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似假又似真,玄法问鬼神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纵酒狂歌 书名:拣金师传奇
    四章似假又似真,玄法问鬼神。www.

    夜越来越黑,连月亮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到处是一样的漆黑,只能听到冬天夜风唔唔哭泣。吃完了晚饭,但他们四个人似乎早就预谋一样,拿过一张古代的羊皮纸小心的打开铺在桌面上,那羊皮纸上画满了各种符号和图案,可这些图案阚九星却从来都没有见过,他隐约觉得这些图案似乎他妈的不是人类画出来的。

    阿叔拍了拍阚九星的肩膀,让他坐在火炕的一角,趴在他的耳边低声道:“一会无论你听见什么,或者是看见什么,都千万别出声,周围的一切不管发生什么,你都当作是看不到,明白吗?”

    “阿叔,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阚九星不解的问道。

    “请亡灵!什么意思,傻头傻脑的,你只需坐在这,千万别管。也别说声,否则让鬼吸了你的阳气,或则是上了你的,那可都不是什么好事!”阿叔的脸上失去了往的嬉皮笑脸,那张脸上严肃的犹如花岗石,这一切都是真的,容不得阚九星有什么怀疑了。

    四个人坐在桌子的四边,要不是桌子上铺着那奇怪的玩意,无论是谁都以为这几个人是要打麻将。阿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纸人,用朱砂在小纸人的上写上了黎勘岭三个字,接着就小心的把它摆在那图案的中央。四个人的面前点起了蜡烛,在蜡烛的火光中,四个人的脸开始不断的摇动,似乎带动着的是另外的一个空间的气息。前辈忽然张开口,这是他进屋以来第一次开始说话,说的竟然是阚九星根本就没有听过的语言,其他三个人随着他也低声的念叨着,四个人的声音不小,但近在咫尺的阚九星却听着很费力,那声音时断时续,时远时近,他们四个人就像是根本没有在阚九星的边,犹如已经远在千里万里。忽然屋外的寒风似乎吹了进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寒意。“难道那个鬼真的来了?”阚九星胆战心惊的四处打量,但他却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在摇曳的火光当中,阿叔从怀里掏出一张白纸放在了小纸人的眼前,那小纸人在这一瞬间居然微微晃动!它似乎也在考虑什么,过了一会,它竟然开始一步步的挪动!在白纸上摇摇晃晃的踏出一条歪歪扭扭的线条,前辈忽然伸出手来,洁白如玉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细长的毛笔,他小心的跟在纸人的后,快速的在纸上画着,随着小纸人不断的走动,白纸上的线条开始多起来,小纸人忽然停了下来,四个人也仿佛是长出了一口气,都停了下来。

    前辈的声音又开始响了起来,这一次竟然是活泼欢快的声音,那声音当中带着说不出的明净,外边的风也吹的合合缓缓,轻轻柔柔。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四个人把眼前的蜡烛依次吹灭,阿叔把小纸人又塞进了怀里,把那张奇怪的羊皮纸小心的叠好,放进怀里,把一切收拾的又好像是刚刚吃完晚饭一样,接着长出了一口气,扭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阚九星。

    阚九星心中赫然,自己不是无神论者,但也不是特别相信鬼神的那一种人,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能看到这么离奇的一幕,古代的那种扶乩就有够离谱的了,这纸人之路就更离谱了。难道真的存在着道法,仙术?难道也真的存在着什么神仙和妖怪?阚九星觉得自己的思维开始混乱,这不应该都是真的。

    前辈又掏出烟来,随手丢给阿叔和阚九星一根,缓缓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这声音轻轻柔柔的,带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阚九星这是头一次听到这位前辈说话,也是破天荒听到这么轻柔的声音,他觉得这声音带给他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却让他非常的紧张,他结结巴巴的说:“前辈,不,不,大哥,我叫阚九星,你叫我九星,星仔,烂头星都可以。”

    那前辈忽然微微一笑,犹如百花开放,扭头看了一眼阿叔,两个人互相之间点了点头。

    “哎,不是说好了打麻将吗?怎么牌还没拿过来!”猫哥忽然开口道,从进屋子到现在,他似乎终于恢复了正常,左手掏出香烟,右手拿过老酒,嘴里大声的嚷嚷着。

    大圈也恢复了正常,四个人坐在一起打起了麻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阚九星看了看手表,觉得胆战心惊,吃完饭就是这个时间,怎么刚才那时间似乎停止了?不,时间是不会停止的,可是,刚才明明是在请亡灵啊?难道我做了一个梦?一切都是我想出来的?

    “喂,阚老三!这一次急急忙忙让我们过来,到底是啥子玩意?”猫哥一边喝着老酒,嘴里嘟囔道。

    阚老三是我阿叔在外边的号,其实他在家并不是排在第三,这老三是在道上兄弟们的错

    “猫哥,要是没有好事我敢叫猫哥你来吗?这一票绝对是个大票,李自成当年藏宝的故事你应该知道吧。”阿叔这时候似乎恢复了他外的本,变成了活泼外向的阿叔。

    “你倒是说说,啥子李自成的宝藏?”

    “话说当年....”

    “滚,什么话说,你当你说评书啊!哈哈,捡着干的捞!”

    “好好,那我就捡着干的捞,你们都听说过李自成吧。”阿叔说到这,停了一下,抽了口言,打出一张八万。

    “我说老三,谁不知道李自成,你就说....”猫哥灌了口酒,斜眼看了看阿叔。

    “好,我不啰嗦了,其实呢,事是这样的,我上一次在陕西九宫山做买卖,听到当地人说李自成当年逃跑的时候并没有把财宝埋葬在九宫山里,而是埋葬在......”阿叔边说着,声音却越来越低。

    “埋哪了?”屋子里的人耳朵都竖了起来,屋子里忽然静悄悄的。

    “嘘,我糊了,清一色,给钱,给钱!”

    “靠,你小子....”

    躺在被窝里的阚九星却是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清楚,这猫哥和大圈两个人也不是等闲之辈,可怎么就不怀疑点什么事呢?他们三个人走进来就不怎么对劲,到现在终于是恢复了正常,这其中到底是有什么秘密?隐藏着什么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猫哥和大圈两个人的呼噜声真不是盖得,往里觉得阿叔的已经是空前绝后,可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呼噜,等等!阚九星猛的坐了起来,猫哥和大圈两个人上午睡觉根本就没有打过呼噜,难道他们上午根本就没有在睡觉?而是......。前辈大大方方的躺在炕上,双眼在黑夜里发出两道蓝色的光。

重要声明:小说《拣金师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