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武斗文远

    看着荀攸,我把自己内心的战略思想再次说了一遍,见他们赞赏地点点头。才特意长叹了口气道:“我听说戏志才在许昌处,却只道其人生孤僻,难以相处,只可惜...”

    没等我把话说完,荀彧和荀攸同时说道:“此事不难,属下与戏志才亲如兄弟,明我们俩登门拜访,定能说服他效力主公。”

    我笑道:“如果真样真是天助我也,文若、公达解我心头之忧。”说到这,我又立即问道:“不知道文若和公达知道钟繇、钟毓、钟会三父子不?”

    这时,荀彧神慌张道:“主公,属下对此三父子略有交,熟知他们为人,钟会后脑枕骨突起,根据属下观察,确定其为反骨,其心必不可信,养之为患!若主公相访,必先防范其反心。”

    听道这,我突然想起了钟会先是反魏助司马师司马昭父子,而后又是反晋。而见我沉默,荀彧、荀攸两人便立即跪倒在地,严肃道:“希望主公三思。”

    看见他们如此,我自觉好笑,一脸笑意道:“文若、公台起来。我已经放弃寻访他们的打算了。这次真是多亏你们提醒,要不我真是养虎为患了!”说到这,我立即躬下子,扶他们起来,长叹了口气。

    见我叹气,众人立即疑惑的看着我,而陈宫立即问道:“大哥,为什么叹气?”

    我看这陈宫,又看了看其他人,无奈道:“现在得到你们的效忠追随,我本来应该满足才对,但或许是我贪心。你们都是治国贤才,对此我已经很满足了,但除了子龙以外,却没有谁能上阵对敌!如果要在把洛阳形成铁桶,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而现在,在南部嵩山要塞处,面对乔瑁,乔瑁手中并无大将,所以只需用陈泰便可以保住此处。虎牢关,面对曹、而曹手中大将很多。此处我用子龙和陈宫两人防守,一文一武,也可以做到一夫当关。而现在还有两处!如果算上自己,函谷关离洛阳快马不到一天。此处也勉强可以镇守。但就算如此,还有潼关,此处无人可守!!”

    听到我如此说,众人立时低头,一片沉默,过了许久却见林冲和武松道:“主公,就在今天早上,我们看见一位,衣着蹒跚,但面如紫玉,目若朗星,长八尺,豹头环眼、燕晗虎须之人往许昌附近山野走去,似乎是要去除虎。而此人背负金戟,手执长枪,料想定是不凡!却不知道他是否是大人所需之人!”

    我听到他们如此所,似乎说的是张辽,背负金戟..难道是天方画戟?那吕布呢?难道此时已经...哦,对了,张辽在投靠曹前一直是帮吕布拿天方画戟的,现在一定是和吕布失散,内心立即激动起来。这时却见陈宫惋惜道:“主公,依照林冲所说,应该是名将张辽,我与此人相熟,知道他武功高强,谋略过人,为人忠心耿耿。可惜现在正追随吕布!如果主公想得到他的追随,那应该没什么可能吧!”

    听懂啊陈宫如此说,我立时有点失落,其实我也是明白,良将难求。而且在现实生活中自己欣赏的人虽不多,但张辽也是其中之一。便很是不舍!

    见我如此表,陈宫又立即道:“或许,还有一线希望,张辽虽追随吕布,但也只是因为吕布勇武过人,而今吕布为人深为天下所不齿!假若能有一良将加以口舌,而又能再武力之上胜过他,想必得到他的效忠也是很有可能的!”

    我想了想,立即道:“好,明天公达你帮我去寻访戏志才,一定将此人带到客栈中。”见我如此说,荀攸立即跪倒在地道:“属下定不负主公所望。”

    我点点头,而后看向陈群道:“你在这协助景倩、叔倩收拾行李而后回到客栈中等我们”

    陈群和荀勖,荀顗立时跪倒道:“属下遵令。”

    我点点头,而后看向陈宫和荀彧,意味深长的说道:“明天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他们显然没料到我会如此打算,便一起跪倒在地,道:“属下定竭尽所能,说服张辽!”

    我点点头,而后扶他们起来。

    第二天,在林冲和武松的带领之下和一路的询问之下,我们终于在离许昌城门不远处找到了张辽。只见此时张辽右手正拖着一华南虎尸体!左手执枪,背负金戟。我仔细的打量,脑中立即显示出一串信息:吕布武将:张辽,字文远,武力92+8统帅94政治64智力77。宝物:天方画戟,属:武力+8;龙胆亮银枪,属:武力+6。

    看到这我当即一愣,原来真是天方画戟,不过令我更加出奇的是,龙胆亮银枪竟也在他手上!见我沉默的打量着,陈宫立时解析道:“大哥,此人就是张辽。待我给大哥引见。”说到这,陈宫立时跑上前去。高声喊道:“文远!”

