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团战逆转

    李小明默默在旁边看了一会,看到徐志所在的天灾军团已经处于比较大的劣势,但是他看到他们的阵容倒是不错,有潮汐使者、幻影刺客、黑暗游侠、术士、小Y(暗影萨满)。既有潮汐与术士这两个大控制,又有幻影刺客和黑暗游侠这两个高输出,而且还有一个单控能力超强的小Y。

    反观近卫军团,他们的阵容是斧王、恶魔巫师、众神之王、痛苦女王和魅惑魔女。

    李小明觉得论团战还是天灾占优一些,毕竟有潮汐与及术士两个团战大控场,小Y一个人就有两个控制技能,他的大招也是团战的利器。

    此外还有黑暗游侠的沉默技能对团战也很有帮助。如果这些技能配合得好的话,团战时能直接秒掉对面一人甚至是两人,毕竟对面除了斧王是大盾之外其余人都是脆皮。

    只不过比赛打到这个份上,大家上的装备也起着关键的作用,李小明不清楚各人上的装备如何,所以也无法完全下定论。

    他看到近卫一方补给好后向中路发动一波..推进,打算一波破掉天灾高地。他瞧了瞧上路和下路的兵线对天灾方还有蛮有优势的,所以这一波只要守好了还有得打。

    这时天灾方阵亡的英雄都已经复活,徐志见对面的人又来Push了,急得在外面晃来晃去。

    李小明有点看不下去,不由得出声提醒他:“不要单独行动,回家守高地吧。”

    徐志还没菜到无药可救的地步,他只是着急了而已。听到李小明这么一说他马上明悟了,退缩回高地跟队友集合在一起。

    眼看着对面大军一点一点推进,徐志不由地出声叫道:“这该怎么打呀!”他也不是在问谁,只是下意识地问出口。

    李小明缓缓道:“你先告诉队友一会站位分散开,团战时先杀后面的脆皮法师,斧王不要管,最好第一个将恶魔巫师秒了。”

    “啊?”徐志愣了愣,“怎么不先杀斧王?对面就斧王玩得好,先杀了他们我们机会就大。”

    李小明真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才好,他知道有些菜鸟对游戏的理解总是特别与众不同的,不过他还是耐下心来解释:“斧王这么,你们要浪费多少技能多少DPS才能杀得了他啊?而在你们杀斧王的这段时间里,对面的法系高爆发众神之王和痛苦女王就算是个菜鸟来玩也懂拼命地甩技能吧!而且还有恶魔巫师这个一手两个控制的英雄以及站地高输出的魅惑魔女,你们想秒斧王可能连斧王半管血都没磨掉就团灭了吧!”

    徐志沉思着,正在消化李小明这番话。

    “所以第一个要杀的英雄是恶魔巫师而不是斧王,一会潮汐开大之后你就大胆地闪到恶魔巫师上削他就是,只要削死了他你们就好打很多。”

    李小明寻思斧王杀了这么多人,八成是跳刀在手,所以叫他们团战站位散开点,免得斧王一跳进来同时吼住几个人。而他要徐志先去秒恶魔巫师,那是因为对面除了斧王之外就只有恶魔巫师这么一个控制,先秒了他肯定是没错的。这些话他没有直接说明白,觉得还是留给徐志自己去想吧,既然他DOTA这个游戏,那平时必须多多思考才能玩得好。

    果然徐志想了一会之后似乎想通了一点,连忙打字告诉队友:“团战站位分散点,一会先秒恶魔巫师,再杀其他脆皮,斧王先不杀!”

    他怕队友不听话,反复将这句话刷了几遍。

    然后近卫一群人着急着想推高地,但是他们没有高地的视野,看不到天灾众人的况。斧王看到一个潮汐和黑暗游侠在那若隐若现的在上面走晃,他仗着自己装备好能抗塔,急急就跳进去吼叫一声,可惜这一次他只吼住了潮汐一个人。

    而近卫一方看到斧王行动了,开始一起往上冲。

    但就在这个时候,黑暗之中一块绿色大石头从天而降,原来是天灾的术士及时扔出了大招。一个地狱火拍在地上产生了强烈的震动,导致近卫方所有人都陷入1秒钟的眩晕时间。

    同时小Y果断地跑出来在人群之中插了一堆蛇棒,顺手撒出一张网将恶魔巫师网住。一时之间屏幕被巨大的地狱火以及一堆蛇棒子占得满满的,天灾高地上的英雄纷纷出现,局势一时之间变得非常混乱。

    李小明等的就是这个混水摸鱼的时机,连忙向徐志喝道:“快点,闪过去削那恶魔巫师!”

