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一波三折

    听到了,我立时叫道:“好!不愧是子龙。”说道这,便令人把钟会与徐晃同时缚道我面前,认真的打量着他们!两条信息顿时在我脑中闪现:俘虏:徐晃,字公明,统帅89武力89智力74政治52特长:治安、募兵。俘虏:钟会,字士季,统帅84武力56智力91政治79特长:技术、间谍、名士、军师。

    我笑道:“不愧是徐晃!”

    徐晃听我只有说,立时一愣!而后又是满脸决然地看着我:“败军之将,要杀便杀,何需多言?”

    我摇头,关切道:“徐公明,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大丈夫怎敢轻言生死?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现在天下大乱,连年兵荒,百姓皆以草为食,且不能饱,以叶为衣,却不足裹,见此你难道就不想为天下苍生谋福吗?”

    听我这样说,众人都低下头!一脸失落、无奈与怀恨。

    却见钟会不屑道:“络魂小贼,竟想收买人心!我啤!烧杀士兵、水淹大军的时候可见你眨过眼?”

    听见钟会这样说,我立即来气,吼道:“妈的!”这两个字刚喊出口,却见赵云、典韦、林冲、武松几人同时一愣,显然是从没感觉他们心中那彬彬有礼的主公竟也会说出如此粗鲁的话来!

    其实我也是窝火了很久!这些天虽然屡战屡胜,但我实在不喜欢这种时时算计地生活!从开始道现在,我每时每刻都过得提心吊胆地,不曾睡过一个好觉!不管他们怎么反应,我继续道:“你把话说清楚点!他妈的,是谁引20000大军威中牟县的?又是谁对我们这几千人为赶尽杀绝而苦苦追赶的?我们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么?我曾今乱杀过一个平民么?你为什么这样怀恨在心?从始至终,我们一直只是防守、防守、再防守。是谁挑起战争的?你说!”

    见我如此说,徐晃立即低下头。却见钟会狡辩地吼道:“不管怎么样!你杀了那么多士兵!难道这也是为了天下黎民吗?不要在狡辩了!小人!”说到这,立即闭上双眼,昂起头,一副大义凌然地样子。

    我立即吼道:“是我杀害士兵?你见过?从始至终,我手中的剑,没沾过一滴血。我属下士兵也未曾乱杀过一个俘虏!你说我乱杀士兵!我倒是乱杀在哪了?每一个俘虏,我给他好吃好喝,每一个士兵,我待他亲如手足!”

    见我这样吼,所有的人不管是俘虏,还是士兵都一齐跪倒在地,哭泣地一齐喊道“主公待我们亲如手足!主公待我们亲如手足!主公待我们亲如手足!”不多时又叫道:“我们愿誓死相随!我们愿誓死相随!我们愿誓死相随!”

    见此,我点点头,刚想示意他们停下来,却又见喊道:“辱我主公者,杀!杀!杀!辱我主公者,杀!杀!杀!辱我主公者,杀!杀!杀!”喊声震动了整个山野。

    我内心又了一丝的安慰,对于他们,我未曾亏待过,这段时间,我一直和他们同衣同食,上并没有一个铜板,这些他们都看在眼里。而且,在中牟县的时候,因为陈宫的原因,所有民众,都勇于参军!都认为我是明主!这也是中牟县所有民众愿意跟谁我军到洛阳的原因!

    想着想着,自己竟然感动了起来。示意所有士兵安静。而后我别过头去,想起了戴望舒的那首《我用残损的手掌》,心血来潮、便铿锵地窜改念道:

    我想用自己残损的手掌摸索这广大的土地

    可这一角已成灰烬那一角却只剩血和泥那一片是我的家乡

    但我触到的却是内心的冰凉那远处的山令我彻骨、哭泣

    这眼前的河流夹着泥沙在指间滑出成了没有渔船的苦水

    曾今富庶地土地现在只剩蓬蒿

    那可的花草正在寂寞的憔悴无形的手掌拂过无垠的江山

    留在指间的却是血和灰手掌沾满了

    只有辽源的一角依然完整温暖、明朗,坚固而蓬勃生

    在那上面,我用残损的手掌轻抚像恋人的柔发,婴孩手中

    我把全部的力量运在手掌贴在上面,寄与和一切希望

    因为只有那里是太阳,是天将驱逐暗,带来苏生

    因为只有那里我们不像牲口一样活蝼蚁一样死……

    那里,永恒的祖国!

    听我念完,所有的士兵都哭泣了起来!我转过头,立即对钟会喊道:“你为了一己私,一时之愤,竟挑拨乔瑁,先是想中牟县发兵,后是趁自己手下兵多粮足,竟对我们穷追不舍!想致遇死地!对士兵、对百姓视如草莽,现在你还大义凌然!在这里乱喊乱叫!你以为我不想杀你?不,是因为我惜生命。但不杀你,我要你永远后悔与我为敌!要你为以前的所做所为复出代价!!”说罢,我立即命令道:“来人,把他拖下去,阉了!”

    这时却见钟会立即求饶认错。可是求饶声却被所有的士兵地口水所淹没。我叹了口气,看向徐晃道:“公明,我感惜你是个人才,而且惜士兵命,便想留你命。”说道这,我立即蹲下,解开捆绑在他上的绳子,道:“你可以走了。但愿下次不要被我抓住!”说道这,我站起来,叹了一口气转过头。

    这时,却见徐晃立即跪倒在地:大声喊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大人敬贤礼士,命,心系天下,如不嫌弃小人愿生死相随,永不离弃!”说罢,立即朝我磕了三个响头。

    我立即回过头,扶他起来到:“今天得到公明的相助,必是苍天之福、黎明之幸!”说道这,我想了想,立即道:“现在开始,任命你为司隶校尉,所有步兵俘虏尽皆你管!”

    徐晃立即感激道:“谢过主公”这时,所有的士兵也都跪倒在地。高声喊道:“主公英明!”

    听到此,我示意所有士兵安静下来,同时命令徐晃立即去对所有俘虏进行编队。同时埋了那些逝去的。有命令赵云、典韦立时整军!一个小时候,便也同时完成任务,进过刚才的战争,我手中的士兵现在已经变成了12000人,同时还有2000伤兵,算起来共有骑兵4500、枪兵1500,弓兵3000,刀兵5000而且获得粮食80000,虽然不是很多,但也够这14000人吃上十天了。十天能做些什么呢?不知道,但先赶到洛阳在说吧!十天时间已经够我抵达洛阳并攻下了!

    就在这时,探子来报:“主公,据说现在洛阳已经有了10000民卫兵,那是在蔡邕的领导下自发组成的。”

    听到这,我一愣:蔡邕?貌似是蔡文姬的老爹,是个顽固不化的老头,不知道蔡文姬现在几岁...没回过神来,却像听见赵云问道:“大哥现在怎么办?”

    我摇摇头,一脸苦笑道:“不知道,先和公台会合再说。”内心同时狠声道:妈的,蔡邕敢抢我洛阳,就算打,我也要拿下洛阳。想罢立即率军赶往嵩山要道。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志之雄霸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