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神域开启

    万俟应天眼中释放出淡淡的白光,无穷的威势压在御寒风的心头,比之之前这一次威势明显更强,才仅仅一分钟他就有种支撑不住的感觉了。

    体弓起,两手撑在膝盖勉强站立,抬起头,目光对视着万俟应天的双眼,眼中泛起道道赤红的血色,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转眼间地上就积起了一个小水洼。

    “要撑住,一定要支撑下去!”

    御寒风心中不断的告诫着自己,他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万俟应天的神色越来越凝重,显然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可是神智也随着体力耗尽而渐渐迷糊,眼睛几乎快要睁不开了。

    不……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眼皮越来越重,仿佛上面压着一座泰山,渐渐耷拉下来,眼前明亮的白光逐渐被黑暗所取代。

    万俟应天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神色间非常不舍,但双手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眼中的白光蔓延到了双手之上,带着淡淡的威严气息按在了御寒风的头顶上。

    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必须要由你自己来承受。

    手中白光越来越浓烈,连太阳的光辉都被压制住了,战栗着不敢靠前。

    白光从双手向外扩散,范围逐渐增大把御寒风整个体笼罩在里面,万俟应天眉目间异常凝重,双手猛然往回收,白光之内一道若有若无的虚影浮现出来,从御寒风体内分离。

    虚影与御寒风的体分离到了一半就停下来了,万俟应天双手微颤,仿佛提着万斤的重物,额头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御寒风体发软,双腿打着摆子,两只眼睛也是似睁未睁,眼中神光渐渐消散。

    万俟应天双手每往外拉一分,御寒风的体就更软,眼中神光也消散一分。

    “啾……啾……”

    天空中忽然响起鹰鸣,声音略带稚嫩却异常嘹亮,在天地间环绕不绝。

    御寒风体一震,昏迷的神智突然间清醒过来,抬起头,蓝天白云之间一道影迅速的穿梭而过,健壮有力的双翼拍打一下便向前滑出很远,锐利的双目透过稀薄的云层俯视大地,寻找可作充饥的猎物。

    眼中神光逐渐明亮,御寒风喃喃轻语,苍鹰,注定是要飞在天上的!

    万俟应天脸上笑意和欣慰一闪而过,双手骤然用力,浓郁的白光带着虚影从御寒风体内脱离出来,御寒风体猛烈震动,往后踉跄了几步险些倒下,低头含笑看着万俟应天,眼中神光依旧明亮,更多了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如果有外人在这里一定能感觉出来,那样的眼神,和万俟应天的很像,虽然威严淡了一些,依然让人心生畏惧和胆怯。

    双手揉动间和御寒风体差不多大小的白光骤然收缩,变成一个三指宽巴掌长石碑形状的物体,里面的虚影也跟着缩小,约有乒乓球大小,缓缓的旋转着悬浮在“石碑”之中。

    “轰隆!”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子里炸开了,御寒风闭上眼脚步摇晃了几下,等他睁开眼睛,眼中露出了极其惊讶的目光。

    就在闭眼的那一刹那,御寒风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一个世界,全新的世界,处在一个莫名的空间之中,但是他能够看到,更能感觉到自己对它拥有绝对的控制。

    “师父,这就是神域吗?”御寒风反应过来,脸露喜悦问道。

    万俟应天点着头,神色有些疲惫但被满脸的红润完全遮掩住了,他手掌天下的信仰,反手之间便能让一个国家颠覆,感的波动似乎已经离开他很久了,可是这几天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动容,为的还是同一个人,或许这就是注定缘分吧!

    “你的神域应该只有百米方圆,这是最小的神域,想要扩大神域必须获得更多的信仰之力,师父不是不能给你,但是我不会那么做,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你不会怪师父吧!”

    御寒风连忙摇头,师父的疲态他看在眼中,强行剥离灵魂,即使对掌握神之力量的师父而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吧。

    “师父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下面的路就让我自己去走,我相信终有一天我会超越师父的。”卓然傲立,深深的自信从他的眼眸中散出。

    万俟应天老怀大慰,捋着白须失声长笑,“好,好,为师等着那一天……”

    ……

    师父已经走了,在为他开启了神域后交代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后便离开了,万俟应天对他这个徒弟很满意,竟然破例给他留了一些东西,而不是如他所说的那样只是给他机会。

    御寒风心头有着淡淡的惆怅,对万俟应天的感很复杂,既有对师父的尊重,又有一种莫名的亲切,仿佛远行千里之外却碰到了家乡人,听到那熟悉的乡音。

    万俟应天当然不会是他的家乡人,整个广元大陆也不会有他的家乡人,但是万俟应天所具有的气质,和他以前打交道的那些人很像,不自觉的思绪就回到了过去,有时他甚至会在不经意间把万俟应天当做生意上的伙伴,老道的攀谈和一些独到的见解每每让万俟应天失态。

