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火枪虎了

    由于火枪没有继续送血,接下来的比赛就显得平淡一些,大家都是安静地待在线上Farm,也没有谁积极游走Gank。

    比赛打到七分钟,下路巫妖和火枪一次漂亮的配合,又是冰冻减速又是弹片减速,最后收巫妖直接收掉了幻刺的人头。

    李小明发现这样打下去徐志可要惨了,前期收人头的钱估计一会就得全吐出来,他觉得还是别将他压得太狠,不然等会回到宿舍自己就惨了,李小明自问打不过徐志那个大块头啊。

    于是李小明放弃继续压制幻刺,而是开始专心打钱补刀,有时碰到明明可以反补的兵他也不反补了,总得让幻刺发育起来才行。

    谢欣与宋文成两个OB见战况非常平静,于是点开了OB面板看一看各人的补兵况。七分钟的补刀数,中路死灵法师补了20个兵,打钱能力还算不错。大娜迦补了15个兵,而且级别也被死灵法师压了一级,看来基本功还是没有死灵法师扎实。

    本来他们以为死灵法师这个补刀数应该全场最高,中路SOLO的人开始补兵比别人多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没有什么好说。

    但是他们瞅了瞅别人的数据,忽然看到一个正补27反补13的,不由大感诧异。再看那人是谁,居然就是前期送了三个人头的火枪!仅仅七分钟火枪上已经存够了一个假腿的钱,发育可真顺了。

    “这怎么回事?”谢欣有点搞不懂,一个两分钟死三次的小菜B,他的基本功怎么会这么扎实?

    宋文成沉默了一会道:“可能这位同学的打钱能力还是很不错的,就是意识和走位差了点,如果在这些方面加强一些,后说不定可以成为一竿虎枪。”

    因为这事实在有些诡异,他们暂时也只能这样理解了。

    随着比赛慢慢进入节奏,大家在各自的线上也开始呆不住了,开始有了游走Gank,比赛也慢慢激烈了起来。

    天灾上路末使者到六级之后游走到中路,配合死灵法师两个大收掉了大娜迦的人头。过了一会,由于火枪换路到中打钱,幻刺减速配合着人马的踩干掉了巫妖,人马达到大杀特杀。回了一趟家才刚刚赶到的死灵法师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巫妖化作一缕黑烟消散在空气之中。

    后来总体说来还是天灾打得积极一些,由于他们有火枪、死灵法师、死灵飞龙这三个都需要待在线上打钱的英雄的,Gank与支援的大任就落到了巫妖跟末上。

    而巫妖和末到了应有级数之后Gank都非常积极,两次埋伏在上路都能配合死灵飞龙做掉了在那里单独防守的不朽尸王,再乘势PUSH外塔。

    近卫一方意识到这样被动下去可不行,于是五人同时支援到上路守塔,终于顺利地杀死了急着推塔的巫妖和死灵飞龙,只有怂在后头的末使者活了下来。

    近卫这一次防守虽然挽回了一点劣势,可是同一时间中路的火枪和下路的死灵法师都打钱打得很High。

    而等他们各自又回到线上时,TP上路的死灵飞龙一个人就将近卫半血的外塔推掉。比赛来到十五分钟,近军军团先掉一塔。

    宋文成看到近卫一方处处被天灾带着节奏走,不道:“近卫这样下去可不妙,要打得再积极一点才行啊!”

    谢欣摇摇头道:“没有办法,你看天灾阵容推起塔来本来就是强势,而近卫除了尸王一人也没有什么好的防守英雄,你说这个斧王吧,装备没有起来他也是抗不住几下点。而且他混野混得多了,应该主动会合尸王先将天灾中路一塔拿了才是。这样天灾想TP支援啊捉人啊都得花点周折。况且你不见小火枪一直默默地在中路打钱打得很爽?大娜迦没能压住他啊!”

    宋文成看了看火枪的发育况,他很无语,因为他发现安静Farm了一会的火枪已经不声不响地打出了接近3500块钱,在前期连死三次的况下十五分钟补了57个兵,这打钱速度实在是太IMBA了!

