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十字军

    夜幕悄然拉下,坦丁格勒堡后方。-

    落溶金,残红染了黄沙,整个天地苍凉而辽阔。-

    按人类的标准,规模甚至可以称得上宏伟的坦丁格勒堡,在这辽阔的天地间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人类在亘古便存在的大自然面前,也是如此微不足道。-

    撒哈拉盆地降水稀少,多荒漠,坦丁格勒堡算是最为富饶的地方了,却仍然是昏黄的色调。-

    此时,夕阳已只剩天边的几抹残红,残红映着一排排石块砌成的石屋,石屋延伸到天边。-

    这是神圣帝国的步兵军营。-

    戈壁上,片状的石块是天然的建筑材料,它有着比毡皮帐篷更好的保暖和抗晒能力,所以,神圣帝国的军人们便就地取材,建筑了数不尽的小型军营。-

    而尊贵的骑士们则享有宿营在城堡中的特权,至于稀有的魔法师们,他们则直接住进了城主府中,甚至可以享受到城主大人自己都舍不得喝的红酒。-

    城堡的前面是河,河前面是山,山上有林,林尽头就是一顶顶插着弯月旗帜的帐篷。-

    没有来过坦丁格勒堡的人决不会想到,不过是数百里之遥,便由荒凉的荒漠,到莽莽的山林,最后,连接到弯月国的澜苍平原。-

    这些,都不在西亚的考虑范畴之中,他现在正坐在一个横倒的树桩上,思绪飞转。-

    猎人的直觉告诉他,此地并不是可以安然扎营的地方,但,他们只能待在这里,后是落中矗立的坦叮格勒堡,罪孽之军“十字军”是无权驻扎在城中的。

    “你虽然已经是我的奴隶,但你杀害贵族的罪名我却没法替你扛下来的。”

    “不过你放心,你很幸运,现在正处于战时,而且,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你可以先加入“十字军”,到时候,我保荐你加入帝国第三骑士大队。”

    “你要记住,现在,对你构成威胁的不是弯月国人,威胁反而来自“十字军”的杂碎们,“十字军”中每个人都是穷凶极恶之人,他们组织松散,为强者为尊,即使在那里面杀了人也不会触犯军纪。”

    “遇事不可怯弱,我知道你的实力,相信你能在鱼龙混杂的十字军生存下来。”

    “记住,只有生存下来你才能成为贵族。”

    “只有成为贵族你才能....”

    ““十字军”不会给你分发装备的,这铠甲你先穿着,战争中,任何一件护具都会可能救你一命。”

    “抬起头,去吧,让“十字军”见识一下一只咆哮的狮子!”

    .......

    西亚握着宽大的弧形巨剑,脑中不断地回放着自己的新主人对自己的告诫。

    林中,十字军们一点也没有处于战争漩涡的觉悟,聚在一起,大声嚷着下注。这里,从帝国中带来的烟草,烈酒往往成为抢手货。

    西亚此时并没有咆哮的冲动,并没有招惹谁的打算,从一个自由的人变成一个奴隶,从面对野兽的猎手变成一个前线的军人的巨大反差显然并不是很容易让人适应过来的。

    但,自己不去招惹别人,并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你。西亚本来是俯看着黄昏下,宏伟的坦叮格勒堡的,忽的,就有一双靴子出现在他的眼前。

    是一双特拉兽皮制成的长筒靴,做工精致,但上面已经有了一个洞,西亚留意到是鞋面上面的一个弯月的标志,他还是能认得出这是弯月帝国的步兵统一装备。

    十字军装备破旧,杂乱,往往充当敢死军的用途,这也使得他们有机会最先接触敌军,而没有装备限制的他们要活命,只能剥下敌人的装备来防卫自己。

    这是一个潜规则,而,一个人装备敌方的装备越多,装备的武器越先进,往往说明着这个战士的勇猛。

    西亚抬起头来,便瞧见这人的一装扮,圆弧状的头盔上镀有一轮弯弯的新月,披鳞甲,腰悬弯刀,外露的护心镜上镀有一轮绯月,弯弯如勾,上面还犬牙交错着砍痕。

    虽然有点破旧,但这的确是十足的弯月帝国正规军装扮,也只有“十字军”中的人敢这么整的穿出来。

    然后,西亚就听见这人道:“嗨,新来的,你他妈的懂不懂规矩?”

