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原来是火灵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呼......”文与逸长长地吐了口气,心中有些劫后余生的喜悦。

    不过望着手心之上跳跃不定的火焰,面皮肌一抽搐,无语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宇揉了揉太阳**,一副不知的神

    “非嫣仙子......”文与逸将手摊在穆非嫣面前,露出了那朵小火花。“这火精怎么变了,一点温度都没有,竟然还直接跳到我手心上了。”

    穆非嫣注视着这朵火花,眼眸中一股蓝光闪了一闪,随后恢复正常:“这是火灵,纵然有烈焰火精的威力,也是借助幻境里头浓郁的火灵气。”

    “火灵?既然是火灵,那一出这幻境可就没烈焰火精的威力了,仅仅是一团有灵的火焰而已”文与逸说道。

    “不过它还是一团有意识的火灵,不然也不会舍弃好不容易凝结起来的灵气。看来它也想出去。”穆非嫣纤长柔夷轻轻的从文与逸手心划过,掬起了那朵还是银白色的火焰。

    温润如玉,细腻似水,文与逸只感到手心中传来一股**。脑袋“嗡”的一声陷入了空寂。

    “咦。这小东西好像就想跟定文与逸老弟一样。”耳边孟宇大汉一声大叹,文与逸才回过神来,看到那火灵如同一个寻家的小孩,直直的朝自己扑来。

    “老弟修炼的应该是水灵力,这火灵莫非想自寻死路?”孟宇一阵惊呼。

    “火灵已经有其自主意识,如何选择不是我们能干预的。”穆非嫣破天荒的接了孟宇一句话,害得孟宇连这话的意思都没弄清,眼中全是喜悦之

    “如今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我们还是快点出去吧!只是门口那几位修士有些麻烦。”文与逸说道,说话时还撇了撇穆非嫣,毕竟自己可是闯入了人家门派的“地”。

    “走吧。”穆非嫣淡淡说道。文孟二人大喜,穆非嫣果然没有问罪之意。

    原路返回,因为有穆非嫣这金丹修士守护,并未遇到什么危险。

    “出了洞口我会引开那名金丹修士,你们二人出去时小心一点,不过凭借你们进来时的本事,出去不惊动任何筑基修士,问题也不大。”穆非嫣说完,终于淡淡的笑了笑。

    此次这番笑容可是真真切切,一时间,两大处男纷纷暗吞口水,眼冒桃星。

    “哼。”穆非嫣忽然冷哼一声,金丹修为灵力波动一放。原形毕露的二人纷纷打了个寒战。

    “仙子,咱们快快出去吧。”孟宇哭丧着脸,心想:要不是这仙子见文与逸面善,莫说会三番两次帮助他们,恐怕一个照面就会下杀手。此时暗恨自己得意忘形,不知好歹。

    其实穆非嫣心中也是惊讶,要是他人,说不定真的会像孟宇所想般直接灭杀,只是这文与逸却让自己感觉十分亲切,这种感觉可只有在她师父夕颜边才会有,哪里下得了死手。

    “万事小心。”

    “恩,多谢非嫣仙子,我大仇在,出去后会前往孟城,不知道仙子所在的门派离孟城远不远?”文与逸说道,此次一别,再相遇也不知道何时。此刻自然要问清她所处门派,以后还有见面机会。

    “很远,我们走吧。”穆非嫣神微变,便朝洞口走去。

    “两仪离孟城并不是十分远啊?不知道这穆非嫣在想些什么。”孟宇心中想到,不过此时也不会明说出来。心中想到,出去后再告诉文与逸也不迟。

    ......

