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章广元大陆

    “寒风,以你的资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一个面孔白净、长须飘飘的老者安慰道,慈的看着面前羸弱的孩子,心中升起了一丝怜惜。

    御寒风,也就是那个羸弱的孩子,面上带着一丝淡笑,没有接话反倒是安慰起了老者:“没事的老师,我知道自己的体如何,不会强求!”

    “那样就好,那样就好!”老者叹口强笑,他知道这不过是一句托辞,面前的少年不是个轻言放弃的人。

    “你这次伤的不轻,好好回去休息吧。”

    “谢谢老师,我先走了。”弯腰,转,御寒风干脆的走了出去,那一的伤痕累累好像没有半点感觉。

    云淡风轻,破衣飘舞,一瞬间老者产生了丝错觉,面前走过的似乎不是连续在二年级呆了四年的三阶信徒,而是一个绝顶的强者,那种气度,卓尔不群,不将一切放在眼中,只做自己想做的事。

    “可惜了一个好苗子,空有这样的气度却……”老者再次叹气,他发现在看到御寒风的时候自己总是容易叹气。

    “看看,那个就是二年级的御寒风,听说连续留级四年了,是咱们秋水学院的第一蠢材。”说的人和旁边听话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这算什么,你们看到他那一伤没,知道怎么来的吗,那是被学院十大高手之一的明峰打的。”

    “我也听说了,据说是明师兄让他去帮忙做点事,他却不愿意,结果……嘿嘿”

    众人笑的更欢了,他们巴不得明师兄吩咐他们做点事,好巴结巴结这位十大高手之一,可这个人却不知好歹,推推拖拖的,挨打了也是活该。

    他们心中一定在想,难怪我会留级四年,我这个秋水学院第一蠢材的名头是坐实了。

    行走在路上,四周嘲讽的语言即使不刻意去听也不断的往耳朵里钻进来,御寒风早已习惯了,脸上笑容不改,拖着满是伤痕的体缓慢却坚定的往前走去。

    “怎么了寒风师弟,上伤的这么重,”路旁一个俊秀的少年缓步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明显的戏谑笑容,却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看着御寒风,“哎呀,这不会是我打的吧,真是抱歉寒风师弟,我一时气急竟忘了咱们师兄弟的分,不过……我记得当时下手很轻,怎么就弄出了一的伤?”

    明峰“讶异”的道,似乎真的非常不解。

    “是我学艺不精。”御风寒应了一句,没再理会他们从几人旁走过去。

    明峰却不想轻易的放过他,带着虚伪的笑容跟在他旁边,“哎,不是师兄我说你,寒风师弟你也该好好修炼了,四年的时间了,你还在三阶信徒徘徊,这次幸好是我,要是换了别人还能有你的命在?”

    语带感叹,好像他打了御寒风却还是对御寒风有恩一般。

    普通人遇到这种事即使再能忍也会毫不犹豫的反击,可御寒风却毫无反应,从客了一句后便再无言语,慢慢的沿着石子路往前走,步速始终没有变过。

    明嘲暗讽了一通,见对方还是那副平淡的神,明峰眼底闪过一丝恼怒和狠厉,看了看四周,人来人往,他终是没有动手,在学院里私斗可是要挨处分的。

    不识好歹,等出了学院我再好好教训你。

    “寒风师弟好好保重体,有时间让师兄指点指点你。”不不阳的说了一句,明峰带着几人离去,面容上仍然和之前一样高傲,可神之中却带了几分狼狈。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御寒风暗暗摇头,空有一上好的资质,气度却如此狭隘,将来的成就也是有限。

    明峰和他结怨的事还是在四年前,那是他们都是二年级的学生,同在一个班级,不过和御寒风不同,明峰是直接升入二年级的,没有读一年级。

    秋水学院每个年级对应一个实力等级,没有学过斗气、魔法或是实力在一阶、二阶信徒的都归入一年级,刚开始修炼的时候实力相差不大,所教的东西也都差不多,用不着分开。三阶信徒升入二年级,四阶信徒是三年级,之后每升一阶就上升一个年级,直到六年级,这是秋水学院最高的年级,也是高手云集的地方。在六年级修炼的不仅是七阶信徒,只要还在信徒级的学生都可以留在六年级继续修炼,一旦突破信徒跃入神侍级,那在整个广元大陆上也算是高手了,学院已经教不了他们什么,到时可以自由选择毕业出去闯或是留校任职。