    张辽立即看向我们,呆立在原地。而后又是松开手中的老虎的尸体,想陈宫跑来,道:“公台兄,上次一别已有半年,不知道现在还好不?”

    陈宫点点头,握着张辽的肩膀道:“来,文远,让我给你引见一下我大哥”说道这,便拉着张辽,向我走来。同时向张辽夸道:“这就是我大哥,姓络名魂,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而且心系天下,乃当世明主也!”

    这时张辽一愣,显然是已经知道我们此行的目的,立时板起脸来,扭过头去。冷淡地叱喝陈宫道:“公台想陷我于不义吗?”说道这,又半躬子恭敬地对我说道:“辽自知能力有限,资质愚钝。不足以安天下。而且现在已经跟随吕布大人,便想誓死追随。况以大人之才,定能另访猛将。”说到这,立即回

    对此,我没有发火,相反满心的激动,幻想了怎样才能收服他,而见我没有任何的行动,陈宫立即上前拦截,并借口道:“文远,留步...你先等等,想我大哥极尽辛苦,四处查访,只为寻求你的追随,而今终于见到你,而你却根本就没有给予我大哥机会,便转离开。这符合礼仪规矩,又对得起我吗?你还是先见见我大哥,看是否是值得你追随的明君再决定也不迟!”

    见陈宫如此说,张辽脸上立即犹豫起来。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便转过,看向我,见此,我看向陈宫和荀彧,彼此眨了一下眼睛。内心一笑:张辽已经中计!却见张辽想了好一会儿,又恭敬地说道:“谢大人抬,但属下却已经追随吕大人...”

    没等张辽继续说下去,荀彧立即说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吕布奉先,有勇无谋,见利忘义,先后跟随丁原、董卓,却又先后杀死了丁原和董卓,不过是三姓家奴而已,现在又为天下所不容、不齿。流浪四方。此人怎值得文远追随?”

    张辽听到这,低头不语,陈宫立时接道:“现在天下大乱,非命世之才不能济,能安之者,纵观天下就只有我大哥!”说到这,陈宫一副自豪的神色,轻轻抬起头道:“我大哥文比子建,武胜关张,器宇轩昂、威风凛凛,乃人中龙凤,文远如见机不早,悔之晚矣!”两人一冷一,一唱一和,说得声并茂。

    我笑了笑,这时却见张辽立即抬头,疑惑问道:“大人果真如你们说得那样?”

    荀彧和陈宫立时点头道:“不信可以比试,如果文远(张兄)你输了,立即效忠我大哥(主公)怎样?”

    张辽神色一愣,脸上立时又矛盾起来,见此,我立即微怒对陈宫、荀彧道:“怎么能这样对待文远?效忠不效忠随文远子建,我们不能强人所难,但武我倒是很想和文远比试比试!”

    见我只有说,张辽立即大声道:“好,如果大人能胜得了张某,张某从今往后誓死相随!”对此,我们相视一笑。

    而后拿出华颖剑道:“文远请...”

    张辽也不退让,立时放下龙胆亮银枪,从背部拿出天方画戟,一个“戟挑龙喉”便向喉咙我刺来!

    我用华颖剑轻轻一挡,而后一个“虎跃龙腾”纵一个翻腾,在空中来了个360度,便躲过了张辽的攻击,而后站在他后双手执剑一个“力劈华山”便向他砍去。

    此时张辽竟来了一个“回首相望”只见天方画戟立即朝我头部捶下。

    见此,我立即来了一个“剑里挑灯”轻轻把剑上扬,弹回了张辽的攻击,同时一个“力踢华山”便一脚向张辽踢去。

    对此张辽立时一个“拳恒久站”一拳打到我的脚板之上,我和他同时向后退了几步!

    ......

    这样,我和他一直打到了三百多个回合才稳占上风,最后,他终于因为体力不支而倒地认输了,满脸都是敬佩之色。

    “想我张辽出道到现在,与吕布大人大战四百个回合却也不见败迹,现在却只和大人大战三百回合便已落下风。大人不愧人中龙!文远在此服输,愿誓死效忠!”说到这,却见张辽跪倒在地,一脸决然!

    陈宫和荀彧立即跑来祝贺。我想起了那首描写张辽的诗:

    千古名将逞奇功,一片丹心存腹中。

    东奔徐州随吕布,下邳城中降曹孟。

    唇枪舌剑破昌豨,白马阵前战先锋。

    金戈铁马扫袁氏,怒斩蹋顿平辽东。

    登山涉险攻天柱,逍遥津上锁玉龙。

    重病出征退吕范,江都城中薨辽梦。

    想到这,我立即扶起张辽,满是期望与关切地说道:“今天得到文远如此的猛将。我就已经等到一个一统天下的基础了!”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志之雄霸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