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弯月十二支

    “来,军统大人,你瞧,那些是弯月人的旗帜。”

    十几个十字军初级军官簇在山坡上的一块突兀林中的巨石之上,魔法师奇洛此时很巧妙地扮演了军师的角色,指着远处弯月人的营帐道。

    西亚沿着奇洛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圆形的营帐一个接一个,覆盖了这漫山遍野,延伸至目不可及的山坳之中。从未见过如此阵势的西亚只觉腔一股豪顿生,一时间,仿佛自己就是那运筹帷幄,指点江山的将军。

    很快,西亚便从这豪中醒来,恢复理智望着看似整齐一致的营帐,发现他们当中竟好似是有明显的界线,看似一个整体又分割成十数个阵营,而每个阵营上面悬挂的旗帜也各不相同。

    “他们看起啦并不是完全是一个整体。”

    奇洛赞赏的瞧着西亚,笑道:“弯月国虽然是一个国家,但我觉得他们更应该算是一个松散的联盟,他们共有十二个分支,过去的历史中,他们没少做一些自相残杀的事,只可惜,他们谁也不能完全征服对手。”

    “这种况维持到几十年前,弯月国的派罗部落忽然放弃了游牧民族逐草而居的习惯,在苏格拉河流上游过起了安土重迁的生活,而后,他们族中不知从哪里学来了手工业,学会了制造了冶铁技术,打造出来的铁器销往各个部落,这为他们提供了原始的积累,然后他们培养出草原上第一批步兵。”

    “步兵?”

    “对,是步兵!”看着疑惑的西亚,奇洛笑了笑,接着道:“这种步兵当然不同于我们的步兵,他们诞生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骑兵,在等其它部落已经依赖与派罗部落的铁器供应,他们的新式步兵已经成熟,而后,软硬兼施,竟然让其它部落组合成这么一个该死的弯月联盟。”

    “哦?”西亚沉思着,似乎是在思索着奇洛告诉他这些话的意图,他记起来,奇洛曾经说过,他来的正是时候,却不知为什么要这么说。

    奇洛看出了他的疑惑,道:“你还未来时,我们已经与这些该死的弯月人有了近一年的战争了。现在和谈了,看起来战争很快你就要结束了。”

    “后面我们的军队已经撤离了二十万了,弯月人的也开始撤退,开始时,我也以为战争快要结束了。”

    “难道不是么?”西亚忍不住问道。

    “当然不是,你瞧。”奇洛忽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个长筒递个西亚,示意西亚将之放在眼前,接着道:“这是我新实验成功的小东西,用它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吆,你瞧那顶黄色的帐篷,里面就是弯月人的统帅,哼,现在,那里面指不定在酝酿着什么谋呢。哦!当然,咱们城堡里面也都不是什么好鸟,撤走的全是没有战斗力的预备军。”

    西亚将那小圆筒放在眼前,果然远处的景象拉近了许多,只见一顶黄色的帐篷周遭立着三层弯月国的士兵,簇在军营正中,正是发号命令最佳位置。门帘低垂着,气氛说不出的凝重。

    就在西亚一行对着弯月人的帐篷指指点点的时候,黄色帐篷中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

    赫尔王子焦急的在宽大的帐篷中来回走动着,一个士兵匆匆推开帘幕,赫尔立即迎了上去,不待那士兵施礼就问道:“怎么样?来了么?”

    “是国都中来的消息!”

    赫尔脸上明显闪过失望之色,淡淡道:“说什么?”

    那士兵将信报呈上,道:“各部落的首领现已经聚在王都,要求立即撤兵。国王大人在尽力周旋着,但只能提供不到一周的粮草了。”

    赫尔接过信报,扫了几眼,旋即涨红了脸,将信件揉碎,恨恨道:“都是些鼠目寸光的东西。”

    许久,赫尔暂时恢复了冷静,道:“传我命令,除了派罗部落,其余的部落的军队先行撤军一半。”

    很快,营帐动了起来,马嘶人声,车来人往。

    就在此时,赫尔王子终于等来了他要等到的人,他面带笑容的迎了上去,道:“您终于来了。”

    “三千万个灵魂在等待着我们的救渎,我当然要来!”

