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炼制火球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符箓有很多种,从低等到高等,林林总总不下于百种,炼制符箓基本都是从画符开始,讲究笔锋形状分毫不差,十分刻板的临摹那些符号。

    正如许多炼器十分厉害的修士也是一名厉害的铁匠一样,制符师便是一名十分厉害的书法临摹大家,给与他一副神作,便能**不离十的临摹出来,即便没有原作的灵动,也会给人以假乱真的错觉。

    文与逸虽然不是书法大家,但其父文寒风却是,每定会磨墨挥毫,其造诣远远不是那些世俗间取媚世人而做沽名钓誉之事的“大家”所能望其项背。

    在如此氛围,自小便不与凡家小孩一样喜欢和泥巴打水仗,而是常常看一些典籍史料,人文记载,也自然跟着其父习得一手好书法,即便是碎小笔锋勾画也可以毫不吃力的画出。

    如此一来,习练《符箓》中最难入门的基础在不知不觉中,文与逸已经打下,这便是家族底蕴的熏陶,一个山林野小子,进入修仙界后恐怕连书写识字都有问题,哪可能阅读古文典籍时毫无滞碍。

    小洞府内只有一张大石,石上摆满了黄纸丹砂,以及各种材料,譬如一些树枝,玉石,泥土,甚至还有动物的脏器,其他东西恐怕连文与逸也认不全。

    扫视一下这些莫名其妙的各种材料,文与逸眉头紧紧皱起,恐怕就是识别这些东西,摸清其质也要一年半载的时间,怪不得厉害无比的制符师都是一些元婴老怪或是低阶短命修士。

    那些元婴老怪是寿元大涨,自然有时间修炼复杂无比的制符术,而那些低阶修士则是花费在制符上的心思太多,修为毫无进展,寿命自然不长,时间一到最后还是被索命小鬼披上了枷锁。

    凝眉苦思一番,文与逸自语道:“我不过是要熟悉炼符手法,以便将从沙漠血蜃中得到的蜃珠连成符箓,并不需要精通如此多的炼符手段。”

    如此一想,便将熟练制符手法而得制作的符箓定在了火球符上,其一,火球符乃是一种最为基本最低等的符箓,对于文与逸来说,并不会花费大量材料精力。其二,四师兄所传的控火术也是一门威力不小的神通,一旦碰上对手,这门神通配上足够数量的火球符就算是金丹修士也会头痛无比。

    注意打定,文与逸将一些用不到的材料一一放回芥子袋,整理一番后,大上只剩下一沓黄纸,一个透明瓶子,瓶子里装着殷红色的灵血,还有一根奇怪的树枝。

    树枝上下没有丝毫疙瘩,如同是铁水汁浇成,若非有几个桠枝上挂着一两片绿叶,文与逸也不会依据《符箓》便找得到这种叫做火山橡的树枝。

    最后便是一杆制符笔,笔是紫金打造,拿到手上掂量掂量便知紫金含量十分多,量十分足。如此一杆小笔竟然跟文与逸的水影剑差不多重量。

    看来这紫金也是一种稀奇宝物,文与逸思量到。笔头便是一根根细毫,竟然不知是何种灵兽的皮毛,摸上去柔顺异常。

    细看之下忽然发觉这皮毛上好像有淡淡氤氲之气,不过一失神再看却又不见。

    “果然好宝贝,怪不得藏得如此之好。”这件法器恐怕是文与逸红砂派之行的最大的收获。这法器乃是红砂派借给他派之物,如今归还,却正好存于库藏中,一时间没有将这法器从库藏里取去,放入某位长老的芥子袋,白白便宜的小贼文与逸。

    原本想用寻常符笔练手,如今有了燕窝鱼翅,那里会去咽米糠菜根。

    感慨一番,文与逸才手指一点,取过一张符纸,那黄色符纸哗啦一下飘到了文与逸前头空中。

    取过那火山橡的枝干,一根玄铁针从芥子袋中飞出,扑哧一声像刺入干扁萝卜般刺进火山橡树枝,拔出后那截树枝滴下一滴白汁液,正要往下滴时,文与逸指间一道玄冰煞气打出,正好打到汁液上,那汁液噗的散了开来,如同从高处往下倒得水,散成一张饼状向黄纸符飞去,一沾到黄纸符,那白汁液便缓缓的渗了进去,而黄纸符上却是浮起一层淡薄的晶莹。

    见到如此况,文与逸会心一笑,等那片晶莹消失,才取过那瓶灵血,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点后用灵力控制漂浮在空中,那团灵血果然有灵,不同于水滴般形状不定,竟然化成一滴滴滚圆的血珠。

