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翻江龙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纵酒狂歌 书名:拣金师传奇
    第十五章翻江龙鱼

    阚九星看着眼前说不清的洞**,脸上现出了苦笑。自从走进这片洞**,自己就像一只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所有的路似连实断,避实就虚,本来到处都是路,可是却无路可走,这里到处洞连洞,洞挨洞,洞压洞,洞顶洞,洞中有洞,洞外还实洞,可是自己到底要走那一条却让他挑花了眼。

    已经走过了十几条,不是回到原地,就实走进了死胡同,这简直无法走出去的洞**让他想起了冀东平原上的地道战,人进入了这**阵,就算是没有任何危险,人又能活多长时间呢?

    什么河图,洛书,中图梅花数,全都想了一遍,可书本上的知识和这实地的探险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自己也许一辈子都走不出去。

    山洞里气候干燥,但却并无太多的灰尘,连石壁都是干干净净的,有些地方的石头似乎还磨得很光滑,但那种光滑却又不像是人为的,这石洞里是否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坐在石壁下的阚九星,用矿灯一个劲的研究着地面,从他走进来的时候就觉得,地面似乎变软了,不像刚才那种走在石头上的坚硬的感觉,这到底是怎么了?

    挥动工兵铲狠狠的挖了下去,结果发现,下边居然是黑色的泥土!石洞里竟然会出现泥土?这些泥土是怎么来的?这泥土又是怎么形成的?一个个问题出现在了阚九星脑袋里,难道这泥土下就是宝藏的埋藏地?

    又恨挖了几下,结果碰到了坚硬的石壁,原来下边并没有路,下边只是石壁。

    阚九星瘫坐在一旁,心里也没有了主意。他伸手摸了摸怀里,还有十几根**,再不行,自己可真的就要到处放炮了。

    头顶上的矿灯灯光越来越微弱,阚九星呆坐在石洞里,索连灯都关闭了,五心朝天的坐在地上,静静的想着到底该怎么办?

    石洞里静悄悄的,但这时候却传来一阵刷拉刷拉的声音,换作人走路的时候绝不会听到这种声音,因为这里的地形让什么声音都会变成回声,而无论多么微弱的声音也会被石洞扩大!

    阚九星猛的站了起来,他几乎快要屏住呼吸了,那种刷拉刷拉的声音很奇怪,阚九星跟着那声音慢慢的向前走,每走几步,他就停下来在仔细的好好听一下,然后在停下来继续摘着耳朵仔细的听。那声音很远,但又似乎很近,飘飘渺渺,似有还无,虽然不是很远,但也决不是很近,忽而在左边,忽而又似乎挪到了右边。阚九星完全被那声音吸引,他慢慢的向前走,是毒蛇,还是猛兽,是僵尸,还是鬼怪?他完全不考虑,自己已经陷入了**阵,本来就是个死,哪怕前边是刀山剑林,又有何妨呢?

    慢慢的走着,那声音似乎变得慢慢的大了起来,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远,清晰的流水声忽然在阚九星的耳朵里响起!

    只要有水,就有了希望,只要有水源,就不怕找不到线索!早就把水壶喝光的阚九星一头就冲了过去!

    在漆黑的石洞里,到处都是泉水叮咚,这里竟然是一汪清泉,明亮的矿灯下,泉水清澈见底,干净异常,水很浅,河上是洁白的细沙,十几条不知名的无眼怪鱼在水里游动,还有几只奇怪的小虾米在浅水的白沙上游动着雪白的肢体。

    阚九星喝了几口,河水竟然是异常的甘甜,他不高兴的想叫出来!从刚才那种不死不活的境地一下子找到了希望,人一下子升起了活下去的勇气!

    人其实就是这样,如果他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那他就会自暴自弃的选择死亡,而如果在危难中给他一点点希望,他也会挣扎着活下去!这就是人类的本能。

    阚九星又累又饿,他摸了摸背包,里边的都是难吃的压缩食品,他不用眼睛看了看水里游动的小虾,脸上露出了笑容。

    “无鱼虾也好。”那几条小怪鱼长的怪里怪气,不到饿死阚九星都不愿意去动它们,而虾米则不同,哪家饭馆里没有酱油泡虾?

    伸出手在河里轻轻一抄,就捉住了两只,随手揪掉它们的脑袋,白生生的虾就塞进了嘴里。

    嘎吱,嘎吱,阚九星一阵大嚼,右手又在河里摸着另外几只。

    可就在这时候,他的手触到了沙子上,脸一下子变得颜色。

    这白色的沙子竟然冷的可怕,那种寒冷让阚九星不打了个寒战。

    沙子里有东西,要不不可能这么冷!他又接了一点滴下来的泉水,那水不光不冷,反而还烫手。那为什么烫手的水滴在这小溪里就一下子变冷了呢?

