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奥古斯大帝

    奥古斯大帝高两米,双臂可开八匹巨弓,圆目方脸,不怒自威。-

    与他从小生长在皇宫的父亲不同,他生自由,崇尚武力,格颇有乃祖风范。-

    他十四岁独离宫,隐姓埋名加入猎人工会在大陆冒险。期间,他完成过四个ss级任务,更是凭借完成猎杀“伊兰特红色爪牙”sss级别任务的优异表现直接晋升为大陆最年轻的六段猎人。若不是因为他在二十岁的加冕储君礼上被人认出,他险些被猎人工会吸纳为长老。-

    总之,奥古斯大帝年轻时的传奇故事足够你听上好些子,而后,在民间更是衍生出无数的版本故事,其中最离谱是,竟然有人说奥古斯大帝曾在阿骨山脉独屠龙。-

    无论这些事是真是假,奥古斯大帝在民间的声望之高却是少有人匹。而后他加入帝国第三骑兵团,服役至加冕,无数的帝国骑士,猎人们都将他们的大帝视为终偶像。-

    当然,事有反正,奥古斯大帝被民间视为英雄的同时,却不怎么讨占拜教庭的喜欢,屡屡给他暗中难堪,若不是奥古斯在军队声望极高,这个储君的位子怕早已经被暗中拿下。-

    老皇帝去世后,付伦国皇权动,在皇室中不怎么得人心的奥古斯大帝为了取得各领主的支持,先后和占拜教的科伦大主教,美因茨大主教,特利而大主教三大主教,和萨客森公爵,巴拉丁公爵,波兰登堡伯爵,波希亚公爵定约,等奥古斯大帝登上皇位将后授予他们在各自领地“绝对的自治权利”。-

    年轻的奥古斯继位后,在别人认为不谙皇室争斗的他将沦为权臣的傀儡的预言中,奥古斯不动生色,逐步将军权揽入怀中便悄然指示皇室卫军将势力最强大的波希亚公爵逮捕,随即向全国公布了波希亚的八大罪状,然后将其软。-

    随后的一系列分割封地,削减大贵族权利的措施便进行的出乎寻常的顺利,奥古斯大帝以快刀斩乱麻的方式搞定了他的父王一辈子没有解决的君臣矛盾,而后,他大力提倡发展种植业,放宽奴隶进口限制,更是让帝国的国力提高了一个档次。-

    此时,奥古斯正徘徊在一个优秀的皇帝与伟大的皇帝之间的十字路口上。-

    但丁格勒堡,奥古斯斜倚在自己办公室舒适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此时,奥古斯大帝看起来很疲倦,他的眼角已经有了细密的皱纹,若你看的够仔细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头发也已经有了白发。现在的奥古斯,软在椅子上的躯像极了一只睡着的雄师。-

    一个副官敲响了他的房门,奥古斯忽的睁开眼,立即坐直了子。方才的倦态一扫而空,道:“进来。”-

    副官走了近啦,道:“下,若非将军求见。”-

    “让他进来。”-

    副官没有再说什么,欠下,缓缓倒退出去,出了门口才转过,加速开步离去。-

    奥古斯一向不喜欢话很多的人。-

    很快,体型略显瘦弱的偌非元帅就出现在奥古斯大帝的面前,他简单的施了一个军礼后便切入正题:“下,已经到了约定撤军的时间了,你看是不是先让预备步兵们撤退?”-

    奥古斯似是并不忌讳在偌非面前展现自己疲倦的一面,双手揉着太阳**,道:“你负责安排一切,这些事不用再来找我了,我累了,我要休息下。”说完,伸了伸懒腰,便将自己高大的躯体展现在偌非面前,就要开步离开。-

    奥古斯已经走到门口,却瞧见偌非言又止,笑道:“偌非,你我多年相交,没有旁人,不必拘礼,我的脾气相信你也知道,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偌非迟疑片刻,终于抬头瞧着奥古斯,道:“科伦的教子们近又有行动了。”-

