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妖女与妖火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云影慕华 书名:符爆天下
    巫心颜妖女之称文与逸并不知晓,但却知道此女行事诡秘异常,常常使得自己陷入糊里糊涂的境地。如今便将他带到了离那墓地不远的一处小屋中。

    小屋坐落于一个破落村落旁。风景倒也不错,但那些破房残瓦终究使得这山野原始美景缺少了一丝灵动。

    “巫前辈,那些房子中的百姓去哪儿了?”文与逸站在那件茅草与树枝搭建起来的小屋前,望着不远处那些惨败不堪的建筑说道。

    巫心颜容颜不变,但眼神中透出一股不知何意的神,对文与逸说道:“这便是我父母的出生之地,只是这里的人一夜间全都死光了。”

    文与逸不由想起了自己已经可以控制的生魂幡,这幡开始炼制时,不知道有多少人间村落消失无踪。捏了捏拳头狠声道:“可杀的邪道。”

    巫心颜见文与逸这般样子,忽然又恢复了妖女本,脆生生嗓音嗔道:“奴家也是邪道,与逸是否要将奴家正法了?”

    文与逸哪敢接话,闷声不响便跑了开去,想起还未试过生魂幡威力,于是将幡取了出来,手持幡杆,用力一挥,那幡面忽的涨了起来,一个模糊黑影从幡面显现,但并没有用黑气凝结成虚影,只是依旧如同阳光下的影子般映在幡面上。随后一股风突兀吹了起来,一时间黑气翻滚,飞沙走石。

    丹田上方如死水般蛰伏不动的怨气犹如收到了催发,开始有了一丝悸动。

    文与逸原本中温和的脸庞上虚浮起淡淡黑气,眉宇间隐约可见一股煞气,而这一切他并不知晓,知晓这一切的妖女则毫无告诉他的意思,只在一旁看到了黑气滚涌中的年轻小子好似一副酣畅淋漓的感觉。

    自小被他父亲文寒风熏陶出来那副不愠不火的表此刻在文与逸脸上不见丝毫。

    “哈哈,师妹我来也。”一道红光朝此地激而来,文与逸停下手中挥舞的生魂幡,朝已经停在了巫心颜的跟前的那人看去,失声道:“是他。”

    那人一红袍,虽然记不得那长相如何,但浑气息波动文与逸却忘记不了,此人便是害得文与逸刚出忌山便又掉入地下暗河的红袍凶人,道号妖火真人。

    那看的况混乱那里看得清这妖火真人面目,此时站定一看,原来那称自己为爷爷的凶人并不老,不过中年模样,长得也并非凶神恶煞,若非旁的火灵气波动异常汹涌,文与逸根本想不到这人便是一甩手便用煞气杀死五名低阶修士的恶人。

    巫心颜见其师兄从飞剑上走下,笑道:“妖火师兄可来了,师妹可等候多时了。”

    妖火道:“又找了那白浪门一通晦气,如今稍稍耽搁了时。”

    巫心颜指了指文与逸说道:“师妹从一名金丹初期修士手中救下了那小子,他手中正好有一件怨气颇大的上等灵器。”

    随即妖火转过头来打量的文与逸几眼,点点头,便跟随着巫心颜进了那件简陋的小屋,文与逸自然想打探一二,已是筑基后期般的灵识一动,便要钻入简陋的小屋中,谁知巫心颜仿似知晓文与逸心思般,一块锦帕往上一抛,文与逸的灵识便被挡在了外头,如同前几次用灵识想探知那两个加了符箓的盒子一样。

    “非即盗。”文与逸嘀咕一声,也不再在乎师兄妹讲的是什么,反正自己也逃脱不掉,命大活,命小死,修仙界便是如此充满未知。然而恐怕文与逸一旦真的听到二人的打算,拼了命也会反抗一二。

    巫心颜并未跟文与逸说起那些村民是如何一夜死净,邪道这解释不过是文与逸自己的臆测,这些村民真正的死因却是,几乎在瞬间便被抽干了寿元,在一眨眼间变老死去的,无论是七旬老妪,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儿,无一例外。而这事仅仅只有妖火和其师妹巫心颜知道,也曾探究过原因,问题便出现在这块地的风水走势之上。

    这里有升蛇山脉支脉,而且不仅仅只有一条,而是两条,此地便是支脉两蛇交媾之地,原本也应该是旺盛之地,可孕育仙蛇珠这等天地灵物的福地,只是可怕的是,此地在上古甚至是太古之时便是升蛇山脉西边和东边凡人国家发生战争得军事要塞,如今虽然地貌已变,不再是国家必争之地,但残留大量的怨气死气污秽了这块福地,以至于仙蛇珠没有孕育成功,反而诞生了一颗邪珠。

