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先知玻利维亚的预言

    四个伊兰特教徒形渐渐模糊,最后终于归于虚无,奥古斯盯着四人刚才跪过的红色地毯,似是陷入沉思。

    伊兰特教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单是这离去的方式就不属于奥古斯所熟识的包括空间魔法在内的所有方式。

    但这些,显然并不完全是奥古斯惊讶的原因。

    忽然,奥古斯回过神来,脸上带着笑意将手伸入怀中,摸出一件物事,正是方才的塞尔克雷之链,链子闪动的更亮了。

    奥古斯用手指捻起链子,轻轻晃着,似是自言自语道:“伟大的玻利维亚大人,作为伊兰特的先知,您不认为以您的份,偷听的几个教徒的谈话是一件可耻的事么?”说完,奥古斯中指卷曲,狠狠的弹在链子上。

    空间水面般一阵波动,忽有一人似是被奥古斯一下弹出一般,被水面般的波动中甩了而出,跌在奥古斯放在躺过的摇椅上,那人局促的抓住扶手,晃了几晃才定下神来。

    这人披着伊兰特教徒的特有长袍,而鲜艳的长袍上面居然是镶有金边的红色。

    这时,他终于勉强的翻过,从椅上跳了下来,他虽然是一头篷乱的卷发,看起来,年龄也不小了,但那翩翩的风度足以叫人艳羡不已,但此时他说的话却一点也不风度翩翩:“奥古斯大帝,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这么粗野,难道这就是付仑帝国对高贵的王室的教育结果么?如果我记得没有错误,您今年该是已经五十八岁了吧,一个宫廷礼仪官用五十八年的时间不能教给你优雅,那么,这个宫廷礼仪官该受宫刑。”

    奥古斯一直笑着听着,似乎是很欣赏这人暴怒的样子,等他说完,笑着道:“噢,那很抱歉,我的礼仪老师科尔萨伦茨,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病逝了。啊,我的老朋友,伟大的玻利维亚先知,不知道你们伊兰特的教义中可否有暴怒这一原罪?哈哈,不过,看你生气实在是一种享受。”

    玻利维亚张目斥,忽的狡黠一笑,脸上立即整理出一幅神圣凌然的表,悠然道:“奥古斯,我的朋友,感谢您的提示,使得我没有坠入偏离神的光辉的无尽的深渊。”说完,他居然真的曲正容拜下。

    奥古斯叹了口气,也许是知道自己已没有好戏看了,也敛起笑容,道:“玻利维亚,你认为你的教徒能完成这个任务么?”

    玻利维亚沉吟着,道:“既然你都已经答应了我的条件,这么点诚意我们还是要表现出来的。”

    奥古斯淡然一笑,道:“我可没有答应你什么,无论你们成功与否,通缉你们的条令我都是要签署的。”

    “不过方才那个孩子就这么白白丧了命倒是可惜的。”奥古斯叹息道。

    玻利维亚没有说话,却在怀中掏出一副骨牌,皱着眉头将骨牌一张张慢慢地摆在桌上,奥古斯瞧着他清癯的脸,看见玻利维亚的仿佛很沉重的表,却没有言语。

    玻利维亚已经将骨牌摆成一个奇特的图形,他瞧着这个图形,眉头皱的更紧了,摇摇头,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有些事虽然已经注定,但还是要有人去做的。”

    “这次你又看出来什么?”奥古斯终于忍不住问道。

    玻利维亚没有回答,开始将骨牌小心翼翼的翻过来,奥古斯居然没有再问下去,而是静静的等待着,也不知是过了多久,玻利维亚终于将最后一张骨牌翻开,又是一声长叹,玻利维亚问道:“奥古斯,你真的决意要和占拜教廷决裂了么?”

    “王权与教权之间终要有一者胜出,我不想坐以待毙。”奥古斯正容道。

    “那你可不可以等和弯月人的战争过去再有所行动。”玻利维亚波澜不惊。

    “战争不是已经结束了么。”奥古斯眯起眼,道。

    玻利维亚抚着骨牌,道:“它告诉我,此时不过才是战斗的开端。再有,以你奥古斯的秉,怎么会带着军队龟缩在城堡中等待谈判呢?”

    奥古斯打量着玻利维亚,语气怪异道:“这些都是它告诉你的?”

    玻利维亚默然,奥古斯只好接着问道:“他还告诉你什么?你还看出来什么?”

