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结义子龙

    我是一个游戏迷,同时也是一个书虫。

    不过我只喜欢玩三国志,也只喜欢看三国。

    一个人的时候,经常幻想,假如回到了三国那会怎样。

    现实的生活太过无奈,在学校的时候,我是很自信的,总是认为人嘛只要够聪明,不管走道哪里都是金子的。但当一份份简历像一只只没有回音的信鸽放出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黯然神伤。

    那一夜,我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玩起了三国志X。每次郁闷、心里不舒服的时候我总会一玩就是一个通宵,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意犹未尽地进入睡眠之中。而在梦中,却满脑子全是游戏中厮杀的场景。

    我用鼠标点击三国志X,而后轻车熟路地单击画面中那“登陆武将”地按钮,在名字写道:姓络,名魂,字神知。而后又选了一个很是帅气,却又不乏王霸之气地头像。把智力、政治、武力和统帅都调到了一百,把技能全部选上。然后在人物简介里面写上:西楚霸王项羽的后裔。然后,在宝物添加了一把武力增加10的华颖剑,统帅、智力、政治都增加10的无字天书。至此络魂的属全部位110。

    登陆好武将,我立即登出编辑画面,用鼠标点击重新开始,而后选择PK模式中的“英雄齐聚一堂,同争天下霸业”(这个模式就是所有三国时代的人物都聚集在了250年。各势力都只有一个都市。而且此时势力也非常之多。凡是在三国时期做过一方群雄的都有自己的一个地盘。而此时,隐居的武将也特别多。几乎是一抓一大把。)。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突然打起了狂雷。我一愣,立即想到自己衣服没收,便想去收衣服,可还没站起来,却突兀的看见显示器中竟泛起阵阵光波(现在回想,那应该是发生了电磁感应)。没等反应过来,却被这光波给吸附住了,让我罢不能地消失在了原地,而之后便这样晕了过去。

    清醒之后,发现自己此时正躺在大街之上。衣服已经破烂不堪,一脸土灰,站起来,不经意之间发现自己手中拿着一把长剑。以为自己眼花,便晃了晃头,但手中拿的确实是一把长剑。出于好奇,便把剑执到眼前,仔细打量一番:剑长大概五尺,宽两寸(三国,一尺合今24.2cm,一尺等于十寸)剑莹白,写着华颖。

    看到这两个字,当时我就愣住了,想了想,立即用手掏了一下自己的口,真的从中拿出了一本《无字天书》,伴着点点期待,同时又有着些许地失落,内心立时矛盾起来,我那时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是喜?是忧?不清楚,就这样,一个人站着慢慢进入沉思,回忆晕倒前发生的一切。不断地问自己:是不是回到了过去,过去那个自己向往已久的时代,还是已经进入游戏之中。可想破头也想不出答案,内心只是越来越乱。

    仰望着天,那漆黑的夜空,叹了一口气。内心突然很是想念现实的生活,也许是因为失去之后才会觉得珍惜,也许又是因为,在这里我感到了飕飕的凉意:将来该怎么办?上有高堂老母,下有幼年子女。没了我这顶梁柱,他们该怎么活?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内心甚是忧虑,我放不下他们....从衣袋中,拿出那包珍藏了很久地香烟,一根一根抽了起来,抽到最后一根的时候,我停住了。四年前,我毕业,同时也失业了,就在那天,初恋女友离我而去,坐上的别人的轿车....当时我狠下心来,买了一包真龙,却久久地把它放进了衣兜。怕抽了就什么都没有了....那一夜,头发多了几缕青丝。

    望了望天,没有星星,也没月亮....

    黎明的曙光很快的打破了黑暗的沉寂,我被忙碌的人群那喧哗声吵醒了。揉了揉双眼,感受着这黎明后的微光,晨曦渐露......放下了心中地一切,开始了我的生活,俗话说: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已经这样,来到了自己向往的时代,哪怕这仅是游戏之中,却也要弄出一翻成绩。然而当望向那来往的人群的时候,我震撼与雀跃了起来,一串文字信息进入了我的眼帘:普通居民,女,属无。

    我再次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很是不可思议地看向其他人,却是无一例外。内心兴奋了起来,这代表了我,在这里多了一项别人没有的东西。就在欢悦的时候,突然一个长八尺,姿颜雄伟,浓眉大眼,阔面重颐的青年闯进了我的视线,却见我脑海之中立时显示出这样的信息:在野武将:赵云,属:统率91武力96智力75政治65。

    见此,我立时愣住,想起了李贺写的一首诗:

    男儿何不带吴钩,

    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

    若个书生万户侯?

    是的,现实生活实在太过无奈,十六年的寒窗苦,十六年的守望,十六年的憧憬,换来的却是毕业后的失业,而后又辛苦辗转四年....前后二十年,二十年如一梦。曾不止一次怀疑过,是否真的百无一用是书生。而今有如此机会投笔从戎,谋求以“收取关山五十州”,怎能放过?

