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雪峰冰蚕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天池幻境?”

    “恩,与逸可是怕了?”孟宇眉毛轻挑,反问道。

    “既然说要去,自然要去。只是那烈焰火精温度极高,炼制灵器恐怕需要灵器接触火精,一旦接触,灵器如此高温,双手握上去便废了,如何锤炼?”文与逸虽然打定主意,但并不想做无准备之事。

    孟宇猛地站起来,自信满满说道:“跟我来。”说着便取下隔音符,朝思远门内头走去。

    文与逸静像片刻,也站起了子,跟了出去。

    在孟宇打坐炼气的密室中,摆着一个大木匣子,紧随而来的文与逸一进入此密室,便感到全上下透出一股舒畅感觉。望了望桌子中央那溢出丝丝冰寒之气的盒子,脸上乃是一副疑惑表

    “与逸可曾听说雪山上那冰蚕灵虫?”孟宇一掀开盒盖,上头便凝结了一层寒雾缓缓飘散开来。露出里头几条白白胖胖的的肥虫子,正不停地嚼食这翠绿的叶子。

    “自然听过,这冰蚕可是一种稀奇灵虫,出没于极寒之地,其吐丝如冰凝成般剔透,可摸上去便能知晓这蚕丝却是无比顺滑。”

    两指轻轻捏起一条肥蚕,仔细打量,那蚕全形状与家蚕并无二样,只是额上多了一对小触角而已。入手一阵凉意,要非文与逸修炼的不是玄冰煞气,恐怕真的忍受不了如此重的寒气。

    孟宇从桌子上一个瓶子中取出一片清翠滴的叶子,这叶子看形状明显是桑树叶,可是上头却覆盖着一层薄薄冰晶。将桑叶放入盛放冰蚕的盒子中,那几条冰蚕便爬了上来,还是一点点蚕食那片冰晶桑叶。

    “一年前我就开始布置,耗费心思,终于在天池水源头冰山出找到两条冰蚕,一年多来,蚕化蛾子,又产了几枚卵,这些只产于冰上上得桑树叶一个月后上头冰晶就消失了,为了喂饱这些宝贝,我可是每月都得赶一趟冰山,连静心修炼的时间都没有。”

    文与逸心中感叹,这一年下来孟宇确实是处心积虑,费尽了心思。

    “对了,你为何要我一起去那地方?你自己一人过去岂不是更好,何必多出一人分享属于你的东西。”文与逸将冰蚕放回桑叶上忽然问道。

    孟宇摇了摇头苦笑道:“你以为这烈焰火精是自己地上的果菜,采了便是?这幻境中灵气狂躁不稳,一不小心便会被打到,变成死人一个。这些暂且不提,若非考虑到火精温度极高......”

    “难道是因为我修炼的煞气是极寒缘故?”

    孟宇点点头,自信满满说道:“冰蚕丝制成的手加上你本便是修炼极寒煞气,自保应该没有问题。”

    顿了顿道:“其二嘛,这些冰蚕蜕皮生长如此之慢,要得到制成冰蚕手的蚕丝,不知要等到那年那月,而这也需要你的灵力来催使这些灵蚕成长,虽然可能比较耗费精力,但一旦炼成冰蚕丝手,你不也就又多了一件好灵器了吗?”

    “既然如此,那我自然会不吝玄冰煞气,不过,炼制手这事,难道你寻到了一位炼制灵器的高手?”文与逸看着孟宇眼睛说道。

    孟宇也是一副自在神,拍了拍膛说道:“高手算不上,对于这些奇奇怪怪的小东西确实喜欢得很,一件冰蚕丝手还难不住我。”

    听孟宇如此说,文与逸脸上虽然还是无所变化,可心中却对孟宇敬佩之意更胜,虽然现在比斗可能自己稍稍厉害一点,但只要孟宇一脚跨入金丹期,便远远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角色了。自己却不知要到那年那月能跨入金丹修士行列。

    况且在天水乾坤派一年多,连一件灵器都没炼制,而眼前这位大汉却已经能炼制这等防护灵器,世间年轻修士,又有几人可比?

    “喂养灵力,是将煞气直接注入冰蚕?还是将煞气凝于桑叶之上,让其啃食?”文与逸瞧着这些宝贝淡淡问道。

    孟宇摇头道:“都不是。”

    说完,捏着一条冰蚕放到了文与逸手腕处。随后又用刀在文与逸灵脉处划开一小道口子:“将灵力入流出的血液中。”

    文与逸咬牙将一丝丝灵力入伤口处血液,那些殷红的鲜血散发出了微弱的白光。

    那冰蚕脑袋一抬,马上像是一条嗜血蚂蝗,扭动着肥胖的躯钻到伤口处,将嘴凑了过去狠狠的汲取充满玄冰煞气的血液。

    吸了片刻,那白色异类蚂蝗好似凡人喝醉了酒,原本白胖的子透出一股殷红。竟然趴不住了,一晃一晃下突然直直摔了下来。文与逸眼疾,手一翻,将那条“蚂蝗”托住。

    文与逸望了一眼盒子中蠢蠢动的冰蚕,笑骂道:“现在我终于知道孟宇兄为何邀我一起寻那烈焰火精,打得便是将我变成这群吸血肥虫的口食。”

    孟宇又将一条小眼泛绿光的冰蚕放到了文与逸伤口上,一副自得模样道:“想我孟宇筹划如此缜密,要非天之宠我,将你弄来,我还真不知道去哪找如此精纯的灵力供应者,即使寻到,也信不过。”

