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章神之威严

    御寒风眉头微皱,想要绕过明峰去取固体圣膏,明峰却再次往右移了一步,带着戏谑的笑容拦在他面前。www.

    “明峰,你究竟要干什么?”御寒风不耐的问道。

    “竟然敢直呼明师兄的姓名,你的胆子可真是够大的。”

    立刻有人骂了起来,手指快要顶到御寒风脸上,满脸愤怒的神,眼睛却瞟向旁边的明峰,明峰嘴角含笑微微点了点头,他的眼神立刻得意起来。

    “不要这样,”明峰装作好心的将他拦住,笑道:“我和寒风师弟曾经是同一个班级的同学,他直呼我的名字也不算什么。”

    “不过,寒风师弟,那都是以前的事了,我现在可是六年级的师兄,我心里是不在意,不过这是学院的规定,这声师兄你可还是要喊的。”

    听起来像是在劝告御寒风,可脸上的神早已出卖了他,这也是明峰一直很恼怒的事,御寒风从来没有用尊称称呼过他,在他心中这就是御寒风对他的蔑视,自以为自己还是跟他同辈。

    御寒风心中叹气,有的时候他真是不明白这些所谓的天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个个狂傲自大,偏偏心有非常狭隘,总是为了点小事嫉恨别人。

    说起来两人结仇不过是源于一句话,一句带有安慰质的话,在御寒风看来这句话不仅是安慰他,更多的恐怕还是老师对明峰的关心,希望他能够耐下子刻苦修炼,可就因此让明峰彻底的恨上他了。

    在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抱有敌意的时候,他会以为对方对他也抱有敌意,对方任何一个轻微无意识的举动都会让他觉得这是对他的敌意表现,恨意便越来越浓,最终成为了一种习惯,再也无法化解。

    明峰的况就是如此,只是一个称呼,以御寒风的傲气自然不会开口叫他师兄,不仅是他,学院里他从来没叫过任何人师兄,别人对此都不在意,可偏偏心里有疙瘩的明峰就以为这是他瞧不起自己。

    “如果你觉得我做得不对你可以去找学院的老师,不过现在我要买东西,请你不要妨碍我。”御寒风一边说着一边绕过他,明峰被他强硬的话说的一愣,竟然忘记了阻拦,让他走到了药柜前面。

    “明师兄……”

    周围他的手下都很奇怪,却又不敢多说,轻声的呼唤着似乎在想什么的明峰。

    明峰走出自己的思绪,心中的怒火瞬间燃烧的更加旺盛,仅剩的一丝理智和冷静也被烧没了。

    他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他以为自己是谁?

    “明峰虽然资质极高,但论刻苦却比不上御寒风”

    那句话又从脑中浮现出来,事隔四年仍然清晰无比,仿佛就是刚刚有人在耳边说过,明峰将这句话视为他今生所受的最大的耻辱,不仅将他和一个蠢才相提并论,还说他不如那个蠢才,不论是哪个方面,他怎么可能不如一个蠢才。

    “我要让你知道,你这一生,永远都无法和我相比,我是秋水学院的天才,而你,却是秋水学院第一蠢材!”明峰恼怒的冲了过去。

    御寒风刚刚从药柜里取出一瓶固体圣膏,透明的水晶瓶中,金黄色的药膏似乎散发出淡淡的光晕,药剂不仅有液体的,还有固体和这种膏状的药剂,甚至还有气态的,不过那类药剂都有奇特的用途,而且极难炼制,除非是药剂学的大师否则不可能炼制出来。

    固体圣膏是一种外用的药剂,在修炼后取出部分药剂涂抹在全,疲惫的体就像干涸的小溪,会迅速将药剂吸收进去,此时体越疲惫药效就越明显。

    “啪!”

    御寒风手中的固体圣膏被扇飞出去,“乒”,水晶瓶在地上摔成了七八块,金光色的药膏撒了满地。

    周围的人都惊呆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东方世家的商铺,竟然有人敢在这里惹事,即使在帝都那种遍地都是贵族的地方任何人进了东方世家的商铺后也得小心再小心,生怕一个不友好的举动惹来东方家的怀疑,故意惹事是从来没人敢做的,可是今天,就在这里,偏偏就发生了。

    围观的众人齐齐后退,动作整齐划一好像排练过的一样,他们可不想和这件事扯上任何关系,东方世家的愤怒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起的。

    御寒风眼中浮现一丝怒意,一直以来他都对明峰的各种挑衅浑不在意,即使明峰找借口教训过他很多次御寒风也没有理会,他的心极度高傲,傲到了这些人在他眼中就和蚂蚁没什么区别,这不是力量上的傲视,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高傲。

    而且那时候他的心早已被别的事充满了,七年多艰苦的修炼一无所获,正确的道路上却有座无法逾越的高山阻挡,任凭他用出全的力气也攀不过去,心中饱受痛苦和迷茫的折磨,除了和修炼有关的他无暇关注其他任何事

    如今一直困扰他的问题被解决了,御寒风心中一下子轻松了许多,明峰的再一次挑衅也让他认识到,如果不解决这个麻烦以后怕是很难静心修炼。

    “怎么,很生气是吗?”明峰忽然大笑起来,御寒风眼中的怒意让他感到异常的有成就。

    还以为你真的不在意我,原来都是装的,生气吧,快生气吧,哈哈哈,明峰心中笑的更疯狂。

    “这么做有意思吗,是想要教训我还是想满足你懦弱的自尊心,只能依靠别人的称赞来满足自己的虚荣,连一句批评的话都无法承受!”

