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奴隶

    起来,萨尔逊人!”命令式的语调。

    萨尔逊人,族中个个体格高大,崇尚武力,打猎为生,偶出冒险者都是勇猛过人,北望森林中唯一的人类居民,怀疑有“远古巨人”血统,族中曾有狂战士。

    西亚睁开眼,艰难站起来,几乎和骑在马上的图拔等高,擦了擦嘴角的血液后,凌然道:“不,多罗安人。”

    多罗安人,遍布“整个大陆,帝国最大的民族,占总人口的五分之四。

    图拔的坐骑看起来并不喜欢这个即使在萨尔逊人中个头也算高大的多罗安人,不安的来回着,图拔勒住马,一副恍然的样子道:“哦,那是半兽人了。”

    一百五十年前,冒险家“多拉布”带领付仑国船队在付仑国东面海中发现了一个前人所不见的新大陆,新大陆种族繁多,竟然有近一千五百个部落,近千种语言,大多数仍然保持着落后的氏族制度,而后的五十年,付仑国的移民源源不断的输往新大陆,在那里建立了付仑国第一个殖民地,让人口失去控制的付仑国得以喘息。而移民在原著居民的帮助下在新大陆站住脚后,便暴露出人类的忘本的劣根,称杂有少量野兽血统的原著居民为“兽人”,并以新大陆的主人自居,肆意屠杀原著居民,将他们贩卖到本土为奴,廉价的劳动力,掠夺来的资源,让付仑国这个极具宗教特色的国家一跃跳上历史的舞台。而他们的曾经的恩人,新大陆的土著,在付仑国吃着最糟的饭,住着最差的房子,呻吟在奴隶主的鞭子下。没有人愿意和“兽人”通婚,他们的孩子,小兽人,生来就没有受教育的权利,而偶有“兽人”与帝国人婚育后代,也有个屈辱的称谓——半兽人。

    西亚咬牙看着“光头”,虽然自己此时是俘虏,但士可杀不可辱。

    图拔看着这个傲然的俘虏,突然狠恶恶的扬起刀来,道:“好吧,多罗安人,你,或着还有你的同伴杀了我四十七个骑士!”

    西亚闭目,刀挥下,刀锋未至,劲风已将他金黄的长发卷起。

    终于,刀回鞘,几屡金黄色的发丝缓缓绕风飘摇,在阳光下散着熠熠金黄。

    西亚挣来眼,图拔将手伸出,道:“主见证,你的主人,图拔.布莱恩特,赐名于你...”说到这,图拔望瞭望天空金黄色的太阳,又回头看了看方才叫“屠狮林”的林子接着道:“黄金狮子!”

    战败,有两条路可以走,一,自杀。另外成为胜者的奴隶。

    “只有在战场上平民才能成为贵族,而整死另外一个贵族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也成为一个贵族。”

    西亚抬起头看着“光头”,图拔则仰着头,一副方才的话不是他说的姿态。终于,这条能以一敌十的大汉单膝跪下,俯首吻向图拔伸出的手掌。

    拉古山脉。村庄。

    静谧夜,新月如勾,淡淡月光在静谧拉古山脉洒下无数层淡淡的帘幕。

    凄迷夜,白色的雾气陇上这安静的村子,可惜他不是归人,是离客。

    母亲,莉莉娅都已经逝去,村子再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

    一间圆形的茅屋,是西亚生活了十八个秋的家,西亚跪下,连磕三个响头后起,拎起“峎格”巨弓步向村长的屋子,静静的将弓放在门口,留恋的看了一眼后,后退几步,再次跪下。

    屋中这个长者,教了自己箭的技巧,陷阱的布置。处处维护着被指做来历不明的自己和自己的母亲,甚至将孙女许给了自己.....

    伏下,在抬起头,是老村长一贯的慈笑,西亚揉了揉眼,惊道:诺雷村长!

    “哎!人老了,这觉也睡不安稳。”老人叹道。

    这时,西亚从这一向从容的老人竟然读出了不尽的萧索之意,老人中年丧子,老年孙女也自杀,这张笑容后又容了多少辛酸?

    老人提起弓,忽的像变了一个人,佝偻像弓的背突然绷直,那双浑浊的眸子突然出摄人的光芒,在西亚惊讶下,一寸寸的将巨弓拉开,最后,与诺雷一般高的长弓竟然被诺雷拉成满月。嘭,空弦归位,诺雷也恢复成那个普通的老者,轻轻的喘息着,道:“你看,这东西留在这里不过是块废铁。”

重要声明:小说《付仑史诗》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