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奇洛

    暗,晦昏,黑夜,终将被阳光驱逐。www.

    阿古山脉的尾端,撒哈拉也是这样。拂晓的太阳拂拂摇摇,终于攀过阿古山,将这里晦涩,暗淡的林中洒下了一簇簇橘红的光束。

    西亚睁开眼,稍稍适应了穿过参天古树而照在自己脸上的橘红,就瞧见一个浓密的“灌木”,接着。“灌木”忽的裂开一个红色的口子,然后就听见里面喷出的爽朗笑声。

    “军统大人,你醒了?”声音洪亮而亲切。

    西亚手一手扶着自己昏昏的脑袋,一手要支撑着自己站起来,抬起的手带动着臂膀阵阵的疼痛,撑而起,却又无力垂下。

    “我..你...”此时,昏昏的大脑不足以理解此时这笑的意味,只能用期期艾艾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疑惑。

    大胡子很善意的理解了西亚的疑惑,啧啧称声道:“军统大人,我从军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您这么勇猛的战士呢,昨夜我们十二个百人队队长全部败在你的手下,您一定是从北望森林中走出的勇猛的萨尔逊人。”

    西亚终于缓缓恢复了意识,认出眼前这人正是昨第一个向自己挑战的大胡子,他不明白为何人们总把他当做萨尔逊人,微微恼怒道:“不,多罗安人。”

    大胡子似是无视了西亚的恼怒,很不识趣的接着赞美道:“哦,多罗安人像您这么勇猛的人可不多见,军统大人...”

    “什么军统?”语气虽然仍不友善,但方才的敌意已经稍稍淡去,毕竟,人们都不太会伸手打笑脸的。

    大胡子堆满笑意的脸此时居然明显暗下,道:“不知道大人是为何被来到这里的?”

    西亚脸上痛苦之色闪过,许久,才压下自己心中翻腾的愫,淡淡道:“我杀了贵族。”

    大胡子默然,十字军种有多少人是因为得罪贵族而来到这里的人并不在少数,更莫要要提杀了贵族,许久,大胡子终于才叹息道:“来这里的人都是些触犯了帝国死刑的人。正是因为这个,十字军才被称为罪孽之军,虽然我们名誉的编制为帝国第八方面军团,但我们这样的罪人是享受不到军人的待遇的,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充当帝**队的敢死军,你看,这山林的另一端就是弯月联盟国的军队,我们却只能扎营于此,而没有任何安全保证,敌人袭营时。”

    又是一声长叹,大胡子接着道:“一入十字军,百人一人归。流行于付仑国的歌谣所言并不虚假,我在这里待了近四年了,活到现在我见证了太多人的逝去,而我能活到现在是实属侥幸,至少,我活着回去就能恢复自由,而那些死去的人只能是马革裹尸,尸曝他乡...”

    说到这,他忽的正色道:“我们本来可以不必损失这么大的,大人,您知道为什么么?。”

    西亚看着这个战火中幸存的老兵,似是读懂了他心中的苍凉,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呢?”

    大胡子面色更凝重了,站起来,一字字道:“因为我们缺少一个领袖。”

    西亚抬头看着他,许久才道:“你是说,这里缺少一个军统?”

    “是的,军队没有任命“十字军”的统帅,在这里,只有依靠个人的力量折服对手,但,真正能折服所有对手的人是不会到这里的。这样的结果就是军队内部私斗不断,更不用说到了对敌的战场上了。”

    “可惜,我来的晚了些。”西亚黯然道。

    “不可惜,大人,您来的正是时候。”忽的,一人界面道,西亚抬头,便看见一伙人行来,七零八散的装备,骑兵的,步兵的,神圣帝国的,弯月联盟的。甚至,还有一人穿着灰色的魔法长袍,方才说话的就是这人。

    西亚疑惑的瞧着这人,他还从来没有见过魔法师。

    “新军统大人你好,我叫神威奇洛波奇特利,你也可以叫我奇洛,我是一名精炼法师。”他说起话来徐徐不急,神却有着说不出的冷淡,似是天下再没有他看得到眼中的东西,再看他的脸,苍白无血,正是标准的贵族脸色,待在“十字军”中更是显得鹤立鸡群,只是,既然是贵族,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旁边一个高大的多罗安白人很善解人意的道:“军统大人,您可不要被这人的外貌迷惑,虽然他曾经是一个贵族,但他可一点也没有贵族的优雅,他只会破坏。”

    “尊敬的柯尔特斯队长,您一定是不介意我将还有三个时辰就炼成的“法尔之盾”魔法加成法阵毁掉?”