    而NEC死灵法师的发育也相当不错,已经打出了鞋子先锋盾外,看来是准备当个。至于上路的死灵飞龙更别说,带线推塔,兵钱塔钱收到手抽筋,假腿梅肯估计已经好了吧。

    果然东西在家都已经买好,就等着回家去拿。

    再看近卫的两个核心,大娜迦在中路跟火枪SOLO了好一会,钱却没有打到多少,上也仅仅是假腿双系带而已。而幻刺在下路跟死灵法师对线一直就没有舒服过,一会末来转转,吓得他不敢出塔,一边巫妖又来冰冻恶心一下他,弄得他根本没有上去补兵的勇气。

    还好野区的人马近斧王及时出现干掉了在近卫野区乱晃的巫妖,吓走了线上打钱的死灵法师,幻刺终于才得到一段安稳的打钱时间。

    总体来说比赛就是这样,没有过多的Gank,除了火枪那IMBA的打钱能力是亮点,比赛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谢欣与宋文成开始对各人下评价,虽然他们知道一场比赛是无论看出各人的真正水平的,但是这场比赛总体上还是天灾发挥得出色一些。

    死灵飞龙懂得完成自己的任务,那就是带线、打钱、PUSH,再带线、打钱、PUSH。只可惜这位同学的意识差了一点,好几次都是带线带得太深而被捉死。那些牛B的人玩死灵飞龙可很会掌握PUSH的时机,绝对不会这样盲目地深入,这算是他没有做好的一点吧。

    末使者表现平平没有什么好说,就是打钱能力差了些,老想着去Gank杀人,效率比较低,很多时候都是见他在地图上走来走去,看来对战势没有一种敏感的把握。

    巫妖玩得中规中矩,没事便在下路保护死灵法师打钱,好几次近卫的斧王人马想捉人,都是巫妖当了死灵法师的替死鬼。不过他既然选了巫妖这个英雄,而且己方阵容又是这种线上推进行的,他不买鸡不买眼的行为可得指责一下。

    死灵法师嘛,玩得不错,Farm效率比较高,而且他出装备的选择也比较聪明。出了先锋盾流浪法师斗蓬之后他又买了一个1000块钱的能量之球,而他并不是为了出血精石而是出了秘法。可能是他意识到自己这个阵容的强势就是抱团推进,与其增加自己的回魔还不如增加团队的回魔,就像火枪末巫妖这些英雄在推进的时候都是很耗魔法的,这时他出秘法无疑大大增加了团队的续航能力,等会五人抱团一波*推,有秘法有梅肯还有他自,那回复能力可真一流,对面哪里经得过这样耗。

    至于小火枪嘛……由于他前期死的那三次实在是太诡异了,所犯的都是菜鸟才会犯的错误。但是后来见他飞快的Farm速度,以及线上打得主动且极富侵略,怎么看也不像个菜鸟,谢欣和宋文成实在无法对他下什么评价,只能等着看他后面会有什么表现。说不好还真的只是一个小刷B,意识却差得一塌糊涂的菜鸟。

    到了二十三分钟,李小明直接回家做出了假腿、黯灭,以往他的火枪的前两件都是假腿隐刀,不过考虑到对面有斧王尸王这两盾,他还是果断放弃了隐刀选择了黯灭。本来这件黯灭应该由死灵飞龙来出,但是死灵飞龙为了增加带线效率没有出黯灭而是选择出了小电锤,这么一来输出明显不够高,所以李小明才决定将黯灭合了出来。

    不过他出了装备之后并不是急着去杀人,也不急着去推塔,而是开始满地图地找幻刺。

    “大郅啊你人涅?哥给你送五杀来啦……”

    李小明在线上找了好一会都没有看见幻刺的影,心想这孩子肯定是觉得线上站不住,萎猥打野去了。

    于是李小明迈开两条小短腿颠颠地向近卫的野区找了过去,他果然在近卫的野点找到了徐志的幻刺,这个可怜的娃,比赛都二十五分钟了,上只了一个支配,连双草鞋都没有。

    李小明跑到他边转了转,那幻刺发现有敌人来捉,吓得野怪都顾不上清,忽忽地赶紧开溜。火枪紧随其后,也不开枪,大声叫喊:“压蛤蟆他again!压蛤蟆他again!”

    徐志估计被压得有点懵,追了一会他终于明白这个火枪原来是“自己人”啊,于是果断地闪回来开始削之!

    而李小明则在狂按着S键,火枪刚想抬手攻击就被他S键取消,不注意看还真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最后李小明被幻刺几刀削死,而反观幻刺还将近满血状态。黯灭在手的小火枪居然点不掉着支配的幻刺一点血,这个况不得不说非常诡异。

    还好这时队友都在忙着推捣中塔,谁也没有注意到火枪是如何挂掉的。

    可是他们忘了这个比赛是有OB的,而宋文成和谢欣两人刚好切到了在野区这富有喜感的一幕。李小明玩的小动作自然瞒不过宋文成谢欣两个老鸟,他们玩DOTA多年了,当然看得出来刚才李小明的火枪虽然有抬手的动作,却根本没有发出过一枪,每一次都是手抬起来刚要攻击就被取消掉。

    两人现在终于明白了开局的火枪三次阵亡是怎么回事,他们默默对望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但是两人都读懂了对方眼神中想说的那句话:“我靠,这两B……实在是太他妈的猥琐啦!”

重要声明:小说《倒塔年代一个关于哥的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