    明峰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听说还是个大贵族,家中堆金如山,对他的修炼自是大力的支持,加上他本资质也是奇佳,在十岁入学到达年龄时便已修炼到四阶信徒,直接升入二年级,半年后升三年级。此后三年的表现他也不负自己天才的名声,平常人需要七到八年才能从三年级升入六年级,而他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

    和他比起来御寒风的确是个蠢材,光一年级就读了三年,即使最差的学生也只需要两年而已,升入二年级后他的实力再无寸进,一直停留在三阶信徒最初级的阶段,秋水学院第一蠢材的称呼就是这样传出来的。

    明峰对他的怨恨不过是因为一句话,一句安慰的话。

    因为在一年级停留了三年,学院里的人基本都知道御寒风资质极差,甚至还有老师直接劝他离开学院的,不过二年级的一位老师对他却极好,就是之前安慰他的那位白须老师,名叫王玉鑫,因为他品德极高,在学院中不论学生还是老师都非常尊重他。

    一次上课的时候王玉鑫见他修炼非常刻苦,或许是为了鼓励他,或许只是安慰,也可能是两者皆有,便当着大家的面将他和明峰拿来比较,“明峰虽然资质极高,但论刻苦却比不上御寒风”。

    简单的一句话,没人拿他当回事,提起的人话里话外也只有对御寒风的讽刺和对明峰的羡慕而已。

    可明峰不这么想,他的家世,天才之名……从小到大都没有人批评过他,听到的只有赞扬和艳羡之词,今天却在这里受辱,用来比较的还是一个最蠢的蠢材。

    御寒风摇头苦笑,就为了这么一句话,明峰记恨了他整整四年,总是有事没事的来找他麻烦,今天的事不过是很普通的一次而已,比这更严重的都曾经发生过。

    难道我一辈子都只能停留在三阶信徒?御寒风心中无奈,“以你的资质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非常难得了”,许多好心的老师都曾经这样安慰他,但他从不曾放弃过,他付出了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收获的却连别人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这条路真的不适合我吗,是不是该是时候决定了,去走另外一条路?

    御寒风心中犹豫不绝,他有自信在那条路上走的比任何人都远,十年之内,他就能达到顶峰,上一世他也不过用了二十年不到的时间。

    可是,路的长短是不一样的,有的路踏上去一两年就能走到尽头,之后付出再大的努力也无法前进,有的路却能走出很远很远。

    上一世御寒风选择了一条错误的路,他的生意做到了全世界的各个国家,影响力空前绝后,在四十岁时就达到了他人生的最顶峰,可他这一生终究也没能达到顶峰,他梦想中的那个顶峰,再大的影响力也无法干预政治,无法在那个舞台上一展自己的才华。

    意外重生在这广元大陆,御寒风想要选择一条正确的路,一条能够走出最远的路,可惜,或许是灵魂与体融合的时候出了问题,无论他付出怎样的努力也无法让体更强壮一些,精神力也像千年的老龟一样,笨重迟缓的让人要发疯,低级的魔法还勉强能够施展出来,稍微高级一些的想也别想。

    要走上前世的那条路吗,御寒风心中犹豫不定,在这个世界那条路比地球上更短。

    广元大陆上宗教大行其道,其流行和风靡程度比中世纪时期的欧洲更恐怖,这种比政治更加黑暗的统治能够轻易的决定一个人的命,别说商人,就算是各国的贵族在他们面前也只能战战兢兢,唯恐被安上一个亵渎神明的罪名。

    “或许多赚些钱能够买到改变体质的宝物。”御寒风自我安慰,他心里明白这样的宝物在广元大陆上也不常见,即使有人愿意出手也是以物换物,金币这种俗物是买不到宝物的。

    一时间他的步履有些蹒跚,最令人绝望的不是**上的伤痛,也不是对精神的折磨,而是明明已经看清前方却无力踏上那条正确的道路,只能一步步的走向悬崖。

    没有在意明峰的威胁,御寒风缓步走出了校园,这时候明峰一定在某个酒楼里和他的一帮狐朋狗友们喝酒,是为了庆祝又一次教训了他,每次明峰找借口教训他后都会这么做。

    果然,在校门口流连十多分钟也没有碰上明峰一伙人,他买了一大堆的吃食和伤药打了个包裹背在上,看了看有些沉的天空,便沿着一条小路往南边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广元大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