    奥古斯似乎来了兴致,又走了回来,道:“哦?”-

    “科伦主教的教士们在军中散步这次北征是被诅咒的谣言,已经被我派人囚起来了,他们还说。。。”-

    “还说什么?”-

    “还说下你,说下您已经偏离了神的眷顾,所以这次才没有打败弯月人。”-

    “哦?”-

    “下,您看,是不是...”偌非没有说下去,却做了一个砍头的动作。-

    “偌非,这么多年,难道你还没有学会隐忍么?”奥古斯忽的正容道。-

    “可是下,他们在军中说等太阳高照起来的时候,我们就会撤军,说这是神的旨意。这些是我们谈判的条件,士兵们都还不知道。若是我们今撤兵的话....”-

    “就让他们说去吧,几个奴仆还能掀起什么大浪来。”-

    “可是下,若是没有科伦主教的暗中授意,他们又怎么敢作出这样公然向您挑衅的事呢?”-

    “科伦大主教…我的老朋友,也该轮到你了…”奥古斯沉吟,喃喃良久,忽然道:“偌非元帅,你回去后,把那几个科伦的教子释放。今天你就组织将二十万预备兵和圣骑士团全部撤走。”-

    “另外,帮我拟一份忏悔书给随军赫格瓦尔主教,说我为违背神的指示而出征后悔,并且企求神的原谅,愿意在回宫后到教皇面前忏悔,并且愿意减免教士们的全部作坊税收。恩,这份忏悔书要发到军中每一个教师的手中。”-

    偌非惊讶的着奥古斯大帝,二十万预备军虽然在人数上几乎占了一半的军力,但他们都是些未经训练的非职业士兵,甚至连统一的装备都没有,到了战场基本上是充当炮灰的角色,他们撤与不撤其实在战斗力上并无决定的重量,而在粮草供应上反而节省了许多资源。神骑士团虽然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但只有两千人,而他们的战斗力并见得比帝国第二骑兵团高。而且他们只忠于教皇,寻常时候,自己这个统帅都指示不动他们,而这些人死后,付给教廷的抚恤金更是高的离谱,故以现在的局势,这些人撤退并不什么不妥。-

    而让真正让偌非惊讶的是奥古斯大帝后面的一席话。奥古斯与教廷不合,这在付仑帝国中几乎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付仑帝国中教会势力极大,常常能左右帝国的决策。强权铁血的奥古斯深受其害,即位后,一直致力于削减教会的权利。更是制定出诸如作坊加工税之类的政策来牵制教会的势力。-

    奥古斯是历来和教会关系最僵的一个付仑皇帝,也是最衷于削减教权的一个。在奥古斯的努力下,这时候,占拜教的影响已经大不如从前,奥古斯近来做事更是常常撇开教会,本次战争就是奥古斯一意孤行的结果。-

    近百年来,教廷在付仑国已经根深蒂固,拥有占付仑国四分之三人口得信徒,但近千万的信徒都不足以使得奥古斯低头,在人们的印象中,奥古斯除了加冕和祭祀的时候去占拜教的教堂,好像从来没有去过。而将军权牢牢拦在手中的奥古斯突然要去教堂忏悔,这足以让人吃惊。-

    而真正让偌非将军吃惊的是,奥古斯竟然要减免教会名下的作坊。-

    “-拜帝创造了人类,因为人类饥饿,拜帝创造了丢羊;因为人类口渴,拜帝创造了萨拉长河;因为人类寒冷,拜帝最后便化作了太阳…-

    我们生活在大地上,饿了,我们可以享用美味的丢羊;渴了,我们可以俯喝到萨拉长河的河水,当寒冻到来时,当空的太阳又驱走它。-

    …-

    拜帝已经为人类创造了一切所需,拜帝无所不能,人类不可为自己雕刻偶像,也不可作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

    ---《申命记》-

    《申命记》不知诞生于何年,当中的文字已经变得深奥难解,上面的传说大都虚无飘渺,模糊不清。但它却是占拜教最早教义的雏形。许多教徒戒律正是始于此。-

    而“不许人类作什么形象,仿佛上天、下地、和地底下水中的百物。”这一条,正是衍生出无数教庭作坊的缘由。-

    此时,虽然不再严人类制造本不存在的东西,但受其影响,将占拜教尊为国教的付仑国虽然有了前所没有发展壮大,却在制造业上发展欠足。-

    本就并不太发达的制造业却全部垄断在教庭中,他人如果私自制造,将被处于火刑。也正是因为此,奥古斯大帝才被教庭扼住了要害。而征收教庭作坊税正是奥古斯针对此制定的措施。-

    而,随著作坊规模的扩大,教庭作坊税竟然成为帝国国库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现在,奥古斯居然要减免教廷作坊税,这无异于-自毁长城,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

    “可是..."

    “偌非,按照我说的去做。”

    “是。”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