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近卫打出GG

    本来天灾是一个PUSH阵容,Gank起来相对乏力,但就是因为火枪出了一把羊刀,天灾的打法顿时凶狠起来,好几次线上捉人都收到成果。

    黯灭羊刀的火枪实在是太虎了,他与巫妖两人基本上是走到哪哪出现人头,稳定的控制加上高攻输出,还有各种各样的减速,近卫谁碰上这支抓人小分队都是稳跪,不到一会火枪就杀到了“megakill杀人如麻”。

    当真是武功再高,也怕羊刀啊!一般说来羊刀这件装备由法师来出价比会比较高,不过对于火枪这种缺少留人技能,又很消耗魔法的英雄来说,出个羊刀倒也合适。火枪的输出本来就高,有了这个留人技能之后其实算是间接提高了他的输出。而且有了羊刀的回魔,他的弹片可以无限洒,大招可以无限狙,再也不担心缺蓝的问题。而对于缺少stun技能的天灾军团来说,多一个控制对团队的作用是非常明显的。

    总的来说,谢欣宋文成觉得火枪这把羊刀出得新奇,也出得聪明,可见玩火枪的那位同学对DOTA物品的理解还是蛮深的。

    其实李小明并没有那两OB考虑的这么多,他选择合出羊刀,那是因为他很喜欢这件物品。3.5秒的控制时间说长不长说不短不短,然而却足以令他在这段时间做出许多事——或是极限反杀,或逃走救命,或是抓人杀人……只要用得恰当那真是牛的一件物品,这会令他变得积极主动,打得更加奔放和飘逸。

    有的人玩DOTA天**浪,有的人玩DOTA天就怂,各人格不一样打法就不一样。而李小明打钱的时候稳当,一旦装备起来之后他就不甘寂寞,开始积极地去杀人捉人,他是那种该稳的时候很稳,浪起来又的那种DOTA玩家。

    前面二十多分钟李小明默默不作声地打钱,话也不多说。现在有了羊刀之后他便开始积极地呼叫队友去Gank捉人,打得相当之犀利。

    而且他下手狠辣无,一时也忘记了自己卧底的份,见到幻刺不再喊哥们,而是大喊“小样你别跑!”

    幻刺在天灾诸人犀利的Gank之下连跪几次,狂战斧愣是没有打出来。徐志心中那个苦啊,他大骂李小明这个变态狂,给人家送完人头你乖乖地一边凉快着不结了?却出了把羊刀来恶心人,还让不让人活了,非得要人家将拿人头的钱全吐出来不可么?

    李小明也是没有办法啊,他现在拿人头拿得眼红,哪里管得着这么多!他一心想着的就是到处杀人,敌人在线上冒一次头他就杀一次,誓要将凶狠压制进行到底。

    这比赛谢欣宋文成看不懂了,他们刚不久还觉得近卫已经逆转了局面,隐隐有了翻盘的迹像。但是不到一会时间近卫等人就被杀成了狗,连出个门都心惊跳,

    谢欣叹息道:“天灾那种阵容都打出如此犀利的Gank,这比赛真是变得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宋文成也在叹气:“不说了不说了,继续看比赛。唉,莫非近卫军团就这样被压制到死了吗?他们得改变策略才行啊!”

    近卫军团见天灾捉人捉得太狠了,果断选择了抱团行动,再也不敢落单。这样一来天灾虽然说捉人有了难度,但是他们牵制目的已经达到,令上路的死灵飞龙轻易地破掉了近卫的二塔,比赛节奏貌似又一点点被天灾找了回来,**折折,最终还是回归天灾优势的局面。

    谢欣看到这里可以给比赛下结论:“如果火枪不再犯二,天灾拿下这场比赛已经没有什么问题。”

    眼看近卫军团被压在高地上不敢出来,而他们的外塔却一个一个告破,三路兵线都带到高地前面高地塔也岌岌可危,徐志心里非常的着急,他心想:“老子今天还没有闪亮出场呢,比赛怎么能这样结束?小明啊,你这个卧底是怎么当的啊,快点将天灾的冰封王座送来呀!”

    李小明心中也非常着急,刚才他只顾杀人杀着爽,却没有想到近卫如此之不堪一击。

    “不行啊,比赛绝对不能就这样结束,一会大郅进不了DOTA协会他可要怨死我了!”

    李小明急着在地图上乱晃,也不去参加团战,就想着怎么将这个老家送出去。然而现在天灾的死灵法师和死灵飞龙都已经打出了好装备,在绝对的装备等级差距下,即使没有火枪参战他们也能顺利将近卫灭了再上高地。

    四十二分钟,近卫五人团灭,近卫中路高地被破。天灾的队伍虽然残血残魔,可是近卫的英雄都在祭坛里复活着,他们谁都没有钱买活,所以天灾的残血部队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直接中转下拿掉下路的高地。

    近卫两路被破,说实在的已经可以打出GG,在自己一方装备等级全面劣势的况下,如果还能顶着两路大兵成功翻盘,那几乎是不现实的事

    李小明可能也意识到徐志这把要去了,他跑回自己的家里想强行将冰封王座A掉,却发现无法攻击。

    李小明心里那个无奈啊,他真想给icefrog写邮件,要他们将下个版本的DOTA地图改成主基地也能受己方英难攻击,否则连当个卧底送个老家都不成这游戏还有什么意思?

