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科伦主教

    凡尔登在付仑帝国中虽然只是一个中级城市,但他做为付仑帝国国教,占拜教的发源地,在帝国仍拥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今,占拜教庭的教皇现已不居住于此,但每逢盛大祭祀,或者受礼,这里仍然是占拜教廷的宗教中心。

    所以,若是哪个主教能主持这个教区,那么,下一任教皇几乎有一半的皇冠是属于这个主教。

    此时,主持这个教区正是三大主教之一,科伦大主教。

    此时占拜教的周年祭祀刚刚结束月余,而受礼的**要到这场盛大的战争结束才会进行,所以,现在,凡尔登教堂此时并不多么繁忙。

    清晨,科伦大主教沐浴更衣,用完早餐,便上了带有帝国国教徽章的马车,在一列圣骑士团的簇拥下,缓缓驶向沐浴在晨光的教堂。

    科伦大主教头发已经半秃,体矮胖,红色的高阶教袍并不能衬出他多么神圣,反而像一个暴发户手中带满手指的钻戒,显得十足俗气。

    其实,若是有人说科伦大主教是占拜教廷中最俗气一个主教,就是科伦本人也无法否认。因为,正是科伦大主教管理着占拜教庭最大的俗务——教廷作坊。

    历代教廷中,都是有一个中级主教管理著作坊,而年轻时的科伦本来开始时正是一个中级主教。而俗心不减的主教打破历来规矩,参加了王位间的争夺,并且押宝成功,他支持的奥古斯成功加冕,与几个支持奥古斯的大贵族不同,主教没有封地,不会削弱中央的统治,所以他不但没有受到奥古斯的限制,反而在新皇帝的支持下成了三大主教之一。

    也许有人说科伦本就不应该是一个教士,他根本就是一个政客,而也许他不是帝国最杰出的政客,但能进入占拜教廷,并且拥有如此优秀的政客天赋的,科伦绝对能算得上第一位。

    “那些只知道诵经、修炼精神力的教士们又怎么知道智慧才是人类最伟大的力量?”

    科伦如是告诉自己最亲信的教子。

    正是善用智慧,科伦主教这个俗务缠的教士在不被所有人看好的况下,先是看出作坊潜藏巨大的潜力,申请成为许多教士不肯接手的作坊管理者,而后押宝奥古斯,现在更是将教廷作坊作的风生水起,近年来更是超过教廷的慕缘金,成为教廷的收入支柱,而且,所占的比重愈来愈大,随之,科伦的地位也水涨船高,成为下届教皇的有力角逐者。

    教士虽然清高,但修炼魔法需要魔法道具,材料,这些可都是价格不菲的东西,科伦此时可以说是教廷中最为富有的主教,手下更是网罗了各种职业的高手。

    自从主持凡尔登教区后,这个从前被人轻视低贬的庸俗主教,几乎可以说是坐稳了下任教皇的位置。因为,教廷需要一个有政客特色的人与致力于削减教权的奥古斯大帝周旋,而科伦,正是不二人选。

    凡尔登的街道此时已经有了生气,通往教堂的街道长且宽大,足以容下十辆马车并行,而此时,宽阔的长街上,却只有一辆马车在缓缓前行着,因为,这是教堂的马车,这里的居民受“神"熏陶已久,对教士的态度也是最虔诚的。

    科伦掀开布帘,瞧着道路两侧高大的建筑,建筑前面向他虔诚拜下的民众,他的心愉快极了,甚至少有的露出笑容,向行人们打着招呼,人群中立即爆出”主教大人!”的欢呼,科伦手摇的更厉害了。

    马车终于远离了人群,耳旁的欢呼声渐渐隐去,只有圣骑士们的马蹄声整齐的响着。靠近凡尔登教堂的不许人们在此无故逗留的。

    然后,科伦忽然就瞧见酒馆门口的一个白袍男子,这人立在酒馆的招牌出,晨光下,写着“海伦酒馆”的招牌恰遮住他的脸。

    他的脸仿佛永远都隐藏在影里,但这遮不住他四处张望的动作。

    他似乎是要进到了酒馆中,但是又有什么顾忌,科伦主教笑了,他同这种男人。只要有钱,海伦酒馆”中你能享受到男人所想要的一切,而这个男子家里极有可能有个叫他害怕的女人。

