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树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微调 书名:跌落精灵
    米哈拉撒亚不知道自己到底活了多久,它在自己漫长的生命里做的最多的事就是休眠,像其他的大多数树人一样,但是偶尔他们也会醒来,做一些事,比如二十年一次的开花期或者说像现在这样,发怒。

    很显然,上那条深深的灼伤的痕迹和几条击伤的树根跟那个莫里多的子民和她背上的焦黑人类有关系,它的树冠都在微微的颤抖,枝叶摩擦的沙沙的声音正体现了它的心,以非正常的方式从休眠里醒来使得它的耐心变得不是那么的好了,它的几条树根忍不住的在那个莫里多的子民边扭动着。

    就在它忍不住想打破不得随意伤害莫里多子民的远古约定时,那个材小小的女终于发话了,说的是精灵语,还好和记忆中的发音差不多,它慢慢的听着。

    “很抱歉打扰了你的休息,米哈拉撒亚,不过我想这个可能不是我们造成的,这大概是一道闪电,或者其他的上面造成的。”伊莉亚斟酌着措辞,在她年轻的生命里她从来没有和一个清醒着的树人讲话的经历。

    “什么?”树人慢慢的在树干上现出一张轮廓模糊的脸来,那道伤痕恰是那巨大脸庞上的一道伤疤。

    年轻的精灵显然不太了解树人的思维,她尝试着解释整个事,包括早上她从精灵村一个废弃的瞭望塔上偷溜下来,直到后面发生的所有事,她口干舌燥的述说着,努力想要表明这只是一起事故而非人为故意造成的,而且自己边这个浑焦黑快死的人才是受害者,而树人上的伤不过是起意外而已。

    巨大的树人微微的左右晃动着,彷佛有阵风力巨大的风不停的以相反的方向吹动它似地,过了好一阵子,焦急的精灵才等来了树人的回答。

    “那么说,这是人类造成的了。”树人最后下了定论。

    “是。”精灵少女回答道,忽然又醒悟到了什么,急忙又反驳道:“和他无关!”

    “莫里多的子民,你可以离开,那个黑黑的人类,留下。”树人的声音传来,有种不容反驳的意味。

    “不行!我得带着他一起走!”伊莉亚急了,长长的耳朵颤动着,如果能够及时得到大长老的治疗也许还有得救,已经拖延了很多时间了。

    “他,留下。”树人的声音再次传来,巨大的树冠动了起来,无数的树枝和树叶摩擦发出巨大的声响,无数大大小小的树根一齐晃动起来,地面上顿时被犁出深深的沟壑。

    精灵少女咬着牙,体猛的发力,背着陈林高高的跃了起来。

    顿时几条树根打在刚才的地面上,泥土和碎块四溅,伊莉亚不敢看后面,她只能全力在那些几乎铺满了地面的无数树根上腾挪着,躲避着。

    但是米哈拉撒亚的范围太大了,几乎将近一公里的范围内它都可以直接的触碰到,它可以轻易的击落慌慌张张飞到它附近所有带翅膀的生物,在地面制造一个又一个的大坑,实际上,在它的那些树根从深深的地下拔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改变了这片地区的地貌了,所有阻碍它活动的东西都已经被碾烂了,它并不在意是不是又灭族了几窝动物还是弄断了一些还没有形成自我意识的同胞,它现在只想要做一件事,把那个讨厌的精灵抓住,把她背上的那个可恶的人类裹进树根埋进地底下。

    背着一个一百多斤的伤员在因树根剧烈移动而导致地形不断改变的形下躲避发怒的千年树人的每次攻击,这对于即使是敏捷和速度见长的精灵族来说也是无法完成的任务,最终,在即将落到一棵还未完全歪倒的沙弥树之前,精灵少女被一根碗口粗细的小树根击中,半空中带着陈林重重的摔了下来。

    伊莉亚吐了一口血,显然刚才与树根的亲密接触导致了数处的内伤,陈林滚落到了一边,剧烈的震动倒是使得他醒转过来。

    “发生什么了?”他转动着干涩的眼球张着有着深深裂口的嘴唇说道。

    精灵少女看了他一眼,咬着牙,爬起来,就要背起他。

重要声明:小说《跌落精灵》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