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章

    西亚忽的站定,将弓箭负在背上后,居然也不辨别方向,不再顾及别发现的危险,突然狂奔而去。

    那老法师瞧见屏幕上这诡异的一幕,脸上每一条皱纹仿佛都带着笑意,方才脸上的疲惫之色已经瞧不见了,老法师瞧了一会儿,便随手一挥,空气中的屏幕轻微波动,便消失了。

    西亚停住,那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愈发的清晰了,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自己一行一动已经完全落在别人的眼中,这是一种笼中囚兽的感觉,令他受挫的是,到现在,自己竟然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要对自己做什么,他在什么地方。他唯一能确定的是,对方若是要想致自己于死地,不过是举手之劳。

    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何况是一个习惯于掌控一切的有经验的猎人。

    这次,他不再是有保留的奔跑,西亚将自己的速度提到最快,几乎不再考虑体力,只是认准了一个方向,直奔而去。

    这样子,不知奔跑了多久,那种锋芒在背的感觉总算消失,西亚停住,剧烈的呼吸着。

    面前不再是他熟悉的秋冬萧瑟的林子,树木出奇的蓊郁,几可遮天,月光透过叶缝,将林中的黑暗切割成数不尽的碎片。西亚摸了摸眼前一棵枝干繁茂的老橡树,充实的触觉,是真正的树。看来自己已经逃过这波劫难。

    然后,西亚很沮丧的发现自己在自己的“家”,森林中的迷路了。他苦笑一声,径直向前行了几步,绕过老树,后面的树木呈现出有违于季节的浓密。看来,自己这一奔,的确太长了些。

    这里的树木长势常常给人以一种错觉,他们都是呈现一个圆形状,向着圆心的方向长去,西亚疑惑着,边调整着自己疲惫的体,边小心翼翼的向着树木倾向的方向行去。

    枯藤渐多,西亚拨开挡在面前的枯藤,就听见一阵阵幽幽的流水声,细眼瞧来,正有一泓小溪蜿蜒幽没在草丛之中。

    西亚蹲下,掬起一捧水,只见在月光下,那溪水晶莹透彻,温怡人,仿佛还带有醉人的幽香。

    将温水淋在脸上,驱散下脸上的倦然,然后开步溯着溪流向前行去。

    溪流越来宽,最后居然冒着气,在月光下,直如人间仙境一般。

    一根色布条随波逐流,西亚俯下,捉到手中,放在鼻前,上面仿佛带着幽香,西亚忍不住加快脚步,想要去瞧瞧这温流的尽头。

    没行多久,天光豁然开朗,只见浓密的枝叶簇着一方冒着气的小谭。西亚就这么定在那里,愣愣的定在那里。

    只见温泉水池中,竟然有个美丽的少女在沐浴。

    天使一般,亚麻色的头发,像缎子一样,又光滑,又柔软。

    在氤氲的雾气中,少女的手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翘的膛,跟着,少女居然仰躺到水中…

    啊…啊…啊…

    似痛苦又似是很享受的声音如仙乐般在西亚耳边萦绕。

    西亚竟似是呆了一般,呆呆的瞧那半阖迷蒙的眼睛,仿佛在诉说着说不出的惑,西亚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丽的眼睛,也从来不会想到,一个人的眼睛居然可以如此迷人。

    “呀——!”少女的躯急速晕红,沉没到池水之中。

    西亚就这么着的从树林中行了出来,竟然不由自主的向她行去,竟然忘记了自己前面就是水池,也忘记了自己还穿着衣裳鞋子。

    西亚简直什么都忘记了,只想走过去,将那少女拥抱在坏中…

    你呢?若是你在这样一个月色迷蒙的夜里,竭尽全力脱离危险后,突然间在荒无人烟的深林中,遇到如此美丽一个少女,你会如何做呢?

    那少女终于察觉到有人来了,站起,又迅速用双手掩住自己的美丽的膛,惶急的蹲下

    她抬起美丽的眸子凝视着西亚,眼中写满了惊慌,写满了愤怒,慢慢的,居然平静了下来,也静静的瞧着西亚。

    两个人就这么相互凝视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西亚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他的手已经攀上少女柔软的腰肢…

    真实的触觉告诉西亚,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并不仅仅是一个梦境,理智渐渐要恢复…

    少女瞧着呆滞的西亚,脸上忽的露出一丝微笑,大地所有的花朵,就仿佛已在那一刻,那一瞬间全部绽放,也焚尽了西亚方方恢复的一丝理智,他终于忍不住将少女拥入怀中…

    自始至终,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所有的一切事,都发生得那么自然,一点也没有勉强,就仿佛是上天早已经安排这两个人,在这个地方见面一样。

    一阵抽搐中,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激动感觉袭来,紧接着,意识骤然停住,就此昏死过去。

    耳边是渐渐清晰了鸟兽虫语,随后,涓涓的流水声亦传入耳中,西亚的手指微微曲动,随即攥成了拳头,很快又舒张开,如此几次,意识终于渐渐恢复了对体的控制,他用臂膀撑起了体,迷蒙的眼睛被透过树缝的阳光映照的半闭着。

    片刻,他忽的爬起来,迅速用手摸索着自己的体,以确定自己的处境——自己**着,自己从村里**来的“峎格”弓也不在上!

    一个轻巧的翻,看见弓箭和长剑还在,衣物散了一地,鞋子是湿的。

    那么…那么,昨夜发生的一切….难道只是自己的一个梦么?

    西亚边将散落的衣服拾起穿上,边努力的在脑海中搜索着自己关于昨夜的记忆,翻腾了许久,也只零星的回忆起一些虚实难辨的片段…

    弓箭负在背上,想不明白,索不再去想,至于那个女孩,西亚更倾向于她是一个人间的天使,若不是天使,怎会如此美丽?

    现在,西亚已经可以确定了这个地方的不远处有这么一个法阵,自己可以尝试着和自己的主人图拔汇报这一况。而且,照昨形来看,那个法师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对付的了的,现在,自己应该做的应该是返回营地,自己已经耽搁了太久的时间。

    未行几步,西亚却忍不住的回头,瞧着犹自冒着气的小池,忽的返,在草地上面俯捡起一根细长的丝带…

    这,难道,一切都是真的?那个少女?

    将之收在怀中,然后开步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