    想到师父张大嘴看着自己的样子,御寒风不由轻笑出声。

    万俟应天给他留了一些魔法和斗气方面的书籍,“只是一些基础,你的基础不好,要多看看”,万俟应天是这么说的,可御寒风只是简单的翻了翻就发觉这些书籍的不凡,万俟应天说的没错,这些的确是基础,不过却是阐述的最最基础的原理,再细看,这些竟然都是成名强者留下的笔记,是他们一生的经验所得,比起学院所教的“基础”强上何止百倍。

    短短的几天相处御寒风就摸出了万俟应天的格,师父的傲气已经深入灵魂之中,对待事实感冷漠至极,即使收他为徒后对待他的态度也没有改变多少,一度他以为两人的师徒关系只是有名无实而已,但在临走留给他的东西还有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期待让他明白了,师父的良苦用心。

    无疑,他选择的是最正确的一条路,但也是最漫长和曲折的一条路,稍有不慎便有可能丧命,想在这条路上走的更远,甚至比自己的引路人还要远,就不能对任何人产生依赖,要清楚的认识到一切都只能依靠自己。

    将堆得厚厚的几大摞书收入神域之中,他的神域是一片方圆百米左右的平地,如今里面什么都没有,荒芜贫瘠,连一根草都没长,唯有中央有一座巴掌高的白色“石碑”,那是他的神碑。

    两只手中各握着一样东西,左手是一块黝黑的金属牌,沉甸甸的,怕不是有十多斤重,金属牌不知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黑的深邃,仿佛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

    金属牌上只有简单的一个字——刑,并无其他修饰的雕刻花纹,御寒风注视着金属牌上的“刑”字,只是一个字却让他心神震动,眼前仿佛掀起了滔天的血海,数不尽的尸体在血海之中浮浮沉沉。

    关于这枚金属牌万俟应天没有多说,只是告诉他这是破例提前发给他的,在没有得到他许之前决不许拿出来。

    御寒风将金属牌也收进了神域之中,目光转向右手。

    在他的右手握着一块小孩拳头大小的水晶模样的东西,“水晶”中散发出奇异的七彩光芒,七彩光芒时而在水晶中旋转,时而漂浮出来,炫耀人的双目。

    灵晶,这就是修炼武技斗气的战士梦寐以求的灵晶。

    灵晶和魔兽体内的晶核有些相似,不过它的来历更加稀有,唯有蛮兽体内才会有灵晶。在广元大陆上蛮兽是非常稀有的,百年的时间也未必能发现一头,据说蛮兽是远古巨兽的血脉后裔,它们不会使用魔法斗气,但一蛮力奇大无比,没有神级以上的实力遇上蛮兽是必死无疑。

    灵晶是蛮兽死后一精华所凝聚而成的,能够大幅度提升使用者的**强度,最重要的是,人的体是有极限的,每当突破一次极限实力就会大幅度的提升,可极限并不是那么好突破的,有些人一辈子就在这里停步不前,实力再难寸进。

    可只要有一枚灵晶在手,并且灵晶的力量没有耗完,使用者就不会碰到极限的问题,所谓极限会被轻易的突破过去。

    灵晶的大小就代表它所蕴含的能量多少,普通的灵晶只有拇指指节那么大,可万俟应天留给他的这块灵晶却有小孩拳头那么大。

    “师父说他上的伤就是被这只蛮兽弄的,连师父都能打伤……”御寒风轻轻摇头,那种境界不是现在的他能够了解的,而蛮兽只是远古巨兽的后裔,可想真正的远古巨兽有多强大。

    万俟应天给他留下这块灵晶是因为得知他是魔武双修,想到这儿御寒风不轻笑,笑容中有些苦涩。

    魔武双修?

    这四个字给他带来了多少的羞辱,魔武双修本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事实上光系和暗系的魔战士在广元大陆上是非常出名的,光系的增益魔法和暗系的负面魔法能为魔战士带来不小的优势,在同等级的战斗中,光系、暗系的魔战士几乎是必胜的。

    可是这是对其他人而言,选择魔武双修的无一不是资质极佳的人,可御寒风的资质差到了极点,是别人眼中的秋水学院第一蠢材,从他第一天在练武场修炼武技被人看到后,他第一蠢材的名头算是彻底坐实了,任何人也抢不走。

    明知道自己资质差,还学人魔武双修,难道他以为选择魔武双修就能从蠢材变成天才了?他不是第一蠢材还能有谁是?

    可谁能明白御寒风的苦痛?苦修魔法却没有一丝进展,他心中彷徨不定,感觉前路迷茫不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更加努力,魔法他修炼,斗气他也修炼,不是要成为所谓的天才,只是在用比别人更多十倍、百倍的努力来换取一丝希望。

重要声明:小说《广元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