    玻利维亚盯着奥古斯,声音空洞道:“你真的想要知道?”奥古斯竟然被他的表骇住,也许许多人并不相信神奇的奥术预言,但与玻利维亚相处了三十年的奥古斯比谁都能深切了解玻利维亚这种神奇的能力。

    玻利维亚忽的展颜一笑,问道:“奥古斯,自那年你在塞维尔留我一命后我们已经相处了三十年了吧,。”

    奥古斯喃喃道:“三十年,已经三十年了。。。”接着,奥古斯忽然笑道:“玻利维亚,你用不着对我心存感激,你要谢,就谢谢那个死去的特蕾丝吧,当初若不是以生命换取我对伊兰特教的庇护,她一个接近六阶的苦行师怎么可能死在我的手中,而且,若不是你,也许我坐不到这个位置上。”

    玻利维亚不为所动,道:“奥古斯,世间万物皆有前因后果,特蕾丝命本已注定,而你能在她死后还能履行自己的诺言就已经值得我对你心存感激了,你能坐在这个位置上完全是你努力地结果,与我并无太多干系。”

    奥古斯思索着,忽的跳起来,骂道:“玻利维亚你这老王八蛋又想给我下什么,有什么话你直说,我可不想和你这么猜来猜去,快点说,你到底看出了什么?”奥古斯本想再骂下去,却发现自己再也不能为继。

    因为,玻利维亚仍然面目愁绪,凝视着骨牌,凝视了许久才悠悠道:“我看到了灾难。”

    “灾难?”

    “对,灾难。”玻利维亚点点头,接着道:“我看到你头顶漂浮着一大片黑云,浓到我已经看不透的黑云。”

    奥古斯忽然笑着上前,拍了拍玻利维亚的肩膀,道:“这么些年来,我经历的灾难多了,到现在我不是好好的么?”

    玻利维亚回头来,他眼睛虽然在看着奥古斯,但却仿佛凝视着远方,喃喃道:“这次,这次我什么也看不清楚,什么也看不清楚...”他忽的闭上眼,痛苦道:“避不开的,奥古斯,有些灾难是避不开的...”

    奥古斯呆了半响,忽的展颜笑道:“玻利维亚,看不清楚就不要想了嘛,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还有我奥古斯过不去的坎。”这句话说完,他已经完全是自信满满的奥古斯大帝了。

    玻利维亚轻轻的拿开奥古斯放在他肩膀的手,默默的曲起右手,嘴中念动不知名的咒语,很快,他人就已经消失。

    奥古斯手中项链光芒闪烁,很快,光芒再次闪动,玻利维亚再次现出来,这次,他手中却多出了一个月型的器物,他将器物小心放在桌上,回过头来道:“奥古斯大帝,我相信,你一定能将我们的教众**迷途...”

    奥古斯想要问些什么,但玻利维亚却是做了个音的动作。

    “奥古斯,我的朋友,我相信,我死去后,我的教徒会在付仑国会受到公平公正的态度!”

    “你...”

    奥古斯刚要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比利维亚的体中的生命气息如烈下的一滴露水,急速蒸发掉,他伸出手,想去扶玻利维亚的体,触及的确是枯木般的僵硬。

    “玻利维亚...”铁血如奥古斯,此时眼睛竟已隐隐泛红。

    就在奥古斯眼睛湿润的时候,玻利维亚自塞尔克雷之链**来的器物开始闪动,接着,在它上空浮现出一个觳纹浩动的平面,平面犹如活物,不断的流转雀跃,似乎是想破面而出。

    奥古斯揉了揉眼,努力地想看清什么,但只是瞧见一片朦胧缭绕。

    就在此时,玻利维亚失去生命气息的体忽然动了,他抓起骨牌,念动着不知名的咒语,然后将骨牌投进那平面中,骨牌一经投进,立即炸裂开来,随即里面那灰色的物质立即像沸腾了一般,在屏幕中跳动着,看似随意,却又组成一帧帧画面。

    奥古斯盯着平面,忽然一阵心悸,恶心。

    玻利维亚却像是丝毫不受影响,瞪大了眼睛,专注至极的盯着平面,似是看出了什么,不断地将骨牌投进其中。

    那骨牌每炸裂一块,玻利维亚的体就佝偻一分,渐渐,他的体已经被不可见的力量压的驼下,但他仍然固执的仰着头,似乎是要多看这画面一眼,他的脖子被两只力量的压迫下呈现出一幅叫人心悸的曲度。

    奥古斯的眼睛已经湿润,张张口,终于还是没有说什么,玻利维亚此时已经将第十快骨牌投进,平面的灰色画面愈发的杂乱不堪,终于,玻利维亚猛的一阵抽搐,一下子起了子,一口紫黑色的血液已经喷出,然后,光幕潮水般剧烈抖动,转眼间消失不见。

    奥古斯上前一步,扶住玻利维亚摇摇坠的体,此时,玻利维亚上渐渐有了游丝般的生气,但却像风中残烛,摇摇熄。

    奥古斯摇晃着玻利维亚,凄然道:“玻利维亚,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敢死的话,我把你那些兔崽子全部宰掉...”说着,他坚毅的脸上已经滚下两滴泪水:“你这混蛋,王八蛋,你难道不想看到伊兰特教徒在阳光下宣扬教义了么....”

    奥古斯声音止住,因为他瞧见玻利维亚已经睁开了眼睛,然后他沾满鲜血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断断续续道——

    "龙..溃败..十字军..黄金狮子.."

    (貌似主角戏份少的,抱歉,这种况要维持到六万字左右才有所改观。)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