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DOTA无间道

    话说李小明一直觉得徐志虽然是猥猥琐琐一号男子,但是想不到他会无耻到这个地步。他深叹一声道:“大郅,DOTA水平的提高还是需要你个人多练习多摸索,加不加入DOTA协会其实意义不是很大,我看咱们就不必使出DOTA无间道这张王牌了吧?”

    徐志却苦着脸道:“小明你说得有道理,但是加入了DOTA协会之后我才有机会和咱学校里的一些DOTA牛人有更多的交流机会啊!而且……”他顿了顿又道,“而且别人都能进入DOTA协会,而我这个天才型的DOTA玩家却被涮了下来,你不认为这是一件很丢架子的事吗?”

    李小明摇摇头,他知道徐志这个家伙没救了。本来李小明不想帮徐志这个忙,但在徐志的苦苦哀求之下李小明还是心软了,他想就帮这个家伙一次吧,就按他所说的那样前期送个FB,中期送个五杀,后期再送个老家,这样徐志还不能虎起的话那李小明也没有办法了。

    两人赶到电教中心305室,发现大家都已经在里头等着。从他们拘谨的表看得出大家都是纯洁的大学新生,而谁也没有看出在这群纯洁的绵羊之中混着两只伪装纯洁的大灰狼。

    等了一会,两个学长模样的老鸟悠悠走进教室来,他们扫了众人一眼,高声道:“都是来审请加入DOTA协会的新生吧?那么好,让我来数数有多少人……哦,有十七人,那就先出十人来组两个队打打看。一会打完如果有谁觉得自己没有发挥出水平,那继续留下来和剩下的人组队练练,我们会在旁边看看大家打得怎么样。”

    “好。”众人应声道。

    “嗯,那就先出十人吧,不用太过紧张,输赢不重要,关键是要让我们看到你们的意识和作。废话不多说了,自己找机子。”

    教室每个座位前都配着一台电脑,徐志首先就抢上去当第一批,在第一个座位坐下。然后其余的新生也跟着上前找座位,李小明见机行事,不急不慢抢了个离徐志比较远的座位坐下。

    看到十人已经坐定,那师兄伸出手来码了码,指着前面靠近的五人道:“你们五人就当近卫军团,后面那五个天灾吧,没有问题的话咱们就上局域网建主了。”

    徐志见自己已经和李小明成功地被分到两个不同的阵营,连忙道:“没有问题!”

    于是大家打开磨兽程序进入局域网,两位学长建个了主机,然后他们自己切下去当OB,别人陆陆续续进入了主机,选择好自己的阵营。

    李小明见还要起ID,心想随便起个名字徐志可能不知道是自己,于是起了XiaoMing这个ID,只要徐志不是智障的话就知道这是自己。

    徐志和李小明的想法一样,但是他想起个好名加深别人对自己的印象,于是煞有介事地起了个中文ID“虎得一B的大郅”。结果进主机一看,发现别人都是随便起了个字母ID,就是他这个中文ID显得特别霸气。

    OB呵呵笑道:“这同学是王治郅的粉丝吧?嗯,王治郅那小伙子篮球打得还牛B的,在CBA再混几年说不定还有机会到NBA去深造一番。”

    徐志很郁闷,自己明明最喜欢姚明的说,怎么就变成王治郅的粉丝了?而且王治郅也不是什么小伙了,他不是前些年刚从NBA回来么,你丫吐槽也忒有水平了吧?徐志不好说什么,只得傻傻干笑两声。

    OB见人都进入了主机,没有什么问题,倒数321游戏进入DOTAALLSTARS的装载界面。

    比赛地图6.64。

    游戏正式开始之后,由于不是什么正式的比赛,直接RD模式开始选人。

    因为学长都说了这场比赛输赢不重要,关键还是看大家的意识和作,于是大家也不管什么阵容问题,优先选择自己比较拿手的英雄。

    选好人之后,近卫一方阵容是蛇发女妖,半人马酋长,斧王,幻影刺客,不朽尸王。

    而天灾一方的阵容则是死灵飞龙,末使者,巫妖,死灵法师,最后一个是矮人火枪手。

    处近卫军团的徐志拿的是PA幻影刺客,他想前天自己才秀了一把神之PA,带领着队友翻盘成功,今天既然运气这么好随出了这个英雄,他没有不选的理由。

    而天灾的李小明选择的是矮人火枪手,他对小火枪这个英雄还是蛮有的,前期对线火枪的弹片绝对是压制别人的神技,而且他喜欢火枪那特殊的弹道和升级程的被动技能,补起兵来特别稳而且舒服,外加到六级有大招之后,火枪还有是一定的暴发力的,配合队友收割人头很爽很爽。

    选好人之后李小明买了一组吃树一个药罐子三个清醒药水外加一只布袜和两个铁枝树干出门,他特意走天灾的劣势路,心想徐志的幻刺多半是在近卫优势路,自己一会要送一血也放便一点。