    不久前,巫心颜已经探明了产那邪珠的地方,便在上头搭建一座小屋,以邪道秘法封印住了邪珠通向地面的途径,否者此地早已经是生灵涂炭了。

    倒不是巫心颜慈悲心肠,而是她害怕强盛的邪气引来元婴老怪的窥视,这天地蕴含的灵物,不论是正是邪,都是能令元婴修士眼红的宝物,要是能炼制成厉害法宝,以后自己在寿元耗尽之前便不必再小心翼翼的苟活,即便是化神期修士,也好抵抗那六九天劫,以便羽化成仙。

    只是那出地方怨气太盛,恐怕不是元婴以上抵抗不了,一个不好便是怨气入体形成“鬼胎”,即便妖女不把文与逸丹田之上的怨气当回事,也不是代表可以自己可以忍受这危险之极的事。至于文与逸的作用,无非便是打狗的包而已。

    文与逸不知晓,巫心颜这妖女也不会告诉文与逸,此时他们所等待的,便是等到明正午,阳气强盛之时,截取封印,遁入地底去寻那颗吞人寿命的邪珠。

    一夜很快便过去。

    翌,文与逸被带进了简陋小屋,从小屋中可以看见外头阳光泄了进来,斑斑驳驳的光点照在泥地上。应该是祥和无比的场景,可文与逸却感到浑不自在。

    “妖火前辈,这地方怎如此冷?”文与逸虽然已达到筑基中期修为,但还是感到有些不适应。此时向看上去比巫心颜正常许多的妖火真人问道。

    巫心颜笑了笑道:“与逸为何不问奴家,这可是奴家布置小屋。”妖火真人说道:“师妹不要在调戏这小子了,先解开你布置的封印再说。”

    妖火这么一说,巫心颜果真收敛了妖气,手印翻飞,一个个可见的淡淡符印从她玉手间显现出来,随即没入平凡无常的地面。

    等到妖女双眸猛地出一道黑光,打在地面上后,那地面竟然隆隆的凹凸不平起来,几个呼吸而已,竟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大洞,一股风从洞中吹出,修炼玄冰煞气的文与逸寒毛刷的竖了起来。

    妖火见文与逸好像收不住这风,手指一弹,一颗拇指大小的古怪珠子便落在了文与逸手中,那颗珠子外面透明,晶莹剔透如同冰雕,但里头却有一小窜紫红色的火苗跳跃不定。入手温暖腻滑,十分舒适。

    “文与逸你可要收好这珠子这可是难得一见的火琥珀,能使冰天雪地都想季那般舒适。奴家可是眼馋的很,文与逸不是修炼寒气的么,不如出来后将这火琥珀送与奴家可好?”巫心颜面露笑意说道。

    文与逸急忙说道:“既然是妖火真人所赠宝物,文与逸自然却之不恭,自会好好珍藏起来。”

    妖火真人见二人一唱一和,面上丝毫没有任何表示,但心中却是想到:妖女不愧是妖女,三言两语便将这愣头小子唬的不分东南西北,这等无用灵珠,哪能更那颗邪珠相提并论,可怜这小子被美色迷了心窍。

    而此时,文与逸心中所想乃是:无事献殷勤,非即盗。即便你们将全宝物都赠予我,命没了,又有何用。

    心思肚中转,三人都不会名言,不过文与逸知道这一次下洞,恐怕最危险的还是自己,二人即便不是金丹后期修为,恐怕都有中期修为了,而自己的筑基期道行在二人眼中与蝼蚁无异。

    文与逸料想不错,二人皆已经是金丹后期修为了,而且乃是一朝看破,便丹颇婴生的境界,要不是看重文与逸手中上等灵器,而且文与逸对二人毫无威胁可言,最重要的是文与逸将活不过今,否者他二人也不会与一名筑基修士多说半句话。

    妖火不愧是能与清风真人相提并论的厉害人物,随便一掏,竟然又掏出了一件梯子形状的法器,不过与手掌一样大小,但在妖火法印催使下,迎风便涨,一转眼便涨的无比长,伸向了洞内。

    妖火手掌一翻,一朵耀眼无比的火焰出现在手心,“丹火”,文与逸瞧得羡慕不已,要是自己也能凝成金丹,那水影剑便能用本命丹火修复炼制,就不再需要借助地火了。

    “走吧。”妖火招呼一声,便走入了洞口。巫心颜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文与逸,人面庞上神怪异。

    文与逸一咬牙,便跟着那耀眼光芒钻了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符爆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