    天黑又天明,清晨时分。思远门内。

    “小畜生。絮儿姐姐给你做了八宝莲子,快出来。”樱絮吱呀一声推开沉重木门,惑的呼唤着小畜生。

    文与逸消失那几,小畜生每天都腻在樱絮边,每都有精细点心,羹甜汤食用,享尽了口福,不过每晚却都要回到文与逸居住的小院过夜,不肯睡在樱絮边,一旦回到房间,看到文与逸还未曾回来,呜咽几声才钻到上静静趴起,如此模样让心底柔软的樱絮心酸不已。不过樱絮又何尝不想文与逸早些回来。

    呼唤几声并不见小畜生影,樱絮正想去门中厨房之地找找那小畜生,一转,便看到自己大师兄站朝自己走来,看到樱絮从文与逸房间出来,轻轻唤道“絮儿。”

    “大师兄。你回来啦。”樱絮蹦跳着跑了过去,语气中透着一股欣喜。

    “絮儿。大师兄去你院子没看到你,所以便来这里看看。”孟宇望着樱絮粉扑扑的脸蛋以及眼中满是激动神,不由摇了摇头,继续说道:“我和文与逸老弟,昨晚便回来了。他带着那小东西便离开了歧阳。他说......樱絮是个很可得妹妹,以后说不定还会回来看絮儿。”

    “与逸哥...与逸哥哥...”

    樱絮的期待转眼变成了失落,慢慢从袖子中掏出那面青铜镜子,看着镜中美可人的影子,点点泪珠模糊了镜中倩影。

    ..........................

    孟城——一个世家,一个古老的修仙世家,当年始祖渡过了最后一次天劫,飞升仙界,因而此世家也是修仙界执牛耳者。

    此时在在孟城城门口,一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静静立在寒风中,此人便是文与逸。那凭借冰蚕手威力炼制好水影剑以及孟宇那柄寒光宝剑后,那火灵竟然舍弃了在幻境中凝聚的烈焰火精之体,以本源之态飘在了文与逸手中,这番变化着实使穆非嫣和孟宇吃惊不小,文与逸修炼的乃是玄冰煞气,这烈焰火精竟然会选择“依附”文与逸。

    还好那火灵已经丧失了高温威力,不然按其威力,文与逸不过是小小筑基修士,一旦被其近,恐怕也是化为飞灰的悲惨结局。

    文与逸此刻的模样很是怪异,左肩趴着一只半死不活的小貂,右肩上跳跃着一朵银白色火焰。乃是小畜生和那幻境中让人十分无奈的火灵。

    孟城独姓南宫,因而南宫世家也是修仙界世家中第一大世家,比起大门大派丝毫不弱,当年文与逸出山之时,遇到的那名鬼修也知晓南宫世家不好惹,才会问文与逸是否与南宫世家相熟,要是文与逸答是,自然不会有后头一系列事发生。

    “在下文与逸,想拜访城主大人。”文与逸在城门大声说道。声音宏亮,震得肩头小畜生一阵不满的用爪子挠了挠文与逸脖颈。

    “大吼什么,把自己的灵器都拿出来,让我们检查一下才能让你进城,想见城主?等你修炼到元婴期再说吧。”一位眼中精光闪烁,皮肤糙黑的修士大喝道。

    “等等,方刚你说你是文与逸?”另有一名头头模样的修士站了出来,仔细问道。

    文与逸不知为何那些修士如此问道,对着那些修士说道:“正是在下,不知道道友为何有此一问。”

    文与逸如此一说,那名修士马上发出了传讯符,那符箓直接朝孟城最中央的大厅飞去。不过是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便有人急匆匆的赶了出来。

    “文与逸。”一个洪亮大气的声音传到文与逸耳中,文与逸下意识的应道,并且转过头去寻那声音来源。

    映入眼帘的乃是一道黑色鞭影。想都未想,芥子袋大开,水影剑嗡嗡飞出一挡,鞭剑相碰,划拉出一串火光。

    “好小子,你就是文与逸。”一名长得也是端正,子跟孟宇相差无几的大汉站在面前。

    一接铁鞭重击,震得文与逸双手发麻,不过仍然紧握黑色水影剑,警惕说道:“正是在下,不知道友为何......”还未等文与逸说出“攻击于我”这四字,那人便大笑一声:“再过上几招。”

