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修复水影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啪”,一道蓝色长鞭便从文与逸头顶挥过,带着一道残影,穆非嫣手中的蓝鞭抽到了那头黑沙组成的大虫子。带着一丝绿色光芒的蓝鞭狠狠的抽到了虫子头上,发出几声爆裂声后,那黑沙虫子化成一盘散沙,洋洋洒洒落了下来,连文与逸上都披上了一层黑沙。

    金丹修士与筑基修士的差别在此时一览无余。

    正当文与逸为难着是否要张口表达两次救命之时,孟宇一将宝剑收回便喊道:“快点,那火精要逃了。”

    文与逸子微微下沉,形一闪,已经出现在那烈焰火精旁边,仿似验证了文与逸所说“成精”猜测,那火精好像真的知晓有人拦截于它,一阵摇晃后,毫无征兆的停了下来,随即那银白色愈发耀眼,一阵阵强大的火灵气波动从火精上散发开来。

    文与逸感到那光芒刺目无比,但还是强迫着睁大了眼睛,玄冰煞气全部涌向于两只手,跟在外头对付那名看护幻境的修士一样,显现了两只蒲扇大手,挡在文与逸面前。

    穆非嫣也祭起了风鸣玉,在一片呜呜笙乐中,一层青光从那风鸣玉上了出来,却挡在凭借冰蚕手以煞气化成的大手前。

    刺目银光愈发强盛,可突然火波动猛地一收,文与逸心头也是突然间收缩起来,煞气输出又快上了几分,不过那火精并不给文与逸筹备的机会,银光万点,如雨之瓢盆,不过却是火雨。

    烈焰火精如此厉害,能将一位金丹修士烧的魂飞魄散,哪里可以小觑。银光小点不断扑向风鸣玉形成的青色护罩,那护罩上青光越来越淡,终于支持不了多久,龟裂开来,而穆非嫣手中的玉片也变得黯淡无光。

    不过文与逸那双大手却死死抵住了那些威势大减的银白光点,这冰蚕手制作出来正是来为了对付这火精,在玄冰煞气的催动下,剩余的银光小点竟然奈何不得这双大手。

    见冰蚕手显威,文与逸脸上露出一个其他人不会知晓的笑容,此笑容深层次含义便是,即便此次对付不了这烈焰火精,自己平白得了一副如此厉害的手也是值得。

    其实这手并非中上等灵器,否者孟宇也不会送给文与逸,最多便是下等灵器品质,但喂养冰蚕时用的乃是文与逸精血灵力,制作时在灵器内注入了大量鲜血,而且玄冰煞气又是水灵力中最为精纯的一种,如此条件相加,使得冰蚕手在对敌争斗时并不弱于上等灵器,更何况是对付专门克制于它的烈焰火精,死死挡住也并非是不可能。

    “哼!”

    银光小点猛势头一过,文与逸便知是天赐良机,闷哼一声,煞气拼命注入双手之上,随后一挥,聚集成寒霜般的玄冰煞气狂卷而出,虽然不敢直接扑向火精,不过却将外头的星星火火全都扑灭下来。

    两只大手如同一把钳子,死死扼住了火精的退路。烈焰火精不敢有所动作,虽然比丹火还要厉害,不过此时却被文与逸钳制了,一旦突破玄冰煞气组成大手的封锁,恐怕也会元气大损,成了精的“火精”并不会壮士断腕或,凭借本能知觉,此刻不动才是最为安全的方法。

    见那火精好像并不准备再次逃跑,文与逸又将体内最后一点玄冰煞气注入双手,而那围住了火精的蒲扇看上去又凝实了一分。

    这是,孟宇和穆非嫣才走了过来,孟宇脸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辛辛苦苦了两年多,不过是为了求一件上等灵器而已,还浪费了如此多心血,经历了如此多大险。

    其实要是他心中存了个不良念头,孟宇早就弄到手一件上等灵器了,可是他没有干出杀人夺宝的勾当,所以,就光冲这点,文与逸便会陪他过来寻找火精。

    穆非嫣脸上则一直那份模样,丝毫不见变动,使得文与逸打心底里头敬佩这女修,岿然不动稳如山,这冰雪仙子便是做到了。

    “快在其四周祭起火球符,我快支持不住了。”文与逸急声说道。

    “噗噗”几声炸裂声响起,那火精四周被火焰围住,烈焰火精虽然有一团模糊灵识,可惜并不知晓此乃引之计,加上方才损耗巨大,竟然吸收起了四周的火焰。

    银白色火焰一闪一闪,如同炼气修士汲取天地灵气。

    “仙子,不如你先处置这火精吧。”孟宇一副高大块头,说出的话有时候会让人无所适从。穆非嫣望了望透支灵力过度,脸色苍白的文与逸,轻轻摇了摇头。

    孟宇见穆非嫣摇头,原本会认为穆非嫣会将设法将火精带入两仪宗,此刻知晓她并无这种心思,心中欢喜,不过也知道此番行动乃是文与逸兄弟最为辛苦,付出也是最大,所以也不多说,等着文与逸处理这朵妖艳的银色火花。

