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将军尸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许久,文与逸才转醒过来,入眼便是一具棺木,那棺木白色如羊脂玉石,一半靠在血池岸上,一半拖在水中。“你醒了。”带着无比狂野气息的声音在文与逸耳边隆隆想响起。

    文与逸一个激灵,猛地站起一瞧,只见棺木内躺着一具如同刚死入葬不久的尸体:两道剑眉紧紧皱起,一道像是蜈蚣的刀疤从眉毛一直延伸至唇部,将原本英俊的脸刻画的粗犷无比。头戴金质头盔,上面插着几道翎羽,披金色盔甲,盔甲上还可有一只文与逸并不认识的野兽。脚上是那云纹尖顶靴,一副十足的将军打扮。

    文与逸眼中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望着那粗犷的面庞,沉默不语。

    “本将军乃是华州国大将,你为何不向本将军行礼?”文与逸脑中有传来一句声响,不又向那棺中尸望了几眼,心中虽惊,可嘴上却很平淡说道:“我若是华州山野一平民,见到将军当然得行礼,只是将军所说的化州国早在一千年前就灭国了。而且我也是快死之人,那里会在乎这些规矩。”

    想起自己师门大仇未报,文与逸重重叹了口气,丹田内已经被怨气充满,自己的玄冰煞气不过零零碎碎的缩在细小灵脉中,恐怕不久就会元气大丧而死。

    “诶……”文与逸脑海中又是一声重重的叹息,“国已不国,本将军却还苟延于此。奈何天意难违,被人误了大事,金丹已碎,元婴未成,必然随国而去,你若向我行一华州国礼,本将军定救你一救。”

    一听这话,原本心如死灰的文与逸顿时一片血腾涌,熟知太封各国风俗的他怎会不知华州国礼仪,顿时单膝跪地,手按额头恭敬道:“见过华州国青魁大将军。”

    “你怎知本将军名讳?”随即而来的传音充满了惊奇之意,显然有些吃惊不小。

    文与逸说道:“华州国史册记载,将军英勇善战,杀敌无数,为万千士兵崇敬大将,不过在一次开疆辟土的大战中被敌偷袭至死,葬于战场,文与逸思前想后,只有大将军乃是葬于此地的大将。”

    又是一阵沉默,不知是否是文与逸的错觉,那棺中尸蹙起的剑眉好像松弛了下来,文与逸心中想到,这史册哪里是如此记载的,只有暗自叹息:“可怜这位精忠报国的将军,死于背后自家的冷箭,还被污以通敌叛国的罪行,还不能葬回故土。真是上天弄人。”

    文与逸也沉默着,忽然那白玉棺材中蔓延出一股黑色夹杂金色的灵气,一大团灵力将文与逸包围起来,这半黑半金的灵气好似密度十分大,文与逸子竟然缓缓浮了起来,最后定格在半空。

    那团灵力忽然形成一团漩涡,朝文与逸丹田处冲去,那团怨气哪里会束手就擒,死死占据丹田原本属于玄冰煞气的地盘。

    两军对战,半黑半金的灵力与那纯黑怨气冲撞起来,那团怨气毕竟蓄积这块地盘上冲天的怨念,厉害无比,半金灵力刚与黑气触碰,马上变被黑气吞噬了大量,可是这杂色灵气乃是千古尸王修炼如此之久的尸气,甚至元婴半成时产生的真元之气,不应该如此无用。

    原本只要尸王能熬过此劫,便是元婴修士,在这凶地甚至连随即而来的六九天劫也会减弱不少,但却在丹破之时被两位金丹修士打扰了,纵然毫不费力将二人重伤,但他也渡劫失败,恐怕不久便会混丧于六道轮回之外。

    千年苦修寻来的灵智也会毁于一旦,可正好有文与逸在,自然得为自己寻个后路。

    半金灵力看似十分无用,一个接触便已经败下阵来,谁知,那吞噬了大量灵力的怨气忽然瓦解开来,透出丝丝金色,随即大半丹田便被杂色灵力占据了,那怨气竟然直接被迫凝集成了一小团,紧缩于丹田一禺,文与逸不能动弹,也不知道字体体内的变化,只看到血池中央石柱上绿色邪珠朝自己飞来,口莫名其妙一张,咕咚一声,将那邪珠吞入肚中。

    那珠子直接被吸引到了丹田处,杂色灵力将怨气一裹,那些怨气直接冲入了绿色邪珠,邪珠上隐约浮现出道道黑纹,那杂色灵力卷了上去,顿时那颗邪珠不复原来的绿黑之色,而是变成夹杂金丝的黑色珠子。

