。”

    听见文与逸将不称穆非嫣,而是直称非嫣,南宫天行一阵感慨,喟然叹道:“文与逸贤侄知晓为何非嫣自称姓穆?”

    文与逸摇头说不知,要是道尽此中恩仇,恐怕又是一番儿女长之语。

    果然如文与逸所料,南宫天行却是道来,不过简洁明了,几句话便将事来龙去脉讲的一清二楚:“昔年年少,结识世俗世家深闺内那小家碧玉,丝深中,后来费尽心思与那女子拜了天地,直到生下非嫣后,才告知那女子我本是修士一流,那女子也是为了与我长相厮守,便也要修行道术,可非嫣母亲并无灵脉,于是我便寻来了两位元婴修士,施展逆天改命之法。”

    听到这,文与逸也是知晓后头发生了何事,接道:“那逆天法失败了?”

    南宫天行摇头苦笑:“谈不上失败,也并非成功。”一时间,那温和淡定的脸上闪现了一股忧郁沧桑之色。

    “伯父,穆伯母......”文与逸见南宫天行脸上一片痛苦之色,迟疑片刻问道。

    “她,她是产生了灵脉,一修为也是达到筑基后期。”南宫天行仿佛后悔不已,跌坐在书桌前椅子上,自责道,“可她,却变成了行尸走。”

    “行尸走?”文与逸叹道。“那穆伯母的三魂七魄可进入轮回了?”

    南宫天行不再回答文与逸的话语,也许发现在侄子辈面前如此状态不合时宜,调整了一番,叹了口气说道:“要是入了轮回,伯父也就不会如此自责了,好了,贤侄,接下去你又什么打算没有?不如留在孟城吧,虽然不会有如何好待遇,但灵气倒是充足,材料供应也会比你一介散修来的方便。”

    思索片刻,文与逸婉言拒绝了南宫天行的挽留,说自己乃是通缉修士,会给孟城带来困扰,再说自己乃是有师门之人,虽然留下门人不多,但好歹也得寻齐众人,还有找到陆混子,毕竟这邋遢老头也是一厉害角色,要杀掉慕百越以及那些围剿师门的修士恐怕还得要寻到他。

    如此推脱,南宫天行也不强留,毕竟有人愿意过上闲云野鹤的生活,而且文寒风可是嘱咐让其自己在这条修行之途上走下去。

    “那贤侄倒是可以在伯父这住上几。”南宫天行开口道,可能是发现了文寒风的影子,南宫天行越看文与逸越是喜欢。

    “恩,多谢伯父,我也正想好好休整上一些时,不过伯父还是把我当做城内一名普通筑基修士吧,可以免去许多麻烦。对了,文与逸还有一件事请教伯父,那些傀儡可是孟城的秘法所制?”

    “无妨,其实只要修士修为达到一定境界,那些小型傀儡十分容易炼制,不过要是一些厉害傀儡倒是需要施展秘术,不过贤侄闯过的傀儡乃是最低等的木偶,只要有材料,估计筑基修士也能炼制出来。当然,那名修士得了解机关以及精通炼器。”南宫天行说道。

    “既然如此,那伯父可否赠我一本炼制傀儡的典籍,再加上几头傀儡让文与逸好好参详参详?”

    “那倒是不行,这人偶傀儡之术乃是孟城秘术,与一般傀儡术有些差异,传你不得,毕竟这是祖规,我也无法修改,但人偶傀儡倒是可以赠你几具。”

    “那小侄就多谢伯父了。”

    蓦然间,南宫天行看到了文与逸腰间那精美的芥子袋,不赞道:“看来是有上古聚灵阵的芥子袋,好一个文寒风。”

    文与逸听南宫天行夸赞自己的芥子袋,不解问道:“难道其他芥子袋和文与逸的不同?”

    南宫天行从腰间一摸,将自己的芥子袋递给文与逸说道:“你看这袋子上头,是不是有一道缺口?”待文与逸仔细观察,果然在袋子底部发现好像破损般一个小洞。

    “那是输入灵力的入口,而你的芥子袋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刻有聚灵阵的宝贝,虽然用处不大,却是稀奇的很。”南宫天行解释道。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