    文与逸大喘一口气,对孟宇说道:“看这火精吸取火焰的速度,我们手中的火球符支持不了多久,还是快点将黑羽玉炼入灵器。”

    孟宇看着那烈焰火精银白色火焰,说道:“那好,你快点将黑羽玉炼入灵器,我在一旁祭火球符。”

    “恩”,文与逸应了一声,便从芥子袋中取出一连制器工具,粗粗一看,跟人间铁匠铺中摆设差不了多少,只是材料换了,连大小两把锤子也是玄铁制成。

    这些东西,皆是在天水乾坤派时,大师兄送给自己的法器,一想到这,文与逸便迫不及待想增强实力,或是找到孟城城主来为自己和自己门派讨个公道。

    文与逸一将各种法器掏出,便取出了尘封已久的水影剑,剑尖往那银色火焰上一凑,过了许久,原本地炎怎么烧都烧不红的杂质黑羽玉上开始浮现淡淡红色,跟铁被加一样的景。

    黑羽玉有些发红仅仅一个征兆,说明黑羽玉就要融化成汁水。

    当水影剑上处处黑羽玉都一块块发红时,文与逸大手握住剑柄一抽,大锤子“砰砰”砸在通红一片的水影剑上,溅起点点火星。

    孟宇并非每见过炼器,不过确实是没见过像文与逸如此小板的“铁匠”,虽然修士体比凡人强壮不少,但还是得依靠符箓,法术,飞剑等才能高人一等,当年在忌山,许多修士就差点被世俗界中的武者杀死。

    要不是文与逸在关键时刻现,那如今孟宇也不会站在这里。如今见他挥舞如此大小的大锤子,脸上充满了好奇之色——这子,竟然如此力大。

    等红色褪去,又是在银色烈焰火精上加一番,随即又是一通猛打。

    反反复复大半天过去,文与逸才放下了手中的锤子,观察了自己未成形的水影剑,按照这一年来学到的东西来讲,只有当用灵水淬火后才能看出这水影剑是否能恢复昔年神威。

    随后捶打出了先前水影剑的模样,长三尺,宽三寸有余,剑薄如蝉翼,阔剑雄奇大气,不过却不复昔年的水汪汪的模样,而是一阵深邃的黑色。

    看着手中阔剑仿佛十分满意,转过头对孟宇说道:“有灵水吗?”

    “恩,有,从天池中取来的上等灵水。”孟宇从别在腰带上的一个袋子中取出一个小桶。

    “对了,我的玄冰煞气应该是最上等的淬火材料吧。”

    忽然想到玄冰煞气乃是最为精纯的灵力,于是右手上又散发出一层淡淡的雾气,左手中的水影剑往那蒲扇大手中一送,只听到“刺啦刺啦”乱响,发出了烙铁伸入水中会发出的声音。

    一阵充满了灵气的迷雾飘散开来,等迷雾散尽,现出一柄黑色大剑,剑上缭绕着一丝丝银色光芒。

    “果然。”

    文与逸摸了摸剑,感觉质感不错,可那些银丝却是别扭,想要除去也无法子,只好将就一二。

    握住剑柄,唰唰几个剑花便抖了出来,感觉使剑过程如行云流水般顺畅,自然也是满意,将水影剑收回了芥子袋,有空再祭炼一下,说不定比起以前那柄水光粼粼的宝剑还要厉害,不过可惜的是水影剑已经名不副实了。

    看到孟宇一脸期待神,文与逸感到一阵好笑,自己总是关心自己的事有无做好,从不问别人的事有无做好,看来这习惯得好好改改。

    接过孟宇腰间宝剑和一直藏于怀中的黑羽玉,便又开始了捶捶打打起来。

    就这样三人在此地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孟宇宝剑也从玄冰煞气中淬火拿了出来,可是并未其他纹路。

    二人事终于办完,文与逸将一系列东西统统收回了芥子袋,忽然望着那烈焰火精说道:“今打扰了你,也非得已,如今事办完,我们要离去,还望你不要拦截我等。”

    双手一捏法诀,两只蒲扇大手又显现出来,猛地一挥,便挡在了那烈焰火精前头。万事都需谨慎。

    那银白色火焰一明一暗,好似在思考什么问题。

    “孟宇老兄还有,额......非嫣仙子,咱们先出去吧。”文与逸对二人说道。

    “小心!”冰雪仙子万年不变的容颜一变,黛眉蹙起,杏唇微启,一副慌张神

    文与逸一转,心脏猛地一缩,只见一朵手掌大小的银白色火焰直直扑向自己,相距——不过三尺。

    (对文中出现时间与长度的解释:一炷香时间——一个小时。一个呼吸——三秒。一寸——3厘米,一尺——30厘米,一丈3米,都是近似值,有个印象就行,不必深究。)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