    近卫军团知道自己大势已去,他们无心恋战,集体打出了GG退出游戏。

    谢欣这时走出来作总结发言:“比赛打得很精彩,中间**折折,最后还是由天灾军团拿下比赛胜利,先恭喜一下天灾的五位同学,你们都发挥得很不错。近卫的同学也不要灰心,能顶住压力打到现在还是很不容易的。”

    宋文成等谢欣说完,高声道:“刚才哪位同学玩的火枪,出来一下。”

    李小明心里一虚,心想莫不是自己这个卧底当得太明显被发现了?不对啊,他自问自己除了刻意送了几次人头之外,大多时候都是拿出自己的水平打得中规中矩,按理别人应该发现不了的才是。

    李小明忐忑不安地走出列,还好宋文成将他叫出来之后只是问了他的名字然后在纸上记录下来,多的话一句不说。

    “刚才天灾的英雄都是谁在玩,自己说出来让我们认识一下……”

    将众人的名字一一记录好之后,宋文成又询问了近卫一方的同学,做好这些之后他没有说哪些同学有资格加入协会,而是直接将纸收起来,道:“有哪些同学觉得自己刚才的水平没有得到发挥,愿意出来跟剩下的七名同学组队再打一盘?”

    除了李小明跟徐志外,其余人都雀跃地举手响应。宋文成笑骂:“搞毛呢这是,打上瘾了都?刚才发挥还不错的同学就别来凑这个闹了,该干嘛干嘛去!”他见徐志有些沉默,便走到他跟前问道:“这位同学,没有兴趣再打一把?”

    “我?”徐志愣愣问。

    宋文成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道:“想玩好DOTA还必须脚踏实地一步一步地练一点一点地来,只有这样水平才会不断提高啊。”

    徐志体一震,他向李小明望了一眼,忽然大声道:“我打,我想再打一盘!”

    最后是徐志留在教室打比赛,而李小明独自一人先离开。他觉得这种结果对徐志来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事,只要经受过挫折人才会不断进步嘛。

    李小明想起刚才徐志望向自己的眼神,那是并不是埋怨,而是充满斗志充满竞争的眼神,徐志肯定对自己连一个玩DOTA不到一个月的菜鸟都比不上感到很不服气。

    李小明非常明白徐志的心,他嘴边露出一丝微笑,并没有为自己这一次没有帮到徐志而感到惭愧。“大郅啊,一会回到宿舍我肯定要将你羞辱一番才行,居然连一个菜鸟都比不上,太水了!”李小明转向电教楼那个方向比了比中指,心里却在默默祝念:好好加油吧,大郅。

    打完一把DOTA,现在李小明的心都是非常放松,想到自己下午都没有课,他决定趁这个时间到校园其他地方到处走走。

    电教楼这边属于校西区,离主教学楼有一段距离,平时李小明就来得少,他决定在周围转转看,熟悉一下这片地区的环境。

    这时有人在他后叫:“这位同学就是刚才玩火枪的那位是吧?”

    李小明回头一看,见到的是一张熟悉的面孔,不就是刚才给他们当OB的那个学长吗?

    “学长你好。”李小明回过,非常有礼貌地打招呼。

    “呵呵,我叫谢欣,刚才看了你的比赛,觉得你的水平很不错。十月份学院DOTA联赛就要开始,咱俩不是同一个院的,期待到时能与你交手。”走出来的是谢欣,他下午还有一些事,所以就选离开,剩下的事交给宋文成来处理。

    “我……”李小明刚想说“我并没有打算参加什么DOTA联赛啊”。

    却听到谢欣又道:“只不过当时可别再给别人当什么卧底,要拿出自己的真正水平来打,这才对得起DOTA这个5V5的团队游戏。否则我劝你以后还是别玩DOTA了,技术再好你也不配。”

    李小明想不到别人早就看透了他和徐志的小把戏,同时他心中一凛,想起自己刚才所做的事确实是对天灾很不付责任。DOTA是一个互相信任互相依赖的团队游戏,而其中的团队精神就是DOTA的核心精神。李小明刚才的做法大大破坏了这种游戏精神,这在DOTA的人眼中肯定是要受到指责的行为,谢欣说他几句是应该的。

    李小明点头认错道:“学长,我明白了,以后肯定不会再做这样的事。”

    “那好,学院DOTA联赛上见,不过我劝你到时别再祭出传说哥这把凶器哦,说不好你要悲剧的!哈哈哈哈……”

    李小明不知怎么说才好,他根本没有打算参加什么DOTA联赛啊,这个师哥怎么就认定了自己到时会出场?

重要声明:小说《倒塔年代一个关于哥的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