    魔法师奇洛只不过平平淡淡的说了几句简简单单的话,但那个被唤作柯尔特斯的队长竟然就变了脸色。赔笑道:“奇洛法师,上次您要的查克晶石我已经给您找到了,您看...”

    奇洛依然是面无表,却也只是冷冷哼了一声不在提及这事,转过来对着西亚道:“军统大人,让您见笑了,老巴里安一定告诉过你“十字军”的况了,您来的正是时候,来,先让我给您介绍下你的新部署吧。”

    “他是老巴里安,现在是帝国第八方面军的百人队长,以前是帝国的骑士,很可惜...”他耸了耸肩,接着道:"他太不珍惜自己尊贵的职业,居然醉后挑衅了我的一个同行,并且将我那个同行送到了上帝的边。”

    西亚瞧了瞧老巴里安,有瞧了瞧看似很优雅的奇洛,忽然觉得这里的人都有趣的。

    “至于我,在第八方面军只是一个工匠,至于从前,都已经过去了,就不再...”

    “这家伙从前是帝国皇家魔法公会的高阶研究员,只可惜..."老巴里安也耸了肩,顿了顿道:“只可惜,这家伙太不珍惜自己尊贵的职业,居然在皇家魔法研究院中的会议室中,向那些对他研究持怀疑态度的高阶研究员们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更可惜的是,他的研究成果发生了点小意外,直接将整个会议室夷平,倒霉的是,会议室中恰好有几个帝国硕果仅存的高阶精炼法师,更巧的是那几个法师中有人恰恰是占拜教的主教,恩,要怪就只能那个主教平时祈祷时太不虔诚,连同会议室一起被送到了上帝边,当然,他那几个同行都追随主教一起见了上帝,至于他,只能来到这里保命了。”

    奇洛瞪着老巴里安,似是因为愤怒,他苍白的脸色已经泛上红晕,老巴里安却不为所动,笑嘻嘻的瞧着奇洛的眼睛道:“奇洛,你不用瞪我,我可不是柯尔特斯那软蛋,另外,我也没有什么“法尔”之盾要打造。”

    “你他娘的说谁软蛋呢?”柯尔特斯扬了扬拳头,盯着比自己矮上一头的老巴里安很恶恶道。

    人围了上来,“十字军”们都是些好事之徒,昨那个穿着破旧骑士装的士兵有走上前,似是在等待着开局。

    “吆吆吆,瞧瞧,今天凯斯特人是不是吃了奇洛**师的“法师的怒吼”了?”老巴里安一副很欠扁的样子道,说着,还扬了扬手中的木盾,奇怪的是方才还盛气凌人的柯尔特斯看到老巴里安手中的破旧的木盾后,居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一下子就没有了脾气。

    那个骑士装士兵在人群前列转了几圈,摇了摇头,叹息道:“哎,都散了吧,今天开不起来了...”说完,拨开人群,就要离开。

    “嗨,埃利希,你要去了哪里,我们正找你呢?”冷冷淡淡的声音,正是法师奇洛。

    埃利希止住步子,回头惊异道:“找我?”

    “对,我们几个百人队长正在聚会,准备推举出军统大人,你也要参加。”

    埃利希没有立即说话,却瞧着自己萎靡垂下的腿,半响才道:“你们百人队长的聚会,却要叫我这个残废干什么?”

    “你必须参加!”声音平淡却不容质疑。

    埃利希回头瞧着奇洛,又瞧了瞧已经站立起来的西亚,忽的一笑道:“好,好,好,我留下。”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