    酒馆旁边,有一个提着随果地小贩,随果有解酒的作用,在海伦酒馆出来,买上一个随果在路上啃着解解酒的确是一个人的选择。果然,一个高大的汉子从海伦酒馆中跌跌撞撞的走了出来,他走到小贩的边,和小贩交谈起来,似乎想要买一个随果。

    这可真是一个聪明的小贩。科伦在心里赞叹。

    酒馆对面,阳光洒了一地,几个初级教徒正跪在冰冷的石板路上,头深深的俯下,拜膜着晨光下熠熠生辉的凡尔登教堂。

    科伦瞧着他们一阵失神,自己不也是这么一步一步的爬上来的么?

    酒馆后面是一条深邃的巷子,巷子门口一一辆马车,马车夫俯下头,向着科伦车队行礼,他在等待科伦的车队经过才能驶上大道。

    科伦让车夫慢点,他喜欢被人拜膜的感觉。

    等他在回过头来时,那个酒馆出来的大汉已经拿着随果边啃着边摇摇晃晃的向大道中央,向自己的车队行来。看来他真的是喝醉了,竟然不认识大主教的马车。不过科伦并不担心他会冒犯自己,因为他知道后的骑士并不是摆设,这些事自有人解决。

    那个小贩忽然嚷嚷着“你还没有给钱!”跟在那人后追了出来。科伦笑了笑,真是个财如命的人。

    就在此时,酒馆门口那个白衣人犹豫再三,终于摇了摇头,转离去,似乎是对老婆的畏惧战胜了享乐的兴趣。科伦报以同的笑容。

    忽的,那辆马车的车夫仍然俯下头,但的马却突然向受了什么惊吓似的,忽然向前冲出,只惊得那马车夫张惶失措的要喝住马匹,手舞足蹈却无济于事。

    马车已经冲出巷子,恰恰将科伦的马车和他的扈从们隔开,科伦的车子已经行了过去。

    一个骑士策马挡在那醉汉面前,喝令着他。

    小贩已经跟了上来。

    白袍人已经行到方才马车待的巷子。

    马车已经冲到街道中间。

    整齐的骑兵队列突然被马车冲散。几个教徒似乎是被惊起,已经站起来望着慌乱的马队。

    科伦刚想责怪下属办事不利,掀开帘子,忽的,一声惨叫响起,只见策马拦堵醉酒汉子的骑士脑袋忽的飞了起来,篷的一声,砸在马车上,随之一泓鲜血淋在科伦的脸上,科伦伸出手,摸着微的红色液体,惊呼起来——刺客!

    驶来的马车忽然着火,已经有勇敢的骑士纵马跃了过去,就在那骑士越过去的时候,那醉汉已经不知从什么地方抽出一柄闪着寒光的扁刀,跳上科伦的马车。

    科伦惊慌向后,靠着马车的后壁,张惶的看着满脸鲜血的大汉,忽的,一柄长剑透过科伦的脊背,自他的前心刺出,科伦惊愕的瞧着他口血红的剑刃,双手似乎是要捉拿着什么却无力垂下,双面神采终于涣散...大汉跳了出来,那小贩从后面也跃出,向几个教徒奔去,着火的马车的车夫也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那几个初级教徒侧。

    纵马越过火焰的骑士拉开帘子,瞧见已经心口插着长剑的科伦,跺跺脚,接着便看见那几个教徒,正念动咒语,他们是凶手的同党,看着凶手正缓缓淡去的影子,他忽的抽出弓箭,引弓去,忽的后传来隐隐刺痛,他转,想也不想,夹带神圣斗气的羽箭已经向已经在半空的白袍人去,白袍人在半空,眼见就要被那威势骇人的弓箭洞穿,他的体忽的像被折断的树枝一般,便急速下坠边后仰躲过羽箭,他的人一经落地便像野兽一般,四肢着地,在墙面地面间几个起越,像森林中的古猿一般,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再转过,几个伪装成教徒和凶手早已不见了踪影。

    那骑士立在那里,大口的喘息着,似乎方才一击已经耗尽了他的力量,几个骑士正要去追赶,引弓的骑士挥了挥手,道:“不用追了。”

    “队长!”

    “是伊兰特爪牙!”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