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遇见“金城武”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淼田 书名:桃缘
    小H睁开眼发现自己在moving,是在一只箱子里,随这只箱子moving。www.箱子两侧有小帘子,前面还有大帘子,随着moving,有一泼一泼的阳光透过小帘子洒进来。小H爬起来,掀开小帘子:呵!外面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还有才能没马蹄的浅草和飞绕马蹄的粉白小蝴蝶,这是桃花源啊!小H又掀开另一面的帘子,一眼煞白,再定睛一看还有一条腿,小H想探出脑袋看个究竟,却被窗框挡了回来,一摸头顶,妈呀,扎手!

    小H刚想弄明白头上戴的是什么东西,却发现自己穿了件超低的“褴褛”豪华大婚纱,七零八落的布条和状若蕾丝的花边把箱子底盖了个严严实实,想看看自己的脚在何方却硬是埋在裙子边里扒拉不出来。小H正弯腰埋头扒拉着自己的脚,大帘子掀开了,箱子一斜,小H就势滚了出去,像颗大号的爆米花被人从桶杯里倒了出来。

    小H被七手八脚的从“褴褛”的大婚纱里扒拉出来,一阵眩晕,头上扎手的东西也掉了下来,是一顶金色的王冠,刮在蕾丝上,正被几个仙女模样的女孩在理弄。小H就那样被几个仙女簇拥着,有人在给她理裙子,有人在给她梳头发,还有一群男人拿着刀枪剑戟单膝跪地,喊着口号,声如洪钟,可小H就是一个字也听不懂。

    在那一刹那,耳鸣突然发生,世界顿时静极了,仿佛只有风吹桃瓣的声音和流水鸟鸣的声音。小H环顾四周,发现刚才她待的那个箱子是一辆车,更准确的讲应该是一辆马车,蓝边金顶粉红帷帐,前面是四匹高头大马,右边是骑白马的将军护卫,后面是千军仪仗队,事件发生的环境是并不荒凉的城郊野外,事件发生的时间是万物复苏的天。四季中,季主“变”,意在开始,可是小H却找不到她的初始点了,她的历史从一辆豪华马车开始了。小H觉得毛骨悚然,这一切就像是个电影故事一样。

    小H摸摸脖子上的项链,想回忆起豪华马车之前的事,却只有些记忆碎片:室友小米、单车、柏油马路、朦朦小雨,桃成蹊书店、《考研英语阅读专项特训88篇》……对了,我是个大学生!我要考研!我的梦想是做导演!拍电影!我……小H想到这些,脑袋里顿时风驰电掣,那辆单车,那场小雨,那家书店就是一个计谋!她被历史的车轮送入了这个陌生的世界,抹去了她的历史,改换了她的份,剥夺了她辩解的权利。小H跟边的仙女解释:“我是个大学生!我要考研!我将来要做导演呢!要拍电影!你们放我回去!让我回学校!”侍女们茫然的摇摇头,只顾给小H梳头发戴王冠。那个骑白马的将军护卫单膝跪在小H的裙边叽哩哇啦的讲着,抬头的刹那间,小H镇住了,这不是金城武么?不对,比金城武壮实,太像了……太像了……小H正慨叹着,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涌,抓着裙摆就往河边跑。平静的河水吞没着小H胃里的翻江倒海,脖子上的项链开了线,珠子扑通扑通的往水里落,那是外婆传下来的祖母绿,也是小H的梦想和记忆……

    小H吐了很长时间,仿佛把体内所有的旧物都吐了出来,河水却并不污秽。小H平息下来,望着水里的倒影一个劲的掐自己的脸:先前难治的青痘不见了,白皙红润的脸就像封面广告,头发泛着酒红,长及水面,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比河水还要清澈。这是我吗?这就跟做梦一样……

    “长途跋涉让公主受苦了,请您镇定,这是晕车药,请公主上车休息,赶到前面的桃花岛我们会停下来休息几天。”将军站在小H的后说。小H奇怪自己居然听得懂他们的语言了,“我是公主?”咦,居然也能说他们的语言了!“公主下,您是我们和国的国宝,桃靥公主。”将军毕恭毕敬的回答到。小H觉得自己有点像那个对着魔镜问谁最漂亮的臭皇后,有故意让人作呕的嫌疑。不过自己这名字还真是不怎么好听,“讨厌公主”,怎么起这么个名号?尽管小H一脑袋的问号,还不晓得是怎么一种状况,不过自从吐完之后,就倍感轻如燕,有了游玩的兴致。心里暗暗想:“嘿,我是公主!管他是‘讨厌公主’还是‘喜欢公主’,我先公主一把,过过瘾!还旅游了呢!”于是小H就在侍女的簇拥下又爬上了车,上车前还使劲看了两眼“金城武”。

    小H暂时喜欢自己这个角色和周围的景色,经过一番肝肠寸断的呕吐还学会了一门外语,于是觉得苦尽甘来风光无限美好。先前的母语好像被她吐掉了,完全不记得了。这时她不想起某个外语老师曾说过,“想学一门外语就得先忘掉自己的母语,不能老拿母语的思维来思考外语的逻辑,它们根本不是一个频率。”哲理啊哲理!

    小H想起了那个“金城武”就掀开了小窗帘,“哎,将军,我问你。”

    将军立刻勒马近车回话:“请问公主有何吩咐?”弄得小H很不自在。

    “我说将军,你不要这么激动。我问话你直接说就是了。”

    “是,公主。”依旧是低头,毕恭毕敬。

    “你抬起头。”

    将军慢慢抬起头,低眉顺目,不敢看小H的眼睛。小H顿时觉得这个将军很羞涩很听话很可。小H心想,我这辈子就想要这么一个深沉、忧郁、沉默、听话、俊朗、结实的黝黑男人,老天还真就赏给我了一头,老天爷是不是喝多了?正当小H笑到流哈喇子的时候将军已经识相的把头低下了。

    小H收收笑,接着问:“将军你叫什么名字?”

    “回公主,微臣将号‘诚武’。全权负责公主此次行亲途中的安全事宜。”

    “你叫金城武啊?”

    “回公主,是‘诚武’,没有‘金’。”

    “哦,没有‘金’。你刚才说我们去‘省亲’?我嫁人了?”

    “是‘行亲’,公主。波洛国的罗密王子要甄选王妃,我们是去波洛国……”

    “攀亲戚?!什么菠萝国,菠萝蜜的?他挑老婆,干我们——我们和国什么事?”小H还不太记得自己的国家叫什么名字。

    “公主……臣等无能……”

    “什么意思……难道我们是附属国?我是去和亲的?”

    “为了万千百姓,公主您受委屈了。”

    “唉,原来是个苦命的公主……”

    小H看到“金城武”一副忍辱负重的表,十分自责的痛苦着,不有点怜悯之,更加觉得他是个可依可靠的忠心大丈夫,张嘴就说道:“你上车来陪陪我吧,我无聊的很。”

    将军扑通一下双膝跪地,“公主,使不得,万万使不得。微臣不敢。”

    “你起来!我没别的意思,进来陪我聊聊天不行吗?”小H心里默念,拷,还封建的,搞得我像女流氓,这不是调戏大将么?

    “臣不敢。公主有什么问题尽管问,臣——臣在窗外回答。”

    小H暗笑,嘿嘿,还腼腆,我!“行了行了,等我无聊了再叫你,行军吧!”

    “是!公主。”

    哈!声音洪亮,真有磁啊……小H又成自我陶醉状了。

重要声明:小说《桃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