    难道沙子下边有宝贝?

    手里的工兵铲早就伸到了泉眼里慢慢的挖出几锹洁白的细沙,他仔细的看着,伸手拿起来一点,用手指细细的捻动着。

    这并不是普通的沙粒,那种洁白的程度更接仅于透明,白色的沙粒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坚硬。

    阚九星掏出一个口袋,装了两把沙子塞进了背包里,心里想着的是等一会遇到了阿叔问问他,看他到底知不知道这是啥。

    这一汪清泉很浅,阚九星挖了几锹,白色的细沙消失了,在泉水深处是一根黑色的东西,似乎就像是一根烧火的木棍,可在这里不可能出现普通的木棍!

    阚九星下意识用工兵锹想碰一下那根木棒,但,他一下子楞住了,工兵锹伸到了根部却连个边也没碰着!“奇了怪了?”他摸了摸脑袋,从怀里掏出两根长索,一根在头部挽了一个瓶子扣,接着又掏出一个螺丝栓在了长索的最前头,接着又把另外的一根长索的头部连接在了瓶子扣上,他小心的一手把长索放进水中,另外一只手死死的抓着另外的一根绳子的根部。

    那长索头部的瓶子扣晃晃悠悠在螺丝的重力带动下沉进了水里。

    阚九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瓶子扣,小心的在黑色的烧火棍上,接着另外的一只手猛的一拉,瓶子扣一下子栓的紧紧的!

    他小心的拉动着绳索,慢慢的那根烧火棍越来越高,越来越接近水面。可就在这时候,水下忽然一阵浑浊,一个巨大的黑影在水里游动了起来!

    而烧火棍也已经露出了水面,阚九星什么也不想,另外的一只手猛的抓住了烧火棍!而这时候,他只看到一张巨大的怪脸在水下晃动了一下,接着一道水柱直洞顶。

    “呯”,这一声犹如黄钟大吕,而山洞的回升效应更让这声音无限的扩大,整座山似乎都摇晃了起来!阚九星手里抓着烧火棍只感觉到一阵寒冷,人歪倒了一遍,猛的摔倒在了地上。

    山洞开始持续的摇动,似乎水下的那位似乎很生气,它拼命的用脑袋撞击着石壁,一道又一道的喷出水柱,巨大坚硬的岩石都被它喷出的水柱击成了碎块,转眼之间那一汪清泉周围的石壁完全裂开了!

    阚九星急忙向另外的一个方向跑去,从裂口处流出的泉水早化作滔天巨浪猛的冲进了黑暗的山洞,他怎么也想不到一根普通的‘烧火棍’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混乱!

    石壁不断的裂开,一张巨大的怪脸不断的在水面露出脑袋,接着一股股水柱猛的从它的嘴里胡乱的喷出,那水柱犹如超高压水枪,周围坚硬的岩石在这‘水枪’面前,不断变成粉碎,它似乎真的生气了,把周围看得到的岩石统统破坏掉之后,它总算是出了中的一口恶气,又实在找不到刚才那个胆敢在它眼前盗宝的小子,这才又沉入了水底。

    阚九星躲在一边,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根烧火棍,头上的矿灯被刚才的洪水泡过,本来明亮的灯光一下子变成了混黄色,他无奈的用手敲了敲,虽然比刚才好了一点,但依旧发出微弱的黄光。手里的东西绝不会是根‘烧火棍’,否则那怪物也不能这么拼命的过来争抢。

    天下间的奇珍异宝周围都会有怪物,而这些怪物为什么会喜欢宝贝,则是人类科学所不能理解的,也许是为了吸取天地精华,连月之丹,也许呢只是因为好看也说不定。

    阚九星借着昏黄的矿灯看了一眼手里的家伙,这似乎并不是木头,因为它的重量,虽然只是一米半左右的长度却有几乎二十斤的重量,而且从上到下都呈现出一种暗黑色的光芒,一端呈现弧形,而另外较直的一端在尾巴处却露出一种金黄的颜色。

    “难道是黄金?”阚九星不喜上了眉梢,“不对!”他立刻开始反驳自己,这不可能是黄金,如果是黄金,这么长恐怕得有三五十斤,他想到这里,心里又不由得叹了口气。

    阚九星等到外面彻底安静了以后,才缓缓的走出了藏之地,他双手握着‘烧火棍’,一步步的向着黑暗中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拣金师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