    金丝黑珠一成,文与逸体内消失殆尽的玄冰煞气顿时开始充盈起来,只觉得浑舒畅。忽然浮力一消失,扑通一声掉在地上,摔得文与逸疼的龇牙咧嘴。

    再望一眼那棺中尸,原本如同生人一般的模样已经不再,只剩下一堆白粉。此刻,文与逸真心实意跪倒在地,恭敬的磕了三个大头,说道:“多谢青魁将军出手相救,文与逸后路过华州国国土,定告知世人,大将军乃真英雄。”又砰砰磕了几个头后,才转离去。

    可是修仙界没有不付代价便可以得到的东西,那颗金丝黑珠里面,一股强大的魂力占据着,蛰伏着,静静等待时机。

    妖火祭出的梯子还在上头,文与逸顺着梯子缓缓往上爬,一出隧道进入那简陋的小屋,小畜生便“恩恩”跑了过来,不过看到文与逸竟然一副戒备神,眼中流露出一股凶意,露出两排小尖牙,朝文与逸龇了龇牙。

    文与逸笑骂道:“好你头小畜生,连我都不认识了。”这时,小畜生才悻悻收回了爪子,一溜烟爬到了文与逸肩上,亲昵的用脑袋蹭了蹭文与逸的脸庞。

    将那白驹寻了个地安置好时,天已黑,晚霞如血,映得天空艳丽无比,文与逸忽然心中感慨万分,自己出山以来便变故不断,两年时间竟遭遇了别人二十年都遭遇不到的事,看来自己便是劳碌命,又望了望肩头恢复懒样的小畜生。

    大吐一口气大声吟道:修仙路上无知己,漫漫长途谁知辛,弹剑吃酒大笑去,乘风御剑踏梦回。

    修仙之路果真漫漫无期,此时,文与逸才刚刚步入修仙界,后故事千千万万,那里一时道得尽。朝着暮方向,一人一貂缓缓走去,斜影拉的老长,如同他后的经历。

    慕华城外,一处静幽山谷内,白色小花遍布,好似雪后点点未消融的残雪,谷内一处矗立小石屋,屋外布上了阵法,此时,白光亮起,空气中泛起一阵如水般的涟漪,屋门一开,走出一位美艳无比的人物。

    如同洛神: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绰态,媚于语言。如此言语用进去并非不妥,女人的媚仿佛她都具有,一鹅黄轻纱衣裳,正是文与逸担忧不已的水师姐。

    素手持着一张黄符,柔柔弱弱的嗓音低语道:“师父受伤,三位师兄弟死去,二师兄也废去了修为,难道仅仅就是因为你的缘故?”

    随即从体内飞出一柄寒光宝剑,莲步轻移,踏上了飞剑,随着上水光似地罡气出现,那飞剑急速朝西方飞去。

    在清风观,一名头戴木冠,面目清秀的男子站在一桌子前,右手无力下垂,左手持着笔挥墨用心的控制着手中的笔,那笔控制起来好似十分艰难,他写了好久,才扭曲着写出一个难看的“道”字。

    一名白须道人走近,看了看那清秀男子写下的字,摇了摇头,取过那支笔,蘸了蘸黑墨,左手握笔,一挥而就,一个给人一股沧桑感的字出现在白纸上。白须道人说道:“木贤侄,你浮躁了。”

    木二用左手一正木冠,淡然笑道:“清风师叔还是如此厉害,只是我怕水师妹一时间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会认为是因为小师弟才使得慕百越大动肝火的。”

    清风真人轻轻拂动手中嗜血浮尘,说道:“文与逸小友自有他自己因缘,恐怕门派血海深仇还是得靠他来报得。”

    木二朝外头望了望,说道:“慕百越并不知晓这些年来,我派炼制的灵器放去哪儿了,还是不死心,恐怕连清风师叔也被他监视起来了。”

    清风真人说道:“老夫会怕他,要不是老夫要护着这清风观,早就去杀那只顾排除异己,将慕华城变成自己一家之地的慕百越了。老夫怎会不知这些年来,他害死了多少修士。”

    木二说道:“修仙界便是实力为尊的世界,要非师叔强硬要求,恐怕木二也死在那囚笼里了。”

    “可惜这慕华城的灵脉矿都被慕百越的亲信牢牢掌握,否者这城那里会是他一个人管的了地。好了,闲话不提,木贤侄静心修炼这笔墨功法,迟早有一天会恢复昔修为。”清风真人说完此话,便会房间打坐练功去了。

    “恢复昔修为又有何用,还是逃脱不了天命,踏不上那大道。”木二语气忽然变得无比萧条,那里有当年意气风发之状。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