    御寒风的眼神瞬间变的清宁,和这种人生气是对自己的贬低,冷漠的注视着脸色涨红的明峰,此时他眼中唯有一丝深埋的鄙夷。

    明峰的得意忽然变成了狂躁,神色疯狂却躲闪着御寒风的目光,“你胡说,我是武技上的天才整个秋水学院,整个落原帝国的人都知道,那种话只是老师在安慰你而已,只有你这种蠢材才会当真,哈哈!”

    这就是天才,过分平坦的道路往往会让他们有些偏激,他们将要面对的挫折更多的是来自自己,无法冲过去就意味着一个天才的陨落。

    明亮的青色光芒升起,明峰狞笑着一步步近御寒风,他已经被御寒风的话刺激的完全失去理智,现在他的心中只有愤怒,和撕碎御寒风的**。

    风元力迅捷锐利,因此修炼风系斗气的战士都极为擅长速度,在距离御寒风还有两米多远的时候,明峰形一闪瞬间来到御寒风侧,五指上青光缭绕,直插向他口。

    浓郁的风系斗气似乎把空气都割裂了,大厅里忽然响起玻璃刮擦般的刺耳声音,这是风系斗气和空气急速摩擦形成的声音。

    在明峰刚刚举起右手的时候御寒风就感到口阵阵刺痛,如果真被刺中口,恐怕是命难保。

    一阵齐齐的吸气声,没人想到明峰竟然会下杀手,就连他的那些狐朋狗友都没料到,他们只以为明峰准备借机在教训御寒风一顿而已。

    虽然瞧不起御寒风,但毕竟是同一个学院的同学,没人希望看到同学在眼前死去,除了明峰的几个狐朋狗友外众人纷纷高呼,让御寒风躲开,还有看起来几个手不俗的战士,已经朝这里冲过来,准备在御寒风躲过一次攻击后就拦下明峰。

    御寒风没有如他们所料的躲避,垂手站在原地,目光冷漠的看着一脸狞笑的明峰。

    “快躲啊!”众人惊呼,他们都以为御寒风是吓傻了,心中担忧不已。

    圣洁的白光从御寒风眼底浮现,冷漠的目光充满凛然不可侵犯的威严,透过双眼直刺明峰的心底。

    那样漠视和高高在上的神,无视任何人的存在,虽然目光是对着他,但从御寒风的眼中却看不到自己的存在。一瞬间明峰以为自己看到了神明,心中的怒火立刻被熄灭了,一股胆怯不可抑制的从心灵深处升起。

    “神,他是神吗,我怎么能和神作对……”

    转眼间心中的胆怯被无限制的放大,明峰眼中充斥着恐惧,不由自主的后退,竭尽全力将眼睛从御寒风的脸上挪开,可无论他看着哪里,那对充满威严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他,就像印在他的灵魂中一样挥之不去。

    不要,不要……

    明峰一脸惊恐的站在药柜前面,上斗气已经散去了,但右手还保持着从上往下刺出的姿势,双目痴呆,满脸的苍白,一冷汗往外直冒,转眼间就把衣服都打湿了,而御寒风早已买完东西离开了。

    “他怎么了?”

    “该不会是犯病了吧?”

    “没听说过他得什么病啊,再说了,信徒级七阶战士,体质比普通人强上百倍,什么病能让他变成这副模样。”

    “会不会是……被诅咒了。”

    嘈杂的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刚刚还闹议论着的众人此刻噤若寒蝉。

    诅咒,这绝对是一个忌,世上只有两种人能够修炼诅咒类魔法,第一种是亡灵法师,他们是整个广元大陆的敌人,所有宗教和国家都在佣兵工会发布长期任务悬赏亡灵法师的人头,第二种是冥神教的冥咒师。

    冥神教是广元大陆的五大宗教之一,势力庞大,信徒众多,落原帝国就在冥神教教区内,全民信仰代表死亡的冥神。

    冥咒师是冥神教的终极力量,修习诡异而威力强大的冥咒术,据说只要是冥咒师想杀的人就算是躲到天涯海角也逃不了,他们的咒术能够相隔万里取人命,“冥咒师”三个字旁人连提起都会觉得心寒。

    “应……应该不会是吧。”一个不大的声音传出来。

    其他人心中也是如此希望的,不过他们全发寒,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附和着点点头,目光不自觉的看向四周,充满了警惕和畏惧。

    这里很可能有一个冥咒师或是亡灵法师,至于他为什么要对明峰下诅咒,或许是明峰嚣张的言辞无意中惹恼了他,也有可能,他和御寒风有些关系。

    想到这儿众人打了个寒战,暗暗为自己刚才的举动而庆幸,特别是那几个冲过去要救御寒风的人,心里大为松了口气,自己可是要去就他的,那位冥咒师或是亡灵法师总不会来找自己的麻烦吧。

重要声明:小说《广元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