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西亚王的传说 挺难啊

    队列终于进了伏击圈,西亚一个脏兮兮的长巾蒙在脸上,示意别人照做,这样立即招来了奇洛的白眼。

    用奇洛的自己的话说,依靠蛮力掠夺他人财物是对自己神圣职业的亵渎,是对自己坚定信仰的亵渎,是对一个贵族品质的亵渎…

    当然,当军需官真的将第八方面军的粮食掐断时,奇洛便开始饿着一天的肚子怒斥这是对军人的亵渎,然后就开始参与亵渎自己神圣职业、坚定信仰、贵族品质活动中。

    西亚无奈耸了耸肩,一脸无奈的纵容了奇洛,这个第八方面军唯一的法师,因为奇洛曾经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的底线是动用暴力打劫时坚决以本来面目。

    “你看到了么?那个光头,等他到了那棵树干前就发动魔法装置。”

    尽管已经实战演练过许多次,西亚还是忍不住低声吩咐着奇洛,奇洛只是一个低级法师,但强在对道具制造的造诣极深,来到这里后,他改造了许多武器装备,使得第八方面军的某些器械装置的精良程度甚至超越了正规军。

    而奇洛对造物的让所有的法师望而却步,几乎每一件到了他手中的装备都要印烙上奇洛的改造印记——会发出强光迷惑敌人的盾牌,接触其他金属便释放电击属的长剑,能瞬间爆炸或者发出浓烟的抛掷卷轴…一个个损的不顾及法师尊贵职业的尊严,这怕是只有这个独特荣辱观的奇洛才能发明出这些东西。

    西亚常常认为,若是奇洛把这些精力放在精神力的修炼上,他会成为一个高阶的魔法师的,但奇洛对“高阶魔法师”这个称谓不屑一顾,并且顺带着将魔法学院里那些享誉付仑的老法师贬低的一文不值,称他们充其量不过是百年后的一堆枯骨,而自己必定将随着自己的发明留名青史。

    对最接近神的魔法师的诋毁,在实验室试验自己的爆炸魔法卷轴,并且将一个德高望重的法师炸死是奇洛在这里的主要原因。

    在旁人嘲笑戏虐瘦弱质疑的奇洛的时候,西亚显然比别人多想了一步,庇护下听闻别人说黑熊要爆细皮嫩的新兵菊花时候,瞧着黑熊长了一层毛发的脸上的憨笑一脸惨白的奇洛。告诉奇洛这只是老兵们和新兵常玩的把戏。并藉此赢得了奇洛的原始友谊。

    当然,这种“把戏”在军中是真实的存在的,不过黑熊绝对不会,这个只会憨笑,冲杀的未成年兽人淳朴的像自由女神。

    事实也证明西亚是明智的,仅从会发光的小盾牌这个小小发明上就体现了奇洛的价值,在对手炫目的一瞬间的一刻足够一个合格的士兵将敌人的脑袋劈下。而接触金属就会放电的长剑则让士兵喜忧参半,虽然在战斗时可以令对手瞬间麻痹,但不乏半夜翻时将自己长剑误碰到铠甲上将自己弄的从睡梦中痉挛弄醒,不过奇洛答应过他将就将研究出带有电击开关的长剑,西亚很看好这个发明。

    西亚扬起右臂,示意巴里安自后面迂回抄底,然后命令待在他后的科尔斯特带一对人秘密潜伏下去,他自己则带着一小队长在树坑中展望。

    树坑中很快就冲出了一个咆哮的兽人,抡着硕大的斩马刀张牙舞爪冲下,西亚再次无奈笑笑,努嘴让后面的士兵跟上。

    山坡下的人发现了奔跑的黑熊,光头呵斥住慌乱的手下,抬头估摸着眼前的形,这时,呲牙咧嘴的兽人面孔已经能够看清,不待他了理解为什么兽人会出现在罗萨城前,并且向兽人后看去,跟着他的好像是人类,不过脸上都蒙着红色的长巾,不能看的很清晰。

    这些当然没有事让他考虑对方的来历,但对方的显然不是来欢迎他的,他手中已经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弩弓,精短犀利箭尖在新生的阳光下闪着寒光,寒光随着兽人奔跑而移动着,几乎是在那光头扣动扳机的一刻,西亚大声喝道:“奇洛!”

    轰然一声,爆炸声及时的响起,随之掀起的尘埃涌动着,将那个手持弩箭的光头淹没,然后便是对方阵型的混乱。

    几个试图抵抗的士兵被西亚抄起巨弓一一撂倒,失去了抵抗能力。西亚出的并不是真正意义的箭,可以更准确的形容一个一个稍稍做了处理的钝头木棍,对于打劫西亚也有自己的底线,轻易不会杀人。这种“箭”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后并不会刺入人的体内,而是瞬间将对方击飞,令对手瞬间失去抵抗力。

    (脑中没有清晰的轮廓,写起来好难。)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