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飞升楼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一条繁华无比人来人往的街道旁,矗立着一座小楼,比起旁边房屋气派不少,只是在正门上,底面如同烂木,字迹陈旧模糊的牌匾高高挂起,上面依稀可辨:飞升楼。www.

    飞升楼牌匾是差,但一进店内便知其与众不同,底楼虽然桌子较多,但地上连瓜壳都不曾看到,只是有父女二人拉弦唱曲。

    依依呀呀十分好听,加上着手气腾腾的饭菜,更显得此地别有风味,另有趣。

    在大厅偏僻人不多之处,一位着青布衣裳,打扮朴素的年青人静静品尝着本地的特色菜,不过尝了一口,竟然将夹菜的筷子伸到了肩膀的一头似貂小畜生那里.

    那头小畜生也是来者不拒,长大嘴巴,吧唧一下咬下,砸吧几下嘴后,一张充满灵动的畜生脸露出一个好似人笑的表,噗噗几下就将那烧的嫩焦的烤鸡给吐到了地上。

    年青人便是文与逸,慢悠悠赶路,即使有极光船也是一晃就半个月,一路上到没碰到危险,偶尔遇到一两个历练的修士稍稍打个招呼便过去了。此地应该离其父文寒风所说的孟城不远,不过这地方如此之大,文与逸自然又不知该往何处寻去,于是带着小畜生便来到这好似十分繁华的小镇,想打探一下是否有关于孟城的消息。

    见到“飞升楼”自然有所意外,进来后随手点了一盘此店名菜给小畜生打打饥,可这小畜生竟然毫不领

    文与逸指头轻轻往小畜生脑袋一敲,笑骂道:“谁把你惯得如此嘴刁。”小畜生毕竟不是人,那里会为自己辩解,不过跳到了文与逸脑袋上,将原本披肩长发弄的乱乱,又跳到了桌子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望着文与逸。弄得文与逸苦笑不得,拍拍小畜生的脑袋,无奈说道:“待会就为你烤上一只。”

    一得到文与逸的应承,小畜生又“恩恩”叫唤两声,爬回了肩头连连打着打哈欠。文与逸随即不管这懒虫似地小畜生,取过筷子,夹了一块烤尝了起来。

    如此怪异的事自然吸引了不少食客的目光,但大多皆好奇一阵,并无探究之意,只不过有一位长的猥琐不堪的老头带着一憨厚少年来到文与逸桌前。那猥琐老头嘴巴咧的老大,一排黄黄的牙齿上沾着一片青菜叶子,也不在乎,大大咧咧坐到文与逸旁边说道:“兄弟你这小貂不错啊。说不定是难得一见的灵兽。”

    “灵兽?”文与逸微微吃惊,这世俗间也有灵兽之说,“老人家怎么知道灵兽,难道老人家见过哪种灵兽?”

    “呵呵,兄弟你说的不错,老人家我的确亲眼见过灵兽,只是……”猥琐老头瞧了一眼桌子上众多美食,一双浑浊的眼睛的眼睛扫来扫去,司马昭之心毕显。

    文与逸叫道:“小二,给我添两双碗筷,再上一壶美酒。”随即忽然想到其师父陆混子叫二师兄为小二,不免又是一阵伤感。

    碗筷很快便摆上了桌子,那猥琐老头也不顾忌,招呼憨厚少年坐下,一双三角眼朝文与逸一瞧,缓缓说道:“当年老人家我也是那般踏剑而来,御风而去的神仙人物,只是后来遭遇变故,沦落成这般模样。”

    老头一把抓起一只烤鸡,望大嘴一送。咬着烤鸡脖子,说道。

    “只是老人家我,恩,好吃。老人家我见识自然比常人多一点,又一年亲眼看到过像这头小貂一样的灵兽,乃是一个门派的镇派之宝。”

    老头也不管文与逸是否相信,继续说道:“那头小貂还很厉害,竟然修炼出了内丹,平常金丹修士两个都打不过那头小貂,我记得好像就是这个模样。”

    “哦,老人家还知道修士,金丹这些说法?”文与逸又重新打量了那在凡人眼中骗吃骗喝的老神棍一眼,淡定说道。

    老头只顾着啃鸡骨头,并未回答文与逸所问问题。文与逸也不心急,再次问道:“那前辈可知孟城在哪?”

    老头眉头微不可见的一皱,忽然放下了啃吃的鸡骨,一筷子将憨厚少年伸向碗中的筷子打掉,斥道:“就知道吃,吃了那么多,还不向小兄弟道谢。”

    那憨厚少年不过十岁左右,竟然十分听从老头的话,木讷的朝朝文与逸说道:“谢谢。”

    随即,老头突然站了起来,领着少年,连招呼都没打便朝客栈外走去。

    见到这一幕,大厅里响起阵阵笑声。在大厅食用饭菜的一位大汉朝文与逸笑道:“别理会那老头,神神叨叨,每天都来这里骗吃骗喝,老子听他吹这些事都听到耳朵起茧子了,就凭这老头,咋看都不像是那些飞来飞去的仙师,就是一纯神棍。”

    大厅里众人随声应和,刚开始不知道有多少人被骗去了一桌美食,有人经常有这,也是知晓这老头混吃食,不过乐得看他人受骗,自然不会提醒。

    随即桌上另一个相对比较瘦弱的汉子喊道:“我说大牛哥,你上次不是也被骗取不少银两,还死乞白赖让这“半仙”给你算算啥时候有大牛嫂不是?”