    “那你可信得过我。”

    “信不过,但就凭在忌山那仗义出手,自然不必像防贼人般防你。”孟宇不避嫌说道。

    从密室中走出,文与逸脸色白的渗人,孟宇去思远门库藏取了一支山参给他,文与逸自然不会推辞,收了便回到了自己居住小院。

    如此一个月,每五天文与逸喂那冰蚕一次蕴含玄冰煞气的鲜血,那冰蚕终于起了变化。原本白嫩的皮肤变得粗糙不堪,开始偏偏脱落,随着那蚕皮的蜕下,冰蚕有长大了一截,体表也变得更加晶莹,头上一对触角也涨长了不少。

    见过冰蚕蜕皮的文与逸心中大定,如此不多久便能吐丝结茧了,这几条冰蚕虽然数量不多但据孟宇估计编制一副薄手确实有余。

    “文与逸哥哥,你最近气色不好,是不是修炼出了问题啊?”樱絮每隔几天便来一次小院,一呆便是大半天,害的文与逸打坐时间都稀缺的很,不过有如此喜人的妹妹惦记着,文与逸自然不会生气。

    笑了笑,打趣道:“修炼上倒是没有问题,只是每絮儿都来小院,与逸哥哥被打扰无法打坐修炼了,自然气色不佳。”

    要是换做其他人说着话,樱絮自然能知晓这不过是玩笑之语,哪有不打坐便气色难看的道理,否者那些凡夫俗子不是每个人都会面黄如腊了。不过此时樱絮却是将这话当真了,也不多说话,沉默一阵后的离开了小院子。

    文与逸也是粗心,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小畜生“恩恩”朝着他叫唤,显然急着想表达什么。可惜文与逸并不理会小畜生的“反常”。

    翌,王酒愁满脸怒意的感到文与逸居住的院子里,开门便是一把青铜大剑,还好文与逸手异常灵活,子一个后仰便躲了过去,随即土遁术一运转,人已经在院子里头,脸一黑,厉声道:“你做什么?为何不讲话便取我命。”

    王酒愁也是急混了头,听文与逸一呵斥才清醒过来,不过依旧怒气不减急声道“你对小师妹做了什么?她竟然从昨到现在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这十几年来何曾有一天出现如此况。”

    文与逸面露疑惑之色,语气平淡不少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我知道,还来问你呢?”王酒愁此话刚说完,眼前便不见了文与逸影。

    思远门中建筑颇多,文与逸曾在樱絮带领下来过此地,所以丝毫没有耗费多少心思便来到了樱絮闺房门前,因为门主极其宠樱絮,樱絮闺房所处乃是环境最为优美的一处院子,外头还有一个小型阵法,只要有人图不轨,房内的樱絮便能直接纵阵法机关开启园中数处杀阵,不过樱絮却是弃之不用,就不说门主宠着,就算是那三位师兄弟,也不是常人能吃得消的,恐怕只有无们大少这等人才敢不断纠缠樱絮。

    “达达”文与逸轻叩木门,不过却没有动静,只好在门外说道:“絮儿,是我。”

    陡然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穿衣声,还有泠泠水声,随即便是一阵安静。等了大概小半炷香的时间,那门才吱吱呀呀的缓缓打开。映入眼帘的乃是一只修行千年的小妖精。

    一粉色罗衫,微风一动,裙袂款摆,玉手半露冰肌嫩肤,修长晶莹的脖子一直到酥半抹,一片白嫩如同雪峰冰莲。青丝如瀑,散披于削成素肩,平添一份我见犹怜。少女面庞偶露媚憨态,两抹嫣腮如是雨后桃花加上眼中淡淡伤痕,看的文与逸心悸不已,不经意竟忽略了小师妹竟是如此迷人,酒不醉人人自醉。

    “与逸哥哥。”小妖精嘴角微微翘起,甜甜叫道,不过随即眼中又是雾气弥漫,一颗晶莹珍珠滚落下来,文与逸心中一阵莫名心痛,伸出一只手,用手指轻轻拭去那遗落泪痕。

    谁知樱絮在文与逸如此一细微动作后,猛的扑于文与逸并不博大的怀中,哭的愈发凄美可怜:“文与逸哥哥,是絮儿不好,每都来打扰你修炼,害的文与逸哥哥那么虚弱。”

    将不知道该放在哪里的手轻轻搭在樱絮柔柔的肩膀上,如同父母拍婴儿般轻怕几下,文与逸轻道:“絮儿没有错,是我的不是,竟然跟絮儿开如此玩笑,着实该打该杀。”

    如此一说,樱絮才缓缓止住哭泣,梗咽道:“与逸哥哥真是不是因为絮儿的缘故?”

    文与逸顿感头大,就将孟宇所说的,以及用自己的鲜血喂养冰蚕等都缓缓说来。期间竟然一直是如此暧昧姿势,等文与逸说完,才意识到自己乃是男子,体有些躁动起来,或许方才不知,不过感到文与逸子温度有些高,呼吸有些浑浊,文与逸低头所见樱絮脖颈处也是粉红一片。

    “咳,絮儿,怎么不请我进去歇歇。”文与逸尴尬说道,如此一说,樱絮更觉脸上烫的吓人,轻轻嘤咛一声,才匆忙从文与逸怀中脱离开来,低着头进了屋。

    文与逸皱皱鼻子,嗅了嗅残留在空气中的淡淡发间幽香,缓缓跨入了樱絮闺房。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