    那看上去无比沉重的铁鞭在大汉手中灵活无比,在空中翻腾如活物,啪啪一响又朝文与逸抽去,不过比起刚才那一下可是重了不少,甚至产生一片噼噼啪啪的空气爆裂声。

    文与逸自知即便有水影剑抵挡恐怕也会被废去半只手,自然不会去硬碰,子一闪,躲开那直劈而下的铁鞭。不过那铁鞭不是人间兵器,而是修士的灵器,哪里有那么好躲,在空中诡异一晃,那铁鞭便变化了轨迹。

    文与逸见铁鞭难缠,自然想起了幻影符箓。一掐法诀,子便出现在十丈开外,不过这自然乃是通过幻影使出的神通。大汉略显吃惊,何曾看到过这等功法,即便是比较神奇的缩地成寸法术也不会如此迅疾。吃惊归吃惊,铁鞭照打不误,不过却嘭的抽到了地面,溅起灰尘泥土漫天。

    那不知骗了多少人的幻影一闪,文与逸便显出了形,而手上又多了一杆黑气缭绕的幡。脸上充满敌意的注视的大汉。

    大汉见被欺骗过去,十分诧异,不过并不准备如此罢手,铁鞭一收,从腰间芥子袋中掏出一个瓶子,举起一倒,倒出了石灰粉般白色粉末,大汉猛猛地吸一口气。脸涨得通红,忽然张口一吐,那些飘下的白色粉末倏忽着了起来,那口喷出了气中充满了大量灵力煞气,和着粉末,一条火龙扑向文与逸,比起火球符,火焰符不知道威猛多少。

    见火龙扑来,文与逸竟然丝毫没有露出紧张神,两手虚抬,正准备让冰蚕手再发发威,可是文与逸未曾想到的一幕发生了。

    肩头银白色拇指大小的火灵噗噗一跳,竟然迎向了那条比它粗大上千倍万倍火龙。

    更不可思议的是,那火龙在三个呼吸间小了整整一大圈,在旁边围观的低阶修士们纷纷惊愕不已。大汉见火龙未战便输,顿感脸上无光,不过还是十分珍惜那瓶白色粉末。“收”诀一打,那条火龙便缓缓消散在了天地间,而白色的粉末也齐齐被吸回了原本那个小瓶。不过数量却是少了很多。

    吸饱了肚皮的烈焰火精一阵喜悦般的跳跃后,便回到了文与逸肩头。

    “好家伙,竟然有如此妙用。”文与逸这时才知道平白得了一件宝物,心中大为欢喜,不过脸上却是十分淡定。

    那大汉强压心中惊意,沉声说道:“你来此何事?”

    虽然知晓对方出手并无以命相搏之意,但文与逸还是微微有些气恼,自己好端端来拜山,这人应该便是来接待自己的人,竟然一句话也未说便出手相试,竟然如此没有礼数。可是现在自己却在别人地盘,自然不能失礼,说道:“我来此乃是求见城主大人。”

    那大汉丝毫没有因为文与逸提出见城主的要求而嗤笑,不过是淡然点了点头,眼神命令一名修士为文与逸打理住处后,说道:“城主最近较忙,我得回去请示一番。”说完便朝孟城中央走去,走去之时,忽然转对文与逸说道:“与逸老弟,我叫南宫非云。你可以称我为非云兄。”

    文与逸拱了拱手说了声见过非云兄,才跟着一名低阶修士进入了孟城,找了一间小房静静等待。

    在一间陈列了许多典籍书本的书房中,一位温文尔雅的中年人问道:“非云,那文与逸小子如何?”

    南宫飞云答道:“筑基中期修为,煞气精纯,灵器繁多,法术奇妙但是打扮怪异了点。”打扮怪异自然指的是那懒懒的小畜生和不停跳跃的火灵。

    中年人点了点头,淡笑说道:“这小子修为是有些差劲。”随即仿佛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十年了,十年也算不久了。嫣儿终于还想得起我这个父亲。”

    南宫非云神一黯,说道:“父亲,你还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中年人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恩,去告诉那小子,要见城主得通过一场试炼。”

    南宫飞云说道:“非云明白,不过这试炼是?”

    中年人一笑,说道:“孟城最著名的便是人偶,想见我,得要他闯过试炼筑基后期修士的人偶阵。”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