    与此同时,与弯月联盟遥遥向对的但丁格勒堡中,一场高级官员出席的会议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奥古斯居中,偌非匆匆行来,低声道:“下,教堂的骑士团拒绝撤走,声称要和您共退进。”

    奥古斯皱着眉,沉吟片刻,道:“好吧,叫赫格瓦尔主教来参加会议。”

    片刻之后,须发皆白,材干瘦的赫格瓦尔主教已经在两个圣骑士的随从下到来。

    “诸位都已经知道,我们已经和弯月人签订了合约。”说到这,奥古斯扫视着各个军官,接着道:“也就是说,本次北征我们失败了。”

    瞧着垂下头的军官们,奥古斯笑笑道:“当然,我们让弯月人十四万的尸体留在前面的,这不得不说是进步。”

    军官们立即开始议论纷纷,讨论着谁的功劳更大些。

    “可失败就是失败!”奥古斯忽的大声道。

    刚展露笑脸的军官们立即噤若寒蝉,再度垂首。

    “自我们的祖先,可因大帝缔造了付仑帝国后,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我们征服不了的土地,所以...”他顿了顿,接着道:“所以,这次我们也不能失败!弯月和付仑必有一者的脊梁要弯下,向另一者臣服。而我们付仑,从来都是征服者,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奥古斯说的斩钉截铁,众将听到血沸腾。

    “近一年来,我们以征服者的份到来,却在这堡中龟缩了一年,难道我们要这么样回去么?像丧家犬一样,低头在莱茵城的大街上被百姓们指着我们的脊梁说,嘿,就是我们的军队么?”

    “我没脸回去!谁想回去?”

    四座悄然无声,奥古斯很满意自己一席话产生的后果,忽的拍拍手,立即有两个武士上前,将墙上的战术地图拉开。

    奥古斯上前,指着地图道:“但丁格勒堡在这,这是阿古山脉,这是沙漠,就是阿古山脉的尾端,我们的骑兵不能通过这里,即使通过,还没有整理好队列就会被以逸待劳的弯月人所乘。所以,我要求...”

    -

    “我们在这儿,那是弯月国的兵营,这里是山区,骑兵的威力根本就体现不出来。”奇洛指着在空地上的一张地图耸肩道:“所以,我们真该要感谢这山区,是它们使我们的军营没有成为战场。”-

    “但丁格勒堡那些崽子们将我们放在这里,可没安什么好心。”埃利希拖着一条腿探出脑袋来,冲着西亚笑了笑,接着道:“他们想让我们当他们的人城墙,只可惜,弯月人似乎更衷于绕过我们直接去攻打但丁格勒堡的那重城墙。”

    奇洛点头,接着道:“卧榻之处,岂容他人酣睡,弯月人这么做,很叫人费解。”

    “维斯,你上来。”在旁边一直沉默着的柯尔特斯突然冲着巨石下面喊道,他话音方落,立即有一个矮小的士兵穿了出来,他并没有沿着山坡缓和的一面而来,而是直的走来。

    巨石虽并不太高,但由于地势,据下端也有十数米,斜斜插在山顶,悬崖峭壁般光滑不可攀登,那士兵却一跃而上,而后如壁虎一般,曲线游了上来。

    一个轻盈的翻,他已经立在西亚等人的面前。西亚打量着他,只见他只有一米半左右,五官生的精致至极,却有一双又长又宽的耳朵耷拉在两侧。

    他跳上来,上下疑惑的瞧着西亚,许久,面上闪过敬畏之色,竟然双膝跪下,双目泛着泪水道:“神使大人,真的是神使大人,您是来拯救我们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