    徐志知道现在就是拼死一搏的时候,守住了还有得打,守不住破一路高地,那时就很难扳回劣势,于是他果断地用闪烁技能瞬移到恶魔巫师上削他。

    徐志的幻影刺客上也没有什么装备,只有一个假腿一个系带,外加一个坚韧球,所以削起来有点吃紧。还好他此时已经化作一个淡淡的影子,在一片混乱之中别人居然没有发现到他,谁都没有向他甩技能。

    懂得如何混水摸鱼就是使用幻影刺客的境界啊,为什么那些高手玩的幻影刺客那样的飘逸?就是因为他们懂得利用幻影刺客上的模糊外衣在混乱的团战中进进出出偷人,有时满血的人被削空一管子血都没有发现边一个影子正在一刀一刀地收割着他的命。等他终于发现地图上那个小红点,可惜他已经死了。

    徐志这一次出击很果断,同时用他的勇敢带动起自己的队友,黑暗游侠也不再畏惧跳进来的斧王,直接放了个沉默就冲出去A那恶魔巫师,而摆脱了斧王控制的潮汐虎躯一震,将方圆百里的所有生物无论是雄还是雌都捅着**顶了起来!

    近卫众人都疼得暂时失去行动能力,等他们可以自由活动时,被重点照顾的恶魔巫师已经被人轮着OOXX干死,可怜的小宙斯一个技能都没有甩子就虚了一半,他正想着逃跑,可惜子又是被摸又是被点,哪里跑得动?

    近卫一方瞬间灭了两个,这时魅惑魔女才来得及打开她的“自然之助”来回血,打算继续战斗,可惜的是他们失去了众神之王宙斯这个高爆发高输出,又没有一个稳定的控场,被人轮是注定的事

    于是魅惑魔女是第三个阵亡的英雄,痛苦女王甩了一通技能将天灾众人磨得半血,可惜现在已经没有队友来帮她收人头,反而是她自己随时都有惨遭五人群殴的可能,最后只得靠着强大的机动能力逃跑掉。

    而最后战场上剩下一个孤立无援的斧王,他的装备就算再好也经不起小Y的羊和网,潮汐的水波,幻刺的减速,游侠的冰箭等诸多技能的洗礼。先锋加挑战又如何?最后他还是在众人的围歼中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与此同时“如神一般的杀戮”也被终结掉。

    近卫一方一波优势推进,结果搞了一个差点团灭的下场,不得不说非常郁闷。反观天灾一方,不但把家守了下来,而且众人的等级经验和金钱都有很大涨进。尤其是徐志收了恶魔巫师以及斧王这两个有价值的人头,可以说是富到流油,家里一把1400的大剑买好再说,再清清近卫辛辛苦苦带过来的兵线,离狂战斧的合成已经不远了。

    近卫方发现况有点不妙,感觉到了有被翻盘的迹像,他们知道比赛越往后拖对自己一方越不利,于是他们人全活了之后连忙组织第二波…推进。

    只可惜这一次他们还是以失败告终,这一次他们还是五人死了四个,打酱油的魅惑魔女活了下来。

    李小明在徐志旁边默默看着,见到徐志合出了狂战斧与挑战头巾,知道天灾翻盘已经是迟早之事。他清楚地知道有些英雄阵容就是适合打团战,而有些英雄阵容适合打小规模的Gank,DOTA里面由于英雄众多而导致战术多种多样,拿了什么样的英难就决定了要打什么样的战术,绝对不能勉强地来。

    这场比赛近卫就是打得太急了,老想着一波将天灾推死,却不考虑一下自己的阵容是否适合打团战。

    如果他们聪明地选择先Gank掉对面一两人再转Push推塔,那效果明显会好很多,以他们前面积累起来的优势多半是能够拿下比赛的。

    但是现在近卫已经回天乏术,等到天灾的两大后期幻影刺客跟黑暗游侠的装备起来然后抱团一波…推进,近卫基本上是毫无反抗之力的。

    最后正如李小明所料的那样,装备起来的天灾抱团一波压到近卫的老家,直接打得对面打出GG。

    徐志长长吁了一口气,跳起来大呼过瘾。

    李小明只是微笑看着兴奋的徐志,他自己也是玩过游戏的人,当然明白绝地反击翻盘取胜是一件多么激刺的事,DOTA是一个充满各种**的游戏,它既可以令人郁闷懊恼,也会给人带来无限的欢乐和成就感,这是它饱含魅力的方面。

    兴奋过后的徐志忽然安静下来,怪怪地望着李小明:“刚才没有你的指点我还真以为比赛就输了呢,喂小明,莫非你也玩DOTA?否则怎么对DOTA的理解比我这个资深高手还强?”

    “开什么玩笑啊大郅,这些都是我从《孙子兵法》上学来的,你有空也该多看看书啦。”

    “是吗,原来是从《孙子兵法》上学来的……”徐志依旧用怪怪的眼神看着李小明,“但是,《孙子兵法》上还有告诉你恶魔巫师是个控制型英雄?嗯?还告诉你宙斯是个强力的法系高爆发?嗯?”

    (感谢起点,让我知道‘第一波...推进’‘第二波...推进’中的‘波..推’是敏感字!现在我已经更改了敏感字重新上传了)

重要声明:小说《倒塔年代一个关于哥的传说》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