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阿叔和我的故事之通灵寺庙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纵酒狂歌 书名:拣金师传奇
    1998年的冬天比1997年的稍微晚了一些,在河南南部某一个普通的城市里,发生着一件在普通不过的事

    “站住,给我站住!”

    “给我抓住他!砍死他!”

    “大哥,你没事吧?”

    “大哥,大哥....!”

    “我要杀了你,替我大哥报仇!”

    前边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子全伤痕累累,摇摇坠,但一双腿还是健壮有力,奔跑如飞。后边追着三十几个手里拿着砍刀,木棒,棒球棍的不良家伙。冷风轻轻的吹,但并没有雪飘下来,一路上行人如织,但所有人看都视而不见的看着街道中央的黑社会电影现场真人版。

    “站住!”

    ‘哼,你让我站住我就站住啊!那我不是很没有面子?’‘喂,你让我站住?我站住让你砍啊!对白不要这么简单好不好?’黑衣男子心里胡乱的想着问题,双脚依然跑的飞快。

    “站住,那个阚什么来着?”一个黄毛小混混边跑着边问边的另一个蓝毛小混混。

    “砍什么?砍他妈的!”蓝毛小混混道。

    “喂,我问的是那个小子叫什么名字!”黄毛道。

    “靠,砍,砍,妈的,姓什么不好,非要姓阚!...”蓝毛陷入了无底的沉思中。

    “管他叫什么!砍他老母!”黄毛忽然道。

    “草,那你还问我做什么?嗯?喂,喂,你给我停下来,我要好好问问你!”

    河南中部洛阳市东偃师县。

    一个普通的城市,一个普通的乡村,一个普通的房子里却站着很多不普通的人。

    “喂,叫你一声阿叔是我看得起你,欠我的帐什么算?”说话的男子中等材,边说着边不断捻着手里的雪茄,短短的头发并没有贴着头皮,而是在头上微微翘起来,整个体不停的摇晃,就如同是吃了摇头丸,全名牌这不必多言,最奇怪的是脖子上挂着一块血玉的观音,一双眼睛不断的摇来晃去,十分讨厌。

    “火屎哥,您大人有大量,在宽限小弟几天好不好?我现在实在是手头没有那么多。”

    火屎哥看了看他,歪歪着体在屋子里转了几圈,一双斜眼睛四处瞟了瞟,低声道:“我说阿叔,你老人家这么大的岁数就别我客了,老规矩。”

    被人叫做阿叔的男人却并不是那么的老,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左右的岁数,一双大眼睛又黑又亮。认识他的人都在背后议论,‘这双大眼睛长在他的脸上,实在是长白瞎了!换作是个女人,绝对又是一个大美人!’

    阿叔低着头,苦苦的哀求道:“火屎哥,求求你,这买卖我自己实在是做不来,您在宽限几天,等我那个臭小子侄儿回来在说,您看行不行?”

    火屎哥看了看他,皮笑不笑道:“不急,这大冷天的似乎快要下雪了,我要是把你赶出去,这乡里乡亲的都该说我没人。我老板说了,只要你把你祖上传下来那块地卖给我老板,咱们所有的帐都两清,怎么样?”

    阿叔低着头,眼里似乎都快要流出泪来了,“火屎哥,那块地里葬着我爸爸,我爷爷,以后我死了也得葬在那里,我要是把地卖给你,你还是直接要了我的命算了!”

    “别急着回答!我告诉你,我给你三天时间,否则,老规矩!”

    火屎哥说完领着一群人走了,屋子里只剩下阿叔,他四处看了看,小心的把房门锁好,接着溜进了厨房。

    这是一间农村里最普通的厨房,四周的墙壁熏的乌七麻黑,低矮的灶膛破旧的几乎快要塌了,一口黑铁锅也是歪歪的躺在灶上,一个乌黑的碗橱柜子里没有一只能用的饭碗。阿叔小心的走过地上堆的乱七八糟的各种酒瓶子和麦秸,艰难的走到了碗橱的跟前,轻轻的把它推开,小心的在后边摸出一个亮晶晶的瓶子,他小心的打开瓶子,大口的咕咚咕咚喝了两口,这才缓了口气,把瓶子小心的放在地上。接着踩了踩地面,小心的把地面上铺的红砖翘起来,里边赫然是一个小小的地洞!这地洞只有两块砖的大小,里边黑漆漆的,似乎很深,阿叔跪在地上,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从里边拉出一个黑色的小木箱,接着又小心的打开,一阵香气传入阿叔的鼻孔里,他得意的笑了笑,伸出一双黑漆漆的手麻利的从木箱里掏出一根闪着油光,还冒着气的香喷喷的鸡腿!

    普通的冬天,普通的寒冷,普通的乡村里发生的是不普通的事。

    火屎哥领着众人大步的走在寒冷的街上,冷风不断袭来,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喷嚏。“妈的,是谁在骂我?”他小声的说道,声音很快的被寒风吹到了耶路撒冷。

    “大哥,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暖和一会,这天怎么忽然冷的邪乎!”后边的一个傻小子傻乎乎的说道。

    火屎哥并没有开口,人群里一个人忽然转头问道:“火屎哥,你说老板到底在想什么?为了这块地,我们跑了二十多趟了。”

    另一个人也赶紧说道:“是啊,那老小子是烂赌成,我们又做手段把他的钱都赢光了,现在他家里的东西我们也全搬光了,但是,这老小子也太死硬了,就是不肯转让那块地,他地里是不是有什么宝贝?要不明天我们出俩铲车把他祖坟给挖了?”