    不容多想,立即奔向前去,道:“赵兄止步。”

    赵云很是突兀地打量了一下我,而后惊奇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赵?”

    我也是一愣,感觉自己刚才的确太过激动,平了一下内心地雀跃、激动,镇静地道:“我本来就是相士,当然一看便知。”

    赵云有点不信,疑惑地看向我,见我手中拿着一把精光闪烁长剑后,脸上满是警惕,道:“如果你真的是相士,手中又为何拿着长剑?”

    我内心一笑,诡辩道:“额...谁说相士不能佩剑的?”

    赵云略微点了点头。

    见此,我立即夸到道:“我初出茅庐,见你独自行走在大街上,龙庭虎步,长八尺、姿颜雄伟,浓眉大眼,阔面重颐,便仔细推算,如此知道为三国常山真定(今河北正定南)人,姓赵,名云,字子龙。不知我是否说错?”

    赵云立时点头,道:“过奖了,赵某只是千万人中一平民莽夫,而今适逢天下大乱,群雄割据,却也沦落成一介流民...”说到这,赵云抬起头,望着天空,许久才叹了口气,继续问道:“不知道你姓甚名谁?”

    见赵云如此问,我犹豫了起来,在游戏中,不能再用张啊毛那么难听的名字了,俗话说人如其名,所以得有气势点。想了想便回忆昨晚登陆武将的景,而后惊喜地发现一串信息不断在我脑中游:络魂,字神知,属:智力110、武力110、政治110、统帅110。宝物:华颖剑、无字天书。

    愣了一下,见赵云此时正疑惑地打量我,不再多想马上答道:“我也只是一介流民,姓络,名魂,字神知。刚才见赵兄英俊不凡、猛士英豪,便有心结交,不知道赵兄是否...?”

    赵云见我如此说,却没等我说完,立即道:“只怕络兄抬...赵某只是一介莽夫罢了。”

    听见这,我立时回过神来,想了想,明白了他是那种胆大心细之人,刚才我的犹豫,让他警觉了。想起了李清照的《夏绝句》,便立即装作微怒,道:“大丈夫,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畏首畏尾怎是男儿行径?算我络某人相错你这如此之人。”说罢,我立时纵故擒地回头,转走。

    赵云立时拦道:“络兄,息怒...请原谅赵某的防范之心...如不蒙弃,愿与络兄把酒言欢,结为兄弟。”

    听道这,我连忙回过头,道:“子龙,严重了,我只是意识感惜,气愤,不忍见天下流民,受苦受难而已...”说到这,我学着刘备,掉了几滴眼泪。

    赵云看见我这样,立时跪倒在地,铿锵道:“念,赵云,在此对天发誓,愿与络魂为兄,誓死相随!同心协力、就困扶贫,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说罢一脸惭愧地看着我。

    见此,我也立时跪倒在地道:“念,络魂,在此对天发誓,愿与赵云结义,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同心协力、就困扶贫,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说道这里,我特意看了看赵云,见他一面激动,便拉着他的手,一起站起来。

    我想了想,双目满是信任的道:“子龙,这里是?”

    赵云疑惑的看看我,回答道:“许昌城”

    我立即道:“许昌城?那现在的东郡是不是太守乔瑁?”

    “嗯,是乔瑁,怎么了?”

    听见这,我笑了,既然现在东郡太守还是乔瑁,这么说中牟县(隶属东郡许昌)县令就应该是陈宫!想明白这点,我立即高兴问赵云道:“从这里到中牟县还要多久?”

    见我如此高兴,赵云疑惑地反问道:“大哥要去中牟县做什么?”

    “不知道,子龙听说过中牟县县令陈宫,陈公台没有?”

    赵云摇头道:“子龙不知,还请大哥明说。”

    见赵云如此问,我突然就想起了罗贯中对他的评价:

    生死无二志,丈夫何壮哉!

    不从金石论,空负栋梁材。

    辅主真堪敬,辞亲实可哀。

    白门,谁肯似公台!

    但觉得很难说明白,便结合了一下现在的实际况,双手微展,道:“子龙,你和我现在同为白,而上缺少钱粮,想要做出一翻大事难比登天。所以最好地办法就是寻人投靠。”说到这,我看了看赵云,此时他正点头沉思,而后才回道:“大哥,那为什么要投奔陈宫?”

    我笑了笑,道:“陈宫虽籍籍无名,但却是一号人物,如果可以,我想结交之心已久。”说到这见赵云还是有点疑虑,我才沉下心道:“子龙放心,你大哥我既然知你,便也能知人。”

    赵云想了想,慌忙道:“大哥请原谅,嗯,现在我们就去中牟县吗?”

    我点了点点头,问道:“从这里到中牟县大概要多久?”

    “步行1天...”

    “好!子龙,我们现在就走!”内心暗道:陈宫,我来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三国,我是很喜欢陈宫的,他的谋略,不亚于孔明、郭嘉。)

重要声明:小说《三国志之雄霸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