    如此一说,众人纷纷大笑起来。

    在众人的笑骂打诨中,文与逸从去慕华城时剩余不用的银票结了帐,缓缓走出了大厅,谁知那老头与憨厚少年并未走远,在人行中缓缓逛着。心中一喜,就紧紧跟了上去。

    七拐八拐,待人少地方之时,往前一跨,子拦住了猥琐老头。

    恭敬的施一修士礼,说道:“不知前辈与孟城有何深仇大恨,在下虽然修为浅薄,但说不定能为前辈化解一二。”

    那猥琐老头一副茫然之色,说道:“兄弟你开什么玩笑,老人家我怎会得罪如此厉害的门派,要是真的得罪了,那些大门大派还不将我直接抹杀了。”

    文与逸正色道:“那前辈为何匆匆离去?”

    猥琐老头忽然也严肃起来,老脸一绷道:“老人家何去何从还要你这小辈指手画脚?”

    文与逸脸上露出两个淡淡酒窝,数道:“前辈显然不是凡人,晚辈也是管不到前辈的恩恩怨怨,只是打探一下路而已,望前辈不要见怪。”

    猥琐老头脸上还是一片愠色,没好气的往北一指,说道:“老人家可不知什么孟城,不过往北走便是和桑发源地,人烟稀少,你所说的孟城可能在那里。”

    文与逸又是行了一礼道:“多谢前辈。”

    说完,也是一扭头二话不说便离开了。

    此刻那憨厚少年才对其师父说道:“为什么告诉他?”

    老头此时板起了脸说道:“既是上一辈恩怨,又为何时时放在口上。况且,他不过是路过之人而已。”

    憨厚少年脸上明显一副不解神:“那又为何告诉他那东西是灵兽?”

    老头忽然握拳,中指关节朝憨厚少年头上敲去,骂道:“要是肚子里没有一点墨水,哪敢装先生,不拿出一点见识,你这小兔崽子吃得到美味的烤鸡吗?”憨厚少年点了点头,说道:“师父,什么时候给我筑基啊,一旦到了筑基期,我就不用吃东西了。”

    猥琐老头骂骂咧咧道:“难不成筑好基就不吃东西了?人间美味不要尝,要修为何用,没出息。”

    憨厚少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文与逸要是听到这番话,说不定会直接血冲入大脑,大仇未报便早早英年早逝了。

    知晓了向何处走去的文与逸并不急于赶路,毕竟贸然前去拜访,看你一个筑基期小修士,即便是其父文寒风交代好了,恐怕孟城中会有不少修士欺负自己。

    仔细一想,当今之计是好好修习《符箓》这书,等炼成此中最为厉害的符箓,恐怕即使是元婴老怪也是不惧了。

    此番想法虽然可笑,但未必不行,纵然高级符箓炼制需要强大修为,还有各种稀缺材料,但一旦文与逸手法高深了,在加上运道通顺,得到一两件难得的材料。

    就是没有修为,也可以借助灵石中的斑驳灵气制一些高等级符箓。

    最重要的是,自己有了蜃珠,说不定能炼制那片中等偏上一些的符箓。

    寻找了很久,文与逸终于在繁华小镇的几里地外发现了一处荒山野岭,除了几户猎人外并无其他闲人。

    玄冰煞气已是无碍,虽然丹田之上多了一样莫名其妙的东西,可并未阻碍灵力的运转,相反,比起先前,玄冰煞气又精纯了许多。

    煞气一动,控制着细针砰砰的挖出了一个小洞府,虽然简陋,可也不至于受“风餐露宿”之苦了,毕竟修士也是人,除了一些苦修外,其他人在外头也会投宿于店家,只是很少另辟洞府,毕竟为了舒服一夜干如此累活,还不如连夜赶路。

    可文与逸却要在此修习《符箓》,在刚刚出道时遇到那名鬼修,然后就地打坐炼气遭到偷袭后,文与逸在这方面倒是做的十分到位,吃一堑,长一智这话也是不假。

    洞口摆上可以随心所纵的生魂幡,一股黑中带红的气雾便蔓延开来,一个半人半蛇的黑色影子时而从幡面钻出钻入,文与逸呆呆望着那黑色影子,忽然开口道:“刘长老,文与逸并非不想放你出来,只是你灵智已经不再,不过是残缺冗杂的魂魄而已,要是放了你,恐怕这半人半蛇的怨鬼会到处造杀孽。”

    说完,轻叹一声,不再言语,那半人蛇黑影依旧在幡面上翻转腾挪,除了面目像极刘飞地外,那里还有刘飞地半点灵智。

    文与逸将小畜生放在外头,自己便取出《符箓》一书,以及大量从红砂派投来的材料,便要好好研究一下如何制符。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