    “妈的,你们懂什么?老板的老爸都块八十了,想找一块风水宝地,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阿叔是最有名的风水先生?他家的祖坟风水最好,咱们老板想把它弄过来很久了,可是,这块地并不是那么简单的,否则,老板早就找人把他做了。”火屎哥刚说完,“啊糗!”又打了个喷嚏。

    “肯定是有人在骂我,肯定是有人。”他小声的说着,声音飞快的飘走了。

    就在火屎哥冷的直达喷嚏的时候,阿叔却的满头大汗,小木箱里的烧鸡啃光了,瓶子里的酒也喝光了,他小心的把酒瓶,木箱都放回原来的地方,这才心满意足,摇摇晃晃的走进了脏兮兮的卧室,衣服也不脱直接钻进了已经睡了十几年的被窝里。本来是白色的单,现在已经看不出是什么颜色,被窝里的味道臭的可以熏死蟑螂。一个人能在这样的被窝里睡觉,无疑是一个奇迹。

    穿着黑色T恤的青年终于停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到处都是黑色的树林,什么也看不见,他躲在冬天的荒草里,小心的擦拭着上歪七扭八的伤口。

    “呀,丝,疼死我了,嘘,有人。”他自言自语道,接着赶紧趴在草丛里,一动不动。

    十几个人手里拿着手电慢慢的走进了树林,“喂,你们找到了没有?”

    “没有,这小子溜了?”

    “妈的,这么多人都让那小子给溜了,靠!”

    “大哥,你刚才没看到,那小子鬼上,跑的飞快!”

    “草,哪里有鬼?”他刚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喂,别说话!照照那边到底是啥东西?”他话音未落,十几到光束已经照了过去。

    黑色T恤青年趴在草丛里,心跳的犹如打鼓一般,一群人由远及近,声音越来越清晰,说话的声音也越来越真切,脚步声就走在他附近的不远处。

    十几个人忽然全部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方向,接着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哇!鬼呀!”立刻产生了连锁反应,其中一个胆子小的立刻扭头就跑,其他的人也跟着他后边,四散奔逃。

    十几个人边跑边大声的叫着,“救命!有鬼呀!”他们的声音实在是太吓人了。比真的闹鬼还可怕。

    就在这漆黑的树林里,黑色T恤的青年艰难的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小心的点燃抽了一口,忽然听到一阵沙沙作响的声音,这是树叶子被人踩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少年慢慢的坐起来,缓缓的移动到了树后,耳朵里倾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不断的判断的方位,捏在手里的香烟缓缓的冒出一股蓝色的烟。

    他猛地吸了两口,白色的灰烬里又透出红色的光,他弹了弹烟蒂,忽然拇指中指夹住烟蒂,轻轻一弹,烧红的烟头就像是一个小小的信号弹!

    一个人影就在他的附近!

    青年猛的扑了上去,紧紧握着的拳头狠狠的砸在那个人的体上!

    呯!

    “哎呀!”一个人低声惨呼。

    “妈的,原来是个人!”少年低声骂道。

    “当然是人,不然你以为真的有鬼啊!”被打了一拳的家伙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警惕的看了看四周。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青年问道。

    “我说装鬼你信么?”

    “哼,不信。”

    “那你呢?”

    “躲债!”

    “我也是。”

    “高利贷真的比鬼还凶啊!”两个人异口同声道。

    “兄弟叫什么名字,我叫阚九星。”

    “扬子雄。”

    两个人相视而笑。

    “喂,兄弟,在这树林里有一个小房子,我们先到那里躲一下在说,这大冷天,阿嚏,我都已经冻得感冒了。”扬子雄说完,就在前边领路,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在黑色的树林里。一路上扬子雄开始讲述这片树林曾经发生的故事。这是一片荒树林子,在打仗的时候,这是据说是什么万人坑,千人**的地方,内战爆发的时候,这里还曾经打过几场战斗,人死了老了去了,所以,都有人谣传说这里闹鬼。文化大革命的时候,这里曾经有一个看林场的老头子,后来批斗的时候应是给打死了,之后就再也没有人来过这里,而且晚上也在也没有人敢到这小木屋里来守夜。

    说着话,两个人已经走到了小木屋的跟前。阚九星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的房子,走在前边的扬子雄却很熟练的接着烟头发出的微弱的光芒打开了门锁,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去。

    火缓缓的燃烧了起来,接着越来越大,屋子里亮堂堂的,北边的一角里放着一张木板上铺着薄薄一层麦秸,房间的中间是一个火塘,扬子雄小心的往火堆里添柴,扭头看了眼全冻得只打哆嗦的阚九星。

    阚九星摸着上的伤口,又感觉一阵的刺痛,他掏出兜里的香烟,索又点了一根。

    “兄弟,把这穿上。”扬子雄说着,脱下上的棉大衣递给了阚九星。

    阚九星一把抓过,赶紧披在上,抬头看了看扬子雄,正色的说道:“谢谢。”

    “别客气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阚九星笑道:“看不出来,兄弟还是个诗人。”

    扬子雄点上烟,朗声笑道:“啥诗人,让兄弟笑话了。”

    “那杨兄是在那条道上发财的?”

    扬子雄看了看阚九星小声的说道:“山有山道,水有水道。”

    阚九星看了他一眼目光冷了起来,道:“坐山看水皆是客,动石动土动黄金。”

    扬子雄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仔细的打量起阚九星来,他看了很久,才缓缓道:“想不到,想不到,现在我们居然都变成这个模样,被人追债,祖上的前辈得知,肯定是死不瞑目啊!”

    火塘里的火焰里不断的发出木材被烧裂的啪啪声,两个人相视的看了很久,谁也没有在说话。

    外边的天黑风高,气温也冷的出奇,但屋子里的两个人却歪在边,谁也没有心思睡觉,彼此一直看着对方的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拣金师传奇》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