    分路况就是天灾死灵法师中单,对阵近卫的蛇发女妖;天灾下路是火枪+巫妖,对阵近卫半人马酋长+幻影刺客;上路是天灾末使者+死灵飞龙,对阵近卫斧王+不朽尸王。

    这一次来给这些新生当OB的两人中,有一个是大三海渔专业的谢欣,另一个是大三生化专业的宋文成,都是一些老得不能再老的老鸟了。至于大四的那些骨灰级的家伙不是忙着考研就是混吃等死,社团的事早就撤手不管,他们是不会出现在这种地方的。

    谢欣和宋文成的DOTA水平在学校里还算是高的,两人虽然不是校队中的人物,但也是各自学院里的牛人,学院火并、群雄纷战时两人也常常代表自己的学院参战,水平肯定不会差到哪里去。

    谢欣看了近卫与天灾的阵容之后,对宋文成道:“选的都是非主流阵容,看不出什么战术目的,不过大家都是路人,这也罢。文成,你猜一血会诞生在哪一路?”

    猜一血几乎是所有当OB的习惯,如果你作来一个OB去观看比赛,要是连一血都漏掉了,那你这场比赛看得算够失败的。

    宋文成想了想道:“中路死灵法师对大娜迦,一血的可能不大。上路末使者和死灵飞龙对不朽尸王加斧王,双方的爆发力都不是很足够,而且又有,也不太可能产生一血。最有可能出现一血的地方就是下路,有巫妖加火枪压幻刺和半人马酋长,双远压双近,幻刺的子不好过啊!”

    谢欣点了点头,显然很同意宋文成的分析。

    然而就在两人闲聊分心的这一当会,游戏里**的声音“FirstBlood”已经高高响起。

    “不会吧,这么快?”两人对望了一眼,连忙切到下路的去看况。他们想送一血的不太可能是半人马酋长,肯定是前期脆成狗B的幻刺了。这么看那个幻刺也够菜的,比赛一分钟不到就送掉了一血。

    结果一看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送出一血的居然不是幻刺,而是火枪!电脑屏幕显示人马拿下FB,额外增加425块钱,这下可爽歪歪了。

    谢欣与宋文成怎么也想不透幻刺加人马这个组合怎么样才能拿到火枪的一血,这……这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啊,看来传说哥就是传说哥,总是会令比赛充满戏剧

    李小明可是真郁闷了,郁闷的原因不是因为他送出了一血,而是因为他本来想将一血留给幻徐志的,却不想那小子补人头的功力这么差,几下平A居然让半人马拿去了人头,这令他非常之伤心。

    李小明心里有点惭愧,觉得有点对不起徐志,于是重新回到线上,他又一次装作走位不小心的样子被人马一脚踩住,然后幻刺、人马、小兵全都冲上来轮他大米,满血回到线上的火枪一下就被A成了残血,然而这时人马已经到了两级,此刻他果断地手起刀落抡起双刃剑抢掉人头。

    这一次人头又是被人马拿了,李小明又是郁闷又是无语,他想徐志那家伙肯定是气坏了,连续两个人头都送给了别人,那么这场比赛的亮点不就成了人马了吗,哪里还轮得到他幻刺出镜啊?

    第三次李小明总算学乖了,他逮着一个难得的机会见人马缩在兵线后面,这时他才冲上去A幻刺,结果勾引到小兵的仇恨,这次徐志终于不负所望,在小兵的协助之下顺利拿到了火枪的人头。

    李小明暗暗擦了把汗,心想这人头总算是送出去了,要是这第三次让近卫军团拿到了人头他可要哭。

    当OB的谢欣和宋文成都无语了,他们虽然知道DOTA里面菜鸟不少,但是这两分钟死三次,这样的小极品还是不多见啊!看来玩火枪的菜鸟永远是菜到无极限,只有更菜没有最菜。

    跟他同一线上的巫妖早就气得不成,要是换了以前什么草泥马法克鱿各种神兽都骂出来了,但是现在大家既然都是坐在一起的同学,他也不好骂人,只能打字道:“火枪,你萎缩点!”

    “哦,不好意思。”李小明的态度还是很谦虚的,并没有像一些菜鸟那样送了人头又装B。他心里明白队友肯定对自己的表现感到很生气,所以他只能让自己的态度尽量好一点,这样队友心中也能舒服一些。

    李小明觉得前期送一血这个任务已经办成,虽然完成得不是很顺利,可总算让徐志拿到了人头。那么接下来他就安安份份地在线上补兵打钱,随便习惯地点点人磨血,发发弹片恶心恶心对面。这是他长期玩真三所养成的对线习惯,在线上要做的就是尽量地打钱以及尽量地磨耗别人的血量,现在换了玩DOTA他这个习惯也一直没改。

    他一认真起来,配合巫妖果然将幻刺与人马两人压得很惨,直接压得他们都不敢靠近前来补兵了。

    他心里并没觉得怎么对不起徐志,毕竟刚才徐志都说了尽量发挥自己的水平嘛。而且一会到了中期李小明还要给他送个五杀呢,至于后期如何送老家他还没有想出办法,只能到那时见机行动吧。

重要声明:小说《倒塔年代一个关于哥的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