    西亚注意到过他,这个黑脸汉子是方才吆喝的声音最大一个,输的也是最快一个,此时,他对着西亚吆喝的声音比方才更大了。渐渐,输的没法输的人们围了上来,人多了,他的声音又大了三分,喝道:“知道这里是哪里么?”

    西亚站起来,看着直到自己膛黑脸汉子,淡淡道:“这里难道不是帝国第八方面军么?”图拔曾告诉他,十字军在编制上属于帝国第八方面军。

    那黑脸汉子恰着腰,忽然间的大笑起来,围上来来的人也笑了,有人道:“傻小子,你以为自己真是帝国的优秀军人么?告诉你,你连帝国的炮灰都算不上,你只是个罪人。”

    西亚反手将双刃剑插回刀鞘,瞧也不瞧黑脸汉子,随道:“哦?”

    黑脸汉子扶着自己浓密的胡须,有大声喝道:“告诉你,这里有这里的规矩,我不管以前你是谁,到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

    西亚道:“什么规矩?”

    黑脸汉子仔细瞧着西亚上的新铠甲,打量了好一会儿,才徐徐道:“规矩么?哼,把你的靴子,铠甲,骑兵剑全部给我,你就可以少吃点苦头,否则...”

    “否则怎么着?”

    “否则..."他没有再说下去,却“沧”的一声,拔出剑来。

    旁边围的人越多了,一个穿着破旧帝国骑士装的士兵挤了出来,一瘸一拐的行到人群前,对着围观的人道:“来来来,下注了,大家猜这次老巴里安能几招搞定这个雏儿。”

    别的人似是都习以为常,立即开始有人押注,有的说十招,有的说十五招,但每个人看西亚的眼光都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山崖处,一个黑袍老者仰首,雕塑般凝神伫立半响,终于道:“开始吧。”

    山腰,一百的弯月国高阶侦查兵迅速观察完周遭的环境,又很快的钻进林中,隐于莽莽苍苍的林中,很快,方才士集结地地方出现了十几个形高大的可鲁奴,他们精赤着上,穿着松散的绣花短裤,扛着巨大的板斧。

    可鲁奴得后是几个高阶弯月武士和十几个披着灰色长袍的法师。

    弯月武士手持着长鞭,呵斥着比他们高出近一半的可鲁奴在林中劈出一块圆形的空地,可鲁奴力气颇大,几斧子便砍倒合抱粗的大树,但,法师面上已经渐渐露出不耐之色,几个武士很懂得察言观色,手上的鞭子扬起的更高,落下的也愈狠了,立即在一个动作慢了半分的可鲁奴上抽出一道血红的鞭印,连带着那可鲁奴挥起巨斧也脱手而出,这个可鲁奴立即惶急的俯下去捡,可是长鞭已经呼啸而来,转眼间就在他精赤的脊背上抽出十数道血印。

    那可鲁奴连呻吟都不敢呻吟,只拿蒲扇大小的手护住自己笆斗大小的脑袋,半响,一个法师似是觉得不忍,开口道:“弗西斯,算了,快点工作吧。”声音空灵,居然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那个武士停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陪笑道:“露西丝法师大人,您不知道,这帮子可鲁奴天生就是骨头,一天不挨鞭子...”他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他发现这个最漂亮的女魔法师正瞪着他,能混到高阶武士的人,查颜观色的本领总是少不了的,而眼前这个法师更不是他能惹的起的。

    他悻悻收起鞭子,骂道:“你们这些饭桶,做这么点事都做不好,快点起来给我做活,天黑天做不完,耽误了国师大人的大计,你们的脑袋全部要搬家。”

    那可鲁奴一个骨碌爬起来,抓起斧子又开始挥舞着,汗水混着血水留下,他也不敢去擦,其它的可鲁奴面上虽然虽然尽是惶恐之色,但却连往这里瞧都不敢敲上一眼。

    天色墨染,越黑了,所幸,一片方圆数十米的林中总算被辟出来了。接下来,汗流满面的可鲁奴们又在法师的指挥下,将巨大的魔法晶石按摆在固定的位置上,那魔法晶石不但个头奇大,而且每一个都画有小型法阵。

    最后,晶石组成了一个繁复的图案。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