    小心握起那紫金笔,文与逸再一次看了看《符箓》上的记载,脑中将火球符上的符号记得一清二楚,才笔尖轻挑,将一滴血珠蘸于紫金笔头,那柔顺的毫毛如海绵般将血珠吸了进去,整个笔头显现出一股红色的艳丽。

    此时文与逸大气也是不敢喘,深怕一旦笔头颤抖便功亏一篑,于是收敛了心神,努力稳住那沉重的紫金笔。

    一笔点下,提转点横拉,比起书写那笔墨字不知严肃了多少,体内灵气也是源源不断的通过紫金笔输入符号中。终于在最后一拖那笔中,将符号完完全全的画在了黄符纸上。

    用衣袖擦了擦额上汗水,那画出的符号忽然一阵红光闪动,文与逸大叫一声不好,急急调动体内煞气化成一道体外罡气,挡在黄符与自己中间,那黄符在突然而来的红光剧闪下,化为一大团刺目烈焰。

    “恩恩”闻声而来的小畜生一阵焦急叫唤,这是体外显现一层护体罡气,除了狼狈不堪丝毫没有受损的文与逸才从烈焰中灰头灰脑的走了出来。

    “恩恩”小畜生动作麻利迅速的攀到了文与逸肩头,一双眼睛盯着文与逸,此时,文与逸荒谬的想,恐怕这小畜生比起人来还要充满感。

    摇了摇头,这烈焰看是威力极大但并未对文与逸造成伤害。只是第一次制符便是“开门红”,可是一个大大的好兆头,文与逸自嘲到。

    拍了拍小畜生的翘的**,将它赶到洞府外继续望风,文与逸才打扫了炸下的碎石泥块,坐下后苦苦回方才那里出了差错。大概大半天过去,文与逸终于醒悟到,自己的玄冰煞气乃是十分偏重水的灵力,而火球符乃是火符箓,只怕是水火不容才会造成如此况。

    深吐一口气,文与逸又点起一张黄符纸,依照刚才的步骤又尝试了起来。随即又是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小畜生再一次颠的跑了过来,不过依旧被文与逸拍了拍**,赶出了洞府。

    如此三以后,当小畜生饿的发慌,想扰正在专心于制符的文与逸时,神疲惫的文与逸才慢悠悠走了出来,手中还捏着数十张火球符。

    此时文与逸脸上竟然有些胡子拉杂,看上去如同三月未出来般,憔悴的很。不过倒是平添了几分男人味,而不是青涩的不懂事少年。

    站在洞口,文与逸捏着那几张自己炼制的火球符,脸上有些期待之色,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炼制的符箓,难免有些血澎湃之感。

    小畜生“恩恩”的不停催促着文与逸,告知他自己肚子饿了。不过文与逸此时那里有功夫为小畜生烤野味,将不耐烦的小畜生塞入洞府,拿石头一堵便了事了。

    洞府旁边有好几块巨石,绿色青苔布满了石块,不知在这里经历了多少时,不过此时却被文与逸瞄上,当成了尝试自己所炼火球符的靶子。

    比起第一次按照莫言所教法诀祭起火球符还要凝重,文与逸心中一遍遍默念着烂熟于心的口诀,手上的火球符捏的紧紧的。

    心念一动,玄冰煞气控制住了五张火球符,如同蛛丝缠住的虫子般漂浮在空中。

    文与逸手指翻飞结成一道道简单法诀,口吐“去”字,那些火球符上符印一闪,“彭彭”爆裂开来,如同一头头来自地底熔岩中的火焰妖兽,咆哮着朝那几块青苔老石去。

    火球符对于修士来说的确是最低级得符箓,但这是对于筑基完成,能产生护体罡气的筑基修士来说,对于凡人甚至炼气修士都是致命的攻击手段。

    那些烈焰一碰到巨石,那些石头便在火焰中变得通红一片,谁知那一大片焰火说灭就灭,噗噗几声全都在一时间熄灭,那些大石头别风一吹,哗啦啦碎裂开来,分成了一块块的小石头。

    “果然没有浪费那十几块灵石。”文与逸看着碎石微笑道。

    原本苦苦思索解决水火不容这个问题,后来文与逸才想到,这《符箓》书上还有一种将灵石中灵力封于符箓中的方法,即便文与逸所修炼的乃是水灵力,但可以引导灵石中混杂的天地灵力来制作符箓,毕竟这灵石蕴含着千万年来积累的灵气。

    于是文与逸便试了一试,这方法炼制的火球符比起火焰符都不遑多让,只是十分耗费灵石,一块灵石竟然只能制作两张符箓,而在修仙界的交易市场上,一块灵石甚至可以买到十张火球符。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